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冥族的人?!

|

  “嗯,我明白了,老师。”夏天认真地回答道。

  说罢,夏天脚掌一跺地面,向瀑布下面中央位置的大石头处冲去。

  刚刚脚尖才触碰到石头表面,没想到夏天身子向后一歪,一头扎进了水中。

  夏天从水里冒出了头,这石头由于常年被瀑布上流下的水冲刷,早就光滑异常。

  别说站上去,把手放上去都会滑落的,更别说夏天要在这上面盘坐,还要顶住上方瀑布的压力。

  这在平常人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是夏天身体一发力,就要强行冲上石头。

  “噗通"

  这次更惨,连石头都没碰到,直接被从上方落下的瀑布冲击到水中。

  夏天的头再次从水中冒了出来,这样直接冲上石头根本是不可能的,只有身体能顶住从上而下的瀑布的压力,才有可能尝试坐在那块光滑的石头上。

  既然这样,那就直接冲击瀑布。夏天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于是......

  “噗通”、“噗通”、“噗通"......

  夏天这样做受的冲击更大了,因为是身体直接冲向从上而下落下的瀑布,所以他以更快的速度冲回去了,幸好下面是水潭,所以除了脑袋晕晕的,倒是没什么大事。虽然以现在夏天的肉体强度就算下面是平地也不会受太大的伤,但至少头破血流的不好看不是。

  就这样夏天一次次的冲,一次次的被水流冲回去。

  岸上的冰麒麟面无表情的看着,想要成为强者,这些训练是必不可少的。

  一转头,这头麒麟就没影了,自从早上出来,他可是一点东西都没吃呢,这会可得去找点好吃的,虽然他早就不需要用进食来维持生命了。

  夏天一次次的往上冲着,冲了那么长时间,已经有几次他能在那块石头上站住一两秒了,但随即就又被无情的冲刷下去。

  再说他要的可不是这一秒两秒,他要的可是坐在这石头上修炼。

  一上午,夏天就用这种特殊的炼体方式锻炼自己身体的强度。

  直到冰老把他叫过去吃点东西,夏天可还是个连武者都没达到的小菜鸟,还没达到辟谷的境界。

  夏天脱掉了自己身上已经湿透的衣服,把它们架起来用火烤干。他就只穿着白色短裤,大口吃着冰老从山谷中抓来然后烤熟的野鸡,不得不说,这烤鸡确实很好吃,冰老的烧烤技术相当不错。

  吃完烤鸡,冰老懒洋洋的躺在身后的草地上,然后开口道:“小子,以后你每天的任务就是在这里锻炼肉体,不要以为我只是让你坐在上面顶着瀑布就算完了。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你就要开始尝试往上冲,然后冲上那条瀑布。”

  夏天听到这里不禁倒吸了口气。冲上瀑布?!这位老师可真会想。这条瀑布大概二三十米宽,高度少说也得有几十米。

  要想攀登上去,只能踩着瀑布覆盖着的石头,可那些石头经过瀑布的冲刷,肯定光滑无比,说不定比下面那个石头还要滑,要想攀登上去除非自己长上翅膀飞上去。

  可既然冰老这样说,为了成为强者,自己也只能努力了。夏天暗暗想着。

  这种高难度的训练不但没有吓倒他,反而激发出了他的斗志。

  冰老看着向瀑布走去的身影,眼睛里满是赞赏之色。

  第一天的训练在“噗通”声中落下帷幕。夏天穿上烤干的衣服,拖着疲惫的身体跟着冰老回去。

  因为木屋那边还有一个夏强,而夏强不知道冰老的身份,所以为了不让他担心,只能回去。

  “喂,小子,今天的训练怎么样。是不是够刺激。”冰老那幸灾乐祸的声音传来。

  夏天禁不住翻了个白眼。然后低着头不理它。不是夏天不愿意说话,实在是累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到了入口处,夏天招呼了一下傀儡,然后跟在冰老身后向来时的路上走去。

  “小子,晚上不要偷懒,回去之后马上盘坐修炼。这样的效果是最好的。”

  “嗯。”夏天点点头。

  “咦,怎么会有人来过,看来那个夏强的保密工作做的不怎么样啊。”走在最前面的冰老一皱眉,说道。

  “啊,这里有人来了,难道是冥族的人,不好,强叔有危险。”夏天顿时着急起来。

  正要招呼后面的傀儡,却被冰老用爪子一拉,直接凌空飞了起来。

  眨眼间,夏天和冰老就出现在了木屋前,木屋已经被轰成了废墟,不远处,几个浑身黑色衣服的人正在围攻着夏强,各种法术流和符印铺天盖地的轰向夏强。

  虽然夏强本身实力就不弱,但是在几名同等级下的强者围攻下,局势岌岌可危。

  此时夏强心里早已经叫苦不迭。

  本来他正在木屋中修炼,没想到却被几个冥族的人找到了这里。想来应该是前几日他出去打探情况时被有心人注意到了,竟然追到了这里。

  现在夏强心里早就没了活的想法,所以他和敌人的每一招都是以命搏命的打法。而且他已经燃烧了自身灵魂与肉身中的神能,在短时间内能爆发出超出自身几倍的实力。只不过这样做的代价就是不管敌人死不死,他却是死定了。

  不过就算这样,他还是处于下风,因为这次来围杀他的人实力实在是太强了,围攻的五个人中只有两个实力略低于他,四星武宗的实力。

  而另外三人,一个九星武宗,两个七星武宗。更别说他们刚刚围住自己的时候,远处还有一个他看不透的强者根本没有出手,看那样子,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

  现在夏强心里着急万分,因为决不能让他们知道夏天的消息。

  夏天已经是夏族最后的种子了。自己如果把夏天给连累了,那就真成了夏族的千古罪人了。

  想到这里,夏强吐出一口血,然后手捏夏族独有的罡印,同时有五尊硕大的罡印攻杀向五个黑衣人。

  五个黑衣人见状顿时五股法力流冲向杀来的罡印,虽然如此,但他们本身却在往后退。因为眼前这个夏族人已经疯了,燃烧了自己的神魂和肉身的申能,谁都不想被他临死前给带上。

  夏强眼看将五个人暂时逼退,正想趁着这一个空当先逃出去的时候。一股黑色的法力流突然冲向了刚刚释放罡印,来不及再提神能抵抗的夏强。

  这股黑色法力流角度非常刁钻,如果被这股法力流击中,夏强必死无疑。

  在这千钧一发之间,夏强眼前一闪,一道身影挡在了夏强身前替夏强挡住了这道攻击。

  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夏天眼看夏强的局势极度危险,急忙指挥傀儡冲上前挡住这道攻击。

  完整承受这道强力攻击的傀儡只是身体向后退了几步,胸前一片焦黑。

  但看其样子,明显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围攻的五个黑衣人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起来。

  “怎么可能?!”后面更是有一道惊讶到极点声音传来。显而易见,这个站在后方大树上的黑衣人就是这次冥族的带头人,实力达到一星武宗的强者。

  远处的那名冥族的黑衣人一脸惊诧的表情,他自信刚才的那道攻击就算是和他一样实力的一星武宗也不能轻易接下。

  可事实是那个人只凭肉身就接下了自己的这道攻击。这说明了什么?!

  黑衣人很清楚,那个人的实力绝对高过自己,可以说自己在他面前绝对没有还手之力。

  想到这里,一滴冷汗从脸上滴了下来。

  傀儡抬起头,两只无神的眼睛看向那个领头的黑衣人,然后突然身形一动冲向了黑衣人,傀儡伸出一只璀璨发光的拳头,一拳轰向了黑衣人。

  黑衣人大吼一声,浑身法力涌动,然后在身前捏出一个法印,顿时一道由法力流组成的盾牌挡在身前。

  可是刚一将盾牌结出,突然盾牌寸寸龟裂,然后轰然爆散,而躲在盾牌身后的黑衣人则一声惨叫,两只伸在前方的手臂血肉爆碎,然后惨叫声停止,此时傀儡的拳头已经抵达了黑衣人的胸口。

  黑衣人的眼神中遍布着恐惧和不可思议。但身体却向后倒去,因为此时他的胸口直接被傀儡的拳头轰出了一个大洞。

  一星武宗,一拳!

  傀儡的实力竟然恐怖于斯。从傀儡出售到黑衣人倒下,前后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此时身在场中的夏强和五个黑衣人早已经瞪大了双眼。

  夏强本来想燃烧自己神魂和肉体的神能尽量逃离这个地方,不然如果夏天回来了。肯定要被这几个人发现,虽然有一个傀儡,但是对方也有一个还未出手强者,如果到时候对方那名强者将傀儡缠住,其余五个人将自己和夏天杀掉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让夏强没想到的是,傀儡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一拳就将那名领头的黑衣强者轰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