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今夜我躺在你身旁

|

  文文听到我的决定很安静,这让我有点儿措手不及。

  我原以为像所有言情故事里的狗血情节一样,文文会大声对我说你为什么这么无情这么冷酷这么无理取闹。我再一脸难以割舍的神情,痛苦的说原谅我,我也有苦衷然后轻抚秀发绝尘而去,但文文只是很平静的说,就这么着吧。

  和文文不再联系的日子里,我很不习惯,夜幕降临后,在出租屋里常常半宿半宿的睡不着觉,回味着以往我们聊过的每一个话题。

  情感会变,习惯不会变,陪了你半辈子的摇椅,你只能说习惯了它,不能没有它,但你不能说你爱上了它,我知道我不是喜欢文文,我只是依赖每天有个人陪着我不咸不淡的说说话,丢失一种习惯,远比养成一种习惯的时间来得多,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李青的电话。

  李青的声音很平静,她说你是大宇吧?我说我是。她说我听文文说你俩的事儿了,我是文文的朋友,找个时间咱们谈谈吧。我说成。李青定了时间,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是2005年10月17日,晚七点半。

  东北的冬天天黑的很早,那天下起了小雪,我鬼鬼祟祟的出现在我和李青约定见面的地方,我不确定这个姑娘会不会带着两个大汉和我厮杀一番,然后恶狠狠地唾我一口痛骂我是个无耻的负心汉。正张望着,身后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声音:是大宇吧?

  情节很恶俗,我不想用过多的言语来描述这戏剧化的一幕,我只能说李青很好看,眼睛很清亮,睫毛上挂着一丝霜花,深邃的眸子像黑洞一样撕扯着我。她突兀的出现让我有点儿手足无措,只能木讷得点头答应。

  预期里的恶汉没有出现,李青用干净的眼睛看着我,我有点儿窘迫,李青笑了笑,说咱们走走吧。我说成。

  于是我们沿着铺满雪花的街道一直走下去,没想到,从踏出的第一步开始,我们竟然会走那么远。

  人的回忆里总会有些难以忘记的片段,我忽然想起幼时姨夫把我抱上大二八的横梁上,笑眯眯的对我说回家,那种感觉很踏实,就好像那天的我和李青,一个好看的姑娘和一个寒酸的小子在雪花里安静的前行。

  李青说她是文文的好朋友,都是在这个城市寄读,文文和她说过我们的事儿,觉得我就这么草率的结束太伤人心了,李青说文文和你聊天儿挺开心,我讪笑着说这不就是穷开心吗?我也给不了她啥。 李青也笑着说:这么年轻,说的太沮丧了。

  说完我们都沉默了。

  天气很凉,李青穿的不多,我也只穿了件儿二棉大衣,李青不停搓着手,我说要不我们吃点儿东西吧。李青说好。

  后来我也去过我们那天去的小餐馆,那里没有装潢,和很多年前一样昏暗破旧,睹物思人,我永远忘不掉那天我点了番茄炒蛋和炝土豆丝,开了瓶小二锅头就喝了起来。李青不吃,边看着我边摆弄电话,不知道她是不是跟文文提起这边的情况或者给一个帅小伙儿发信息说我在和一个穷小子吃饭,两道丰富的大菜,法式甜酸西红柿片配黄油鸡蛋粒还有蒜泥沙司橄榄油沥番薯条。

  孤家寡人习惯了,和李青坐在一起好像找不到话题,她坐在我面前不吃不喝,自己狼吞虎咽我也觉得难为情,索性仰着脖子猛喝一大口,李青拉了拉我的袖口,说大宇你慢点儿喝。我故作深沉的微笑着,打了个响指说小二,再给我上一瓶小二。

  酒是好东西,二两半下肚,我似乎不那么拘谨了,生活里发生的好笑事儿在我脑海中一一浮现,我跟李青聊起了我的小时候,聊起了曾经在我身上发生的糗事儿,聊起了我辍学后的经历,李青拄着下巴看着我,偶尔的发笑给了我更多倾诉的动力。那天我们聊了很多,不知不觉已经接近午夜,李青在校内住宿,我说快走吧,我送你回去,一会儿进不去寝室了,李青笑着说,现在也进不去了。

  李青的回答让我口干舌燥,这姑娘是在暗示我什么吗?只是李青接着又说还好我以前给门卫的大爷买过烟,他能给我行个方便。不知道那一刻我的笑容是不是让李青觉得做作。我咧嘴笑笑结了帐,和李青再次投身到凛冽的寒风中。

  走在冷清的大街上,李青没有提出搭车回去,我乐得和李青相处的时间再多一些。这个夜晚过去,我不知道和她会不会再见面,喝过小二给我端来的二瓶小二,酒意上涌倒也不觉得很冷,李青好像冷的厉害,丝丝哈哈的搓着手。

  我说李青,冻手吧?

  李青点点头。醉意让我直接拉过她的手塞进了我的衣袋里,李青挣扎了一下,我捏的更紧,李青便也不动了。

  雪停了,月光洒下铺满白雪的大地,这个世界是这么安静,两行脚印在雪地上越走越长,李青,那时候 我很想问你,我可以说,月光下映着一对恋人吗?

  很快就到达了李青的学校,李青说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儿休息。我点点头,想要她的号码,嘴唇翕动两下没说出口。我相信,她看得到我眼中的不舍。

  李青摆摆手就轻敲起门卫室的窗子,我倒步走着,挪的很慢。

  我知道这不是梦,但却美好的那么不真实,看到李青,让我有种想永远好好保护她的冲动,我想让她住进我内心深处的那片净土。正想着,李青竟然朝我招了招手,一脸的焦急。

  “怎么了?”我问

  “大爷睡的太死了。”她答。

  门卫值班房有窗帘,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但是鼾声却很清晰地传了出来,估计这大爷晚上也喝了两杯,现在也醉成了一团。我作势在窗子上轻抚了一把,大爷没有让我失望,门卫室里的鼾声越来越大

  “不成啊李青,再大点儿声全学校都听见了。”

  李青一脸焦急:“那怎么办啊?”

  “要不...出去找地方将就一晚上吧”

  李青看着我,半晌过后还是点了点头。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