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最后手段

|

  “你...你到底要...”

  拐角处的尽头处,徐若梦贴着墙惶恐的看着前方,瞳孔赫然显现着一个人的模样,那人身着黑斗篷,浑身上下能看到的只有半边脸,但...怎么说呢,有点矮吧,好像。

  黑衣人的声音偏阴偏阳,分辨不出男女:“一个要死之人还要问我干什么吗?”

  “我...可我不认识你啊...”

  “我可爱的人神,你说的话让我想笑。你遇上我,不就是只有死么?”

  徐若梦一听,吓得把头都缩到了墙角,娇容大变:“你...你别过来啊...我有很强的能力的!”语气明明很柔弱却偏偏装出很有底气的样子。

  空气一凝,气流一停滞,黑衣人摇晃的斗篷像被系上了什么重物似的往下压去。

  “哦...没想到你会有这种能力...”

  “哼哼...怕...怕了吧...”徐若梦话才说完,黑衣人就甩了甩斗篷里的小手,似乎在舒展筋骨,但这在徐若梦眼里毫无疑问是无比的打击。

  “不痛不痒的招式,用不来不怕笑掉我的大牙吗!!”

  黑衣人那只手狠狠掀起斗篷,电光石火之间,往惊愕着的徐若梦抓去...

  “喂——”

  黑衣人转变动作,往入口处射来的某样东西伸出小手。

  一颗不大的石头随着他的手摆方向而被迫改变运行轨迹,掉落在一旁。

  “就你这半吊子的风水师也好意思过来?”黑衣人一倾脑袋:“我还以为那两个废物就可以解决掉你呢,看来你还算挺不简单的。”

  我冷哼一声,捂着左手冲他笑道:“那可真让你太小看我了,任何废物都没办法伤我,包括你。”

  黑衣人身子一颤,伸出来的手愤怒的抖动着,在我还没来得及分辨他是生气了还是咋的就突然对我扬起手,眨眼间,我就莫名其妙地往旁边墙壁上撞去,最糟糕的还不是这个,本该从墙壁上摔下来的,可是我竟然还‘粘’在那儿寸分不能动。

  “区区一个凡人...对本皇如此大不敬...你想死了吧!!”

  黑衣人保持着那个手势,道出口来的尽是凶狠,顿时,我觉得把我压在墙壁的力量越来越大,我的左手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

  混蛋,这是什么能力!

  “你...你快住手!他还受着伤呢!”

  徐若梦!

  她克制着恐惧,硬是起身上前把黑衣人的手臂下压,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多亏了她的帮助,我身上那股怪力立即消失,终于是从墙壁上摔了下来。

  “你个臭女人!”黑衣人那半边脸上写满了厌恶,使劲甩开徐若梦的手,把徐若梦狠狠推离自己的身边:“肮脏的人类!三番五次玷污本皇的衣服!”

  徐若梦‘哎呀’一声撞到在墙边,此刻的她,简直手无缚鸡之力。

  我瞧见徐若梦因疼痛而皱起的眉头,心中不免一惊,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生气的那个黑衣人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衣人朝我望来,再次一挥手!

  我去,我可不会两次中招!

  猛地压低身子,看似平淡无奇的上方忽然闪过一道烈风。

  好厉害...

  黑衣人见这招不成,双手一并煽动,把正想躲开的我如汉堡包一样压在无形气力之中。

  “啊...”动到左手的伤口,这让我不得不咬牙发出低鸣。

  “粗鲁的人类!如此不懂礼节!所以我说你们就是最肮脏了!”

  黑衣人愤怒的又在一煽,如法炮制的把我重新压回了墙边。

  我要不是因为被压得说不出话来,我真想大骂着黑衣人招式千篇一律。

  黑衣人在我的视线中腾出了一只手,往身后的徐若梦探去:“本来不想杀掉全部的,现在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就别怨我了!”

  怨你个头啊!

  心念一动,六极雷起。

  紫雷在我手中不安分的击出,准确地射向黑衣人,但他的反应实在够灵敏,扬起手把我的紫雷拍到了另一边去,炸起不少杂物。

  “五台观的极雷术!”黑衣人警觉了起来,目光在我这边多做停留:“没想到今天还碰到了五台观的人,真是太好了。”

  好?喂,五台观的咋了,你别用这种暧昧口吻行吗?

  身子的力量就像被卸掉了一样,重新得到解放的我迅速点地后退,现在,我对他那一招可真的害怕得不得了啊。

  “当我的仆人吧,五台的。”

  黑衣人张开了双手,像在和谁拥抱似的。

  “你脑袋被什么砸到了...”

  “只要你肯当我的仆人,我倒是可以放你一条活路。”

  “所以我说你脑袋被什么砸到了!”

  六极雷在我的右手中聚起,焦躁的发出电鸣。

  “没用的,虽然是极雷术,但是就你这等级根本伤不到我。”黑衣人得意的甩甩斗篷,很自信的看着严阵以待的我。

  我才没时间陪他侃家常,大跨步直接冲向他去,右手挂着紫雷伸向黑衣人,谁料,他扬起了斗篷,黑乎乎的蓬面挡住了我的视线,迫使我不得不放慢速度,寻找他的位置轰下,才发现某块地方藏有凸起物,立马狂雷按下,爆出刺耳的雷鸣声,卷起漫天布屑——

  等等!这是...

  一只手在布屑中显现出来,抵在我的手心,丝毫不畏惧我的六极雷!

  “嘭——”

  右手被不明力量狠狠一击,整个人都向后飞去,狠狠地摔在刚进来的地方。

  这到底是!!

  我活动着右手,仔细地检查是否受伤,但也在心中惊叹。

  “我说过了。”

  黑衣人笑了,嘴角弯上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伤不了我。”

  这话还真是讽刺啊...听了不止一点不爽啊!!

  “安边!你没事吧!”

  徐若梦倚在墙角,向我投来了温暖的目光。

  这倒是提醒了黑衣人,让他恍然大悟的转过头:“对了,都忘了还有你呢,先把你杀掉再说吧。”

  杀杀杀!徐若梦到底欠了你多少钱!

  “你凭什么这样做!就不怕我们五台观的复仇吗!”

  这也是我最后的一个交涉手段了,既然他知道五台观的话就比较好办。

  “复仇?”黑衣人冷笑着回过头来:“连构成战斗力都没办法,还想要复仇么?”

  “所以...”

  “所以,人我是杀定了!”

  那只手,就这样再次抬起...

  好吧,这么肯定的语气,看来我的交涉手段没有作用...

  那就只好,开打了。

  左手绷带中闪过一丝金光,一把断了半截的太刀出现在我的手中,这果然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陪伴我这么久的无名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想不到今日落得如此下场。

  使用杀神状态后,徐若梦的状态先不说,我真的打得过眼前这家伙么?

  黑衣人发现了异常,扭过头一看我手中的断刀,不禁笑出声来:“什么嘛,哪里买的刀,质量这么不好,我还以为你要干什么呢。”

  我一挥断刀,对他的话不予理睬:“杀神状态。”

  空气凝固几秒,一抹白光在我身上发出并逐渐消失。

  额,失败了...是因为断刀的原因吗...

  黑衣人和徐若梦在那儿像看我笑话一样,两个人同时捂嘴娇笑,好像还笑出声来...这两个混蛋。

  “杀神状态!”

  白光大盛,把黑衣人和徐若梦亮的睁不开眼。

  师傅说的果然没错,我短时间内不可使用杀神状态,因为现在杀神状态下的我感到力不从心。

  看来这次的胜率寥寥无几啊,要想打败他也不是简单的事。

  “你...”我感觉徐若梦的目光开始变化起来。

  及腰的银长发飘到胸前,青袍无风自动,唯一美中不足就是以一种异怪的姿势摆着的左手和右手上握着的断刀。

  黑衣人定在原地,两颗眼睛直勾勾地向我看来,有一股分不清是杀气还是什么的东西在黑衣人身上散发,连我也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原来不是一般的风水师,果然够格做我的手下...”黑衣人欣喜的自言自语并笑晃着身子。

  “你你你你...”徐若梦现在好像只能说这么一个字了,要她多说还真的很为难她,但我现在应该只能把注意力放在黑衣人身上了,为了救出徐若梦...

  黑衣人忽然伸出了手,食指往我指来,我刚意识不妙,正要躲开,却听到黑衣人的声音:“再给你一次机会!做我的仆人吧!”

  “你要脑袋真被什么砸了我可要趁机干掉你哦!”

  敌傻我不傻,虽然很不道德,但我还是选择了突袭,提着太刀用着平常不可能做到的急速奔跑往黑衣人冲去,右手抬刀一砍,只见他临危不乱的抖过斗篷,一股邪气腾空冒气把我击退,待我踩稳地面往黑衣人那地方看去时,两只魁·双刀鬼已经舞着双刀在黑衣人面前咕噜个不停。

  这些鬼,都是这家伙叫的吗...

  我皱紧眉头,正拿太刀:“除妖灭魔七十二决之十二雷投!”

  断刀跳起微小的电流,拼了命砸在两只双刀鬼身上,但从它们的面色看来就是毫无作用。

  尼玛,不就是刀断了嘛!至于把招式也削弱了吗!你这要我怎么打!

  “噗——咳咳咳。”你个黑衣人是笑了对吧!绝对是笑了吧!

  “看来今天的你并不在状态上,如果你没输且答应为本皇效力,我但是可以让你当本皇身边的亲信哦。”黑衣人忍着笑意,捂紧了嘴。

  我怎么越看越很想扁他啊。

  “免了...人鬼不同道,除妖灭魔使我们风水师的使命!”我挥起断刀冲向那两只双刀鬼,六极雷同时聚起。

  双刀鬼并不畏惧,手中的双刀有规律的向我砍来,逼得我不得不俯身一躲,转刀横切在两只双刀鬼身上,刹那间冲他们的中间穿过,背对着他们听着他们的怒吼。

  黑衣人站在旁边,冷冷的打量着我,那目光简直恨不得把我解剖掉一样。

  “!!”

  背后破风声加快,我迅速闪身躲开,举起断刀:“除妖灭魔七十二决之十八雷牢!”

  柔弱的电流拔地而起,附在两只双刀鬼的身上无力的嘶鸣,虽然仅仅只是让双刀鬼们走神一下,却已经足够让我抬起六极雷轰中一直离我较近的双刀鬼了。

  双刀鬼悲号着,身子僵硬的扭动,胸口因为我的六极雷而显现出气源,迅速挥刀,急速闪过,荧光凭空而出,雷牢被挣脱的霎那就只剩下一只双刀鬼。

  剩下的那只奋不顾身的向我冲来,也不知道是生气了还是怎么的,对我的六极雷竟然视若无睹,我放弃与其硬碰硬,双腿一蹬,跃上空中,手中的断刀脱手射向双刀鬼,狠狠地刺进他的胸口,双刀鬼沉吟一声,埋头看着断刀的时候我已经追回地面,六极雷准确无误的击中他,在气源出来的瞬间将其胸口的断刀猛地压下...

  没有任何的悬念,这只双刀鬼同样灰飞烟灭了。

  接过落下的断刀,我一回头,恰好碰上了黑衣人的双眼,不由得让我心中一寒。

  “真是精彩,看来要想让你臣服不给点真本事给你看你是不肯就范的!”

  我见他架势做出,忙摆手示意暂停:“在此之前,我有个问题要问。”

  “...什么?”

  “你是鬼吗?还是人?”

  “...是鬼也好,是人也罢,你觉得呢?”

  “这算是什么回答...到底是谁在问谁啊...”我问这话并不是没有目的,风水师有规定:不可用法术伤人。在这世界上,有风水师,有异能者,更有一种可以和鬼类通灵的稀少人群——灵媒介质,这种人少之又少,能力极其危险,毕竟和鬼打交道,没有不危险的,但有甚者熟练运用能力,以至于善化鬼怪,可能会让鬼怪对他忠心耿耿,免不了增长他的恶念,现在我面前的这个家伙要是是灵媒介质的话,我的选择就只有一个:惹不起,快跑。

  “...”

  黑衣人又沉默的看起我来,让我后背又开始发凉。

  不行...我必须先把徐若梦救出来,然后马上跑,我有种预感,这人不管是不是灵媒介质我都惹不起。

  “出手吧。”黑衣人对着毫无戒备的我勾了勾手,我的身子顿时下意识的逐渐往他移去,不听使唤!!

  这要真过去了还得了!

  我立马将断刀插入嗲面,双手紧握刀把,咬牙与这股莫名的力量相僵持,受伤的左手被这拉力扯得生疼,唯一能出力的只有我的右手。

  “哼,别想抗拒!”

  不好!

  随着黑衣人的另语发出,我感觉到这股拉力越来越强!

  “嘶——”左手的疼痛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还不止这样,因为拉力的增强,插在地上的断刀也开始划开了一道痕迹,想往黑衣人那靠去。

  我...我撑不住了...可恶...真的打不过了么...

  禁术。

  这是在危机时刻,脑海中闪过的词汇。

  禁术有十八式,虽然我都会,但是凭现在的身体和断刀,真的能发挥出原有的力量吗?

  身子又朝黑衣人伸过去了一点,右手不断脱力,只能凭我的意志保持稳定,这时我才发觉原来我躺下都已经可以到黑衣人脚边了。

  从这种种不利的形势看起来,我没有任何退路和其他选项了呢...

  黑衣人正高兴地借奇怪的力量将我拉过去,却忽然眼神一变,手势顿住,即刻,在他身前轰起了一条酒红色杀气,将他震惊的杀意弥漫开来,层层推过,以某个人为中心不断散发,黑衣人忍不住后退一步。

  徐若梦按着胸口急促的呼吸起来,在强烈的杀意氛围下直流冷汗。

  “除妖灭魔七十二决之六十,杀戮使者!!”

  禁术,开启。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