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初次接触

|

  “臭小子,如此小小年纪却不懂得知足,他日必有你后悔的时候。”

  天麒带着抱怨的声音刚刚落下,老木头的声音便是传了进来。天麒却是撇了撇嘴巴,不以为然的说。

  “哼!如果现在就懂得知足了,那我还要每天这么努力的修炼干嘛?”

  “行了你臭小子,少在这里贫嘴了。今天你们两个不用修炼了,出来吧!”老木头突然说。

  “出去?出去干嘛?我才不要呢!这里的元力这么多,而且我快要突破了呢!我不出去。”天麒急忙摇头。

  “二师父,你要我们出去有什么事吗?”紫姗却是很乖巧的问了一句。

  “武技!”

  老木头只说了两个字,便是不管天麒与紫姗愿不愿意,直接将他们带了出来。

  “麒儿,紫姗。如今你们两个已经具备了修炼武技的条件,一般来说,达到元力五层就可以了。但境界越高,对武技的修炼就越简单,因为有了足够的元力,才能支持武技的施展。所以,从今天开始,你们一边修炼,一边熟练武技,双管齐下,不能丢了武技的修炼,如果太晚了,反而不好。”

  “修炼武技啊!太好啦!”天麒突然兴奋起来。

  修炼武技,是每一名武者都要必做的事情。而每一名武者初次接触武技时,都会表现出很大的兴趣。

  武技也是有等级之分的,这一点众所周知。而在烽域大陆,武技共分有十个层次,分别是一星武技,二星武技一直到十星武技。一星最低,十星最高。

  众所周知,武技的作用就是把武者体内的元力最大化的释放出来,从而达到击伤,击杀别人或他物等各种目的。这里就不做更多说明了。

  但是武技的修炼不是简单的,武技正因为有强有弱,所以对武者有不同的要求。

  比方说,两个武者修炼同一种武技,可能只有一个武者能修炼成功,也可能都不能修炼成功,这之中肯定是有原因的,再次先不做解释。

  “关于武技的理解,不易对你们解释太多,只有在修炼中慢慢的去体会他,才能达到最强的效果,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老金婆说完,忽然抬手对着地上一块石头一指,本来普通的一块石头瞬间变成了一块金子。

  但天麒与紫姗似乎并不惊讶,只是睁着疑问的眼睛,想要知道大师父会说什么?

  “点石成金。严格来说,这不是武技,而是对元力的运用,但又是在武技的基础上演化而来,说白了,这只是一个小把戏。但能做到这一点的,很难。”

  “想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将体内元力的运用,以及对武技的熟练,最少要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不然,是不可能的。”

  老金婆说完,干枯的手掌印结一捏,一个金色手掌打出,前方一块巨石瞬间爆炸而开,化为满天灰尘。

  “这才是真正的武技。武技的最直接就是达到击破各个物体,这也是我们修炼武技的目的。”

  “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个由我们七人轮流训练武技。直到学会为止,知道吗?”

  “可是,师父,听你讲,好像很复杂似的,武技真的很难修炼吗?”

  “不是的,天麒哥哥,其实武技修炼起来并不难,只要天麒哥哥的天赋够好,够努力,就行啦!”紫姗突然摇了摇小脑袋说。

  “哼哼!臭小子,你还没紫姗懂得多呢。”老疯头笑道。

  “行了,不要废话了。麒儿,过来,师父把武技的修炼方法传授给你。”老金婆说完,伸手一点天麒的眉心,顿时天麒便感觉一股庞大的信息拥进自己的脑海。

  不过这股信息拥进天麒的脑海后,好似自己的记忆一般,非常的清楚。天麒好奇之下,便开始整理那些信息,想要看个究竟。

  而在天麒闭目时,老金婆也一手点在紫姗的眉心,同样传授了武技的修炼的方法。

  时间不长,天麒忽然睁开了眼睛,眼睛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似乎很兴奋,有种跃跃欲试的样子。

  “裂金爪。一星武技,刚猛无比,修炼至大成时,可裂石断铁。居然这么厉害啊!”

  天麒突然情不自禁的念了出来。然后就见到,天麒小手之上忽然涌出一丝丝金光,按照这裂金爪的描述,沿着体内那道特定经脉,流转至右手五指之上,使得五指可暂时金属化,犹如钢铁一般坚硬。

  天麒右手五指弯曲,随着体内元力的大量输出,渐渐的变成了金煌色,看去完全变了,仿佛不是无根手指,而是五根铁指。

  下一刻,天麒身体猛的一跃,来到一块大石头前,直接便是挥了下去。

  刺~

  一道刺耳的摩擦声响起,那大石头上顿时多出五道很明显的划痕,天麒见了,突然不高兴了,好像对自己的攻击有些不满。

  “不是说可以裂石断铁吗?怎么只多出几个道道!”

  “臭小子,说的屁话啊!你以为你是谁啊?这才第一次而已,你能够将武技施展出来就已经很是不错了,还裂石断铁?”老雷头一盆子冷水就破了下来。

  施展武技的最低要求是元力五层,如今天麒已是元力六层的巅峰状态,如果他只是刚刚元力五层的话,说不定连武技都施展不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老金婆七人没有过早让他近早修炼武技的原因。

  这时,只见紫姗也走了过来,同样是右手五指弯曲,丝丝金光涌动来,不过比起天麒似乎更加的有金属感,甚至从那金属中,还透露着丝丝寒意。

  紫姗也同天麒一样,右手金光一挥之下,只听嘭的一声,竟是将那快大石头撕出一块巨大的窟窿。看的天麒嘴都张大了。

  “哇!紫姗,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我就不行呢?”

  “天麒哥哥,其实你也可以的啊!只是紫姗的元力本就比天麒哥哥多,当然效果不一样啦!如果天麒哥哥现在也是元力九层的话,说不定能直接把这个大石头打碎了呢!”

  “哦!是这样啊!”

  其实武技的施展也与对武技的熟练度有关,如果天麒对裂金爪的运用已经达到了一种随心所欲的地步,同样元力六层的实力,绝对取得的效果要比现在好上太多。

  虽说裂金爪只是一个最低级的一星武技,但如果让老金婆来施展的话,恐怕半个山头都能被撕下来,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同一武技,如果让不同实力的人来施展,取得的效果绝对不同。

  “慢慢修炼便可,也不要操之过急,不然效果反而不好。”老金婆这时说:“裂金爪虽只是一星武技,但可以打下很好的基础。不要羡慕那些高级的武技,只有把基础大好,以后修炼起高级武技来,可以更加容易,知道吗?”

  以老金婆的身分,自然有更高级的武技。虽说最初时,修炼的武技等级越高,对以后的修炼越有利,但基础不太稳定。

  所以,老金婆不会这么做。

  “知道啦!师父。”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