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是不是我眼花了

|

  官嘉劙听到夏小夏说要去看欧阳丽君演唱会,他的心一惊:丽君告别歌坛演唱会是今晚?刚才没有看她的演唱日期,今晚既然是她的告别演唱会,自己何不去在远处观看?

  而且,夏小寒这么富贵的小姐还是丽君的忠实粉丝,自己这个恋人如果不去现场一起狂欢,怎对得起她?

  官嘉劙想到这站起来说:“既然你们去看演唱会,我这个乡下土鳖,没有这个雅兴,该去找地方睡觉了。”

  “我带你去看演唱会。”夏小夏跟着站起身,她此时真想挽住官嘉劙的胳膊向外走,可碍于服务小姐和门口的小寒,她不敢太过于大胆,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想在广庭大众面前暴露自己有男朋友的信息。

  “不用了,我还是早点回十二环高桥下,不然别人都把好位给占了,我今晚又睡不着了。”官嘉劙顿了顿又腼腆一笑,指着餐桌说:“如果你不在意,这些吃剩的菜让我打包回去可好?明天的菜我又不用愁了。”

  “姬二,以后吃喝穿住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已经为你安排好。”夏小夏对官嘉劙甜甜一笑:“走吧,去看演唱会之后,我带你去住的地方。”

  到底怎么回事?这美女总裁竞然为自己安排住地,还说‘以后吃喝穿住不用操心’?她为何对我这么好?如果这样今晚真难脱身了。

  官嘉劙一头雾水,期期艾艾地说:“小姐,我……我不、不、不敢再打……打扰你了,你给我钱买衣服,又请我吃饭,我已经跪观音拜菩萨保佑你长命百岁,你再、再对我好,我真的跳崖报答你这比天高,比海深的恩情了。”

  夏小夏听了官嘉劙说她的好,还要跳崖报答恩情,芳心更胜,她皓齿一露,说:“以后别再叫我小姐了,叫我小夏吧。”说完羞涩低了一下头,显得更加娇媚。

  “你叫小下?不好不好,总是在别人的下面,我还是叫你小上吧,以后都是在别人的上面了,小上好听多了。”官嘉劙故意揶揄对方道。

  “不是上下的下,而是夏天的夏。”夏小夏羞红着脸解释。

  “原来是夏天的夏,我以为是男上女下的下。”官嘉劙想用猥琐的语言激愤夏小夏,让小夏把自己抛下,便于早点脱身。

  “看你,都乱说什么话了,快点走吧,小寒在外面等不及了。”夏小夏说话时,轻轻一拉官嘉劙衣袖向外走去。

  官嘉劙一看这情形,现在真的无法走脱夏小夏的纠缠了,校长在家里一定等急了,可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去,夏小夏一定起疑心,等下再找机会和正当理由脱身吧。

  官嘉劙和夏小夏刚走到门口,两个男侍生急忙在前面带路,两个女侍又撑起伞,准备护两人向外走去。

  官嘉劙对女侍说:“不必了,又不下雨。”说完迈步向门口走出去。

  夏小夏见状,也跟着向前走。

  此时虽然刚晚上七点,但冬天的季节,天已黑了好一段时光,整个熙心园的晚上,树影婆娑,若隐若现做霓红灯,将整个熙心园闪璀似天堂胜景一样,人不醉心已醉,远处传来女人阵阵的笑声和尖叫声,让人感觉是坠入了蝴蝶谷。

  官嘉劙走到‘氚穿’车旁,看到夏小寒正在开心地打电话,他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外走去,他此时想尽快脱身,回到校长家去。

  “姬二,姬二,你干麻?”官嘉劙听到夏小夏在后面急喊,同时还有碎步向自己跑上来。

  官嘉劙不得不停下脚步,转回身,想不到夏小夏已来到面前。

  官嘉劙心里一惊:怎么来得这么快?刚才听夏小夏的碎步还在七、八步开外,自己刚一转身她就来到跟前,难道夏小夏身怀绝技而自己看不出来?如果是这样,这姐妹俩不是集团总裁这么简单了。

  夏小夏看到突然转过身来的官嘉劙,愣了一下,马上笑道:“走这么快想去哪?”

  “我刚才不是说,要回十二环高桥下吗?”官嘉劙平静地说。

  “我都说好了,你以后不用愁什么吃喝穿住了,我会给你安排好的,走,回车上去,我们去看演唱会。”夏小夏说话时,伸手抓住官嘉劙的手。

  突然,一股和熙的春风流向官嘉劙的心房,官嘉劙心里一惊:怎么会这样?他向夏小夏望去,只见夏小夏俏脸儿一片羞红。

  同样也有一股暖流流入夏小夏的心房,她的心像是被春风沐浴一样,无比的舒爽。

  夏小夏顿时将整个身子偎在官嘉劙的怀中,官嘉劙双手轻轻抱住夏小夏的后腰身。

  夏小夏此时感觉无比的幸福,整个身子似是飘在云端里,这是她活了二十五年来,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拥着,同时也是她第一次自动偎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她真想永远偎在官嘉劙的怀里再也不离开。

  官嘉劙闻着夏小夏身上如兰的气息,他感到怀里的夏小夏是欧阳丽君,他望了一眼夏小夏,看到正用脉脉的眼神望着自己,他情不自禁地将嘴唇轻轻地印在夏小夏发汤的脸颊上。

  夏小夏被官嘉劙的嘴唇碰了一下脸,全身像是被一道电流触了一样,突然一颤,她将嘴唇迎上,顿时,两人的嘴唇碰在一起,亲热地亲吻在一起……

  “你们这是干什么?”夏小寒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两人的身边惊叫了一声。

  官嘉劙和夏小夏被夏小寒的叫声惊醒过来,两人倏忙分开。

  夏小夏抬起右手理了理额上有些零乱的头发,向夏小寒露出娇羞的微笑说:“小寒,我们去看演唱会吧?”

  夏小寒用疑虑的眼神打量了一下自己姐姐,又打量了官嘉劙一会,自言自语道:“你们刚才在做什么?是不是我眼花了?”说完使劲摇了几下头,看样子夏小寒的真的醉了七八分了。

  三个人又回到车上。

  夏小寒由于喝了酒开不了车,被夏小夏赶到车后坐。

  官嘉劙坐在副驾上,看了一眼正在专注开车的夏小夏,想起刚刚与她亲吻的情景,他的内心又泛起一阵内疚,前天在地道里情不自禁地吻了章怡佩,刚才又吻了夏小夏,自己怎对得起欧阳丽君对自己的一片真情?以后别再如此泛滥情调了。

  专注开车的夏小夏转过脸看了官嘉劙一眼,她对官嘉劙报于一记甜甜的微笑后,又把眼转向前方,从她的表情里可以看得出,她正陶醉在刚才的亲吻中。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