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垂涎三尺(结局)

|

  那胖子伸手敏捷,肩膀微微晃动,果然,普伯特未能拿捏紧,只见那胖子反手便向普伯特的腰上抓去,蒙古人摔跤的时候,当对手擒拿住对方的腰间时,那便是抓住了对手的命脉了。

  只见那胖子宽大的手掌向普伯特的腰上拿去,普伯特也非一般的吃素人,而是身子一跳,抬腿向那胖子的手踢去,那胖子手未来的急缩回,边被普伯特的脚踢开了,那胖子吃痛不已,“哎呀”一声叫了出来,抬手便要瞧去,看看踢的如何了?

  可是普伯特焉能给他这个机会,立即身子一跃便向那胖子的身边跳去,就趁着胖子吃痛看手的原因,向他的腰上拿去。

  那胖子果真没有识破普伯特的这一计策,退来三步正在看手,普伯特身子一跳,双手一挑,轻巧的跳在那胖子的身边,那胖子看他飞速向自己跳来,心头一惊,竟然忘记了要出手阻挡,也就在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时候,普伯特出手了,那胖子兀自惊讶的时候,待他回过了神来,已然是晚了。

  只见普伯特已经抓紧了那胖子的腰间,那胖子虽然身子宽大,但是却被普伯特轻巧的拿住了腰,浑身动弹不得,下面围着的观众可谓是一阵喧扰,有欢呼声音,当然也有唏嘘之声,但不管是何声音,都已经无法挽回局面了,普伯特一手拿在那胖子的腰上,一手展开五指抓着他的肩膀,那胖子肥大的身子与他并列而立,却无法动弹,令人好笑。

  众人在下面喧哗了几声,便停止了说话,只见他们两人在那里立着,摔跤的规矩是将人摔倒在地上,而并非是拿捏住人令其动弹不得的,万点草却不知道这个规矩,在下面低声道了一句:“普伯特已经赢了,为何还站在那里不动呢?”他正在这么想着。

  只听得那普伯特忽然大喝了一声,顿如夜空中一个霹雳般响起,众人皆心神一惊,只见普伯特双手抓着那胖子举在眼前,将其掷在地上,那胖子被普伯特拿捏着身子,是动弹不得,只得任由普伯特摔打,普伯特只是将他丢在地上,可是即便这样,那胖子也是叫痛不已,毕竟几百斤的重量被举了起来,再丢到地上,那重力下坠时的惯性,令人承受巨大的压力,只见那胖子在地上转圈打滚,嘴里“哎哟”的叫痛。

  众人群众忽然爆发了巨大的声响,人人跳跃,声声喝彩,都为新出的勇士欢呼雀跃,族中不管是谁人担当这蒙古勇士,都是族人的骄傲,族人都会热情的与他说话,为他祈福的。

  那普伯特几十年的磨练,到了今日终于成为蒙古族中第一勇士,焉能不高兴,焉能不兴奋,只见那裁判拉着他的手说了一阵子话,那普伯特身子一跳,大叫三声来,这时,众人欢呼,人声鼎沸。

  一旁的翻译老者走到万点草的身边来,说了一句:“几位贵客们,我们族中的勇士已经选出来了,就是普伯特了,本族的摔跤大赛,就到了这里结束,不过,在结束之前,我们还有一个小游戏,想要邀请三位与我们供耍一番,不知三位可有兴趣?”

  万点草看了罗梦与严博文各自一眼,伸手道:“老伯请讲。”

  那老头做了辑:“若是老朽说话有得罪之处,还请三位莫要责怪了。”接着转头看了看那些参赛失败的勇士,接着又道:“我们族中每次竞选失败了的勇士,总是在失败之后找人来比一番武艺,刚刚他们失败了,这次突然提出来了一件难事,对三位是大大的不该,可是若是不说出来,那几人势必会不愿意的。”老头一脸的无奈之色。

  “不知道老伯你所说的是何事?我们三人若能帮忙,定会竭尽全力的。”罗梦立即回答道,女子心肠较软,看到老者一脸苦色,立即答应了。

  “那几人提出来,今夜要与两位贵客比赛一番,摔跤比赛输了的勇士都是可以再比一场的,他会提出来与谁比试,看被挑战者能否答应,若是答应了,尽可以去比试,若是不答应,他们也绝对不敢勉强的。”那老者慢吞吞的说了出来,说完那些话,老者眼睛偷瞄着万点草的眼睛,看他是否生气,但是万点草眼中无任何的异样,严博文脸上波澜不惊,老者自然瞧不出来什么的。

  万点草与严博文听到这番话之后,同是心中一怔,都将眼睛转向了罗梦,只见罗梦竟是一脸的喜色,显然罗梦是非常想要见到了,而眼前的老者也是一脸的询问之色,万点草不禁说道:“老伯,这再场的那么多勇士,他们为何单单要挑选我们?”

  老者一脸的愧色道:“尊贵的客人,我们这里的规矩是勇士挑衅只看应是不应,他们那些人不懂事理,冒犯了客人,至于为何要单单挑选你们,我想莫不是想要看看外族人的手段么?想是应该如此的,若是几位怕伤在了身子,那我去告知他们一番得了,叫他们自行打去吧。”

  严博文听完老者说的话,挑了挑眉毛,似乎对他说得话有些不满,但是也没有说些什么,反在心中暗道:“这老头说话也忒不中听了,我们怕伤了身子,这不是笑话吗?这分明是想与我们汉人比试一番,看看我们汉人的手段如何,哼,若是我们不敢应战,还道我们汉人是好欺负的呢?”

  老者在一旁看着三人,想要得到三人的答案,只听万点草说了那番话之后便不语了,看他们在思索着,老者也没有打扰他们思考。

  严博文拉了拉万点草的袖子,示意借一步说话,那老者看他们这番,也明白他们要做什么,便知趣的走在一旁,只见严博文将万点草与罗梦拉在一旁时说:“万点、三妹,你们说这人说话中听吗?怕我们伤着身子,这分明是瞧不起我们汉人啊,我们怎么不敢与他们蒙古人比试,你们说呢?”

  罗梦一脸笑意道:“二哥,我瞧那老伯倒是没有这个意思,人家无非是想要与我们这些外人多多亲近,所以想到了这么一个比武理由,我认为倒是可以去比比,我们的中原功夫,让他们外族也好见识见识,这不好么?”

  只见万点草一脸笑意的看着罗梦道:“梦儿,你定然是想要看看我们打架的吧?我瞧你就是想要看我们打架的。”

  罗梦听他那么说,嘴巴一挑,哼了声道:“那你也可以不比啦?看人家如何笑话你的,说你胆小如鼠,大男人的不敢一对一与人家比试,笑掉大牙,让人耻笑我们。”

  严博文看他们两人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便开始拌嘴,只得一直笑,没有任何的办法。

  万点草笑道:“你也是外人的,他们定然也要耻笑与你,你还幸灾乐祸的样子。”

  罗梦笑道:“可我是女子,女子天生力气小,与大男人不同,要耻笑,也不会耻笑我的。”

  严博问这时却点了点头:“三妹说的不错,我们代表了整个汉人,岂能被人这番耻笑呢?”

  万点草听了之后也点了点头,觉得蛮有道理的,三人便转过头来了。

  那老者看三人转过头来,立即迎了过来问道:“贵客不知道可否赏脸与他们几人比试?”

  万点草点头道:“老伯说的是,幸好我二人在家中也学了些粗浅功夫,今日特地献丑一番,可要得罪贵族的勇士了。”万点草与他说起话来也是咬文嚼字,之乎者也的,说来颇感不舒服。

  那老者听他同意比试,脸上喜笑颜开,立即说道:“好极好极,你们点到为止,两位下手切莫太重了,我去与他们说说。”说着便要走。

  严博文叫道:“老伯,我们可是要说明白了,我二人可是不懂得摔跤,出手打哪,又是不知的,可别犯了规矩。”

  那老者说道:“两位无须担心,这并非是要人姓名的搏斗,而是比试,无需非要摔跤,两位放心便是了。”说着便转身走了,与那族长说话去了。

  罗梦道:“嘿嘿,不知道是谁更加厉害,是一对一呢?还是一个打一群呢?”她的话意不言而明,一个打一群,很显然是万点草或者严博文一个打他们蒙古人一群的,看来她是认定了胜方。

  万点草道:“我看是一对一,那蒙古大汉如此剽悍,想要几招取胜也非易事的,我看那些人是早有预谋我们了,不知所为何故?”

  严博文呵呵了两声,随即道:“万点,你不知道,我可是知道的,正所谓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啊。”说着手背拍了拍万点草的胸口。

  “二哥,什么话你就说来,我怎么当局者迷了?”万点草抓了抓脑袋,很是迷茫的样子。

  “你与三妹又说又笑的,三妹如此漂亮美丽,嘿嘿,那些蒙古大汉哪人不垂涎三尺,你没瞧见那些大汉子的眼珠甚至要瞪出来了么,他们眼中瞧的是什么?”严博文低声与万点草说了。

  万点草顺着他说的向那些人瞧去,果真那些大汉一个个都看着罗梦,而看万点草的眼神却是恶毒的。

  万点草哇了一声,这才算明白过来了,原来这些人要找他们比试是有原因的啊?想到这里,万点草看了罗梦一眼,只见她正在低头摆弄着什么,但那每一个动作,顿觉竟如此优雅,心中暗想:“梦儿真美,难怪那些汉子个个垂涎,若我此生与梦儿在一起,再也不管任何事情,那该多好,可是,天不遂人所愿。”想到这里,又在心中叹息一声:“万点草啊万点草你竟心中如此,见一个爱一个,那灵儿可还在凌傲手中呢,不尽快想法将她救出来,想这些无用的做甚?”于是他甩了甩头,看向一边。

  罗梦这时道:“你们两人谁先上呢?”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