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吹牛皮

|

  虽然我心里对这坑爹的舍友很是无语,可是我的脸上却丝毫没有露出任何的不满,毕竟我们以后还要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长达四年,更何况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对我笑脸相迎,我也不好摆出一副臭脸去回应人家。

  常言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偏偏就是这个长得很猥琐的“大叔”舍友,在我未来的日子里,帮助了我许多大忙。也许他的第一印象没那么夸张,仅仅是我自己先入为主的心理在作怪,把他想的太过不堪了。

  我不再和他继续说话,强自忍住自己心中的不满,努力控制着不让其释放出来,转而准备收拾自己的床铺去了。

  我的床位紧挨着门,而且还是上铺,这种情况对于我来说,无疑是一种不小的挑战,因为我不是那种身轻体瘦的人,我的体型也不是特别肥胖的那种,但是距离那种形态也是相差不远。

  可是这些对于此刻的我来说,似乎完全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我早已经累的要死,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关心那些问题,我只想赶快收拾完铺盖,好好地休息一会。

  好不容易收拾完了铺盖,我坐在床上喘着粗气,开始仔细地打量起我的宿舍来,宿舍里有着八个床位,都是上下铺布置,宿舍正中间是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放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在上面的。还有一个壁橱,看那样子,应该是用来摆放洗漱用品的。

  我目测了一下宿舍的面积,不禁暗自骂了一句,好坑爹的学校,宿舍面积竟然这么小,比起我高中宿舍来还不如,虽然我上高中的时候一直住在家里,并没有住在学校,但是我经常到好朋友的宿舍里去玩。

  玉泽大学的宿舍条件在我眼里并不是很好,这是和我高中时的宿舍相比的,但是和其他学校的宿舍比起来,我就不知道谁优谁劣了,因为它是我目前为止去过的第一所大学,我的伯父并没有带我去过他的母校。

  其实,对我来说,宿舍的条件优劣与否,根本没有多大的影响,学习才是最重要的,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学习,在我四年大学生活中,竟成了一件多余透顶的事。

  一番感慨之后,我终于忍不住自己的睡意,就要昏昏欲睡过去。

  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嘈杂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立马直起身子,坐了起来。只见三个人手里提着大包小包,涌了进来,两男一女,看他们的模样,应该是一家子,这次来是送孩子上学的。

  那个年纪大点的男的留着一头整齐的小短发,一身整齐的中山装,脸上戴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似乎是经常在办公室里工作,握笔杆子的,可是他手里的东西却与他文质彬彬的气质截然相反,他的左手拖着一个深褐色的大行李箱,右手还提着一个很大、胀鼓鼓的包。

  那个男孩脸上满是赘肉,胖嘟嘟的,他的头发不像一般人那样很直顺,而是那种略微的带一点弯曲,有点混血儿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中国人,大概是父母爱惜他的缘故吧,他手里并没有拿任何东西,可是我看他的样子,个子挺拔,身宽体胖,这身体素质,明明比起我来,都不逞多让。

  那个女的年纪很大,扎着一头黄褐色的头发,脸上画着很浓的妆,穿着一身很是清爽的装扮,不过她身上衣服的颜色略微显得老气了点,衣服的搭配看起来也不是很合理,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老气横秋的,一下子失了中年人该有的气质,她的肩膀上挂着一个黑色的小皮包,手里还提着一小袋水果。

  那个女人带着那个男孩走在前面,那个文质彬彬的男人提着东西走在后面,一看就是妻管严,在家里被老婆管得死死的,老婆说一,他不敢说二,让他打鸡,他不敢打狗。

  这一家人进来之后,那个女人动作很麻利,三下五除二,很快就整理好了床铺,然后拉着她的孩子坐在床上,嘴里不停地嘱咐着,而那个男孩只是一个劲地点着头,完全是一副乖宝宝的样子,估计是在家里被父母管得很严。那个男子自从进来之后,一直站在孩子身边不动,不过眼睛却没闲着,仔细地打量着这很破旧的宿舍。

  那个女人的声音很洪亮,宿舍里面满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弄得我很是难受,直欲想立马离开宿舍,可是我却不得不留下,一是因为我是第一次来这里,出去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还不如呆在宿舍里。

  二是,那个女人一番嘱咐之后,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声音,转而向我和猥琐“大叔”带去招呼来,我更加不好意思出去了。

  “你们好啊,我是龙泽的妈妈,这是我的孩子龙泽。”她很热情地做着自我介绍,还用手指了指身边的那个男孩。

  “阿姨好。”我们两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们大家,从今往后,就要住在一起了,同在一个屋檐下,我希望你们啊,以后一定要互相帮助,多多照顾彼此。”她又开始嘱咐起来,唠唠叨叨的语气,真让人受不了,弄得我心里直痒痒。

  因为出门临行前,老妈就是唯恐我出门在外,照顾不好自己,左一番嘱咐,右一番叮咛,我脑子里早就装满了一大堆嘱咐,现在再来这么一顿,我直接整个人就要崩溃了。

  “嗯,嗯,阿姨,我知道了。”

  虽然我心里很是难受,可是我的脸上却没露出任何展露情绪的表情,只是呆呆地回答着。

  对着我们说完话之后,她和丈夫悄悄地说了几句话,似乎是在评论我们宿舍的条件状况,脸上还露出些许不满意的表情。

  终于,他们停留了一会,向我们告了声别,是准备要离开了,可是临出宿舍门之前,龙泽的妈妈似乎是不大放心自己的孩子,她回过身子,对着龙泽又是一通叮咛,看得我的眼睛都直了,心里止不住感叹着,这孩子命真好啊。

  在他们离开不久之后,其他人陆陆续续地都来了,人一多,这宿舍里的气氛,自然也就活跃起来了。宿舍里我们相互熟络起来,开始聊起天来,首先大家各自做了一个自我介绍。胖嘟嘟的、头发稍微有点卷卷的,有个挺不错的名字,龙泽,个子高挑、略显帅气的是安溪,个子矮矮、精悍异常的是鱼飞,脸黑黑的,操着一口贵州口音的是孙炳,说话有点娘娘腔、还算英俊的是宫寿,当然还有那个爆炸头、一副猥琐模样的“大叔”公孙华。

  也许是因为攀比心理的缘故吧,不可避免地,我们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个话题,高考成绩。

  我的高考成绩在我的高中同学中间,并不算出众,仅仅算得上是马马虎虎。

  不同省市的分数线不一样,所以鱼飞他们的成绩和我无从比较,龙泽、安溪和宫寿他们的成绩挺不错的,比我高那么一小点。

  “我高中那会可是白天苦,晚上苦,苦的心都要碎了。”宫寿提起了自己的高中学习史,一脸心酸地说道。

  “我的高中啊,说起来都是泪,生不如死啊,天天提心吊胆的。”孙炳脸上一副苦闷的表情,看他的样子,高中时候应该是深深地被伤到了。

  “我也是这样啊,那会可苦多了,天天都是在做卷子,做得我直接都头大了。”公孙华也忍不住感叹道。

  “你们这也叫苦,我可是头悬梁锥刺股,后面老妈跟着跑,唯恐跑得慢了,惹来一顿狂批。”龙泽诉起苦来,惹得我们一阵同情,心里不禁一同暗自感叹,这孩子是有多苦啊。

  “嘿嘿,你们真的好苦啊,不瞒你们说,我是一不小心考到这里来的,都怪我高考没发挥好。”我故作惋惜地说着,我这么说,纯粹是为了刺激一下他们弱小的心灵而已。

  说起来,我的高中生活,那是阳光明媚,精彩纷呈,乐趣无穷,比起他们来,可称得上是逍遥的很了,那时候 ,虽然是白天苦苦地挣扎,不过可并不是为了学习,而是上课看小说,严防老师发现罢了,晚上吃完饭后,立马上床睡觉,一觉睡到大天亮。

  看着他们面面相觑的表情,我就知道我的目的达到了,心里一个劲地偷着乐呵,脸上却装作十分正经,不敢露出任何蛛丝马迹,唯恐牛皮吹破,反而被他们取笑一番。

  “要是我再努力点,说不定啊,我都可以上清华北大了,现在可不会和你们在一起了,也不会呆在这么烂的学校里了。”打肿脸充胖子,我越吹越没谱。

  “看你这样子,应该和我差不多,我就是高中没怎么好好学,才沦落至此了。”安溪赞同着说道,虽然他口上说着沦落,可是我看他脸上一副洋洋自得的表情,哪里有半点沮丧的样子,分明是趾高气昂,牛气哄哄的样子,是在炫耀着自己的光荣事迹。

  大家都在顾着谈论自己的高中事情,鱼飞默不作声,悄悄地坐在一旁,只是静静地听着。

  我注意到他的状态,便随意地问了一句:“鱼飞,大家都在说自己的事,你是不是也说说你的光荣事迹啊?”

  “我啊,没什么好说的,就那样。”他笑着回答道,笑的很勉强。

  我很识相地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转而听那帮家伙的光荣事迹了。因为我知道自己追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处,或许可能还会添加些不愉快。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