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莫家变故

|

  在古兽森林的边缘,几十个身穿兽皮,手里握着兵器的人族,正小心翼翼的向着古兽森林中行去。

  这几十个人身上都沾满了血迹,不知道是谁的血。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肯定不会是这几十个人的。

  因为,他们都很精神,行走速度很快,一点也不像受伤的样子。

  几十个人都不说话,只是闷头赶路。加上他们满身的血迹,使得在他们周围,有一种肃杀的感觉。

  这些人,走的很小心。他们脚步很轻,踩在树叶上,也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而且,他们都在尽量躲避着森林中的树枝,唯恐一不小心,碰断一枝。

  这一行人走了许久,才来到了一座小山下。

  在小山下,有一棵粗壮的大树。不过没人知道,这棵大树虽然外表很茂盛,但是里面,已经被人掏空了。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爬上大树,从掏空了的树洞里钻了进去。

  没一会,这些人就进入了一个宽阔的洞府里。

  这个洞府,正是在这座小山的底部,唯一的入口,就是那棵粗壮的大树。

  在洞府里,密密麻麻的有许多的小门,那些小门里,每一个都是一间洞穴,里面或站,或坐着,有许多人。

  在洞府的中间,有两排石柱,每根石柱上都挂满了发出亮光的晶石,将整个洞府照的亮堂堂的。

  在两排石柱的中间,是一条十几丈宽的过道。

  在过道的两排,摆放着数张石凳。

  这一行人来到过道的尽头,在这里,有一张石椅,石椅上坐着一位独臂的中年人。

  这中年人虽然闭着双眼,但是从其身上,却散发出一股慑人的杀气。

  在这一行人走过来之后,中年人睁开了眼睛。

  顿时,这一行人脚步停下,纷纷跪下。

  “禀告少族长,第三小队回来复命。”

  “此次出山执行任务,共斩杀莫家人仙境三十五人,地仙境三人。斩杀兽影部先天境二百八十六人,人仙境五十三人,地仙境一人。我第三小队原是百人,丧生六十七人,还余三十三人。”

  “嗯,我知道了,你们回去休息吧。”中年人挥了挥手。

  跪下的人,拜了一拜后,便躬身离去。

  在人都走完之后,中年人眼里满是狠厉之色,自言自语道“莫秋尘!兽鹤!这百年来,你们的日子恐怕不好过吧。不过,一切都还会继续,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绝对不会让你们安宁。”

  “莫家,好久没回去了,不知道父母亲怎么样了。”中年人双眼露出了思念。

  “随雨,第三小队回来了?”这时候,从旁边的一个小门里,走出来一位靓丽的女人。

  “紫英,你的伤恢复的怎么样了?”中年人问道。

  “已经完全好了,那莫言全的确是厉害,竟然突破到了地仙后期,我猝不及防被他所伤。没想到竟然耗费了三年,才完全康复。”走出来的女人眼里带着恨意。

  没错,这个中年人正是莫随雨。

  当年,莫随雨从古兽森林中出来,却发现,莫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莫秋尘联合兽鹤,带领着兽影部的数位地仙突袭莫家。

  跟莫无涯发生了一场大战,最后,莫无涯不敌,被抓了起来。

  莫家的一些效忠莫无涯的地仙,全部都被击杀。

  得知这些事之后,莫随雨疯狂了,竟然机缘巧合的突破到了人仙。

  再加上,他从古兽森林一路杀了出来,更是磨砺出了一身杀戮的本领。

  莫随雨来到莫家,想要杀进去,救出父亲。但是,莫随雨那时才是人仙初期,哪里是莫秋尘的对手。

  莫秋尘只是一招,就打断了莫随雨的一条胳膊。

  本来,以莫随雨的实力,是无法从莫秋尘手里逃脱的。

  也是莫随雨命大,这个时候,守在古兽森林外的莫家的二长老和三长老碰巧回来,一听莫秋尘竟然大逆不道,篡夺了族长之位。

  两位长老皆是大怒,纷纷跟莫秋尘拼杀了起来。

  可是,这时候,莫家那些跟随莫秋尘的族人杀了出来。眼见不敌,二长老毅然留下断后,让三长老带着莫随雨逃了出去。

  只是二长老,在誓死挡住莫秋尘之后,便被赶来的莫家族人给击杀了。

  三长老带着莫随雨一路逃窜,遇到了在变故中逃出来的莫紫英,三人逃到了古兽森林,才躲开了莫秋尘的追杀。

  三长老带着莫随雨和莫紫英二人,来到了这座小山下。三长老不惜耗费大量仙元,在小山下挖出了一个宽敞的洞府。

  为了安全起见,三长老将小山旁的一棵大树掏空,作为洞府的出口。

  三长老三人在洞府里一躲就是十年,等到莫秋尘放松了警惕后,三人才敢出来。

  不过三人忘不了仇恨,便又一次偷袭了莫家,杀了大量的族人之后,又惹得莫秋尘的追杀。

  三人再次逃亡,在逃亡的过程中,碰到了上千从莫家逃出来的族人。

  那些逃出来的族人,都是不愿被莫秋尘领导的。在他们的心里,只有莫无涯,才是真正的莫家族长。

  三长老见此,便带着这些人来到了洞府。策划了一次次偷袭莫家和兽影部的计划。

  在这百年里,三长老因为一次失误,被兽影部的天仙给击杀了。

  三长老的死,更是刺激了莫随雨和他麾下的族人。

  在莫随雨的带领下,上千族人,包括莫紫英,都疯狂的修炼。

  没想到在绝境之下,上千族人竟然有一半都成为了人仙。

  于是,一次又一次的报复,一次又一次的偷袭,就这样持续了百年之久。

  “嗯,回来了。此次他们收获不少,杀了不少莫家和兽影部的人。”莫随雨双眼一厉。

  随后,莫随雨脸色一黯,“都已经百年了,也不知道父亲现在怎么样了。”

  “族长应该还活着,我听爷爷说过,族长手里有一件宝物,这宝物只有历代的族长才能操控。莫秋尘想要操控这件宝物,必须得族长传授相应的法决,我想,莫秋尘在没有得到法决之前,族长都应该是安全的。”莫紫英道。

  “莫秋尘!”莫随雨眼睛微微眯起,“紫英,整合所有小队,除了第三小队外,全部集合,今天晚上,再次杀向莫家,争取能够攻入天牢,将父亲救出来。这次我亲自去,一定要救出父亲。”

  “随雨不可,这莫秋尘已经踏入了天仙境,就算你我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莫紫英急忙劝道。

  “天仙又如何,我已经地仙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迈入先天。”莫随雨说道。

  “随雨,我知道你很想将族长救出来。但是,你要知道,你现在是我们这些人的首领,如果你出了事,这些族人该怎么办?”莫紫英道。

  “紫英,我知道自己的责任。不过,我也不是鲁莽,你应该知道,我所悟出的杀戮之道,必须得经常战斗才能突破。而且,我今日隐隐感觉触摸到了那层瓶颈,只要一个契机,我就能突破瓶颈,迈入天仙。”

  “既然这样,那好吧。不过随雨,你必须得答应我,如果一旦有危险,立马撤退。”莫紫英严肃的说道“所有人,包括我都可以死,而你不可以。你是少族长,在族长不在的时候,你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心中领袖。”

  “你放心,我知道轻重。”莫随雨点头郑重的说道。“唉,要是哥哥在就好了。”

  “哥哥。”莫紫英嘴里也念叨。

  那个在古兽森林,一直将他们两个护在身后的人,那个身材并不算高大,可是却让人感觉很安全的人。

  “是啊,如果哥哥没死就好了,你也不用那么辛苦了。跟哥哥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很安全,什么事情都不要去考虑,只要安心跟在哥哥身后就好了。”莫紫英也无限怀念莫随风。

  在百年前,莫随雨就将莫随风赶走她的原因说了出来。

  莫紫英怎么都没想到,莫随风竟然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才那般凶狠的呵斥自己。

  她很后悔,后悔没有跟着莫随风。

  莫紫英时常做梦,时常梦到莫随风,梦到自己跟在莫随风的身后,动不动戏弄一下这个哥哥。

  每次梦醒之后,莫紫英的眼泪都会忍不住流下来。

  “是啊,如果哥哥没死就好了。可是那可能吗?我亲眼看到金翎鹰的双爪穿透了哥哥的身子,鲜血从天空中流下来,就连那一片土壤都是鲜红色的。”莫随雨想起莫随风惨死在金翎鹰的爪下时,浑身就忍不住颤抖。

  “都怪我,哥哥都是因为救我才会死,都怪我啊!”莫随雨抱着头,低低的痛吼。

  “随雨,随雨,别伤心了,哥哥他绝对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莫紫英说道。

  “没事,我没事。”莫随雨抬起头,表情严峻。只是在他的眼角,还有着几滴没有落下的泪花。

  “没事就好,我们现在还不到伤心的时候。我们还没有给哥哥报仇,还没有杀死莫言全和兽虎,根本就没有伤心的资格!”莫紫英咬牙切齿。

  “你说的对,紫英,速速去整合队伍,除了第三小队之外,那四支人仙小队全部集合,今日,我誓杀莫言全!”莫随风狠厉道。

  “遵命!”莫紫英正色说道。随后,莫紫英转身离去,整合队伍去了。

  没过大会,四百人仙队伍已经集合完毕,全部都在等待着莫随雨。

  莫随雨站起来,独臂的他,大步从高座上走下来。

  虽然独臂,但是那股肃杀的气势,令人不寒而栗。

  “出发,目标莫家天牢!”莫随雨一挥手,四百人仙整齐有序的向着洞口走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