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雪罡

|

  师傅抚着白须,和我站在离徐若梦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借一步说了话:“说吧。你小子怎么搞的?这小姑娘怎么老是要找你?”。

  “别用这种像我欠了风流债似的眼神瞪我。”我不满的回了师傅不详的目光:“只是救了她一次,哪知道她现在一直在找我...”

  师傅伸手,气势汹汹的在我额头一弹,在我‘哎呀’一声时骂道:“你少狡辩!分清场合讲话。”

  “不是你叫我讲实话的吗!”

  “不听你废话!今天我有别的事要说,关于你的天赋...”

  我放下了捂在额头痛处的手,听着师傅说道:“你使用除妖灭魔七十二决的速度,除非那些拿着属于特殊武器的人,否则没有人可以像你这样释放自如,知道为什么吗?”

  我听着。

  “这是因为你的天赋,众相之力。可以在瞬间汇集起你所需要的能量,虽然你一直说你这天赋很废但是这可是别人做梦都想得到的天赋啊!”

  我看着我双手,确实,小时候,别人才练到36决我就已经全部练好坐在一旁和彭思泽他们玩了。

  “人并不是元素,所以使用其他元素需要同化这些元素,时间有长有短,唯有众相之力的你可以神速完成,这就是我想告诉你的,但是关于更进一步的资料我暂时没有,我知道的也很有限...”

  师傅放下了抚胡须的手。

  我点了点头,现在虽然知道天赋的强大,可仍是没法迅速提高我实力的东西,只要没办法匹敌鬼皇,对我来说就是没用。

  “对了!”我忽然想起来了:“你刚才说的那个不是人的是谁?”

  师傅和我四目相对。

  在他的吐字中,我听到了和我预期一样的答案。

  “楚博。”

  果然...

  和我想的没错。

  之前我说过,彭思泽,楷东还有一个人是我儿时的玩伴,没错,这个人正是楚博。

  楚博,前任的五台观首席大弟子,人称‘五台观第一人’,天资聪慧,和观内大多人出身一样没有双亲,但是他是和我们一样大年纪的时候就已经练成九极雷的天才,当时威震法术界,无人不称其奇人。记得他应师傅之命下山游历后我就没他的消息,后来听到的只有他走火入魔的事。

  “他...他现在怎么样...”

  师傅脸色一沉,甩甩手袖:“我将他锁在妖台上,除非用我的钥匙,否则没有人能打开那个遮天锁。”

  妖台和遮天锁是五台观的五法宝其二;人间包含了杀神,死神和邪神的杀气,死气和邪气,其中邪气比重最大,且对鬼类有滋长作用,而妖台就是能驱除邪气的祭台,在五台后山上。

  遮天锁是天下第一锁,任何东西都能锁住,且纵使有再高的开锁技术也开不出,楚博被这两件法宝同压,绝对是插翅难逃了。走火入魔的他没有邪气使用法术挣脱,更何况遮天锁有办法让他寸分不能动。

  我陷入了沉思,师傅看我这样子,叹了口气,率先打破沉寂:“现在你的极雷术还是不能突破5级吗?”

  回过神来,听完师傅的话,我点头:“是的,没办法参透...”

  “极雷十决的第六层是什么?”

  “改。”

  “嗯。你现在背着巨大包裹和沉重压力,以至于你无法领悟改的要义,现在为师告诉你,要改的是你的心和念。”师傅一语道出,让我心头一揪。

  改...

  改心...

  改念...

  师傅见我陷入沉思,站在我身边开始入定。徐若梦回头看了看奇怪的师徒两,摇头又往别的地方走去,这事对她来说一切都是新事物,让她好奇不已。

  我是什么心?我是什么念?

  心,念为何物?

  我有一颗复杂的心,心乱念亦乱。

  改...

  宇宙浩瀚,藏道万千。改变自己,寻觅生道。

  但是,我要改成怎么样的心和念?

  这,又和六极雷有什么关系呢?

  极雷第五决叫‘令’,令,为号召自然,借助杀神之力化成一手的雷电。

  那么改,便不可如那一样,不号召自然...便是亲近自然。

  改的,是这个。

  我恍然大悟,右手置于腰间,感受着此刻周边变幻莫测的风和气,放轻我的呼吸声,置身于天地之中,仿佛我已经和天地融为了一体,精气神完全放入意念之中。

  师傅见状,也是不出大气,对我点了点头。

  来了!!

  我感受到了汪洋般的能量四周聚来,速度同闪电一样...

  这也是‘众相之力’的益处么?

  感悟的时间快了别人好几倍啊!

  身体被这些无助的,纯天然的能量穿过,他们没有恶意,我也不会对他们不利,他们穿过体内的一股透心凉让我不由得神清气爽。我伸出手想抓住这些能量,却只是与他们友好的擦掌而过。

  改。

  改的还要是以往的直觉和常理么?

  “五极雷!”

  我大喊一声,那些能量一股脑的全部渗入了我的右手,将我的右手搞的一阵冰凉,紧接着,暴强的雷气在我手中散开,原本蓝色的雷电已经化成紫电,把我的手心掩盖的炫酷无比。

  “这就是...六极雷。”我抚着那股紫色的雷电,自言自语。

  “不错啊...”师傅一脸欣慰的拍拍我的肩膀:“极雷五色,蓝紫绿黄白,你终于也到达紫雷了。继续前进吧。”

  “我会的!”我欢喜地冲师傅扬了扬带有紫雷的右手,被他老人家一掌拍掉:“行了,高兴归高兴,你还是带梦梦去她房间看看吧。”

  “哈?”我一听到‘若梦’就有种想捂耳朵的感觉,无奈的说道:“那不是女生那边吗?我不认识路,你叫别人吧...”

  话还没说完就被师傅笑骂道:“少来了!以前天天去那里偷窥还不认识路啊!我估计你是全观最熟悉那里的了!快去!”

  我不满的冲他吐了吐舌头,扭头看着远处在草坪上追着蝴蝶跑的徐若梦,那姣好面容洋溢着笑容,身姿随着蝴蝶在翩翩起舞,白色裙裾为她献上最美的舞荡,嘛...这丫头远远看起来倒也不烦,还挺美的。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有话对她说...

  “不要在草坪上玩!!”

  “...哦,抱歉!!”

  。

  。

  带着蹦蹦跳跳个不停的徐若梦来到五台观的另一边,就是我们眼前这栋相比较大堂更为豪华的仿古大型民居,矮低的护栏很崭新,似乎前几天才装潢过,但是想进去还是那么容易....

  女舍。

  顾名思义,就是女生的宿舍。

  把守护栏入口的两位师姐很据敌视的远远看着我,好像我等一下就会跃进护栏,消失在护栏后的花草丛中似的。

  拜托,现在谁会做那事啊。

  ...要做也是晚上做。

  反正现在是带徐若梦来这,我也没必要进去,所以,我把徐若梦像玩具熊一样抱了起来交到了守门的两位大姐手里,转身就想走。

  “喂!安边!这是什么意思。”长发大姐指了指身旁师妹手里像玩偶一样的徐若梦,冲着想溜的我喊了一句。

  奇怪,应该我问你们什么意思吧。

  “不知道吗?带她去她的房间啊。”我不解的瞥了她们一眼,博来了她们像看到垃圾一样的嫌弃表情。

  这叫歧视吧,混蛋。

  “她没有房间。”

  抱着徐若梦的那位师姐将徐若梦放了下来。

  什么?

  我调转身子:“师傅说有的...”

  “师傅是不知道我们这边房间有限吧,月月说的可是很清楚了呢。”长发师姐交叉着手,神气地在我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

  哦...林月月啊...

  一听到这个名字我就知道是谁在从中捣鬼了。

  “那我去问问师傅...”在别人的地盘上你讲理可是没办法,赶快回去搬救兵。

  “嗖——”

  一道刀光在我耳边亮起!

  我侧身一退,屹立于我眼前的是把太刀。

  好冷的刀光,而握着这把刀的人就是不知何时候出现的徐若梦。

  林月月迎着我的目光,冷笑道:“很好奇吗?我这把刀可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才拿到的哦,名为雪罡,和大师兄的‘枯火’也有的一拼!比你那把无名破刀好了不止一倍!这次我不会输的!”她手腕握刀姿势娴熟,好像确实比以前多了两把刷子额...

  “月月,我不想和你打架,大家都长大了,别这么不懂事...”

  “才不想被你说!!在观门是谁先动手的!你这个白痴!”

  “喂,那还不是你的那张嘴一直在吵!”

  “我...我只是在磨牙不行吗!”

  “那这牙磨的还真是久呢...”

  憋了一脸的羞红,终于是忍不住爆发了:“少来废话!!”

  雪罡在她的舞动下非开玩笑的向我划来,见状的我不得不迅速闪开,拉开近2米的距离。

  万物皆有气,刀也有气,楷东的‘枯火’便可迅速聚出火气,火决收放自如,恐怖之极。如果没猜错,这把雪罡实力也很强,我实在不能大意。

  我凝望着那把玉手紧握的太刀‘雪罡’,想着啥时找个好机会跑掉,谁知道林月月直接一甩太刀,说出了让我瞪大了眼的四个字:“杀神状态!”

  喂喂,你这是要杀人灭口了吧!

  两师姐在后面看的很开心,徐若梦则也和她们一块拍着小手笑着。

  笑什么啊你,还不就是你害的!

  林月月一袭古朴绸箩裙,两块玉佩系在腰间泠泠作响,乌黑长发高高盘在脑后,和衣裙上的图案相互比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充满着流线型的艺术美,这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见我一直盯着她,林月月不知为啥脸上一抹潮红闪过:“你这个色狼习性还改不了啊!”

  我猛地回过神来,要是还在这种失神情况下只怕会不小心被宰了吧。

  “是啊,我是色狼,是小人,你大人有大量,就放了我了。”

  赶快摸着台阶下...

  “不可能!!”

  这台阶怎么突然没了呢...

  现在的我可是个成熟的男人啊,怎么能和小时候一样和女孩子打闹呢!何况...被徐若梦看到我的杀神状态就麻烦了...我这耳朵可会被磨出茧来的。

  “哟!你害怕了吗?”林月月一甩太刀,试图用激将法激怒我:“我记得你以前不是挺大胆的嘛!怎么现在一点胆子都没有?”

  “哎,别提了,我的胆子都被人偷走了好吧。”我露出了一丝忧伤,身边有个控制我经济的彭思泽,你不怕也得怕啊。

  “偷...偷了?”林月月脸上又闪过潮红,支吾着嘴问道:“是谁...谁啊...”

  “总觉得你好像误会了什么啊。”

  林月月打了个机灵,身子一怔,迅速的挥起雪罡:“谁...谁!误会了!!你的破事我才不管!!”刀尖削来,直袭我的胸口。

  真是...不给点颜色还真天不怕地不怕了!

  右手凝出六极雷,将砍来的刀尖一把拍开,紫雷与雪罡碰出稍许火花后成功双双分离。

  “六极...刚才不是才五极的吗...”林月月轻声一嘀咕,有些兴奋地翘起嘴角:“这个安边...越来越好玩了。”

  甩手唤出太刀,右手六极雷,左手太刀,只差杀神状态启动了。

  林月月快速地挥刀砍过来,我抽刀招架,本来想借力使力将她的雪罡打飞离手,这可是以前百试百灵的招式,谁知道她收刀灵活,在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补给了我一刀。

  连续这样的三刀都是往我的刀面上砍,不得不说劲倒是挺大的。

  不过,这林月月似乎变笨了,竟然只砍我的刀...

  不对!

  我无意一瞥,才发现我轻敌了。

  ——手中的太刀正在结冰!!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