第九十五章 别再喝了

|

  官嘉劙知道千年‘雷花雪莲’葡萄酒很贵,这种葡萄酒要用天山千年雪莲和葡萄,在地窑沉泡十年以上,每瓶至少要五万无,如果是五十年陈酒的话,起码要十五万元一瓶。他记得上月球之前,蔡局和国家主要首脑人物为自己饯行时,喝过五十年陈千年‘雷花雪莲’葡萄酒,这是他一生中喝过最贵重的酒。

  “有千年雷公葡萄酒?”官嘉劙此时故作傻傻地问。

  这一下又把夏小寒笑得前仰后翻。

  不一会,先端上桌是乌鱼蛋汤,每人一小盅,三人先喝了汤。

  喝完汤,菜也跟着上了,有鲍鱼汁扣驼掌、酥皮鱼翅、锔蜗牛、清蒸大龙虾、金牌乳鸽皇、一品梅花参……全是山珍海奇,大碟小碟摆了满满一桌。

  然而,每碟菜里只有那么聊聊三块肉,少得可怜。

  官嘉劙眼睛把每样菜扫看了一遍,很可惜地摇摇头说:“每样菜少得这么可怜。”

  “你怕吃不够?”夏小夏轻柔地问。

  官嘉劙点点头,又摇摇头说:“这个饭店真吝啬,不对,是短斤少两,欺负顾客才对,哪有每碟菜只给三片肉。”

  夏小夏笑了笑说:“姬二,你真是眼睛大过肚子,我们三个能把这桌菜吃完就不错了。”

  “别说三个人了,我一个人吃完都不饱。”官嘉劙的口气真横。

  夏小寒卑视了官嘉劙一眼,说:“好,我和姐姐看着你如何把这桌菜吃完?”

  官嘉劙尴尬地摇摇头,说:“不可,我一个人吃,你俩在一旁我不但咽不下,可能还噎死,还是一起吃为好,一起吃为好。”

  官嘉劙说话时顺手拿起自己面前的一碟菜,先分到夏小寒面前的小碗里一片肉,然后再分到夏小夏的碗里一片,最后才是自己。

  官嘉劙所做的这些得体大方、优雅潇晒,一点也不拖泥带水,样子像是一个很有风度的绅士在待人接物一样,动作得体到位,把夏小寒舞弄得一头雾水。

  这姬二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会儿粗鲁不堪,一会儿彬彬有礼,一会儿猥琐恶心如市井无赖,一会儿风度翩翩像世佳公子,夏小寒真看不穿官嘉劙颠三倒四的表现。

  一桌菜吃了一半之后,官嘉劙打了一个饭嗝,拍了一下肚子,说:“饱了。”然后看了一眼夏小夏和夏小寒各人的面前一眼,看到两人碗里的菜还满满的,吃惊地问:“你们俩怎么不吃?”

  “看着你吃,我心里高兴。”夏小夏的表情充满了蜜意。

  “真不好意思了。”官嘉劙晒然地笑了笑。

  夏小夏这时吩咐站在一旁的小姐给各人面前倒了一杯千年‘雷花雪莲’葡萄酒后,举起酒杯对官嘉劙说:“来,敬你一杯。”

  官嘉劙忙伸手摇了摇,说:“我除了三蒸地瓜烧,别样的酒我真喝不下。”

  “你吹吧?你根本喝不了酒。”夏小寒卑视了官嘉劙一眼,其实她在激将。

  夏小夏仍举着酒杯,官嘉劙不得不举起酒杯碰了一下,仰头闷了一大口之后,将酒含在嘴憋了好才咽下,夸张抹了两下眼泪说:“这酒太难咽了,怪味直呛脑门顶。”

  “你喝不了酒?”夏小夏关心地问。

  官嘉劙其实是个海量,五十度白酒他可以干五、六瓶不在话下,但他从不乱喝,在刺宝局工作时,好多人以为他喝不得酒想灌他,想不到灌他的人却先翻倒,此时,夏小夏这么问他,他不否认也不承认对夏小夏笑了一下而已。

  “土鳖,来,我敬你一杯。”夏小寒这时又举起酒杯。

  官嘉劙摇摇头说:“这酒喝不惯不来了。”

  “呦,你都喝了我姐敬你的酒,难道不给我一点面子。”夏小寒认为官嘉劙喝不了酒,因为她猜错了一个判断,她认为如果官嘉劙真的喝得地瓜烧,为何迟迟不叫上白酒?而且她刚才看到官嘉劙咽一口酒这样困难,肯定是一个喝不了三杯就翻倒的人,夏小夏于是决定暗中灌醉他。

  官嘉劙听了夏小寒的话,不得不又和夏小寒碰了一杯。

  干了一杯后,夏小寒接下来又什么好事成双,别推三阻四,六六大顺等等,两人把一瓶千年‘雷花雪莲’葡萄酒喝完之后,她的脸像是火烧山一样一片通红,说话也有点语无论次了。

  夏小夏知道妹妹想暗中灌醉官嘉劙,可她看到官嘉劙六七杯下肚之后,面不红神不慌,仍然保持没喝酒前的状态,而妹妹开始显出醉态相,如果再喝下去妹妹肯定醉翻。

  夏小夏想到这便劝道:“小寒,别再喝了。”

  “再拿一瓶千年‘雷花雪莲’葡萄酒,不,两瓶,我和土鳖一人一瓶。”夏小寒瞪着血红的双眼,对女服务小姐说。

  “小寒,你都醉还喝?”夏小夏沉声说。

  “姐,我会醉?真是笑话,土鳖,你如果不敢再和我每人喝一瓶,你别打我注意……不对,是打我姐注意才对。”夏小寒真的有五六分醉了,她斜眼对还站在桌旁的服务小姐瞪了一眼,吼道“还傻站干什么?快去拿酒。”

  官嘉劙此时也正好想让夏小寒喝醉,说不定喝醉后还说出真话来?于是也高兴地说:“好,再来一人一瓶。”

  服务小姐转身向外走去。

  “酒不用拿了。”夏小夏叫住去拿酒的小姐后,又对夏小寒说:“想喝你自己喝,我和姬二去看欧阳丽君的演唱会了。”

  夏小寒听姐姐这么一说,好像清醒了一大半,她急忙双手拍了一下头,醒悟地说:“姐,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走,我们去看欧阳丽君告别歌坛演唱会,去迟了再也见不着欧阳丽君真人演唱风采了。”

  “谁的演唱会,竞然让你放下喝酒都不顾?”官嘉劙故意淡淡地问。

  夏小寒大声地说:“你这个土鳖懂什么?你可知道欧阳丽君是什么人物?她可是六年来全球最红最有甜味的女歌星,只要她在华夏的任何城市举办演唱会,离京城多远,我都一场不落地跟踪观看,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她亲笔签名的CD碟整整五十张,是五十张,你肯定羡慕死吧?可她现在正是最红最鼎盛的演唱黄金时段,不知为何突然退出歌坛,我都有点受不了了,我今晚一定亲赴现场,和粉丝们一起阻制她退出歌坛,我将永远支持欧阳丽君。”

  夏小寒说了一大堆话之后,便自陶自醉地唱了起来:梦里花开与你同宵……

  官嘉劙想不到夏小寒是欧阳丽君的忠实粉丝,而且还有五十张欧阳丽君亲笔签名CD碟,真难得。

  夏小寒唱完最后一句后,站起来说:“走了,去看演唱会了。”夏小寒说走就走,站起来脚步轻飘地向外走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