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吻

|

  那女修一直看着这小女孩,看到这小女孩一笑,她脸上也出现了笑容,男修奇怪的看着自己的道侣,无数年未见自己的妻子笑过了。此刻一笑,好似天空突然变的有了色彩。男修心情大好。

  千回虽然短剑拔出,鲜血也止住了,但是由于失血过多,脸色依旧惨白,然后有些费力的对着心梦笑道:“没……没……我没事了。”

  “谢谢,谢谢仙人救我家少爷,仙人刚才说过要我答应你一个条件,千回少爷好了,我答应你”心梦转过自己小小的脑袋,而后对着两位道侣说道,眼睛之中,有着一种与她年龄不相符合的成熟与坚定,此刻这句话,好似是做了一件毕生最大的决定一般。

  那貌美的女修点了点头,脸上显露出一种和蔼的笑容,对着心梦说道:“不急,这件事稍后再说。”而后转身看向千家家主。

  千家家主千名鹤身体突然一惊,背后一股凉气袭来,而后不自觉的头一低,不敢怠慢的说道:“仙姑有何事想要在下去做的,仙姑但说无妨,只要是在下可以做到的,绝对尽心尽力做好。”

  那一脸冷意貌美的女修对着千名鹤点了点头,而后说道:“这小女孩,我要了。”没有多余的话,简短的一句话,没有任何反对的余地,她要了,那便是一定要带走。

  千名鹤哪敢不依她,而后抬起头,肥硕的脸上露出微笑,然后的说道:“仙姑看上了小女,那是小女的福气,自然,自然,仙姑要带走小女,在下没有丝毫意见。”

  千别鹤不愧为千家的家主,这一回答,及有胆识,说白了,那就是赤裸裸的骗这女修,这女小孩无论是从穿着,还是叫千回少爷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小女孩也就是一个下人而已,但是现在,千别鹤却是说成是自己的女儿,而且,眼睛之中,还显露出一种无比痛惜的眼神来,而这眼神,看上去,是如此逼真,就连那男修都有些感觉,这女孩难道真的是他女儿不成。

  “好,既然你也答应,那我带走了,不管她曾经是谁?从今以后,她是我云仙道姑的徒儿,从今以后,随我前往燕云宗。”那女修也不矫情,既然千别鹤没有反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之后,转身便要离去。

  “原来仙姑是燕国第一大宗门的云仙道姑啊。久仰大名,久仰大名,不如仙姑在舍下小坐几日,也好让千某一尽地主之谊,而来,也为庆祝仙姑喜得弟子啊!”千别鹤打蛇撵棍上,而且面前这两位可是了不得的人物,燕云宗筑基期高手,那即便是到了皇族,都要受到尊敬的啊。自己家族若是能够结识这二位高手,那家族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千别鹤在幻想着家族的未来,也不能怪他,这天上突然飞来的馅饼,岂能不吃呢?

  “算了,我们还有事。这是一粒洗灵丹,如何用,随你,这样一来,我们互不相欠。”云仙道姑手一挥,一颗青色丹药落入千别鹤手中。

  千别鹤眼角一跳,而后笑着说道:“多谢仙姑,多谢仙姑”而千别鹤心中,虽然有些失落,但是这洗灵丹,可是了不得的宝物,或许家族因为这洗灵丹,可以有一个进入洗灵之境也不可知,人要知足,况且,那女孩仅仅只是一个下人而已,一个下人换一粒洗灵丹,够了,绝对够的不能再够了。

  云仙道姑不理会千别鹤如何,径自走到小心梦旁边,伸出自己拿如白玉莲藕的玉手,拉起了在地上的心梦。心梦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千回,此刻眼中有着无数的东西,二人虽小,但是不知为何,心性却是无比成熟,而后……

  燕云宗,燕国第一大宗门,门中高手如云,燕云宗有着数位结丹期的高手,而门中筑基期的存在更是数不胜数,而作为燕云宗弟子中的佼佼者,云仙道侣可算是年轻一辈的风云人物,而在燕国,各大城池之间,都享有盛名。此刻,燕云宗两大道侣齐至千家,为的仅仅只是一个小女孩。

  “仙姑,谢谢仙姑赐丹药,千家必然会永记的仙姑大恩的。”千家家主此刻一脸微笑,而后点头哈腰的对着云仙道姑说道。

  可是那貌美的云仙道姑,对此毫不在意,而是看着自己那徒弟,有些微微皱眉,特别是看到小心梦的眼神,让云仙道姑一阵担忧,修仙者,对凡尘因果一事最是忌讳,而双修虽然可以增进修为,但是仅仅是指那些修为有成之人。对于在云仙道姑心中,不到筑基期,绝对不能涉足情字,但是现在,看着心梦的眼神,这对后面的修行,那是相当不利的。

  “千回少爷,心梦会回来的,等我回来之时,没有人再敢欺负你,到那时,换心梦保护你”小心梦自然听的清楚这位仙人想要收自己为徒弟,自然乐意的答应了,只是眼中对千回,有着一种浓浓的留恋,而这种留恋本不该出现在仅仅有八九的女孩身上,这样的眼神,更像是那种爱恋了许久的情人所发出的。

  千回倒在地上,眼中同样有着不舍,但是这不舍仅仅在眼中一闪而过,而后苍白的脸上泛出笑容:“好的,好的,心梦,你去吧,你要记得今日所说的话啊!”

  “徒儿,走了”云仙道姑不想让自己徒儿在和这个凡尘之中的小子有什么瓜葛,从这一刻开始,心梦,再也不会和这小子一样,就算是要找道侣,也必须是修为更加强大的男修,凡尘中人,还是算了。

  心梦点了点头,而后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之中闪烁出一点点泪滴,但是她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眼泪掉下。

  地上的千回,想要挣扎着起来对心梦做些什么,但是,终究还是伤口刚刚复原,没有丝毫力气。一用力,嘴角一咧,重新倒了下去。

  心梦不管自己师傅有些不乐意的眼神,径直的走向地下躺着的千回,来到千回身边,用那白玉一般的小手轻轻的抬起千回的头,而后轻轻抹开千回额头的头发,身体有些颤抖的让自己的脸,贴的千回越来越近。

  千回已然无法呼吸,身体颤抖,苍白的小脸之上,瞬间出现一抹红色。

  心梦不管千回如何,自己的脸,已然将要贴近千回的额头,而后闭上眼睛,一张小嘴嘟着,对着千回的额头而去。

  “啪……”千回的额头,心梦嘟起来的小嘴,很轻易的碰在了一起。千回好似羞怯,又好似有些激动有些不敢相信的眼睛一闭。而后,耳边出现了心梦的话语。

  “千回哥哥,你一定要记得我,我会回来的,这是我的初吻,你要对我负责哦”

  千回眼睛睁开之时,心梦已然来到了云仙道姑身旁,而后云仙道姑抱着她,乘上了一柄青色的宝剑。而云仙道姑对着千回看了一眼,这一眼,是无尽的嘲讽,是无尽的蔑视,在她眼中,千回,什么都不是,甚至就连地下的一只蚂蚁,都不如一般。

  云仙道姑转头,一运气,宝剑飞起,一瞬间之后,两位修者消失无影。

  千回此刻心中唯有两件事。一件,是心梦临走时的轻轻一吻,还有有些俏皮的对着自己说着那是她的初吻,叫自己一定要负责。还有一件,那就是那云仙道姑临走时的眼神,那个眼神,那个极度蔑视,极度嘲讽的眼神,千回也绝对不会忘记。

  而此刻,千回做出了此生最大的两个决定,第一,一定要去找心梦,一定要和她永远在一起。第二,一定要进入修真界,一定要让云仙道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蝼蚁,自己也是一个人,一个能够让云仙道姑可怕的人,将来,一定要扬名燕国,而后风风光光的把心梦拥入怀中。

  千回正在做着自己人生中的最大的决定,而看着天空,有些呆了,全然不知道自己父亲,来到了自己身边,还有那个一直看不起自己,一直想要杀死自己的哥哥。

  “千回,刚才,你为什么不说,这一剑,是你哥哥刺的。”千名鹤来到千回面前,而后脸上有些威严的说道,而语气之中,有着一种不得不回答的威压。

  千回一瞬间惊醒,而后对着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父……父亲,这一剑,本来就是我自己刺的,虽然我可以借此机会做出点什么,但是,千古,毕竟是我的大哥,也是您的儿子。这样的结局,不是更好吗?”

  千名鹤看着自己的这位儿子,从来,自己没有注意到,自己这个儿子竟然有如此心机,或许,对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而言心机,这是一件荒谬的事情,但是不得不承认,千回此次的确耍了心机,而是一种足以让人惊恐的心机。

  千名鹤脸上威严散去,而后对着千回笑道:“好,好好,这件事这样的确是最好的结局。千家上下听好了,从今以后,在千家,大公子和二公子地位同等,谁要是敢再向以前一般,对二公子的身世有所介怀,族规处置。”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