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强敌

|

  “不要过去!啊鸡!!”

  我话音刚落,本以为可以及时让啊鸡退开,可是...

  为时已晚。

  一道凶猛的邪气肆无忌惮地冲破窗户,绞碎窗户栅栏,击破玻璃,卷进房间,目标直指啊鸡,我还未上前一步便看见啊鸡被裹在邪气中直接给带出窗外,很快就在后边的黑林里隐去。

  我大吃一惊,急忙从床上跃下,跑到窗户边一看,一片漆黑,没有人影,就连探灵也不见了。

  这情形,像极了徐若梦上次的事...

  “可恶!”

  我一拍窗口,转身就夺门而出。

  空无一人的走廊只回荡着我一人的脚步声,希望不会被人发现才好啊。

  加快速度赶到大门那里,正要松口气,谁料,竟发现大门已经上锁,这下可麻烦了!

  找宿管拿钥匙已经来不及了,再迟一步难保啊鸡不会出事。

  缠着绷带的左手内闪起一丝暗光,断刀在我手中出现。

  我抬起断刀,看着锁头。

  抱歉了...我这也是为了救人,千万别找我赔啊。

  锁头‘啪嗒’一声断开来,我扯下锁立马拉开大门跑出宿舍,这不,恰好看见探灵拍着翅膀在宿舍后的人工湖上飞过,闪着那一只红瞳往旧宿舍飞去。

  旧宿舍?!

  “可恶!不会这么邪门吧!”我慌张地握紧了断刀,迈腿就要冲过去,才走一步,右侧突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冷笑:“色狼出动这么明显吗?还拿着把破刀。”

  不用看,这人就是林月月。

  我扭过头看着面带冷笑的她,颇为无奈地对她撅撅嘴:“你好像没资格说我吧...你都把‘杀神状态’用出来了...更明显好吧...”

  林月月还是那一袭古朴绸罗裙,细腰间两块玉佩很惹人注目,乌黑长发在身后无风自动,现在的她站在宿舍门口就像什么cosplay的人一样,至于cos哪一号人物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哼,我懒得和你废话!”林月月见我的视线在她身上过长停留,狠狠地抛给我一个白眼,纵身追向旧宿舍,以拔剑之势赶在我前面。

  “不是你先跟我说话的吗...”我愣在原地,猛地回过神来:“惨!啊鸡!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说完,我立马蹬脚跟上前面那道身影,因为她是一口气跳过了人工湖,所以比起绕着湖走的我更快到达旧宿舍的门口。只见她到达旧宿舍下后并没有停下,而是借着助力往空中一跳,惊人地跳到了齐行第二层的高度,从二楼窗台外跳了进去,整个过程一气哼成,十分娴熟。

  话说这家伙也太乱来了吧!一个人就进去了?我该说她无脑吗,但是这又和她那个地方没关系。

  不过,我现在才发现其实我才是乱来了。明明跑的比她慢还要追过来,这要是让人看见,我想,第二天便会有不下几百条舆论在校园流传。

  什么‘一精神病男子潜入校园’的。

  ‘暴强男人挑战旧宿舍传说’。

  这些还可以勉强接受,可我不想冒出一条‘半夜有个很像安边的变态游走校园’,这明显就是林月月去告密才会出现的事啊,所以说如果不好好跟上,做到让她林月月老人家满意的话我明天就可以一头撞死在校门口了。

  “怎么可能...除妖灭魔七十二决之七十,绝对零度!!”

  越是靠近旧校舍,我耳朵能听到的就越来越多且越来越清晰,在听到林月月的娇喝时我难免大吃一惊,与此同时,窗台内有道巨大的身影爆出蓝光——

  那是,林月月的杀戮使者状态!

  我脸色大变,不是因为四周气温骤降,地面结冰,而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林月月会这么快使出禁术,那里...到底有什么强大的东西?

  窗口跑出接连的几道蓝光,蓝光跃出即成冰雪,降低周围气温。

  可恶——地面开始结冰,我都不好快速赶过去了,这种光滑的地面已经严重让我的速度减下。

  “束——”

  一道三米多长的冰刺由内戳穿旧宿舍,以极其可怕的体积挡住了窗户,那个闪着寒光的冰角让我的担心进一步升级。

  “啪!!!!!”

  这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玉虚板终于在我的口袋里狠狠地敲了一声,我说过,玉虚板会因为鬼怪的邪气高低而发出不同声响,而这个像是要钻破耳膜的声响证实了我的不安。

  但这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啊...

  林月月...有危险!

  我滑过结冰而光溜不已的冰面,终于在一小段时间后赶到了旧宿舍下。

  好冷,这周围的温度...

  虽然寒冷,肢体开始僵硬,但我仍奋力一弯脚,蓄劲准备跳起,这个时候,头顶‘卡啦’一声,某个东西撞破了堵在窗口的巨型冰刺,带着血弧和冰屑在空中急速坠落。

  怎么回事?!

  来不及多想,我改变姿势,朝那道身影跃去并挥起断刀劈开那些锋利似刀的冰屑。一把接住那轻盈的身体,我不难感觉这严重出血的身躯在我怀中虚弱地喘着粗气,和她以前的强势大相径庭,从来都如此不可一世的林月月就这样软在了我的怀中,半边俏脸沾着未干的血,几缕发丝被结块的血拧在一起,解除杀神状态后的那件黄长装睡袍还有着触目惊心的裂口...

  “林月月...你...你,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语无伦次。

  “...”林月月冲我皱着眉头张大了嘴,嘴里的鲜血在唇间溢出,半天没办法说出一句话,急的她眼眶都不禁湿润。

  使用杀神状态的风水师受伤时不会出什么大碍,最多只是在解除状态后会内伤一阵子...但林月月现在这个样子,我可是前所未闻啊!!

  胸口在这个时候一阵悸动...

  可怕和恐惧交杂相错...

  我猛地抬头看去。

  碎成半截的巨型冰锥上...有个黑衣人。

  依旧是黑衣,依旧是让人心情复杂的气势,依旧是...那么的可怕。

  “哦?”黑衣人在看到我的时候脑袋向右一倾。

  又是这个家伙...

  我咬紧了牙关。

  上次是他放过了我,这一次呢...

  我连一份胜算也没有。

  林月月在我怀中挣着想要起身,没能成功。

  我扶稳了她柔弱的臂膀,在这一片冰天雪地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终究还是得去尝试...

  “六极雷。”

  紫色雷电很是灵性地躲着林月月依靠的地方,仅仅在我的手心嘶鸣。

  因为我...

  断刀举起,伤手持刀,很是力不从心。

  ...必须去救出啊鸡!

  “...你好像是认真的呀。”笑了一下,头部高昂,黑衣中多了一双红眼对我居高临下式俯瞰。

  红眼?

  我记得上次是绿眼啊...

  难不成换了美瞳?

  我保持着镇定看着黑衣人,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我?”

  希望我没看错,黑衣人竟然一副莫名其妙的姿势:“很抱歉,为什么你说的我们好像认识一样?”

  我靠,你健忘也要有个度啊,谁把我逼出杀戮使者模式的我可是记忆犹新啊!

  “算了,少废话!我兄弟呢?!”我凭空持刀一砍,吼道。

  黑衣人别过头,看着身后窗口内,只可惜我不在哪里,所以并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原来这个人是你兄弟?呵,没办法呢...”

  他向我转过头来,冷冷地摇了摇头:“...就算是风水师也没办法网开一面,因为...”

  这家伙的背后出现了一道光芒...不对,是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身后!

  “...空岚想要他呢。”

  他话毕,我再怎么控制情绪也没办法抑制心中的惊讶。

  魅·空岚。在魅的排名中名列第三,离成为魃只有一步之遥,不过数量极为稀少,且实力很强,讲究速度和力量的完美结合,鹰头人身,传说在古埃及曾大量出现,于是埃及古文板上经常画着一些非人类的图案,两者并不全无关系,只是无可深究罢了。

  怪不得林月月会败...

  我的视线之内,那只有着人类强壮躯壳,诡异鹰头的空岚一边动着鹰喙一边从破损极大的窗口里走出来,犀利的鹰眼在黑夜中立马就发现了我,寒气可怕地传遍我的全身。

  林月月不像我。我当年为了查出鬼皇,日夜苦读《万妖花名册》,而她却一味修炼,并不知道面对的是何等强大的鬼怪,这是主要因素,也是致败原因。

  “哟。”看到我的表情,黑衣人伸出了手:“看来你倒是认识他呢。”

  我此刻心里忐忑,不知进退。

  由不得我多想,怀中的林月月已经“唔”的一声吐出更多的血来。

  该怎么办...现在带林月月去医院是还来得及的,可这样,啊鸡就...

  黑衣人身子一抖,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在做什么时便听到他冲我的身后大声喝道:“谁!!”

  身后...?

  我猛地回过头去,一个银头发的男生映入眼帘,只不过他好像手拿酒瓶,走起路来也摇摇晃晃的,马甲解开了几颗纽扣淌露着结实的胸膛,整个形象一下子就可以联想到醉汉。

  “好...好强的邪气...”说着说着,他打了个嗝,朝我怀里看来:“唔,有美女...”

  他是在和我调侃,但我根本没这心情。

  好可怕的一个人,都快接近我背后了可我还得借助黑衣人的话才能发现他。

  这人到底...

  “...我问你话呢,无礼的家伙。”话语并没起太大的波澜,但是他分明举起了手臂对准那个醉汉。

  这家伙,连其他人也不放过吗!!我得去救人!!

  我作势就想放下林月月,却在前一秒听到那人的朗朗笑声:“哈哈,小子,不用你来救我,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可是你...”

  “我自有办法脱身。”

  这人说完话的时候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眼神不再那么散漫,醉醺醺的样子也回复的差不多了,此刻倒是令在场所有人惊愕不已。

  ...奇怪,温度怎么高了这么多?

  我记得今晚也没多热啊...身边怎么那么亮?

  火!!

  黑夜内的九道烈火,竟然,就在那个醉汉手心里出现!!

  紧接着,他继续踩着摇摇欲坠的步伐上前,根本不怕黑衣人举起的手臂。

  黑衣人微微一错愕:“道火术?敢问,是齐眉观哪一号人物?”

  “哈,现在到知道问本大爷名字了。”那人左手作鹰爪状,手心中间转着九团火焰:“好吧。告诉你也无妨,在下齐眉观首席大弟子——钊涛。”

  钊涛!!

  这个名字出现的时候,相信不止我一个人吓到了。

  三观三杰中的最后一位,和楚博,春鹏齐名,自四年前终南第二次叛变出现,楚博走火入魔,春鹏失踪,整个年轻一辈的风水师秩序几乎就由他一人主握,后来,虽然我们有选出步楚博,春鹏后尘的两个人,也就是楷东他们,但他们联手起来也始终动不到钊涛一下,最后甚至让钊涛正眼看他们的资格也没有了,所以,现在的钊涛毫无疑问是真正的‘法术界弟子第一人’,即便他自己并不承认。

  “....”

  黑衣人淡淡的扫了我脸上的表情,大致了解了七八分,冷笑道:“看来你倒也不是省油的灯,但我并不想和你战斗...你们不是想来救人吗?打得过空岚便可以!”

  什么?打败那种级别的鬼怪?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钊涛赞成的点点头,指着我怀中的林月月:“其实我只对美女感兴趣罢了,至于要打什么的,要杀什么的,想必都和我没关系吧....全交给这家伙吧!”

  你的手不要指着我啊!你这更强人所难了吧!!

  明显是冲着黑衣人的邪气过来的,但是为了不交手故意编造理由支开对方,人,是一定要救的,但若钊涛出手,只怕会给黑衣人坐收渔翁之利...为今之计,确实只有一个解决方法...

  那就是——又要我做苦力了。

  我朝空岚站的方向看去,他眼中全是兴奋喜悦的表情,和他打的话,我根本没有把握...

  不过既然是为了啊鸡的话,硬着头皮也要上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