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斩灵

|

  不知过了多久,杜宇翔从地上爬了起来,茫然看着四周,他是被尿憋醒的。

  墙角损坏的电视,地板上浓稠的浆液,以及屁股上隐隐作痛的焦灼,让他意识到,昨天的一切,不是梦。

  又是一个早晨的到来。

  他揉着依旧灼痛的屁股走出家门:“那两个女的...从电视里跑了出来,这到底是谁穿越了啊?”他左手抓着五个果冻,走向街角的电线杆。

  早晨的阳光已经普照大地,这条街道依旧只有杜宇翔一人。家人去世,但是生活还要依旧,所以,每一秒的时光都不能浪费。

  赶着去保险公司申请赔款,他起得格外早。

  “小月,哥哥给你带你最爱吃的果冻啦,别睡啦~”如果有人看到杜宇翔在街口四处乱叫,一定会以为他还没睡醒。

  他呼唤着的小月,是个很漂亮的小女孩,梳着两条精致的辫子,粉红色短袖和白色短裙,衬得她盈盈一捧的娇躯,分为可爱。但是一般人却看不见她,因为她是一个灵魂,是许多人从来认为是无稽之谈的存在。她的身体曾在街道口,被一辆无情的汽车在雨中来回碾压,而路人即使逗留围观,也不愿意救她,这令她在痛苦中告别了人世。怀着对还未熟悉的人间的无限憧憬,她的灵魂并没有转世,一直四处徘徊,直到遇上了杜宇翔,感到他十分亲切,就在杜宇翔家附近安顿下来,几乎每天都和杜宇翔嬉闹玩耍。

  而杜宇翔自己也不知为何,打小就能看见这些精灵古怪的东西,渐渐的就习以为常,有时反而会帮助一些灵魂,完成未完的心愿。这如果放在一般人身上,恐怕早吓死了不知多少回,所以说他是个异类也不足为奇。

  小月很天真,每次杜宇翔惹得她不高兴,只要一颗小小的水果果冻,就能扫去她的阴霾。

  以往的时候,不出三声,小月一定会揉着惺忪的睡眼,嘟囔着杜宇翔吵醒她,慢悠悠的从某个角落走出来。

  “啊——”然而,他此时却听到远方依稀有一抹惊叫。

  “小月!”出于自小习武,他的听觉异常敏锐。赶忙把果冻放在电线杆下,向着惊叫处飞奔过去。

  学生路是每日上班族和学生们必经的大道。早晨七点半,这里的川流不息和杜宇翔家附近的门可罗雀,宛若鲜明对比。

  嬉笑怒骂,车鸣树舞,甚嚣尘上。

  “轰——”十字路口的百货大楼,忽然传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路人行人惊叫,纷纷躲避着浓烟中散落的落石。

  “这是...”杜宇翔从十字路口另一边跑来,遥遥看到滚滚浓烟从天而降,不由得停下脚步,人潮从身边摩肩接踵的奔离。

  浓烟中,一个娇小的身影从浓烟中仓皇的跑来。

  “小月!”杜宇翔又惊又喜。

  小月粉色的T恤遍布灰尘,粉雕玉啄的小脸沾惹泥污,苍白得吓人:“哥哥...跑...快跑...”她气喘吁吁,声音惊恐嘶哑,似乎用尽了力气。

  杜宇翔猛然见到浓烟中射出一道黑光,与他昨晚见到的黑影如出一辙,正风驰电掣的攒向小月背后,地上被凿出一条粗糙的线条,紧追小月的脚步。

  “小月!”眼见小月扑倒在他面前,那道胶状黑影笔直的袭来。千钧一刻,他侧身滑倒在地面,抱起小月向一旁滚去,霎时背部被黑影擦出血痕。

  杜宇翔疼的泪花飞溅,忙不是跌的向旁边滚了几下,抱起小月张惶逃窜。转身逃离的瞬间,他似乎看到,身后一道白色的光华从天泻落,阻断了黑影的追击。但他无暇回头,只是没命的跑。

  一口气跑了十八条街道,他东绕西绕的回到自家的街道,放下怀中瑟瑟发抖的小月,靠着电线杆大口大口的喘气,样子活像一只哈巴狗。

  “宇翔哥哥~”小月惊魂甫定,扬起嫩滑的小手,抚着他背上的伤痕:“你受伤了...”

  杜宇翔强忍着疼痛,舒了口气,蹲身替小月擦拭脸上身上的脏污,柔声道:“吓坏了吧小月。”

  “没事,有哥哥在,我不怕的~”小月的眼睛笑了,像月牙。

  杜宇翔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心里一暖,父母去了,还有一个关怀自己的小妹妹,即使,她不是人。

  “刚才那东西早上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就一直追着要吃我,吓死我了。”小月想起那个黑影,还在瑟瑟发抖。

  杜宇翔心底也只有无限恐怖,他勉强一笑,摸着小月的头:“管他是啥,下次那家伙再出现,哥哥保护你~”

  “嗯!宇翔哥哥最厉害啦~”小月纯真的背着手,点头。

  杜宇翔哈哈干笑两声,拿起地上的果冻:“哥哥没去成省外,所以今天还来喂你吃饭咯~”

  “是不是我前天晚上缠着哥哥,所以...”小月歉意的低下头:“对不起~”

  杜宇翔心说:“如果我也坐上那辆火车,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说起来,难道我要感谢那几个找我茬的人,打坏了我的手机,让我看错了时间?”他拍拍额头,借此荡去心中的悲痛,笑道:“没事,哥哥要是生气就不会给你果冻吃啦,快拿着。”

  小月低声应着接过去,却没有吃:“哥哥...”

  杜宇翔笑着起身说:“这会上班的人多了,你快回家吧。”他所说的家,只是小月赖以藏身,公园里孩子们玩的小塑料球。

  小月不舍的说:“那哥哥,晚上见喽~”

  送走小月,杜宇翔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心里乌七八糟的一团。背部的疼痛令他不敢过分的活动肩膀,更别说还有心思去保险公司,只好僵着身子,一摇一晃的回家。路上遇到眼神差异的邻居,不得已报以令人费解的傻笑。

  匆匆收拾了凌乱的屋子,毁掉的电视被他堆到了后院的垃圾堆中。他趴在床上,不一刻再度进入梦想,梦中,似乎听到父母在说:“孩子,幸好你迟到了。”

  睡了不知多久,朦胧间,他听到一声轻微的响动,心里一惊:“莫非那东西拐回来了?”他全身汗毛竖了起来,悄悄的睁开一只眼,只见床旁的窗台上,站着前天晚上看到的那位妙龄少女。

  她身着色彩淡雅恬静的剑服,空调下,长裙飘飘,上身水蓝色大袖中,闪烁着一抹银白色冷光。

  “啊...”杜宇翔瞬间睁大了眼,那道光芒,今天白天他逃走的瞬间,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道光芒。

  少女宛若池中白莲般的脱俗,娇柔婀娜,一双明眸如十五月圆,长裙广袖送来淡淡香气。窗外,一弦弯月,从她背后一点一滴的流过,衬得她皓白如雪。

  杜宇翔却没有心思欣赏这副美景,他一下子缩到了床脚,颤声问:“你...你是哪位?”封闭的卧室中,回音也在颤抖。

  少女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泓清泉流过警备的冷光:“果然又回来了...”

  杜宇翔恐惧到了极点,转换为强烈的愤怒,他一把抓起床单,照着少女劈头盖下。

  “唔——”少女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惊得不知所措,在床单下奋力挣扎。

  杜宇翔使出吃奶的劲,把少女裹在床单中,包成个球,一脚踹到电脑旁的大垃圾桶中。球在桶中挣扎了两下,没了动静。

  “别是闷死了吧?”杜宇翔惊魂不定的回过神,心里骤然凉了半截:“先不管她是谁,千万别死了!”小心翼翼的走到垃圾桶边,手指向里戳了两下:“喂,死了没...”

  话没说完,吥球被一道亮光冲开,一团光芒奔雷冲出,印在杜宇翔下巴上。

  杜宇翔蓬的落回床上。他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摸了摸下巴,发现自己挨了这一拳,鼻子和下巴都歪了,急忙使劲浑身解数使它们归位。而后趴在床上,仔细打量垃圾桶中的动静。

  布球中,那个少女也钻了出来,把着垃圾桶边缘,乌黑的秀发上顶着一团馊掉的泡面,乌溜溜的眼睛也盯着杜宇翔。

  二人对视半天,同时叫出声来。

  “你是什么东西!”杜宇翔扬起双手大叫。

  “你看的见我?”少女惊愕,望着杜宇翔:“对了...刚才是你用这布蒙着我还踢我!”她眼神愤怒,雪亮的光华从中流过,杜宇翔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已被她一拳连人带床打到了卧室门口。

  “疼...”看起来弱不经风到连身材都没有的少女,真想不出她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

  杜宇翔捂着被揍痛的小腹,额头青筋抽动:“你这个从电视机里穿越来的死三八!说的什么狗屁话,我一句也听不懂!”

  少女不知道三八什么意思,怒道:“我的年龄至少是你的一百倍!你才只有三十八岁!”

  “放屁,我十八岁!”杜宇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跟她争这个无聊的问题。他喘口气,盯着少女无暇的面庞问:“你到底谁啊,穿的古里古怪的擅闯民宅!”

  “你是,白天在十字路口的家伙?”少年似乎才认出来杜宇翔。

  杜宇翔嘿了一声:“你现在才注意到?前天晚上你从电视里飞出来,就没看到我?”

  少女微笑,眼角的坠泪痣有些阴冷:“既然你能看见,那我就告诉你,我是斩灵!”

  “斩灵?”杜宇翔错愕的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脚站到地上:“那是什么东西!”

  “不是东西,就是斩灵,我来自另一个空间!”少女的个头刚到杜宇翔胸口,她仰着头说:“我来自空灵界!那里也是是诸多无家可归,无胎可投或者还没有投胎的灵魂们的归宿。”

  杜宇翔抱臂打断她:“哦,这么说,你们也算外星人了,你们光临地球有何贵干?”

  少女有些恼怒,她指着胸口镶嵌的一块黄色玉石说:“我隶属空灵界泛雪堂,特记战队的第三战队,特记战队的主要任务,是斩杀不属于人间的邪灵。那天从电视里钻出来的,就是其中之一!”

  “啧啧啧...”杜宇翔斜眼看着她,连连咋舌:“明白了,说白了你们就是奥特曼,专门打小怪兽的。”

  少女皱眉:“奥特曼?那是什么,你不信我说的东西?”

  杜宇翔大声说:“废话,你擅闯民宅,以为随便编个借口我就能信啊!”说完转身抱起床,照着少女砸下来。

  少女单手在床边一拨,床立刻被一股骇然力道反弹回去,把杜宇翔压在下面。

  “你有病吧!”少女一只脚踏在床上,低头看着杜宇翔:“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魂魄,居然不相信我是斩灵,也不相信有邪灵?”

  杜宇翔感觉胸口阵阵窒闷,但牛脾气也冲了上来:“废话,我从小到大见过奥特曼,见过尼斯湖水怪,见过七龙珠,见过死神黑崎一护,就是没见过斩灵!”

  少女收回踏在床上的脚,低头看着杜宇翔,淡淡说:“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她扬起一只手指,点着写字台上的电灯,轻声说:“风流!”台灯即刻凭空跳到杜宇翔头上,重重的敲打着。

  “别打了,疼疼!”杜宇翔挨不住钢制台灯的击打,终于求饶。

  少女得意的说:“这还差不多,这招风流,是我们斩灵十方鬼谷的小法术,十方鬼谷是我们斩灵独有的技能,现在你相信了吧!”她扬起宽大的袖口,袖中拿到雪亮的光芒流出,一柄短剑躺在她手心:“这是我们斩杀邪灵的兵刃,叫诛邪刃!人的灵魂分为两种,一种叫做灵,也就是大多数人死后化作的普通灵魂。而另一种,叫做邪灵,他们是因为含恨含冤而死或者死于非命的人,在死后执念太强,无法转世,从而化身为邪恶存在。”

  “邪恶存在?”杜宇翔愕然:“什么意思!”

  慕素秋乜着她:“用你们的话说,就是厉鬼!我们斩灵有两个任务,一个是接管那些流离失所,无法转世的灵到亡灵街居住;而另一个,就是斩杀邪灵!””

  杜宇翔听得半信半疑,也忘了身上的重负,伸长脖子问:“那和你一起从电视中滚出来的东西,就是邪灵了?”

  少女狠狠揪了一下他的头发:“你说什么!”

  杜宇翔忍住疼痛,不吭声的撇头。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