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血印吊坠中的灵魂

|

  此刻刘子龙已经脸色极为难看了,严厉地喊道:“刘问天,赶紧给我专心点,哼......”

  刘问天也是第一次见自己的父亲对自己喝斥,刘问天的母亲在刘问天出生后,难产而死,所以父亲刘子龙,对其十分疼爱,刘问天自然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天赋极高,悟性极高,可如今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刘问天脸上也充满了委屈之色,同时刘问天也知道事情不可能这么隐瞒下去,这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呢,即使父亲想要为自己解脱,刘问天也会拒绝,那样会使父亲在家中完全失去威望。

  “父亲,我,我不知道怎么了,无法催动自己体内的灵气。”说到这里,刘问天已经无法面对自己的父亲了,黯然失色地低下了自己的头。

  这一刻,周围陷入了短暂的寂静,紧接着开始吵嚷起来。

  “这,这怎么可能呢?问天少爷可是家族第一天才,怎么连灵气都无法促动了呢?这跟废物有什么区别了。”

  “哼,这还用问吗?肯定是坏事做多了,偷看族内的女子洗澡,惊扰别人修练,肯定要遭到报应。”台下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

  而台上的刘问天,脸色更是一阵苍白,同时心里也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仿佛会对自己发生什么不利的事情。

  刘子龙的脸上更是一片铁青,他很想为自己的儿子开脱,可他无法开口,身旁的三位长老已经给了自己暗示,他也要维护家族的威望,“好了,问天你就先下休息,不要着急。”这句话,刘子龙狠狠咬着牙说的每一个字,他不相信他引以为傲的儿子,居然会无法运转自己的灵气了。

  刘问天向着自己的父亲恭敬地一行礼,对于他来说,这已经是父亲给他最大的开脱了:“谢父亲,我不会有事的。”

  紧接着刘问天一脸疑惑地下了测试台,走到台下时,众人顿时向其投来了坏意的目光,这时的刘问天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嘴里咽,无法动用灵气的他,不会是在场任何一人的对手。

  然而当他走到所坐木椅时,顿时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仿佛明白了什么,看透了人心一般:“呵呵,这真的好现实啊,现在的我已经犹如流落老鼠,人人喊打。”

  只见他的木椅旁边仅站着一脸焦急的刘子涵,而刚刚对他爱慕、期望的刘雨彤,却已经不止所踪。

  刘问天静静地走到了刘子涵面前,当他看到众人的反应,特别是见到刘雨彤的反应之后,刘问天仿佛变了一个人,变得沉默、变得失去了往日的调皮和孤傲。

  “问天哥哥,你还好吧,不要担心,你肯定会没事的。”说着说着,刘子涵着急的眼睛红红的。

  刘问天微微一笑,走向前去,怜惜地摸了摸刘子涵的脑袋:“放心吧,我没事的,我想要静一下,我先回屋了。”

  看着自己儿子有些落魄的背影,刘子龙心里也是极为难受,他绝对不会相信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会成为一个武学废物。

  刘问天回到屋子里后,将自己关了起来,往常都是由刘子涵陪在身边,再加上爱慕自己的刘雨彤,小日子过得很滋润,可如今自己最爱的女人,却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选择了离开,尽管刘问天想通了很多,但心里终究是难过伤心。

  “怎么会这样,这样荒唐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我身上?”刘问天还是有些不能接受,原本好好的身体,居然突然不能调动灵气了。

  紧接着刘问天忍不住地落泪了,这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落泪了。

  其实刘问天有个秘密,那就是他的原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所在的世界毁灭之日来临了,那时的他,正在村里偷看隔壁家的大婶洗澡,突然天地开裂,地动山摇,天空一片血红,紧接着刘问天就不知道什么事晕厥了过去。

  等他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居然变成了婴儿,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陌生的世界,不过刘问天知道,他身体里流淌的是这个世界的血液。

  这时刘问天手里紧握着母亲留给他的遗物,是一块鸡蛋大小椭圆形的吊坠,上面有一块樱红的血滴。

  听父亲说,刘问天出生的时候,手里紧紧攥着的,就是这块吊坠,这让刘氏家族惊动了一阵子,凡是带物出生,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可刘问天根本想不到,自己居然连最低级的天竹城都没有踏出去,就已经夭折了。

  每个城池都有一块星晶,修练者都会使用星石,星石则是分为了五星,星晶自然也分为五星,只不过星晶里面蕴含的灵气,比星石浓郁很多。

  可以这样说,星石是提供给修真者修练用的,而星晶则是提供给城池用的,有了星晶,这个城池的防御不仅仅会大涨,而且城内的灵气也会比外界浓郁很多。

  因此城池也有了等级之分,所以一星星晶的被称为一星城池,二星星晶称为二星城池,以此类推,五星星晶灵气最为浓郁,可五星星晶是何等稀少呢?

  就在这时,刘问天紧握着的血印吊坠,突然闪亮了一下,然后就暗了下去,还没等刘问天反应过来。

  只见刘问天面前,就出现了一名满鬓斑白,一身白色长袍,鹤骨仙风的老者,忽明忽暗的身影出现了,着实将刘问天吓了一跳,可现在他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身体也没有了任何动作,这等于不能向外界求救了,心里那是一个着急啊。

  不过这名老人却毫无慌张之色,先给了刘问天一个友善地微笑:“小友无需紧张,由于你修为太低,我出来的时间很短,那我就长话短说了,你体内的灵气你依然可以调用,刚刚是被我给压制了,因为测试会让你暴露些什么,我看在你将我唤醒的份上,就出手帮你了一下,这绝对不会是害你,你放心,还......”

  还没等老人说完,老人就已经消失了,同时刘问天发现自己身体得到了控制权,而且能够感觉到灵气可以再次调用了,还来不及欣喜,刘问天脸色就再次阴沉下来,“这个家伙,怎么不说完就消失了呢?我该不该听他的呢?”刘问天陷入了两难。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