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打开记忆的锁

|

  二蛋躺在床上,抠着脚丫看着我,每天在他临睡前,总会缠着我哄他睡觉,捧着那把跟随我很多年的破吉他,我努力动情的给他唱些当初我喜欢的歌。听着老民谣,二蛋蹙着眉头说大宇爸爸别唱了,太难听了,本来还有点儿困,让你唱得更睡不着了。

  我笑笑拍拍二蛋的小脑袋,他的眉眼和他的父亲如出一辙,清亮干净,而他的笑容却很像他的姑姑,让人觉得无比温暖。这孩子这几天发烧,总是睡不踏实。放下吉他,我捏捏他的小脸蛋儿:

  “那你怎么才能睡得着啊?”

  二蛋眨眨大眼睛,说大宇爸爸,要不你给我讲故事吧。

  “好,听你的,今天给你讲一个白雪公主……”

  我的话没有说完,二蛋就嫌弃的把头扭向一旁:

  “这个都讲了几百次了,不好听。”

  或许这孩子能看到我眼睛里对他特殊的宠溺,只是他一定不清楚,他的身体里流淌着我所挚爱的血液。

  “二蛋,你想不想听听大宇爸爸自己的故事?”

  二蛋乖巧的点点头。

  好吧,那就让我把我的故事完整的讲给你听,不知道有一天你长大了,是否会记得在这个荒芜的城市发生过的对我而言刻骨铭心的小事,如果有一天你也在慨叹青春的流逝,希望你不要觉得孤独,巷口那棵老柳树,曾经也见证过几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奔跑嬉闹。

  拉上窗帘,我倚在床头,摸着二蛋的额头,香烟还没有熄灭,星火在幽深的夜里闪烁着,我的思绪也回到了那个我很落魄的年代。

  05年的秋天,东北的这座边陲小城已经有些寒冷,一片片萧索的平房在昏暗的天空下显得有些狼狈,这个不算繁华的城市,有着关东特有的气息,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这里有着罕有的安逸。那时的我还是个无业游民,刚刚辍学混迹在社会上的浪荡子,我背负着爸妈对我失望的眼神和亲友在我身后的指指点点,破鼓不怕万人捶,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混着吧。

  和现在相同的是,我一直是个穷光蛋,和现在不同的是,那时候我是个有梦想的穷光蛋。

  就在那年,我认识了我的姑娘李青,李青让我想起我那还算上进的小时候,那时在台灯下我总会一笔一划认认真真的在日记本上写下每天的心得,每天的收获,像每个孩子一样渴望父母的嘉奖和老师的鼓励。

  直到有一天李青说能不能让我看看你小时候的日记,我才重新翻箱倒柜找到那个破烂不堪的本子,在最煽情的段落上吐了口唾沫,看着被口水氤氲得模糊的文字,我想这样李青一定会认为我是个念旧的人,我是个能眼含热泪写字抒发感慨的人。

  当我的口水涂满李青身体的时候,我是兽性的,我的口水唾在日记本上的时候,我是感性的。

  李青和我的家并不在一个城市,认识她要归功于一个叫黑皮的初中同学。这个叫黑皮的朋友看我空虚萎靡,说我给你介绍个姑娘吧,通常这样的话题都是酒至酣处,这更能激发一个男人的雄性激素以及黑皮这种人拉皮条的潜质。

  其实我对黑皮向来没什么信心,在我初一还迷恋一个青涩姑娘的时候,黑皮负责向姑娘传达我的爱意,一个穷光蛋用两天的煎饼果子钱去买一沓信纸是非常奢侈的,每次我都工工整整认认真真呕心沥血的在那些带花纹的信纸上用心的写那些肉麻兮兮前凸后撅的情话,并且认为这就是爱情。

  黑皮也尽职尽责,只是我的伙食费又变成了黑皮在学校车棚里买散烟的钱,不久以后,姑娘妥协了,只是屈服于的对象不是我,她和班里一个富二代成功牵手,我才知道黑皮天天中午能吃根烤香肠的资金是哪来的。

  黑皮没有羞愧,我也没有谴责,我只能把憎恶转移到这对男女身上,每次看富二代深情款款蹦蹦跳跳屁颠儿屁颠儿的帮姑娘收作业的时候我都想怎么不摔死你,可惜小清纯是语文课代表,富二代是体委,我是生物课代表,完败。

  值得一提的是,前几年在火车站看到了这对金童玉女,以前我发育太晚,现在看着富二代不高了、不帅了,但依旧很富,虽然站在他的面前我可以俯视着他渗透着铜臭的身影,但金钱依旧把这厮打造的熠熠生辉,我想这永远是穷光蛋内心中无药可医的痛。

  言归正传,黑皮有天和我喝了不少,为我这个辍学待业的苦逼青年描绘着一副春意盎然的美好画面,酒精的催化下,我好像看到了一对男女共创美好生活共建和谐社会的画面,我为这对勤劳的男女感到无比振奋自豪,黑皮乜斜着眼睛用眼神询问我,我也用眼神告诉黑皮妥妥的。

  在黑皮给我介绍姑娘以后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一直和那个叫文文的高中姑娘联系,文文是个好姑娘,不焦躁,不虚伪,只是我也没想到,她成为了我生命中转瞬即逝的过客。

  那时候在我租来的狗窝里,每个夜晚都有她好听的声音陪我度过,夜晚的人都是感性的,我一直幻想着一个穷小子和一个好姑娘的爱情故事,但是夜晚未必都是漫长的,早上醒来听着门口早市小贩的吆喝声,伴着肚子的欢叫,我知道我睡醒了,我又他妈不是王子了。

  夜晚里我是疯狂嘶吼的巨人,然后我用这张破嘴满足我心理龌龊的企图,像个战士一样击杀着文文单纯的心灵,白天醒来后,巨人变成了侏儒,我也发觉,这份说不上纯真的惦念并没有给我煎饼果子烧饼包子油条豆腐脑,经过反复的思考,我决定告诉文文,不要再联系了,我们没有结果。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