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羞辱

|

  在游艳下去后,游族族测依然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只是在上去测试的十几名游族弟子里,实力基本都是元力四五段,倒没有引起什么特别的轰动。

  “下一个,游蟒!”

  当台上的红袍男子叫出名字后,原本熙熙攘攘的广场上不知为何竟然瞬间安静了不少,在人们目光集中的尽头,一个穿着青衣黑裤的少年走了出来。少年年龄比游龙稍大,大约十五岁左右,五官长得棱角分明,甚至可以说得上英俊。再配上比同龄人略显挺拔的身材,这似乎对一些女弟子似乎具有不小的吸引力。

  但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是,青衣黑裤少年的脸上带着一种不可一世的狂气,举手投足间,也处处显得轻佻倨傲,不可一世。

  少年走出所在队伍后,围绕在他身旁一群十四五岁的少年猛然发出一阵嚎叫:

  “游蟒少爷威武!”

  “游蟒少爷加油!”

  “游蟒少爷你是最棒的!”

  看着这群声嘶力竭、唾沫横飞而又显得极其“言辞恳切”的同龄少年,站在队伍后面的游龙看着那堆乱哄哄的游族子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又好笑又可气地小声嘟囔:

  “一群马屁精!”

  但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下面的人叫得天花乱坠,叫游蟒的少年显然听得十分舒服,他一边往石阶上走,一边还轻轻地朝下边挥手致意,不时装模做样地点点头,显得极其的老练。

  “游蟒少爷,请把你的手放到元力测验碑上,然后运转元力就可以了。”旁边负责测试的的红袍男子微弓着身子,殷勤地对他说道。游蟒是游族二长老游狂的次子,红袍男子当然不敢怠慢。

  “嗯!我知道了。”

  游蟒对他看了一眼,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神情倨傲地在测验碑前伸出自己的右手。

  “元力,五段!”测验碑亮起略显刺眼的深青色光芒。

  “游蟒,元力修为:五段。元力级别:中级!”

  “哇!”

  下面的人群又开始爆发出一阵惊叹声,最先发出惊呼的,自然还是原先那群在游蟒身边的少年。

  “不愧是游蟒少爷,竟然可以达到元力五段!”

  “什么元力五段?你睁大眼睛看一下,刚才测验碑上发出的是青色的光芒那么深,我估计游蟒少爷已经准备突破到元力六段了。”

  “对对对……”周围其他人赶紧大声地应和,生怕还在台上的游蟒听不到。

  看着下面议论纷纷的人群,游蟒感到非常满意,他趾高气扬地扫过广场上黑压压的人群,视线忽然在游龙身上停了下来,一脸不怀好意地盯着游龙。站在下面无所事事的游龙忽然感觉有点不舒服,似乎有什么讨厌的东西在盯着自己,于是也抬起头看来,正好迎上游蟒的目光。

  四目对视一阵,游蟒一脸挑衅,咧嘴轻轻一笑,对着下面的游龙伸出自己的右手,对着游龙竖起自己的大拇指,紧接着,慢慢将拇指朝下倒转过来,脸上满是不屑。

  面对这明目张胆的侮辱性动作,游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但很快,游龙的脸色又缓和了下来,竟然冲着游蟒“友好”地微微一笑。

  站在台上的游蟒不由得愣了一下,他本以为,游龙一定会大发雷霆,游龙友好的态度让他一时摸不着张二头脑。但是游龙接下来,却做出了让他意想不到的动作,少年在微微一笑后,朝地上重重地吐了一口唾沫,并用脚在上面狠狠地碾了几碾,然后对着游蟒遥遥伸出自己的中指,手心向内,手背朝外。

  “哄!”广场上的人显然也注意到两个少年不寻常的举动,看到游龙滑稽而又干净利落的反击时,不由得哄然大笑。

  “混蛋!看来你的身子又痒了!”

  台上的游蟒看到这一幕,顿时怒火中烧,他和游龙一向不和,以前经常找游龙的麻烦,由于实力上的缘故,游龙也一直是挨打的份。但想归想,这是族测的会场,他也不敢怎样,只恨得咬牙切齿、怒气冲冲地走下台来,心想着要是有机会,非得狠狠教训一顿游龙不可!

  “下一个,游凤凤!”

  不理会两个少年的无理取闹,面对喧闹的人群中,测试员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可爱的名字响起,人群再次安静了下来,甚至,可以说是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好奇地盯着游龙身旁站着的小女孩,周围不少少年看向游凤凤时,眼中满是爱慕之情……

  在游龙的身边,一个年约十三岁,穿着紫色衣裙,头上绑着一条粉红色的发带的女孩,正在与游龙悄悄地说着话。小女孩长着瓜子脸蛋,眼如点漆,清秀绝俗,尽管只有十三四岁,却已出落得一副美人胚子,平静而稚嫩的小脸上神色自然,宛如空谷幽兰,超尘脱俗中又透着一丝灵动。

  直接无视周围的目光,名为游凤凤的少女文文静静地走到元力测验碑之前,不等测试员说话,也是直接将小手伸出。她并没有在意测验碑会发出什么光芒,反而在上面冲游龙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站在下面的游龙看到少女的调皮举动,无奈地笑了笑,刚才被游蟒挑起的怒气早已烟消云散了,对于这个妹妹,他可是什么办法都没有。

  微微沉静,石碑之上,极端刺眼的蓝色光芒再次绽放,蓝光跟游艳测试时的颜色不相上下。

  “元力:六段!级别:中级!”

  望着石碑之上的字体,场中鸦雀无声,再一次陷入了一阵寂静。

  “果然是这样啊,游凤凤竟然也到六段了,真是恐怖!”寂静过后,周围围观的的少年,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我记得她去年好像是五段吧?今年就达到了六段,不简单呐……”

  “这天赋,貌似比游艳还要逆天呐!”不少人轻轻的在心里嘀咕。

  筑基期的元力修炼难度是非常大的,有的人终其一生,修为也只是在筑基期徘徊。这些无法成为武者的人,最后沦为盘古大陆上最普通的百姓。

  人群中,刚才还兴高采烈的游艳黛眉紧蹙,眼睛有意无意间瞥向石碑前的活泼少女,脸颊上不由得闪过一抹嫉妒的神色……

  望着石碑上的信息,一旁的中年测验员漠然的脸庞上竟然也是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像对待游蟒一样弓着身子对凤凤祝贺道:“凤凤小姐,据小人估测,半年之后,你应该便能达到元力七段,到时,你将会成为我们游家五十年来第一个在十四岁之前达到元力七段的弟子!”

  不得不说,这个红袍测试员眼光极其毒辣,一个弟子在十四岁之前能达到元力七段,这种恐怖的潜力绝对值得他放下身段来巴结逢迎。

  “谢谢。”对于那位红袍的中年测验员的夸奖,少女轻轻地点了点头,粉嫩的小脸并未因为他的夸奖而出现像游艳那样的得意。她安静地回转过身,然后在众人羡慕的注目中,缓步走到了人群最后面的沉默少年面前……

  “想什么呢游龙哥哥?!”

  笑嘻嘻地走到游龙面前,少女忽然止住前行的身体,双脚并拢,然后纵身一跃,“嗖”的一下,直直地对着游龙撞过去,白里透红的俏脸上,露出坏坏的微笑。

  “哎呀凤凤,不要随便乱来,这里是我们族测的地方,会被族长骂的!”手忙脚乱地接住面前这个不知死活的撞过来的丫头后,少年急急地说道。

  “游龙哥哥,谁叫你总是一副苦瓜脸,你看,皱纹都要出来了!”少女叽叽喳喳,完全没有刚才的娴静,“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可就再撞你一次哦!”游凤凤不依不饶,气嘟嘟地威胁道,她把头一摆,又摆出一副要撞人的姿势。

  听着游凤凤稚嫩清脆的嗓音,游龙此时五味杂陈的心里不禁泛起阵阵暖意,心情也好了不少。其实游龙也知道凤凤心里的小九九,在自己落魄后,自己的妹妹就整天想一些鬼点子来捉弄自己,想让自己开心一些。

  “好啦好啦,算我怕你啦,得了没?”游龙轻轻地揉揉凤凤的小脑袋,向她做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只是不管怎么看,这个所谓的“微笑”都有点像哭。

  看到哥哥的表情,游凤凤眉毛微微扬了扬,认真的道:“游龙哥哥,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你一直不能晋级,不过,凤凤相信,你的天赋一定会回来的……而且,我也相信,你一定会做到的,不是么?”说到此处,本来就红扑扑的小脸因为激动就更红了。

  “呵呵……”面对着妹妹充满关切的坦率话语,少年尴尬的笑了一声,可却未再说什么,十四五岁的少年,正是好胜心最强,虚荣心最盛的年龄,可现在的他,不被人嘲笑就已经很好了,实在没有资格与心情再谈自尊和荣誉,更别说和别人争高比强了。

  “还真是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呀……自己的名字,还真对了这句俗语。”

  游龙落寞地回转过身,径直对着广场之外缓缓行去,之所以留下来,主要是想看完妹妹的测试,接下来的测试,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天空中太阳正盛,少年却毫无知觉,木然地向前走着,望着哥哥那被太阳拉得细长的的孤独背影,游凤凤站在原地,一声不吭地轻咬着嘴唇,眼中似乎有一圈水花在打转。

  良久,少女看了看还在进行着的族测,兴味索然地转过身,再次回到自己原来的队伍,她回过头望着少年消失的路口,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喃喃自语道:

  “我的好哥哥,我一直都相信,你的天赋一定会再次回来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