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二十九 四星聚会(大结局)

|

  无相把众人带回大殿,问天禽天辅两人道:“两位施主从何而来?”

  天禽道:“晚辈是从西域而来的,晚辈叫天禽,他是我朋友天辅。”

  “不知是南北中哪个西域?”

  天禽道:“我们是从中西域而来的。”

  无相问道:“那两位可曾听说天宗一派的事?”

  天禽暗道:这少林寺果然消息灵通,居然知道我天宗一派才是中西域的掌权者,看来我也没必要瞒下去了。便道:“略有耳闻。”

  无相道:“那两位能不能告知我们一些关于天宗的事?”

  天禽道:“天宗一派极为神秘,晚辈虽然出身西域,却也从未正面遇到过。不过晚辈听说,天宗一派的掌门,武功深不可测,大家都叫他尊主。还有,听说天宗一派有九大杀手,个个武功不凡。具体的事,晚辈也不知道了。”

  无相的这个问题,的确是给天禽出了道难题。如果他一推三不知,那么他就肯定是故意隐瞒的;如果他说得太多,则对天宗一派不利。

  不过天禽也是个灵道之人,他便挑了些众所周知的事情说出来,这样不但可以应付无相的回答,还能保全天宗的秘密。

  无相转过去问天辅:“那这位少侠可知道更多?”

  天辅言语上不比天禽谨慎,天禽生怕他说错话,马上接过话题:“他就更孤陋寡闻了,大师就不要问他了。”

  天辅虽然很多地方都不如天禽,但是眼下这么明显的事,他还是懂的,便道:“大师,那个,他说得对,我这人对这些事可不了解。”

  这时,外面一位少林弟子来报:“报告方丈,外面有两个人,说是奉皇上之命,要求面见方丈。”

  无相道:“既如此,就让他们进来吧。”

  随后无相问众人:“皇上又派人来了,大家怎么看待这件事?”

  诸葛延玉道:“想必是皇上派来考察我们的,亦或者,是皇上派来相助我们的。总之,不会是什么坏事。”

  一会儿,那小和尚领着两个人进来了,居然是天心和天蓬。

  天心和天蓬也是天宗一派的,他们和天禽天辅都是熟人了,不过他们进来的时候,就像是没见过一样,陌生得不能再陌生。

  天心道:“晚辈见过无相大师。”

  天蓬也跟着行礼:“晚辈见过无相大师。”

  无相道:“两位是皇上派来的?”

  天心道:“正是。皇上知道江湖大乱将至,特派我们前来相助各位。只要用得着我们的地方,各位只管开口,我们必定竭尽全力。”

  无相道:“这个自然。只不过眼下的事,是越来越紧张了。老衲听闻,现如今,神剑门和红雀庄到处扩张势力,人人自危,却无法阻止其脚步。阎王殿的人,也已经开始准备入主中原了。还有关外,寒江关的金开石,也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都有入关的可能。中原武林本就已经风雨飘摇,若这两股势力真的夹杂进来,那么这种复杂的情况,就更难理直了。”

  天心道:“这些事情,皇上也已经知道了。皇上就是怕少林寺各位孤掌难鸣,所以特地让我们前来助阵的。”

  无相道:“既如此,两位先行住下,我们明日再详谈。”

  各自散去,不过这四人的到来,却引起了诸葛延玉的好奇心。天心天蓬他在朝廷见过,并非中原之人,他们绝不可能会那么死心塌地的帮助朝廷的;天辅天禽又是西域之人,虽然说是前来拜师,但是诸葛延玉始终不信这个理由。

  黑夜,慢慢降临。半夜的时候,两个黑衣人在黑夜中潜行了一段距离,来到了天辅天禽的门外,其中一人轻轻的敲了一下门。

  天禽尚未入睡,听到敲门声,马上起床,打开门一看,是两个黑衣人。他看了一下四周,没有其他人,马上道:“快点进来。”

  门关上了,两个黑衣人马上把面纱摘下来,正是天心和天蓬。

  天禽道:“没有人看见你们吧?”

  天心道:“我们很小心,没有人看见。”

  天禽道:“在这里行事,要多加小心,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天蓬不屑道:“不就是一群秃驴吗?有什么害怕的。”

  天禽道:“秃驴?你可别小看了这群秃驴。无相我就不说了,他的武功,并不在尊主之下,合我们四人之力,也绝非他的敌手,而且他的心思非常谨慎,千万不能在他面前漏了马脚。还有那个了戒,今天天辅只出了一掌,他就看清了我们的武功路数,也是个可怕之人。再加上其他的少林高手和那几个朝廷派来的人,我们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赔。”

  天辅道:“那这么说,我们的目的是无法达成了?”

  天心道:“也不见得。不过,我们要做个周详的计划。”

  天蓬道:“什么周详的计划?”

  天心道:“在少林寺这里,有两个六魔色,都在花爱雨的手上,只要我们从他下手,那么我们的行动,就变得简单多了。”

  天辅道:“那我们怎么下手?”

  天心道:“我和花爱雨这人打过交道,他最主要的一点就是重情义。当日萧楚被皇上问斩,他居然可以不顾生死去劫囚犯,可见他的这些朋友在他心中,是多么的重要。所以,如果我们能从这点下手,对他威逼利诱,不愁事情不成。”

  天禽道:“这个办法还可以,只不过却不容易。”

  天心道:“怎么不容易?”

  天禽道:“首先,这里是少林寺,高手众多,我们要在他们的眼皮底下绑架一个人,那可不是一般的难;再者,花爱雨的那些朋友,武功也不弱,要活捉的话,我们起码要两个人一起行动;最后,就算我们成功抓到人了,交易的时候,也必定会引起少林寺的重视,到时候我们很难脱身。”

  天蓬道:“天禽说得不错,这件事,我们要从长计议才行。”

  天心却胸有成竹的道:“这个你们放心,我早就想好了。”

  天禽道:“那你说说看。”

  天心道:“人的话,我们可以从那几个女孩子下手。”

  天禽道:“女孩子?哪些女孩子?”

  天心道:“在少林寺的后山,有四个女孩子。一个是凌雪云,一个是清风,还有一个小白,再加上一个陆光月。”

  天蓬道:“我们拿这些女孩子威胁他们?”

  天心道:“不错。这四个女孩子中,我知道的,就只有那个叫小白的会武功,清风和凌雪云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天辅道:“那个陆光月呢?”

  天心道:“这我倒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们四人出手,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天禽道:“那我们的目的是谁?”

  天心道:“小白的武功和我们伯仲之间,不好下手;陆光月是少林寺的人,和他们应该没什么关系;我们的目标,只能是清风和凌雪云。”

  天禽道:“那我们怎么脱身?”

  天心道:“少林寺的后山出去,是回头山。不知为何,少林寺的人从来不敢越过回头山半步,只要我们从回头山走,他们是不敢追来的。”

  天禽道:“可是,既然回头山是少林寺的人都不敢去的,那就一定有什么禁忌的地方,我们从那里走,说不定会有危险。”

  天心道:“这个我也想过,不过我之前就去探过路了,回头山并无什么奇怪之处,只是行路有点难。而且过了山之后,有一堆白骨。”

  天蓬道:“白骨?这是怎么一回事?”

  天心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四处打探过了,那里什么也没有,从那里走,绝对是安全的。”

  天禽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天心道:“今晚,马上。趁他们还没有起疑心,我们先偷偷把人绑了,然后再找机会交换六魔色。”

  天禽道:“好,趁他们还没有防备,我们马上动手。”

  后山,菜园,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已经入睡了。清风没有入睡,她一个人在小屋楼顶发呆,或者说,她在想一些问题。

  她的确是喜欢花爱雨,而且,高高在上的她,也只有花爱雨这个神和一族的后裔才能配得上。不过,她有太多的问题想不明白了。

  独眼明王纵然天下无敌,也已经将近八十,大限将至。可是他却还派小白来保护花爱雨,这是为什么?

  如果他真的要夺回自己的江山,他早就可以动手了,为什么还要等到暮年?

  清风不畏惧任何人,但是面对独眼明王,她的确是无能为力。她知道那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人物,谁也惹不起,谁都不行。

  不过清风不担心这个,她唯一担心的,还是花爱雨。如果独眼明王是真的保护花爱雨,那倒是好事一件。不过,如果独眼明王是在利用花爱雨,则谁也阻挡不了。即便是她自己,也无能为力。

  清风思索再三,她终于决定了,为了花爱雨,她要上大明山一趟。也许这一次什么收获也没有,但是她非去不可。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