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进阶武者

|

  所有的冰雾渐渐向夏强的身体里渗透进去,从外面看仿佛是夏强自己的身体在吸收冰雾。

  场中局势再变,冰老突然一仰头,随后身体开始变得朦胧起来,随后化成一道修长的身影,虽然朦胧,但是却气质超然,有一种莫名的神韵,像是超脱在世外。

  一般的魔兽到了六级基本上就能化成人身,更何况是冰老这样的接近八级巅峰的神兽。

  只不过神兽与一般魔兽不同,因为只有化成人身,神兽的法力修炼才会更加与道亲和,达到道法合一的境界。

  而且神兽一旦化为人形,是不会保留其本身的体态特征的,而一般魔兽就算能够经历化身雷劫,但是大部分还是会保留魔兽本身的一些特征,比如说尾巴,角之类的是会存在的。

  而场中的冰老周围,有一个又一个炽盛的光团,围绕冰老的身体绕动,将其环绕中心,却看不清冰老的真容。

  冰老伸出双手,手捏印诀,接连震指,点在夏强身体上的穴位。

  印诀复杂缭绕,只能看到无数的手的残影击向夏强身体。

  “绝对零度。”冰老冷声喝道。

  不多时,所有冰雾全都渗透进了夏强的身体中,一层薄冰从内向外笼罩而出,夏强的身体顿时成了一块冰雕。

  施法完毕的那道修长而朦胧的身影白光一闪,集龙头、鹿角、狮眼、虎背、熊腰、蛇鳞、麕,为一体的神兽麒麟,再次出现。

  然后白光猛地一耀眼,威武无比的麒麟再次变成了那只“猫”。

  只不过现在冰老脸上满是疲惫之色,对着远处的夏天招了招手,随后看向已经处于冰冻状态的夏强。

  夏天看见冰老向自己招手,马上跑了过去,“老师,强叔怎么样了,你怎么把给冰住了,这样强叔会不会死啊?”夏天看到夏强这种状态,急忙问道。

  “理论上来讲,应该是死不了了,我用自己的本源冰气暂时将他的神魂和肉体全都冰封住,他现在虽然还有意识,但是基本上什么也不能做。他现在的状态处于死亡的临界点,我只能让他这种状态延期个几年,在这几年中一定要找到能修复神魂和肉体的绝世灵药,不然我也没有办法了。”冰老用爪子摸了摸夏强所化的冰雕,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去寻找灵药,怎么带着强叔。”夏天看着冰老,说道。

  “现在么,我们先回那个山谷,灵药的事情慢慢来,那种级别的灵药就算你有钱也买不到。至于他,刚才我施法的时候已经让他把自己的神识封闭了,只留下一缕神识等待苏醒,所以你暂时把他放到空间戒指里吧。”冰老答道。

  夏天点点头,然后开始用神识操控起空间戒指来,因为夏强在将空间戒指给夏天之前已经将自己的神识烙印抹掉了,所以现在夏天的神识很轻松的就进入了戒指中,然后留下了自己的神识烙印。

  以后如果有人得到这个戒指,除非强行抹除掉夏天的神识烙印,否则是进不去的。

  空间戒指里的空间很大,大概跟两个房间差不多,里面摆满了一些金币,武器之类的东西。

  夏天没有细看,将神识退出戒指空间,轻轻的用手摸了摸夏强所化的冰雕:“强叔,放心吧,我一定会救活你的。”

  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夏强所化的冰雕放进戒指空间一个比较平整的地方。

  一切弄好,夏天抬起头,看向冰老,“走吧,老师。”

  冰老点点头,伸出一只毛茸茸的爪子,从爪子上射出一道光芒,随即这个地方因为刚才冰老施法所冰冻的植物纷纷解冻,顺便抹除了冰老出手的痕迹。

  这样一来,就算冥族有强者来这里,根据这里的情况也不会查探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做完这一切,冰老收回爪子,看向夏天。

  夏天召回了在不远处警戒的傀儡,然后冰老释放了一道白色的光芒笼罩住了他们的身影,白光一闪,向来时的那条路上冲去。

  至于这些冥族强者的尸体,冰老和夏天才懒得管,正好可以用这些尸体来警告一下回头调查到这里的冥族强者。

  过了没有多长时间,这里多了几个浑身都被黑袍笼罩的冥族人。

  “按情报上来说,这里隐藏了一个武君级别的夏族人,但是具体身份还没有调查清楚。不过按照推断,应该就是在北域消失的夏族的一个掌事人。”站在最中央的黑袍人说道。

  “北域?!夏族在北域所有势力的人不是都杀了吗?"一个嘶哑的声音从先前那名黑袍人的对面传出。

  “还有一个落网之鱼,不过资料上说这个夏强最多五星武君的实力,但是这次是冥池负责的,而且他还带了一个小队,但是现在却被人杀的干干净净。”最中央的黑衣人答道。

  “难道这个夏强隐藏了实力?不然冥池怎么会死得这么惨,看他的死状,应该是被人一招秒杀的,我们东域什么时候出过这样的强者了,除非是那个地方派来......”声音嘶哑的黑衣人猜测道,只不过嘶哑的声音中却有一分惊疑。

  “嗯?!你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冥辉,这件事交给你去办,派出你的手下严密排查这个地方,我怀疑,应该是从别的地方进来的强者。要是那个夏强本身就有这样的实力,那那边的木屋旁边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打斗痕迹。如果我是夏强,有人追到这里的话,我一定会以最快速度杀掉他们,如果杀不掉,那就逃。可是冥池这几个人却是被人击杀在这里的,那就应该是有人来救的他。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谁敢在这个时候和我冥族作对。”站在中央的黑衣人冷声吩咐道。

  “是,大人。”包括声音嘶哑的黑衣人在内全都躬身。

  已经回到山谷内的夏天正在指挥傀儡将进来的洞口用大石头封住,只见傀儡搬了一块大石头走到洞口前,然后一拳将石头与洞口来哥哥紧密贴合,然后嘭嘭几圈彻底将石头砸进了洞口内。

  这一幕直接让夏天惊呆了。这时候冰老走过来,对着夏天说道:“放心吧,这个世外桃源还有别的隐秘入口,实在不行我们还能飞出去。你担心个鸟。好了,小子,时候不早了,先找个地方休息。那边我记得还有个山洞,跟我走吧。”

  说罢,冰老迈着猫步向它指的那边走去。夏天摩挲了一下手指上的空间戒指,想起了还在冰冻着的夏强,暗暗地攥紧拳头,招呼了一声傀儡,然后追向不远处的冰老。

  抓了几条鱼当晚饭,夏天跟着冰老找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山洞,吃完晚饭后,冰老找了个地方便开始睡觉。而夏天则盘坐在一块平整的地方开始修炼。

  ......奔腾的瀑布,重重的撞击在岩石之上,顿时,携带着轰雷般的闷响,便是回荡在了小小的山谷之中。

  夏天站在瀑布之下的湖泊旁,脚下一用力,身体像一个弹簧一样冲向了瀑布。结果自然不用想,夏天的双脚还没用碰上那块石头,巨大的冲击水流便是狠狠的撞击在身体之上,夏天只觉得背间一疼,凶猛的冲力,便是将他毫不客气的踢进了湖泊之中。

  从湖泊中钻出脑袋,夏天吐了一口灌进肚内的湖水,怒喝道:“今天和你耗上了!”吼完之后,夏天爬出湖泊,双脚再次在地面上借力,然后恶狠狠的冲向那块岩石。

  “轰…”

  “草你nǎinǎi的。”

  “轰…”

  “妈的。”

  “轰…”

  “……”

  慵懒的靠在湖泊边的巨石上,冰老望着那凭着一股倔劲,不断与瀑布较劲的少年,点了点头,眼中掠过一抹赞赏。

  “轰隆隆…”

  巨大的瀑布声响,在山谷中曰复一曰,年复一年的响彻着,湿润的水气,让得小山谷与外界的炎热几乎完全隔绝。

  奔腾如银龙的瀑布之下,chiluo着上半身的少年,正咬紧着牙关,盘坐在光滑的岩石上。每一次瀑布击打到少年的身上,都会让少年的身体猛烈的晃动起来。

  双脚犹如灌木的根茎一般,死死的粘在岩石之上,夏天的身体表面,闪烁着古铜色的光泽,每当水流砸在身体之上时,总会有着淡淡的雾气腾起。

  咬着牙关,夏天的脚跟逐渐的发软,终于,凶猛的水流,嘭的一声,将已经接近极限的他,从岩石之上撞进了下面的湖泊之中。

  “噗。”从湖面上钻出脑袋,夏天吐了一口湖水,摇了摇眩晕的脑袋,然后游动着近乎已经麻木的身体,艰难的游向岸边,在到岸之后,全身软绵绵的瘫倒在了冰凉的石面之上,酸麻的肌肉,让得他根本不想动弹分毫。

  自从夏强的那件事之后,夏天已经在这山谷中呆了接近半年,肉体已经可以和武侯级别的强者媲美了。

  要知道,这才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看来夏族在他小时候给他用的肉体方面上的灵药药效的确很强大。

  而这段时间,夏天通过不断的冲击瀑布,已经将这些药效初步发挥了出来。古铜色的皮肤上闪烁着光泽,看起来充满力量。

  “喏,吃点吧。”一条被烤得香喷喷的烤鱼,从身后递过来,在夏天面前扬了扬。

  睁开眼来,深嗅了一口香气,夏天肚子顿时咕咕的叫了出声,艰难的移动着身体,斜靠着巨石,这才接过烤鱼,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嘿嘿,看你那吃相,还是不是夏族的小少主了?”一个修长的身影走过来,调侃道。

  这个身影不是别人,而是已经变换了人身的冰老。只不过脸上像是笼罩了一层薄雾,让人无法看清。

  “老师,你恢复了?”夏天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那道修长的身影。

  “不算完全恢复吧,只不过比以前好多了,至少能恢复人身了,看来你们族内的那些灵药药效还是不错的。嘎嘎。”猥琐的声音从那道风流倜傥的身影中传出。

  在夏天这半年的苦修中,冰老也没闲着。原先冰老在夏族中可是偷偷啃了无数的灵药,引得夏族的几位老祖都差点发飙。

  不过靠着完全炼化偷吃来的灵药后,原先因为重伤的身体终于恢复了大半。

  “咦,小子,你到筑基期九层了。不错,不错,可以找个时间冲级武者了。”冰老的声音中带着些许诧异,但更多的是欣慰。

  “嗯,老师,我现在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我想今天晚上就冲击武者。”夏天一扫刚才的疲惫之色,大声说道。

  “今天么,也好,反正我也出关了。”冰老点了点头,回答道。

  夏天盘坐在山洞中的石台上,只有通过身体将天地灵气吸收进自己的丹田中,形成法力流,才被称为筑基期,只有将法力流扩大,然后压缩成一条法力柱,才能被称为武者。

  望着冰老交给他的一粒灵丸,这灵丸表面光泽圆润,夏天微微一笑,再次嗅了嗅那股令人心旷神怡的异香,舔了舔嘴唇,再没有丝毫迟疑,一口将之含入嘴中。

  灵丸一入口,淡淡的冰凉之意便是在嘴中扩散开来,片刻之后,一股温热的精纯能量,直接从嘴中冲进了体内,顿时,夏天身体猛的一颤。

  脸庞平静的夏天双手快速的结出吸收天地灵气的手印,呼吸逐渐变得平稳,体内淡淡的法力流应心而动,飞快的纠缠上那股强大的精纯药力,然后开始了疯狂的炼化。

  小小的山洞之中,平静的空气忽然猛的波荡了起来,一丝丝淡白的天地灵气,从空气中渗透而出,然后源源不断的钻进夏天身体之中。

  牙齿紧咬着嘴唇,体内两股能量的对碰,让得夏天的经脉不断传出阵阵抽痛之感,不过好在他的脉络较之常人要坚韧许多,所以虽然感觉有疼痛,不过却暂时还未造成太大的伤害。

  体内,法力流包裹着一团团的白色精纯能量,随着疯狂炼化,不断有白色能量被同化成法力流,而有了这些后力的支援,夏天体内法力流的规模,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膨胀着。

  精纯的药力虽然不断被炼化,不过它们却仿佛是源源不断一般,每当法力流炼化一团药力,都将会有更大的一团白色能量冲过来。

  在体内的炼化与体外天地灵气的不断注入下,夏天体内的法力流,已经逐渐的塞满了大部分脉络。

  炼化依旧在持续,当精纯药力的后继力开始减弱之时,沉醉在力量飞速增长之下的夏天忽然猛的发现,体内的法力流,已经膨胀到了一个不可再增加的临界点。

  法力流的膨胀,直接导致夏天的经脉轻轻的抽搐着,一股股剧烈的疼痛,让得夏天嘴角直裂。

  “快,凝聚法力柱!不然就要爆了!”冰老的喝声,犹如惊雷一般,在夏天心中赫然炸响。

  深吸了一口凉气,夏天手印豁然变动,食拇指交接,中指互点,十根手指结出一个奇异的手印。

  随着夏天手印的变动,体内澎湃的法力流犹如受到一阵狂猛的吸力一般,猛的向小腹处的位置急速收缩。

  体内各处脉络中的法力流,都是不约而同的开始了退缩,而当所有法力流都缩到小腹位置时,法力流已经显得很是稠密。

  “快,压缩法力流!用神识压缩它们。”冰老的喝声,极为合宜的在夏天心中响起。

  微微点头,夏天凝下心神,神识开始操控起体内的法力流,然后,开始了疯狂的压缩…

  在神识的驱使之下,那一大股稠密的法力流,不断的剧烈涌动着。

  当法力流收缩到仅有巴掌大小时,再次凝固不动。

  “再压!”冰老喝道。

  咬了咬牙,夏天眼睛紧闭,神识猛然向那股法力流冲击,然后狠狠的压缩而下!

  “嘭!”

  轻轻的闷响声,在体内悄悄的响起…

  随着闷声的响起,那股让得夏天精疲力竭的竭力反抗感,凭空散去。

  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夏天全身脱力的倒了下去,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躺在冰凉的山洞中,夏天感应着体内那股远超任何时候的充沛能量,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片刻之后,笑意逐渐的扩大,最后化为轻笑,大笑,狂笑……

  看着夏天的冰老也悄然松了一口气,十三岁的武者,自己的徒弟,嘿嘿嘿嘿,某不良麒麟的jian笑声回荡在整个山洞中。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