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校园传说

|

  “林月月,你这个坏女人没话说了吧!在胡说八道小心我像上次一样要你好看哦!”

  这个徐若梦口无遮拦,竟把不可在别人面前提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会怕你?要不是上次不知道你的天赋我会输吗!”

  天啊...徐若梦她不懂事,林月月你怎么也跟着不懂事啊。

  两个人脱口而出后才意识周围气氛不对,和我一样尴尬的看着每一个人的表情。

  “你们...”在所有人之中,吴怡率先反应过来:“是在说什么游戏吗...”

  又是一阵沉寂...

  “啊哈!是的是的!她们说的就是游戏!”我抓住这个台阶赶紧替她俩准备下台:“她们很不懂事的,天天就知道玩游戏,都不把学习放在心上的。”

  呼,这是多么让人信服的回答...

  连我都忍不住佩服自己了。

  谁料,啊鸡听完,睁大着眼凑向我来:“你怎么知道她们天天玩游戏的?你们同居??”

  尼玛...

  为什么到最后我也变成受害者了?

  “这只是安边同学你猜的吧?”

  哇!救星圣母玛利亚吴怡啊!!

  “是啊是啊!!”这次换我为自己找台阶下了:“我们怎么可能同居呢!”

  虽然还是受了啊鸡质疑的几眼,但是还好是蒙混过去了。

  晓锐自从听到林月月和县人民的对话后就一直往我这边看来,见我假装不经意的一点头后才恍然大悟,他是五台观的俗家弟子所以他并不知道林月月,现在他知道了也没关系,反正不会说出去。

  “哼,和色狼站了一会都觉得身子不舒服了...我们走。”林月月狠狠瞪了我一眼,扭身绕过我的身边,带着那几个跟班往后门走去。

  五台一姐就是不一样,出门都带保镖的。

  徐若梦往她们的背影吐了吐舌头,皱着俏鼻得意洋洋的。

  你就先别得意洋洋了,给我去写封检讨再说吧。

  吴怡看着我无奈的别嘴,捂嘴一笑,偷偷的对我说道:“安边同学身边有这两个活宝,真的是很幸福呀...”

  诶?

  “幸福?”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跟我说这个:“这个...谈不上吧...”

  “真好呀,我也挺喜欢这样。”

  “嘿?”

  没等我回过神来,吴怡却提高了分贝移开了视线:“各位,不如我们一起去逛逛吧?”

  蓝色的发丝在空中一飘...

  “好啊好啊!”率先赞同的肯定是她了。

  嘛...反正我本来就是想去逛的。

  “你们呢?”我扭头朝啊鸡和晓锐看去:“要一起去吗?”

  “废话!!!”

  呵呵...你们也就这个时候会异口同声呢!!

  。

  。

  大概的逛完了学校,了解了地形。

  教学楼与食堂在同一排,临近校门,教学楼后刚好是宿舍,学生来回十分的方便,女生上层,男生下层,格局分明,倒也算合理。而在宿舍后还有一块宽广的草坪,草坪长了许多稀奇古怪的植物...哦,对了,是围着一个人工湖种的,据校园传说,凡是在湖上的桥表白成功率是百分之百,呵,我不信,反正徐若梦信了。整个学校总体站位不错,算是很好的地方了,只不过,最让我不解的是,人工湖桥上对边远处又有一大片树林,远远地看能够看到里面似乎还有其他的空地,建的离教学区不知道远了多少。

  后来,听那只博学的鸡说,在学校围墙最角落还有这一个宿舍,好像是因为以前那里‘不干净’,所以学校迫不得已改建另一座,并用树林隔绝旧宿舍,阻止某些学生误入。

  那个地方有危险...这是我第一眼看到就感觉到的。

  地处八卦方位的凶处,,还用木【树林】,水【人工湖】阻隔,将林内的地方筑成阴之地,这肯定是某个有两把刷子的风水大师提的建议吧,虽然有效,却不是长久之计。

  听别人说这就是学校最恐怖的一个传说——‘死亡怨鬼地’。

  嘛嘛,大学经常这样,无从考证的东西都可以变成传说,真正真相都在一代接一代的前辈那儿。

  而且我倒是觉得这个名字很搞笑,但徐若梦却给吓得不行。

  你当鬼都很闲啊,一直躲那里吓人,没有鬼会留在自己生前的地方的,否则他永远也无法安息,这也叫‘死不瞑目’的一种现象吧。

  一转眼,中午的太阳高高挂起了。

  我们老早就在计算时间准确地吴怡带领下到了食堂门口,等到学生都到齐后,全部跟着安蝶进入了食堂,额,我们好像是第一个到食堂的呢...我们真的没有那么贪吃哦!

  啊鸡和晓锐为了两女生把命豁出去也愿意,更何况帮她们买午餐呢?

  于是,我也占到了便宜....

  见到两人屁颠颠的离开,徐若梦坐到了吴怡的身边,把手臂支在餐桌上向对桌的我说道:“那个...宿舍,是不是真的有鬼啊?”

  你这口气...你该不会是怕鬼吧...你也不想想你是风水师你还怕鬼?

  “鬼只会在邪气多的地方聚集,只要这里邪气不多,就没有鬼啦~~”

  哎,这好像是我要说的吧,吴怡你怎么说了?

  “那不是普通的鬼,是怨鬼哦!”徐若梦偏头看着身旁的吴怡,皱着眉认真的解释。

  她这样子确实很搞笑,所以吴怡咧嘴笑一下也不稀奇:“怨鬼好像只会去怨气重的地方吧,这里是一向声誉较好的学校,不可能有的啦。”

  于是,徐若梦这才大松了口气。

  其实这种说法完全错误。

  怨鬼并不是会向怨气靠拢,吸引他的还是邪气,一切邪恶的本源就是邪气。不论大鬼小鬼都回去邪气浓重地,运气好还可以在那里化形升级,变得更强。要想阻止邪气扩散,目前我们五台观和终南观只能用风水八卦方位镇住,而齐眉观却有方法是邪气消散,用的便是与段冰术,极雷术齐名的道火术。

  “听说这儿的传说了吗?”

  “听说了,那是真的吗?”

  “不知道啊...据说以前有一次开学典礼上学长们莫名其妙的死了一大堆,搞得现在学校没了开学典礼,只是叫人熟悉一下学校而已...哦!对了!就是在破宿舍那里的附近找到尸体的,现在好像不肯让人住了,前一任学姐学长们说他们的情况和我们现在一样耶...”

  “哇!好可怕...这些事情闹得这么大,我怎么么听说过?”

  “学校出钱封锁消息呗,狗仔队都只能拿到些皮毛资料而已...”

  “天啊,今天在宿舍还是早点洗洗睡吧...”

  附近一桌的两个女生谈话很低声,却仍毫无保留的到了我的耳朵里。

  还好徐若梦在和吴怡谈话,不然听到后又要哭丧着脸了。

  但是...

  这些谣言是真的?

  我往那两个女生看了一眼。

  无从得知。

  。

  。

  手腕似乎好了点。

  我坐在宿舍床边看着缠绷带的左手。

  宿舍呢,三人一室,我,很不幸的和啊鸡晓锐同宿舍了。435寝室。

  啊鸡今天有点反常,回到宿舍就一直喊‘晦气’,额,这家伙一直倒霉,大概是踩到狗屎了吧,不管他了。

  晓锐缠着条浴巾,从厕所里一跨步就跳了出来,全身的肌肉竟然硬的连颤都没有颤过。

  厕所外面对着晓锐和啊鸡的上下床,他们的床和我的床中间有两三步的距离,他们一直在抱怨离厕所太近臭死,但是我这更惨好吧。竟然是床对着窗口。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睡觉的时候,脚不能对着门那边,头不能向着窗,毕竟,这是死人才有的姿势...看来今晚要踩着窗口睡了。

  啊鸡在低层床内玩着手提电脑,不经意的瞥了晓锐一眼:“哇~,出浴美人图。”还花俏的出了个口哨。

  “去去去。”晓锐在自己顶层床铺上翻出行李,拣出一见衣服。

  “哦,对了,今天你们觉得我在两位MM面前表现得怎样?够绅士吧?”啊鸡突然从床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胸口,乐呵呵向我们看来。

  没等我回答,晓锐就不解看了过去:“狗绅士?你不是鸡么?”

  啊鸡白了晓锐一样,不爽的伸出中指然后往我看来:“安边,你说!”

  “额,就那个你打的午餐我觉得不错以外...”我也趁机打击啊鸡。

  “....”啊鸡半眯着眼看着我。

  “哈!说得好啊,没想到啊鸡的绅士形象在安边眼里还不够个午餐值钱。”晓锐一边穿着衣服边哈哈大笑。

  “你给我穿你的衣服去!靠!”啊鸡不满的踢了晓锐一脚,然后躲进被窝继续拿起电脑。

  我和晓锐相视一笑,正准备做自己的事,却听到啊鸡一声‘对了’!

  “又咋了。”晓锐瞪了啊鸡一眼。

  “要不要来一盘CS?”

  晓锐揉揉还湿着的头发:“那游戏早就不玩了,你找安边好了。”

  诶?

  我看话题丢到我这,急忙举起左手:“你要我怎么玩?”

  啊鸡一脸无趣地拍了拍大腿,有些不开心:“那谁陪我通宵啊!”

  “死性不改啊你,我可是要用新面目迎接大学MM的...”晓锐还带来了镜子,现在正在看自己的发型乱了没。

  “我把。我在旁边看你玩好了。”

  见到啊鸡像要死了一样,我只好起身走了过去:“这样总行了吧。”

  “哈!”啊鸡一把复活过来,拿着笔记本凑向我来:“不愧是好兄弟啊!不像某人...”说完,贼贼的看向晓锐,晓锐无奈的叹了口气,骂了一句‘死鸡’然后爬上了顶床。

  见到晓锐退步,啊鸡又乐呵呵起来:“OK!现在开始战斗!!”

  我看着他这激动得样子,有些愧疚的坐在他床边。

  其实我是觉得好久没有练功了,想积点时间来领悟极雷的十决。

  乾,此,坤,意,令,改,不,定,变,灭。

  上次好像是从‘改’字领悟过来,这一次是‘不’字了吧。

  我又偷瞄了一眼玩着正high的啊鸡,闭上眼想着这个‘不’字。

  不。

  不要?

  不行?

  不能?

  上一个是‘改’,那‘不’是不是叫我们不能改呢?

  不是吧,这么纠结,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哪有这么纠结的解法,这倒是要改还是不改啊,不改我怎么办?

  可是这个‘不’该代表什么呢?

  古人云:“兵刃相接,不二法则。”“士战不济,将之罪。”

  这里面的‘不’似乎和现在要解决的没多大关系额。

  “噎死!爆头!安边你看!”啊鸡指着屏幕突然大叫起来,我吓了一跳,急忙佯装替他高兴那样笑了起来。

  “刚才一口气杀了好几十个人,爽死...靠,死了...”啊鸡在我的视线中皱着眉头调整坐姿,认真地看着电脑屏幕。

  我叹了口气。

  这种情况下,我想练功都没办法了。

  。

  。

  夜深了...

  啊鸡好像还很有精神的玩着电脑,我才打盹就被啊鸡的大笑吵醒,原来他又杀了几十个人,如此多了,就搞的我现在精神倍多。

  晓锐在顶层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嘎吱~”

  我看到啊鸡捂着裤裆,放下电脑,急匆匆的爬出床,往厕所走去:“那个黑客是神经病吗?不管了,上厕所要紧...”

  这家伙说的什么?

  听着厕所传来水声许久未停,我不禁张嘴吃惊,他该不会是憋到现在吧。

  “啪。”

  我的口袋中传来木板的敲击声。

  眉头一皱,伸手拿出口袋发声的东西。

  这东西外形是一块响板,但你可别小看它。它在邪气靠近的时候会发出响声,并且随鬼怪的邪气高低而提高声响,是五台观仅次于‘四法宝’的玉虚板,上次师傅借给我去妖台防身后他只收回了路明灯,所以这东西就被我利用师傅的健忘自己收下了。

  顾名思义,姜子牙姜尚的师门玉虚门传承至今的神宝之一,只不过世间邪气越来越重,其神性早已消去。

  看着手中的玉虚板,我警觉地往我床那边的窗外看去,夜深的宿舍后围,除了树林,并无他物。

  “天眼符,起。”不敢太过走近窗户,率先祭起天眼符,再一次往窗外看去。

  彭思泽在我来学校之前就被我剥削了许多符,虽然一张好贵,拧出来都是血,但现在我可没时间去贯彻中华民族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

  窗外,长到窗台的一棵大树树枝上停着一只单脚的独眼猫头鹰。

  我的心为之一沉。

  魁·探灵。

  这是吊车尾的魁,可这种魁可以探寻到最有灵气的地方,在找到灵气的时候眼珠就会发光。

  普通鬼怪直冲邪气浓密处,很可能会被其他强鬼吞噬,所以找寻灵气吸收也是鬼怪会做的事,说白了,就是吃人。

  但探灵毕竟太过废柴,和魁一样普遍无意识,完全不可能会自己来找灵气,所以说...

  是有别的鬼指使它来的吗?

  校园传说,是真的吗...

  “呼——”

  啊鸡勒紧了裤袋从厕所走了出来:“爽!”

  我正想叫啊鸡小心点,却在转眸的瞬间看到了极为震惊的一幕。

  因为啊鸡的出现,所以探灵那唯一的眼睛...

  闪起了红光!!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