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失去.获得

|

  少女哼道:“邪灵虽然众多,又有自我意识,但是很多并不强大,所以能被我们轻易消灭。但有的邪灵经过多年的吞噬灵来进化,或者从诞生之初,就十分强大,我们对付起来也格外棘手。而且至今,我们还没摸清他们的老巢修罗界,那是什么地方!”

  “说的这么玄?”杜宇翔嘿嘿两声,满脸不信。

  少女不理会他的表情,向后一跳,坐到椅子上说:“你看到的那只,就是一只从修罗界出来,四处作恶的邪灵。它精通时空穿梭,还能借由电波窥探各地灵力强悍的人类。它和我交手后,被我重创而逃。为了汲取灵力,它探知到观看电视的数亿人中,有一个灵力极为突出的人。”

  杜宇翔一惊:“你是说,它感知到我的存在了?”

  “不错!因此它通过电视穿梭过来,但是因为它受了重伤,所以穿梭得很吃力。不然在我发现它穿梭的隧道还没闭合,从中赶到前,你已经被它吞掉了。”少女居高临下看着他,一副算你幸运的样子。

  “等下!”杜宇翔忽然觉得哪里不对,想了想说:“它出现在车祸现场,车祸是不是也是它引起的?”

  少女脸色一黯,吞吞吐吐的说:“从理论上来说...是的。”

  杜宇翔大叫:“什么叫从理论上说?”他双臂一用力,把床顶到一边,爬起来指着少女说:“我父母在事故中丧生,我现在连他们的尸骨都找不到,你居然给我说理论!去你的理论!”

  少女也火了,起身说:“我妈和理论没关系!只是据我所知,那只邪灵在穿越空间时,出现的地方,空间都会出现一阵扭动!而扭曲时,各种不同的空间都会产生交际。邪灵的模样就会在几秒或者几十秒之间暴露。所以如果那个长长的车子,开车的人突然发现前方空间扭曲,出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惊慌之下...”她底气不足,毕竟在她心里,一直觉得是自己行动不力,才会导致这场灾难的发生。

  “操!”杜宇翔扼断她的话:“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口口声声要保护我们,结果现在一下子害死那么多人!”

  “幻想有人保护自己?”少女哂笑:“为什么不先自己保护好自己?我知道那种长长地车子,在现在根本没有研制完善,这样还敢贸然上路?你们都把自己的命不当回事了,凭什么还要要求别人保护你们?”她顿了下,接着说:“而且,那个邪灵要找的是你,难道你要一句话撇清自己?”

  杜宇翔一时语塞,心中犹如霹雳绽裂。他靠墙缓缓滑落,背脊发抖,喃喃着:“原来...原来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从小就能看见这些东西...就不会这样了...是我...因为我才害死了我父母吗...害死了那么多人...”

  “其实...也不是啦,如果我能力足够对它一击格杀,就不会...”少女见他魂不守舍,也觉得自己说话不合时宜,心中不忍,刚想要安慰他,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的邪灵迫来,脸色不由一变。

  杜宇翔同样感到心里忽然如塞了钢球一般,沉重窒闷,他倏的回神,起身涩声道:“难道是...”

  “终于出现了!”少女笑了,袖中银光跃波,映的她唇瓣诡异。

  “宇翔哥哥救命啊!”夜幕中,小月濒临绝望的大喊着。

  跑了很久,她很累,头发散了,鞋也掉了一只。她不明白,白天在街上看到的那个鬼,怎么会追着自己不妨。她听说过,有些鬼灵专吃幼童灵体,但为什么偏偏自己遇上?

  小月虽然害怕,但还没有真的绝望,她相信自己的宇翔哥哥一定会救她。

  她咬着牙,拖着疲惫幼小的身子,膝盖擦出了血,她终于跑来了。

  不要以为灵没有身体,就等于没有体力没有血液,其实它们与我们一样。

  “小月!这边!”杜宇翔看到小月身后那团熟悉的影子急剧靠近,想也不想,一个箭步冲过来,抱起小月,飞起一脚踢向邪灵:“没有保护好自己父母,我不能让小月也因为我受伤!”

  与此同时,邪灵胶状的头发射出,地面再度被划出一道深痕。

  “白痴,你想要残疾吗!”斜刺里水影飘来,如电芒花落在中间,一道光亮阻断地上深痕的蔓延。

  恶灵滴沥着浓液的胶发,被凌厉的剑风斩断。

  少女横短剑于胸,挡在杜宇翔和小月身前。

  恶灵见到少女,贪婪的目光变得更加凶残,一直趴着的身躯陡然立了起来,和杜宇翔差不多高。她把垂发拢到脑后,露出森森白牙,以及那对溢着绿色液体的眼眶,鼻子和嘴巴,被一根钢针串连在一起,外翻。

  小月吓得缩在杜宇翔怀中,不敢再看。杜宇翔也觉得浑身汗毛倒竖起来,一阵阵的恶心。

  “快离开这里!”少女低头对他们低声说,话音未落,侧头一声锐响刺破阴沉。

  那声音令人惊悚,由最初的一声,倏尔化为两声、三声、更多声。

  杜宇翔眼前狭长的道路,已被浓墨吞噬,只有锐风尖叫。

  少女娇躯微晃,剑起水寒,当空劈下。

  十余根胶发如八爪鱼的触手,四里张开,又猛地闭合,凝成一簇黑色粗枝,硬把这一剑接下。

  邪灵发根推出的力道极端诡异,粗枝力道刚和少女剑气一触,即刻弹回,猛的再度出击。

  少女脸色微变:“它这一白天吞噬了多少灵魂,灵力比之前强了太多!”她双手横过剑刃,单膝跪地,自下而上挥洒剑华。

  两股暗劲激撞,立时旋即一股黑色风暴,满街回荡。

  少女轻嘿一声,运灵疏通酸麻的双臂,不等邪灵灵变招,身影疾如榴弹,再次跃上高空,势快力猛,月光中宛如一颗流星陨落。

  恶灵感到头顶强大的灵力坠落,粗黑的发尖扬起,兔起鹘落间闪出一个黑色光团,如探照灯飞纵空中,灯光中散发着湿冷的恶臭。

  少女识得厉害,如被这道光柱正面击中,定会全身溃烂而死。她娇叱一声,斜立在空中,短剑在身前连环劈出湛蓝色光华。

  狂飙再次相撞,少女翻身落到路旁灯柱的白鹤装饰上。恶灵也在起落之间,飞上墙端。少女的剑华从她脚下掠过,不过毫厘差距。

  邪灵双眼怨毒的黑雾泛着殷红,忽然森森一笑,转而甩头,粗壮的发根只扑杜宇翔。

  杜宇翔不料自己会被波及,只是猛感到眼前一阵恶臭,他心里警兆突起,本能的抱起小月,转身背迎黑光,要用自己的身体接下邪灵的攻击。

  “嗤——”血溅,打湿了他的脖颈以及脑后头发,却不是他的血。他惊愕的转身,少女挡在他身前,锐利的发剑从她胸口穿过,轰出一个锥形洞窟。

  少女眼神黯淡,无力的挥落手中短剑,斩断胸口发剑:“呵...呵呵...到底我还能...救下一个...”

  邪灵吃痛,从墙上摔下来,向后滚了几滚,趴在地上痉挛。少女这一剑看似无力,却将剩余的灵力从断裂的发剑透入邪灵体内。

  “你...”杜宇翔放开已经吓昏的小月,抱住摇摇欲坠的少女:“喂,你…”杜宇翔吃惊的看着慕素秋,不明白她为甚么救自己。

  “还…还好…还好我能救下他…”少女眼见邪灵又扑过来,不及多想,扬手捏印:“十方鬼谷、浮光屏!”

  淡青色的光幕拔地而起,迅速笼罩在少女周围,把杜宇翔和小月包绕进来。

  邪灵的攻击被弹回,更加凶狠的舞动发根,鞭笞着青色光球,光球嗡嗡作响。

  浮光屛用尽了少女最后的灵力,她七窍流血,嘴角却是上扬着:“这样…总算给自己的无能为力,找一个台阶下了吧…”

  杜宇翔见少女奄奄一息的倒在怀中,也不管令人作呕的血污,蹲下让她靠着自己:“喂喂…你不能死!”他说着,头顶的光屏一阵颤鸣。他抬眼看了一下正狂轰滥炸的邪灵,咬牙说:“都是因为我对吗!因为我的灵力强大,害的父母害的那么多人死去,又害的小月被追赶,害的你身受重伤!但你告诉我啊!到底我能做什么,才能让我弥补这一切,你说啊!你说啊!别死你说啊!”他状若疯狂的剧烈晃动着少女。

  少女被他这么一晃,竟而感觉一股清澈的灵力风卷残云的倒涌体内,神智反而清醒许多。听到杜宇翔的呐喊,她心中震颤:“原来…原来他和我…我的心声是一样的,都想做点什么…来弥补自己的错…”她无力的推开杜翔,靠着墙壁半坐起身,望着他气若游丝的说:“你真的想做些什么吗?”

  杜宇翔大声说:“当然,你快说怎么办!”说话间,头顶的屏障已经出现裂痕。

  少女抓过诛邪刃,颤声苦笑:“虽然没试过,但是你灵力强大,应该可以做得到,你…代替我成为斩灵吧!”

  杜宇翔不加思索:“只要可以,那你就让我成为斩灵!”

  青色光球,开始出现裂痕,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如疯长的爬山虎。

  少女说:“我有名字,叫慕素秋…现在,你转过身…我要开始了!”

  杜宇翔一边转身一边柔声说:“我叫杜宇翔!你要怎么做?”

  少女说:“打通你的任督二脉,渡入灵力!也只有你这样灵力强大罕见的人,才能承受我的灵力!”

  杜宇翔吓了一跳,发抖的回头说:“你…我记得任督二脉的位置是…”猛然间,菊花一阵冰凉,紧跟着一阵刺骨剧痛,他不由尖声惨叫。

  “怎么...”少女的剑刺入杜宇翔任督的刹那,感到体内灵力飞逝,沿着手臂惊涛骇浪的涌入杜宇翔体内,而作为灵力的主人,要松开短剑,却是欲罢不能。

  “啪——”光球炸裂,片片晶亮的光斑升起散落。

  黑色的阴瀑,盖落。

  橘红色螺旋光焰,腾起。

  美轮美奂的波澜,冲云。

  光散,一系褚色布衣,倒持一柄橘红色阔剑的杜宇翔,矗立在少女身前。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