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救人

|

  清晨,无妄大陆之上,森林深处的某条小溪边上。云飞扬被一层透明能量的光辉包裹着,他呼吸沉稳,表情宁静,来自于天地之间的莫名能量,缓缓渗入他的身体之中,而他的皮肤上则是有着一股让人觉得神清气爽的芳香。那些芳香之气是他武道大成能力吸收天地之间的能量改造身体之后所散发出的香气,也是他身体变好一种标志,这些香气的散发可以让他更加利于修行武道,可以让他更好地感悟道以便让他以武入道,让他的实力更加上一层楼变得更加强。

  让人惊讶的是,此时在他的四方都幻化的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镇守,在他的头顶上方更是有一个麒麟在主导四方圣兽,而云飞扬就在那肉圈之中。

  呼!!云飞扬缓缓收功,长长地吁了一口浊气,并睁开眼睛,站了起来。从他的眼中,一道几乎微不可查的精光透射出来,若是对他比较熟悉的人都能发现,萧凌宇的皮肤比以前更加白皙,眼眸也更加清澈和明亮。

  “唉,没想到那次因为那个金光的原因,偏离了原来的道路,原本可以一天就可以离开的,现在要七天才能够离开,不过现在只有一天的时间就可以离开这个破森林了,离开了这个森林我也好看看这个世界的风貌到底是如何,三皇是为这个大陆的什么原因来到这里。”云飞扬喃喃一句后,纵身一跃,跳进了旁边的小溪里,让溪水将自己身上的尘土冲刷干净。在无妄大陆清晨的溪水,冰凉透骨,如果云飞扬不是武道大成的能量恐怕都是承受不住的,以一般人的凡胎根本不能在溪水中坚持太久,可他此时只需要稍稍运转功力,就能无视水的冰凉。

  他在水中没有出来,而是静静思量了一番。自己身体变得更加强壮之后,让他拥有了在这个无妄大陆搏一搏的底气和资本,他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修炼优势,他的资质现在并不知晓但是也非同一般,而且作为三皇血脉的传人,他并不是只享受三皇血脉所带来的好处,还要承担自己云家寻找三皇踪迹的义务。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天上不会掉馅饼,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这些道理,的确是很正确的,云家血脉的任务还要靠我来完成啊!!” 云飞扬苦笑了一下,便是从水中腾跃出来,一直拔升到了十多米高才停下。

  他望了望远处,这片森林依旧是无边无际,前方除了有高山阻隔,其他的都是苍莽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仿若一片波涛汹涌的绿色海洋。看来想要走出去,还需要整整一天的时间。

  “主人,只要我们在走一天就可以离开这个森林了,到时候就可以开始我们的道路了,问鼎巅峰找到三皇,询问我的来源!”天机心里充满了兴奋,能够有一条道路寻到自己身份能不高兴吗?比起没有道路的那些来这就已经很棒了。

  “呵呵,天机,不用这么着急那些问题始终我们会知道的,现在我们目前要做的就是走出森林,当然了能不借用外力就不要借用,如果我连这片森林都走不出去,何谈去问鼎无妄大陆巅峰?这就当是我问鼎巅峰之途的第一次历练吧!”云飞扬拍了拍双手,自信地笑道。

  “现在我们就走吧,我们继续前进,给我观察仔细一点,主人我现在很饿,我要去抓只野兔。”云飞扬边说,边迈步而去。 天机在云飞扬脑海里面不断感受着四周的情况。

  天机已经认了云飞扬为主,当然,这并不是说云飞扬把天机当做奴仆,云飞扬一直把天机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兄弟,没有什么自认为自己是主而天机是奴仆的想法。当然云飞扬一直认为天机认主只是因为一种特殊的天道规则吧。自从云飞扬父母把天机传给云飞扬认主之后,天机就和云飞扬息息相关,心神相连,两个人都知道对方情况,心情,包括想法,但是天机从来也没窥视过云飞扬什么想法,并且云飞扬有什么事他都会帮助,就像是朋友之间一样。

  几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云飞扬架起了篝火,将自己扑捉来的肥野兔剥了皮,掏了内脏,架在火上烧烤。虽然没有调味料,但是云飞扬烤出来的野味,也已经勉强可以下腹充饥,而且香气盈盈。云飞扬也很嘴馋,不过一只野兔全部给它也不够它塞牙缝,云飞扬他虽然是武道大成境界但是他也很喜欢吃,满足自己的口舌之欲,天机是不用吃东西的所以这野兔就只是云飞扬独享。

  云飞扬刚刚吃了几口,原本正在埋头吃东西的他,忽然把头扬了起来。云飞扬知道,应该是什么猛兽因为烤兔的味道辨别出自己所在的方向奔向自己而来。云飞扬停了片刻后,锁定了目标,直接扑杀了过去。

  自己的安全自己一定要认真对待毕竟这是自己的小命负,没有具备时刻战斗的准备, 自己根本无法安全走出这片森林。不过他也没有太在意,这自己的修为虽然不是森林里最为强大的存在,不过也不是一般猛兽可以对付的,这一段时间里,许多生猛无比的妖兽都被自己送去见佛祖了,一开始他还有点紧张,不过久了也就习惯了。

  可这次却有点意外,等他过去他才发现一头猛虎在不断发出怒吼,还在看到那边有光华闪耀的同时,不断听到炸响传来。 云飞扬有点疑虑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这些情况,虽然自己能力不错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悄悄摸了过去。不多时后,云飞扬就不在向前进了,因为前面不断有一股股劲风袭来,以他如今的修为想挡住根本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他的存在,只能在远处观看。

  不过他能够看到,在半空之中,有几道身影正在飞舞,而且一道道璀璨夺目的光辉不断飞射长空,而那个猛虎此时也在半空中,不断扭动身子横扫四面八方,同时还不断张口喷出一道道青紫色的水箭与那些璀璨流光撞击在一起。

  战斗应该是非常激烈的,云飞扬的目力经过三颗心脏的改变之后有了长足进步,他能够看到,此时是那头猛虎占着绝对的上风。只是和那头猛虎拼杀的那些人影,怎么看都让云飞扬觉得,那都是无妄大陆的人类修士,而且都已经有了不错的修为和身手。又一盏茶时间过去,战斗终于停歇,对方几人里也有一人被猛虎的水箭射穿身体而坠落当空,其他人则是纷纷逃逸而去。那头猛虎不知为什么原因要照顾所以没有去追杀,而是从当空落下,不断地轻吼着,过了在森林之中跳跃穿行一会就消失不见。

  云飞扬此刻也没有理会那头猛虎的离去,而是向刚才那位坠落当空的修士的位置走了过去。那位修士是一位看着只有二十岁样子的年轻男人,此时疲软地倒在地上,一副毫无声息的样子。云飞扬仔细的检查了下那位年轻男子,发现对方确实没有死透,生机犹存,只不过气息十分微弱,胸口还有一个血洞正在汩汩地流淌着暗红色的血液。 对方明显是受伤过重而昏迷不醒,如果是正常人,胸口被如此重击,肯定已经殒命当场,就算是修士也会很危险。

  云飞扬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伸出了自己的双手,用自己的内力去帮助对方疗伤,对于内力治伤还是有很强的疗伤作用的。由于没有对方的排斥,内力很容易就侵入了对方的身体,在云飞扬的控制下,游走于对方的身体之中,最终缓缓作用在对方的伤口。

  一直过去了两个多时辰,云飞扬才缓缓收功,而他的内力也没有消耗多少,云飞扬本来是想直接离开的,可对方却还没有醒来,他要是走了,对方依然非常危险。

  “算了,还是等你醒了再说吧!”云飞扬看着那个男子的样子,心里不忍,便暗叹一声留在了那个受伤男子身边,等他醒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