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出事

|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观内的,只知道一回到观内,那群眼尖的师兄便瞄到了我手腕的伤口,围着我假意的问侯。

  “小边啊?怎么这么狼狈?”

  “是不是去女舍偷看的时候摔倒了?怎么这么大了还改不了呀~~”

  “哈哈哈!!!”

  混蛋...

  我狠狠地一抬头,揪住身边那笑的最大声的家伙,抬起左手正要打去却突然传来痛致心扉的骨骼断裂声,把我痛得猛地收回了双手,那止住笑的家伙莫名其妙的看着咬牙捂着手的我,脸上没有半分怜悯。

  “怎么回事?这家伙怎么老是怪怪的。”

  “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师傅,是不是手真的出什么问题了?”

  “不要理他!”我眼前那家伙撂下话茬:“让他去拽!”

  丢下一句句的嘲笑转身离去。

  可恶。

  这不是在对那群不值得我骂的家伙说的。而是因为手腕实在是钻心的痛,在我看来,这条手臂就像插在我肩膀的尖刺,一动就是刺骨的痛。

  “安边?”

  谁...

  “你怎么了...啊!你的手流了好多血!”

  白裙眼前一荡,有头乌黑秀发在视野里曳动。

  “你,你怎么弄的啊?”

  她的眼中带着真心的着急,和刚才那群家伙成极端的对比。

  不过...

  关心是吗...

  我,好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如此真实的关心了。

  “我没事...”

  “流了那么多血还没事!”

  “你会止血么?”

  “不会...”

  “你会包扎么?”

  “也不会...”

  “那就别来乱弄,笨手笨脚的。”

  “哦!说我笨手笨脚真是失礼呢!!”

  “那就是傻。”我直起身子,看着气嘟嘟的某人。

  “也不傻!”

  “那就是笨。”迈开步伐,与其并肩前行。

  “啊!都说了不是!”

  。

  。

  宽敞的大堂里面,我坐在正对门口的红木椅上,时不时的回头看着背后威武的杀神尊像的底座。

  师傅仔细地看了我搁在桌上的伤手,叹了口气:“这是怎么搞的?怎么伤的这么严重!”

  徐若梦坐在下座,双手压在大腿下,边甩动着纤细的小腿边睁大眼睛看着师傅:“老道长,你说的这么严重是多严重?”

  师傅瞄了一眼同样迷茫的我,指着我血肉模糊的手腕:“你们看,虽然这伤并没有伤及经脉,但这里却断掉了。”我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代表风水师身份且可以使用‘灵助’唤刀的黄金刻纹被伤痕扯成两半,在溢出的血液中不再金亮。

  看久了伤口有点反胃的徐若梦艰难的咽了一口:“老道长,这会怎么样?”

  “...我还没说完,这伤还断了自骨,短时间内无法使用杀神状态了吧。”师傅这句话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我为之一震,正想发问,师傅又说道:“黄金刻纹一断,想唤出太刀都很困难...这伤你的人可真是心狠手辣。”

  师傅看我的眼神已经表明他知道伤我的人,可是让我无法接受的是...

  我连保护人的实力也要失去了吗?

  在我分神的一刹那,徐若梦摇摇头,头发乱舞:“虽然我不知道什么...什么状态有什么用,也不知道这对风水师来说有什么作用和意义。现在安边受伤了,应该先治疗才对啊,或者有什么好办法就快快用嘛,死马也要当活马医。”

  喂喂,我还没死,谢谢。

  “和你们所看到的一样,这只能像俗世那样处理,可是之后是否还是风水师...”到此止言,后话不予,但我知道这没说出来的代表什么。

  黄金刻纹,每个风水师都只有一次机会得到,那就是在初次领悟一极雷才会出现的异象,像我这种被咬断刻纹的现象似乎史无前例,所以师父也不敢打包票一定会没事。

  徐若梦疑惑的看着沉默的师徒两,一挥小手:“我不管什么之后啦!再不处理伤口,等到伤口感染就不好了!”师父听完,点了点头,起身去寻找放置某处的医药箱。

  “你还好吧?”徐若梦指着我的伤口,轻声地问道。

  我大口的喘着气,却吐不走胸口的沉闷:“死不了...”

  “你...真的是去偷窥摔到的?”

  “......”这又是那个混蛋散发的谣言。

  徐若梦稍垂下头,略微脸红的圈着头发把玩:“其实吧...偷窥真心不好...”

  小丫头片,大爷还要你来说教?

  “咳咳,这件事放一边去先。”我看着她抬起头,开口道:“你真的决定当风水师了吗?”

  “嗯...”徐若梦点点头,连衣裙裙褶跟着荡起:“虽然我胆子很小,像你说的那样笨,又只会帮倒忙...不过我真的想做些他做过的事!”

  “他?”

  “就是‘大便’先生啊!”

  “噗——有哪个傻逼会叫这个名字啊!”说完我自己不知为何就打了个喷嚏,好像有谁在骂我。

  徐若梦倒是不在意我说的话,而是憧憬的看着我背后的杀神像:“只要当上风水师就可以除妖灭魔了,我突然有点激动啊...是因为好像和他更近了一点吗...嘻嘻。”说着就自己傻笑了起来,虎牙可爱的冒了出来。

  呵。你真是可爱得没法说。

  后来,我有把这件事告诉师傅,但是师傅推推拖拖硬是没有将极雷十决教给徐若梦,而是教了很基础的几招强身健体之术,还说以后要一直练这些,其他的没必要练习。额,这好像是能让她在战斗危险情况下快速逃跑的好办法。

  被楷东送下山的我两才下车,这家伙连再见也没有就踩下油门四处乱跑去了,嘛,他从来就是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

  彭思泽不在家,我站在家门口像傻逼一样吼了几声还外加威胁地大喊也没有人回应,引得不少路人鄙夷的目光,没有钥匙的我只好回头看了看徐若梦,故作镇定的不理会路人的视线:“先送你回家吧。”

  “额...好的。”

  自以为成功化解尴尬的我得意的往一旁道上走去。

  “安边!”

  我不解的回头,看着徐若梦和那群偷笑的路人。

  “我家不在那边...”

  “...”

  混蛋,早说啊。

  。

  。

  我捂着毫无温度的脸颊,确定了自己的脸皮能够挡子弹后听见身边的徐若梦好奇一问:“对了,你有那个大便风水师消息了吗?”

  “拜托,‘大便’和‘风水师’之间至少加个‘的’好吗?”

  “大便的风水师?”

  “...好吧,换回正题。”我打量着徐若梦,没有停下脚步:“我们才刚下山来你要我怎么去获得消息?”

  “哎,说的也是耶,呵呵。”徐若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捂着后脑,向我敞露白洁的腋下。

  脸色正常的转开脸颊:“你对他就那么感兴趣?”

  “好像是吧...但又好像不是...”徐若梦倾着头在我身边嘀咕,发香在我身边萦绕。

  再次路过那个巷口,我不由的响起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没有理会还在那里‘是吧,好像又不是’的傻瓜复读机,只是一个劲的缅怀以前。

  “啊——”

  徐若梦的尖叫!

  我从回忆中抽出,猛地转过身去,视野之内,徐若梦正急速的往巷内冲去...不!是一股邪气!一股邪气把她拉了进去!

  左手绷带下的伤口此刻不适时的传来疼痛,这让我不禁啐骂,但仍拔腿跑进那个巷口内...

  不...不可能吧。

  我的眼前,只是一条普通的小巷,空无一人。

  错愕的瞬间,一道黑影向我闪来,六极雷立马聚起,掐住了黑影,把黑影的全貌展现在我的眼前。

  魅·断脖鬼。

  留在人间只为寻找自己身体且拥有极其强的的怨念的鬼怪,多为变态杀人狂的手下亡魂,经常在凶宅出现,但是这里,别说凶宅了,连个凶字我都没看到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跑来这种鬼!

  “哼啊...”断脖鬼在我六极雷的电击下发出悲鸣,可怕的嘴不由得咧开。

  即便这样,处于绝对优势的我仍感到了身后的寒意...

  我急忙甩开断脖鬼,侧身闪开,丢起天眼符,果然,魁·双刀鬼正对着刚才我所处的位置挥出一刀。可恶,又是这家伙,你是之前那只的哪个记仇的亲戚啊!

  侧有断脖鬼,前有双刀鬼,刚才没反应过来恐怕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这条小巷果然不简单,竟然能让这些鬼无损的呆在这里,看来邪气也是异常的充沛啊...

  断脖鬼从麻痹中回复过来,张开血盆大嘴又向我咬来,带过十足恶心的唾液。

  现在我用不了杀神状态,他们魅根本不怕我。

  死神,邪神和杀神是主宰地狱的三大主神,其力量任何鬼怪都不得不畏惧,所以终南观,齐眉观和五台观用这些力量借与除妖灭魔之用,可怕的一大批毁灭性的的招式无一不让人心寒,但只要用到普度众生之处即便被人说是怪物也可以。

  双刀鬼刀法厉害而且力量不小,我如果躲开断脖鬼的攻击那么他那双刀会毫不犹豫的劈来,这样腹背受敌,我必死无疑。

  所以,现在是在考验我的智力了吗?

  迅速的回头按住双刀鬼的手腕,抢占先机,夺去他手中的一把刀,在六极雷的帮忙下把双刀鬼一把击退。

  隔着六极雷单提这一把布满邪气的刀,将受伤的左手放入口袋防止伤上加伤,肆无忌惮的看着断脖鬼向我冲来。

  这种傻家伙,也只有他们才以为我要和他们硬拼。

  等到断脖鬼离我只有一个拳头距离,都可以看到他的舌头那一刻我才抬刀,一刀往他下方砍去,但是他根本不畏惧,闪身又再一次向我咬来,我看着握刀的右手,伸出一根手指头唤出六极雷往断脖鬼探去...

  “嘶啊——”

  糟了!我竟然忘了身后的双刀鬼!

  闪电般躲开后方破风的刀劈,才刚缓过神,一张血盆大嘴在我面前张开...

  “滋~~”悦耳的电流声响起,断脖鬼化成荧光在我眼前消散。我没时间感叹自己出刀的迅速,赶忙前扑,再次躲开双刀鬼的斩击。双刀鬼气愤的甩着单刀,盯着抢他另一把刀的我,咕噜着不知道什么。

  可恶,要是可以杀神状态,我会这么苦战么...

  “啊!不要过来!!”

  徐若梦!

  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巷道,前方不远左拐就是上次救徐若梦的地方,拐角处摆放着垃圾桶,声音就是从垃圾桶面前的拐角发出的,只要我加快脚步,不到一会就能到那,只是这只双刀鬼挡在我的面前不肯让我过去。

  不行...我得冷静...越到这种情况越要冷静...

  “啊!!”

  冷静...冷静...

  “不要...”

  干你娘的冷静!!

  用尽全力挥出手中的刀,将它狠狠地甩向双刀鬼。

  双刀鬼毫不畏惧的看着刀向他飞去,在刀插中他身子的时刻化成一颗奇怪的球融入了他的身体,将他的胸口撑起,就像钻进了什么小动物一样咕哝几下,这突起物又往他没拿刀的那只手爬去,在到达手心时候一把刀的形状在我眼前浮现,双刀鬼就这样,再次双刀。

  不过,在他没平复重回双刀时刻的兴奋心情时,一束狂雷已经向他射去!!

  被雷电击中的他立即惨叫起来,持刀的双手痛苦似的摇摆在身旁,胸口一道白光引人注目,那就是气源...

  我借用他的刀直接劈掉了他的气源,不过一刹那,我就落在他的背后。

  没时间了...

  我丢下正在化成荧光的那把双刀鬼的刀,丝毫不在意身后消失殆尽的双刀鬼,直接拔腿往前方的拐角冲去。现在,那里面...

  离拐角越来越近。

  到底发生什么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