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莫秋尘身死

|

  莫随风施展土遁术之后,就潜入地下,向着莫家遁去。

  这土遁之术,也是莫随风在悟透了土之道之后领悟的法术。

  与土墙术,土刺术之类不同,这土遁术不是攻击,也不是防守的法术,而是一种遁法,用来逃命用的。

  莫随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悟出这么一种法术来。

  在有了九彩云之后,这土遁之术就显得有些鸡肋了。

  论速度,土遁术是万万不及九彩云的。而且,施展土遁术是要耗费仙元的,而且是不停的消耗。

  而九彩云就不同了,只需要一点点仙元,就完全可以驾驭。

  如果是拼命催动九彩云,那九彩云的速度完全可以达到时速万里。

  虽然土遁术不如九彩云,但是要营救父母亲,土遁术要比九彩云方便的多了。

  在地下不停的前进,没过多久,莫随风就感觉已经来到了莫家。

  在地下可没有方向,更没有任何建筑物可以参照,只能靠感觉。

  为了怕迷路,莫随风便露出了地面,辨明了一下方向后,就迅速向天牢遁去。

  没过片刻,莫随风就已经来到了天牢内。

  偷偷观看了一下,发现天牢内并没有守卫,莫随风便小心翼翼的从地下钻了出来。

  “什么人?”忽然,莫随风听到有人警惕的说道。

  听到这个声音,莫随风急忙向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只见,在一间牢房内,关着两人。这两人,正是莫随风日思夜想的父母亲,莫无涯和祁秋碧。

  “父亲!”莫随风试探着喊道。

  一百年了,一百年没有见到过父亲了。

  莫随风还记得,百年前,莫无涯在主持成年礼上是多么的威武,多么的豪迈。

  可是,这短短百年,那个威武豪迈的莫家族长,竟然被关在了这暗无天日的天牢内。

  由于长期见不到太阳,而且莫无涯的仙元海也被控制。

  没有了仙元的滋润,莫无涯和祁秋碧显得有些苍老。

  甚至,莫随风发现,父母亲的白发多出了许多。

  听到“父亲”这两个字,莫无涯和祁秋碧的身躯一颤,看向了牢房外的一个穿着兽皮,少年人模样的人。

  “随风,你是随风!”祁秋碧忽然喊道。

  随风!莫无涯也是大惊,连忙睁大双眼,看着那个在缓缓走来的身影。

  都说母子连心,果不其然。祁秋碧都已经百年没有见过莫随风了,可是,单单听声音,就已经认出,这个人,正是自己的儿子,莫随风。

  “父亲!母亲!孩儿不孝,让二老遭此大难!孩儿不孝啊!”莫随风跪在牢房外,猛的扣头,哭泣道。

  “好孩子,好孩子,只要你没事就好,这百年来,我和你母亲,日夜都担心着你们兄弟二人。”莫无涯走到牢房门口,急忙伸手将莫随风扶起。

  祁秋碧也走了过来,看着莫随风。她的双眸有些泛红,没过片刻,泪水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随风,你好狠的心,为什么百年都不来看母亲。”祁秋碧哭着说道。

  “好了夫人,随风肯定有苦衷,你就不要怪他了,只要他没事,一切都好。”莫无涯说道。

  “对了,随风,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天牢内。”莫无涯问道。

  莫随风站起来,说道“父亲,母亲,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我先将你们救出来再说。”

  “没用的随风,这天牢是我莫家先祖打造,坚硬无比,就算是后天灵宝,也不一定能破开,你还是走吧。”莫无涯摇摇头说道。

  莫无涯可不知道莫随风手里有斩圣斧,而且,他也不知道,莫随风已经是天仙境了。

  “父亲,随雨现在正在外面,我一定会将你们救出去的。”莫随风说道,“父亲,母亲,你们先往后退去,我这就破开牢门,放你们出来。”

  “随雨也在外面!”莫无涯大惊。

  “你们这两个孩子,莫秋尘都已经是天仙境了,而且他麾下还有好些地仙,你们怎么如此鲁莽。”莫无涯急道。

  “天仙境,父亲,孩儿也是天仙。还请父亲向后退一点。”莫随风说道。

  虽然莫无涯吃惊莫随风竟然是天仙境了,但是也没有时间问,急忙拉着祁秋碧向后退去。

  莫随风抽出斩圣斧,轻轻一划,“嗤”发出一声闷响。

  原本坚不可破的牢房,在斩圣斧下,如同豆腐一般,轻易就被斩断。

  莫随风又是一挥斩圣斧,顿时,整个牢门断开了。

  “这...好锋利的斧子!”莫无涯和祁秋碧都惊讶道。

  “随风,这斧子?”

  “没错,父亲,这斩圣斧正是先天灵宝!”莫随风说道。

  在莫随风说完之后,沉寂的斩圣斧忽然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

  白光一闪而过,随后,斩圣斧又恢复了朴素无华的模样。

  “先天灵宝,竟然是先天灵宝。没想到我莫无涯此生竟然能见到先天灵宝!”莫无涯惊讶道。

  “随风,这斩圣斧是先天灵宝的事情,千万不要往外说,要知道,这先天灵宝就算是燧人大王也不一定有的。”莫无涯惊讶过后,连忙嘱咐。

  “放心吧父亲,我有分寸。”莫随风点头说道。

  随后,莫随风催动仙元,将莫无涯和祁秋碧的仙元海打开,顿时,莫无涯和祁秋碧的仙元顿时恢复。

  一种久违的强大感袭来,莫无涯紧握了一下双手。

  忽然,莫无涯身上闪过一道金光,竟然在仙元海打开的瞬间,突破了。

  “哈哈,好,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没想到我竟然突破到天仙后期了。莫秋尘老贼,今日就是你丧命之时。”莫无涯高兴的狂笑。

  “父亲,母亲,现在时间紧迫,我们还是速速上去支援弟弟吧。”莫随风急忙说道。

  “好。”莫无涯和祁秋碧连忙点头。

  “破!”莫随风来到天牢门口,手中斩圣斧一挥,顿时,整个天牢门就被一斧斩开。

  天牢发出那么大的动静,顿时,吸引了莫家正在战斗的众人。

  “莫秋尘!莫言全!你们可还认得我!”莫随风并没有带着莫无涯和祁秋碧,而是让两人隐藏在下面。

  看着脚踩九彩云,飞在天空的少年,莫秋尘和莫言全脸色大变。

  “莫随风!”

  “莫随风,你竟然没死!”莫言全不可置信的说道。

  “哈哈,莫言全,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你放心,我这次来,就是送你去死的!”莫随风仰天大吼。

  一百年了,一百年了!压抑了一百年的仇恨,今朝,终于可以报了。

  “好大的口气,莫随风,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在我面前杀言全的。”莫秋尘阴鹜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莫随风。

  他实在想不通,这莫随风不是死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

  不止他想不通,莫言全也是惊讶。

  当初莫言全可是亲眼看着金翎鹰追向了莫随风兄弟俩,而且,莫随雨也说过,莫随风已经死了,可是……

  “莫秋尘,你不说话,我还真没注意到你,今天,不止莫言全要死,你也别想货!”莫随风说道。

  此时,所有正在拼杀的人全部停了下来,莫随雨也带着不足两百人的队伍来到了莫随风的后面。

  在莫秋尘的身边,五个身穿兽皮,气势强悍的人站在莫秋尘的身后。

  “哈哈,莫随风,你小心风大闪到了舌头。就凭你也想杀老夫?”莫秋尘大笑道。

  “我儿子不行,那在加上我怎么样!”这时候,莫无涯和祁秋碧联袂走来。

  “族长,是族长!”在莫随风的身后,那些人仙族人全部激动的喊了起来。

  “族长。”不止莫随风一边的人在喊,在莫秋尘的身后,竟然也有不少人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看到莫无涯走出来,莫秋尘就知道自己完了,一切都完了。

  他可以不在乎莫随风,毕竟,他根本不知道莫随风的厉害。

  可是莫无涯,这个做了几百年莫家族长的男人,莫秋尘可最是了解。

  虽然莫无涯只是天仙中期,但是一身剑法那是威力无穷。

  当初还是兽鹤和兽影部的另一位天仙,两人联手并且战了许久,才将莫无涯给抓住。

  更让莫秋尘担心的是,那件莫家祖上留下的一件后天灵宝,只有莫无涯一人知道法决。

  虽然那后天灵宝在莫秋尘手中已经百年了,但是莫秋尘并没有能力用它。

  “莫无涯!当初没杀了你,真的是我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莫秋尘说道。

  “哈哈,莫秋尘,我还要多谢你呢,如果不是你当初叛变,关押我百年,我怎么会进阶到天仙后期。为了答谢你,我会亲自出手杀了你!”莫无涯大笑。

  听了这话,莫秋尘脸色更是大变,没想到莫无涯竟然已经是天仙后期了。

  本来莫秋尘就不是莫无涯的对手,现在莫无涯进阶了,他就更不是对手了。

  “逃。”此时,莫秋尘没有任何想法,只想迅速逃离莫家。

  他可不相信,莫无涯会心善到饶了自己。

  一抓莫言全,莫秋尘踩着仙剑一跃飞起,就想逃离。这时候,他已经顾不得那些跟随自己的地仙了。

  这莫言全是他唯一的孙子,他肯定不会让莫言全身死。

  “莫秋尘,你想往哪里逃?”莫随风只是瞬间就拦在了莫秋尘的前面。

  “好快!”底下的众人只是看到九彩光一闪,莫随风就已经飞到了莫秋尘的前面。

  看到莫随风挡住了自己的去路,莫秋尘急忙转向另一个方向,再次逃离。

  可是,刚刚飞出去不远,莫秋尘就发现莫随风再次拦住了他的去路。

  “莫秋尘,不用逃了,你根本就逃不掉。”莫随风摇摇头,看着莫秋尘说道。

  “既然逃不掉,那我就让你陪葬!”莫秋尘双眼寒光一闪,也不再逃,而是一挥剑,一道剑光闪过,瞬间就斩向了莫随风。

  “锵”一声脆响。

  剑光还没有斩到莫随风身上,就被一柄仙剑给拦住了。

  “莫秋尘,有我在,你还想伤我儿子。”莫无涯说道。

  莫无涯知道,这区区一道金光根本伤不了莫随风,但是,他却不想让莫随风的实力暴露。

  因为,他不止莫秋尘一个仇人,还有一个最大的仇人,兽鹤,还没死。

  见到莫无涯挡住了自己,莫秋尘放弃了,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莫无涯的对手。

  “莫无涯,我知道今天我必死无疑,但是,你能不能放过言全,毕竟,他是我唯一的血脉了。看在我为莫家也效力数千年的份上,我求你了。”莫秋尘一脸的落寞。他何尝想向莫无涯求饶,但是为了自己的孙子,他只好认输。

  莫无涯没有说话,而是扭头看向了莫随风。

  “莫秋尘,你放心,你死后,我就会将莫言全送去见你。”莫随风说道。

  “莫随风!你真的要赶尽杀绝!”莫秋尘猛的一抬头,狠厉的看着莫随风。

  对于莫秋尘的眼光,莫随风根本就不在意,即使你眼光在狠厉,又有什么用呢,难道还能杀了我不成。

  “哈哈!我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莫秋尘忽然仰天大吼。

  知道投降无望后,莫秋尘瞬间杀向了祁秋碧,他知道,祁秋碧只是地仙初期,以自己的实力,完全能斩杀。

  “大胆!”莫随风大吼一声,再也顾不得隐藏实力,瞬间追了上去。

  “死!”莫随风眨眼间就追到了莫秋尘。

  举起巨斧,猛的一斩。

  顿时,莫秋尘的身体便被一分为二,鲜血飙飞。

  “爷爷!”莫言全见莫秋尘竟然死无全尸,顿时疯狂了。

  “莫随风!我要杀了你!”莫言全狂吼一声,一剑刺向了莫随风。

  看着莫言全急速的一剑,莫随风连斩圣斧都没有出。

  “陷!”土陷术一出,顿时,莫言全就被陷在了地下。

  “刺!”莫随风没有让大地挤压,而是用出了土刺术。

  他对莫言全的恨意实在是太大了。

  “噗噗噗噗”顿时,陷在土洞内的莫言全就被数十根土刺刺穿了身体。

  接连斩杀了莫秋尘和莫言全后,压抑在心头的仇恨顿时解放。

  莫随风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忽然,莫随风感觉到道之境界的瓶颈竟然松动了。

  不过,虽然松动了,但是莫随风却还是没有踏入道之境域。

  不过莫随风依旧惊喜,虽然现在还没有领悟道之境域,但是瓶颈却松动了,只要稍加时日,领悟道之境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