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兄弟相见

|

  莫家天牢。

  此时的莫家天牢里,只关着两个人,一个是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另一个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

  这两人,正是莫随风的父母亲,莫无涯和祁秋碧。

  “吱啦”天牢的大门被打开,一米阳光从大门处射了进来。

  “莫无涯,考虑的怎么样了,只要你交出法决,我便放了你们夫妇。”留着长须的莫秋尘走了进来。

  还没来到关押莫无涯的牢房处,莫秋尘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哼!”莫无涯冷哼一声“老贼,不要痴心妄想了,我是绝对不会将法决给你的,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

  “哈哈,莫无涯,你当然想死了。不过,我可不会那么容易就杀了你。”莫秋尘大笑。

  “都已经百年了,你很想念你的儿子吧。只要你交出法决,我就让你见你的儿子。”

  “莫秋尘,你当我真的不知道吗?我小儿莫随雨这百年来杀了你和兽鹤多少部下,你竟然说让我见随雨,哈哈,哈哈哈哈。”莫无涯大笑起来,一点都没有被关押的颓废感。

  “哼,莫秋尘,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根本就抓不到随雨。”祁秋碧也冷哼道。

  莫秋尘脸色大变,谁,到底是谁将这些事情说给莫无涯听的。

  没想到都已经清扫百年了,部族里竟然还有忠于莫无涯的人。

  这百年里,莫秋尘虽然抢夺了族长之位,但是,有很多人不服。

  莫秋尘也是一狠厉之人,凡是不服者,尽皆灭掉。这些年,已经没有人敢反对了。

  即使心里反对,也没人敢说出来。毕竟。莫秋尘对于那些反对他的人,可是毫不留情的。

  “哼。那你们就好好在这里呆着吧。”莫秋尘冷哼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他知道,即使自己在怎么花言巧语,也无法让莫无涯说出催动宝物的法决。

  莫秋尘心里恨啊,恨莫无涯,也恨莫家的祖先。

  好不容易留下一件后天灵宝,居然要依靠法决才能使用。没有法决,即使得到了,也只能是件摆设。

  天牢里,在大门被关上后,一片黑暗。久久,才想起一声叹息。

  “唉,也不知道随风怎么样了。都百年了,从来没有过他的消息。”

  “是啊,听他们说,随雨这些年来已经进阶成地仙巅峰了,只差一步,就能跨入天仙。”祁秋碧满脸担心。

  莫无涯摇摇头,“天仙哪里是那么好进的,当年我从地仙巅峰跨入天仙可是足足耗费了五百年。”

  随后,天牢里一片安静。

  古兽森林。

  在进入古兽森林千里的距离,有一朵九彩云,漂浮在一座小山的上方。

  在九彩云上,站着两个人,正是莫随风和小红。

  “主人,你看,在那棵树上怎么会有个洞,不知道这个洞通向哪里,竟然还有人从里面钻出来。”

  莫随风和小红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会了,本来只是路过,还是小红眼力好,看见从这棵树上下来了一个人。

  在这个人下来之后,竟然接连不断的有人从里面出来。

  没过大会,就已经出来近百人了。可是,还没有停止,依然有人陆陆续续的走出。

  好奇之下,莫随风将九彩云停在上空,他想要看看,这棵大树内究竟能有多少人。

  “足足四百,而且全部都是人仙修为,谁竟然有这么大的手笔。”莫随风惊叹。

  他可是知道,整个莫家才不过上千人仙而已,没想到,这棵大树内,竟然就拥有整个莫家四成的力量。

  “主人,要不要下去看看?”小红问道。

  “不用,我们现在要赶回莫家,我已经出外百年了,不知道家中有什么变化。”莫随风摇头。

  “主人你看,竟然又有人出来了,我竟然看不穿他的修为。这个断臂之人,好凌厉的杀气。”小红指着下方惊叹道。

  “咦,竟然是地仙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迈入天仙。这些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藏在这里?”莫随风疑惑。

  在下方,莫随雨和莫紫英联袂从树洞内走出,看着眼前排列整齐的人仙队伍。

  “各位族人,今日,就是我们与莫家决战的日子,势必要将莫秋尘、莫言全斩杀!”莫随雨挥着独臂,严肃的说道。

  “誓杀莫秋尘,誓杀莫言全!”四百人仙同声呐喊。

  “好,出发!”莫随雨一挥手,四百人仙向着莫家的方向走去。

  四百人仙队伍,加上两位地仙领队。虽然人多,但是他们走在森林内,却没有发出一点响动。

  除了整齐的呼吸声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好强的队伍,虽然只有四百人仙。但是他们联合之下,恐怕就是天仙也会危险。”

  “他们的目的竟然是莫家?这些到底是什么人,那个领头的独臂人,看着好眼熟。还有旁边那个女人,也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莫随风满眼的思索。

  “既然想不通,那就下去看看。”莫随风驾驭着九彩云,很快飞到了队伍的前方,挡住了队伍的去路。

  莫随雨和紫英正气势汹汹的向着莫家前进,忽然,从天上飘下一朵九彩云,在这朵云彩之上,竟然还有两个人。

  看到那个站在九彩云上,身穿兽皮的男人,莫随雨和紫英同时愣住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惊讶。

  好像!

  好像哥哥,除了一点细微的不同之外,完全跟哥哥一模一样。

  “哥!”莫随雨和紫英情不自禁的喊道。

  听到这一声音,莫随风浑身一颤。

  “你们是?”莫随风不敢相信,他不敢想象以前跟随在自己身后的,充满着朝气的少年少女会是眼前这两个全身戾气,满脸杀伐之气的人。

  “道友,不好意思,我二人失态了。”莫随雨急忙说道。

  他可是亲眼看到哥哥死在金翎鹰的爪下,虽然眼前这个人跟哥哥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却不会是哥哥。

  “随雨,你是随雨吗?”虽然听到眼前之人的话,但是莫随风却没有去管,而是浑身颤栗着。

  莫随雨一愣,双眼紧紧的盯着眼前之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不可能是哥哥的,哥哥已经死了,你绝对不可能是哥哥的。”莫随雨双手抱着头,不住的摇晃。

  听到这话,莫随风哪里还想不到。

  “随雨,随雨。”莫随风双眼含泪,急忙收起九彩云,来到莫随雨的身边。

  双手猛的一揽,将莫随雨揽在怀里“随雨,随雨,我是哥哥啊。”莫随风哭泣着。

  他忍不住,他实在想不通,原本那个有点胆小,时时跟在自己身后的小跟屁虫,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哥哥,你没死,你没死,真是太好了。我是紫英啊哥哥。”莫紫英没想到眼前这人竟然真的是莫随风,大喜之下,猛的嚎啕大哭。

  “紫英,好妹妹,是哥哥对不起你们。”莫随风伸出另外一只手,将莫紫英也揽入了怀里。

  “哥哥。”

  “哥哥。”

  莫随雨和莫紫英紧紧的抱着莫随风,似乎一松手,莫随风就会不见似得。两人泣不成声。

  “好弟弟,好妹妹。哥哥回来了,哥哥回来了。”莫随风也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莫随风三人抱在一起大哭,连小红都被眼前这个场面感染,不禁双目泛红。

  “他是随风少族长,是随风少族长!”忽然,在四百人仙中,有人认出了莫随风。

  “啊,随风少族长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这四百人里,有些莫无涯的亲信,见过莫随风,也有些人不认识莫随风。

  虽然他们不认识莫随风,但是也听说过莫随风的名字。

  他们都知道,莫随风是百年之前,二百个少年中,第一个悟道成为人仙的,这都百年了,以莫随风的悟性,最少也得是地仙境。

  “随风少族长回来了,这次营救族长更加有希望了!”

  这四百人仙,都是历经了莫秋尘叛变后,不愿在莫秋尘麾下才从莫家逃出来的。

  他们的很多亲人朋友,都因为反对莫秋尘,被杀。所以,他们跟莫秋尘,个个都有着深仇大恨,恨不得饮其血,食其肉。

  可惜他们实力不够,根本不是莫秋尘的对手,所以才一直偷袭。

  不过偷袭虽然对莫家有些影响,但是对莫秋尘来说,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随雨,紫英,不哭了,不哭了。”莫随风虽然在劝两人不要哭,但是他的眼泪,也一直都没有止住。

  “哥哥,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再想你。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该死的应该是我。”莫随雨嚎啕大哭。

  这百年来,莫随雨一直都是靠着仇恨,才坚持下来的。现在一看到莫随风,压抑在心头的苦痛顿时爆发了出来。

  “随雨不哭了,哥哥回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莫随风急忙安慰道。

  “随雨,紫英,你们跟我说说,这百年来,莫家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随雨,你的胳膊怎么断的?”莫随风问道。

  莫随雨和莫紫英的抽泣声渐渐止住,断断续续的将莫秋尘联合兽影部抢夺族长之位的事情,和莫随雨近些年来的经历,一点一点的说了出来。

  听完莫随雨和莫紫英的叙说,莫随风双目血红,睚眦欲裂。

  “莫秋尘!兽鹤!你们都该死!”莫随风仰天大吼,吼声震天动地。

  古兽森林内的无数飞禽,顿时被这一声怒吼惊吓的展翅高飞,瞬间就飞离了古兽森林的范围。

  “哥,这些年来,你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那么久都不回来看看?”莫随雨和莫紫英都止住了哭泣,看向莫随风。

  “唉,一言难尽,我也想早些回来。”

  随后,莫随风将自己被金翎鹰带回鹰巢,和误入红云老祖道场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然,关于造化玉蝶的事情,莫随风并没有说。

  不是莫随风不相信两人,而是,这件事情实在是太震撼了,他怕两人接受不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