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允秋韵

|

  告别了亲人,离开了莫家。莫随风和咸丘善之一起,踏上了前往燧人部族的旅程。

  “咸丘道友,此去燧人部族,需要多少时日。”两人飞在半空,沿着古兽森林的边缘,一路向北方飞去。

  “路途遥远,我这一路行来,足足耗时一个月,才抵达莫家。”咸丘善之算了一下,说道。

  洪荒大陆何其之大,单单靠近古兽森林生存的人族,所统御的疆土就不下于几百万里。

  飞了一阵,莫随风觉得咸丘善之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如同龟速一般。

  “咸丘道友,你的速度太慢了,不如上我的九彩云吧。”

  “好啊,我也想感受一下飞行类的后天至宝到底有多快。”咸丘善之欣然同意。

  能够不用自己飞行,咸丘善之当然愿意,而且,莫随风的那可是后天至宝,还从来没有感受过呢。

  一挥手,将咸丘善之拉上九彩云,莫随风瞬间加速。

  如同一道九色的闪电一般,在天空中划过,瞬息万里,眨眼间,就看不到了踪影。

  “真不愧是飞行类的后天至宝,飞行速度就算是普通的先天灵宝也难以媲美。”咸丘善之感慨道。

  莫随风全力赶路,他心里也很想去看看,那个钻木取火的燧人,所统率的部族,到底有多强。

  一路无话,只有呼啸的风声从耳边划过。幸好,两人都是天仙境的修为,对于这由于急速飞驰所产生的气流冲击并不足为惧。

  一晃眼,五天时间过去了。

  两人在九彩云上一呆就是五天,这五天里,两人也没有什么交集,莫随风只顾埋头赶路,而咸丘善之就在九彩云上打坐休息。

  五天时间,对于悟道的人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

  在高空中,莫随风就已经看到了一座偌大的城池。

  这是一座完全由石头砌成的巨大城池,方圆数万里,一眼望不到尽头。

  “咸丘道友,前面是否就是燧人部族了?”莫随风出声将正在盘膝悟道的咸丘善之喊醒。

  咸丘善之一睁眼,就看到了脚下的城池。

  “没错,这座城池,就是燧人部族。”咸丘善之点头说道。

  随后又道“说起来,这座城池的来历还有些故事。当年大王一路征战,历经千难万险才从洪荒大陆内部杀出一条血路,来到了这里。”

  “不过,这里当年并不是如今这个样子。当年这里古兽盘踞,各种先天生灵的种族见人族弱小,也是屡屡来犯。”

  “又是几百年的征战,才将这里的古兽和其他种族的生灵赶走。为了庆贺人族的胜利,大王下令,建造了这么一座城池。”

  “虽然经历了几万年,但是这座城池依然屹立不倒,如同人族一般,真正的在洪荒大陆上站稳了脚!”

  说起这些事,咸丘善之身上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

  因为,当年的大战,他也参加了。他知道,当年人族的生活是多么的恶劣。

  女娲创造了人族之后,就飘然离去。剩下人族这个刚刚被创造出来的种族在洪荒大陆上自生自灭。

  如果不是人族出了燧人这么一位绝世之才,说不定,人族早已湮灭在了洪荒大陆的历史上。

  “虽然那时候还没有我,但是我能想象的出来,当年的战况是何等的惨烈。燧人大王不愧是绝世之才,能将人族从那种恶劣环境中带到了这里,并且屹立了几万年不被外族侵略。燧人不愧是燧人!”莫随风点头说道,虽然莫家跟燧人有些隔阂,但是,却阻挡不了莫随风对燧人的敬佩。

  在没有悟道之法,没有仙器灵宝的情况下,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将所有觊觎人族的强敌全部打杀回去,单是这份能力,就让莫随风折服。

  他不知道,如果自己生在那个年代,能不能做到这些。

  见莫随风面上流露出钦佩之情,咸丘善之脸色大善。当年的浴血奋战,还不是都为了人族的未来。

  “莫道友,我们下去吧,相信大王应该在等着我们。”咸丘善之说道。

  莫随风点头,随后就降下云头,落在了城池之外。

  将九彩云收起来,莫随风和咸丘善之步行向着城池走进去。

  毕竟,这里不是莫家,这座城池代表着人族。在很久很久以前,燧人就已经规定过,燧人部族上方,不允许飞行。

  莫随风初来乍到,不想太过招摇,也不想因为这些事情而惹得燧人不快。

  毕竟,自己之所以来到这里,全因为燧人的招安。不然的话,恐怕现在应该在跟燧人所派去的大军交战呢。

  两人联袂走到城池大门处,在这里,有一队地仙守门。

  莫随风心里感慨,真不愧是人族发展起源的地方,实力确实不凡。看大门的竟然个个都是地仙巅峰。

  门口守卫一看咸丘善之和另一位少年模样的男子走来,立刻行礼喊道“咸丘大人。”

  咸丘善之对着他们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越过了大门,走向了一间房屋处。

  在这间房屋的门口挂着一块牌匾,上面有一个类似四脚动物的图案。

  “莫道友,大王的宫殿离此有不少路程呢,为了节约时间,我们先去驿馆找个代驾吧。”咸丘善之熟门熟路的走进了这间房屋。

  莫随风跟在后面,也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莫随风就闻到了一股清香的气味。

  这间房屋并不大,只是一个门面而已,在房屋的后面,有一间大的庭院,在庭院中,或站、或卧着许多奇异的古兽。

  在这些古兽的旁边,也站着许多人,好像是驯兽人一般。

  一进来,咸丘善之就像是回到自己家一样,向里面走去,回头说道“莫道友,你先在这里等待一下,我去去就来。”说完之后,咸丘善之就自顾自的走了。

  听了咸丘善之的话,莫随风没有丝毫不快,他的眼光都已经被那些奇异的古兽吸引住了。

  “这是什么古兽,长得好生奇异。”莫随风惊诧道。

  此时,刚好有人走了过来,一听莫随风的话,又见莫随风穿着一身兽皮,不禁面露轻蔑之色。说道“这是麟马兽,人仙巅峰境古兽,像你这种偏远区域的小人当然没有见过。”

  莫随风扭头看去,是一位青年模样的男子,身穿素布白衣,手拿一柄素布做成的布扇,剑眉星目,长发盘起,只有一簇留在外面。无论是形象还是气质,都颇是不凡。

  听了他的话,莫随风并没有生气,而是问道“这位兄台,不知这麟马兽有何用处,为何这里会有那么多?”

  莫随风颇是不解,这古兽不都是很凶狠残暴的吗,怎么这些外形狰狞恐怖的麟马兽如同小猫一样乖巧。

  听到莫随风的问话,那青年男子目中的轻蔑更胜,没有回答莫随风的问话,而是趾高气昂的说道,“真是偏远野民,见识那么低浅。我问你,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赶来的,你看我身上的灰尘就知道了。”莫随风故意装出一副土鳖的模样说道。

  其实他身上并没有什么灰尘,就算是有,在五天的高速飞行中也早就吹掉了。

  他这样说,是想故意气一气这个青年,他太看不惯青年嚣张的模样了。

  见青年果然向他身上看来,莫随风故意一股劲,将身上的肌肉隆起,然后又看了看青年那瘦弱的小身板,一脸的笑意。

  青年见莫随风看向自己的眼神好像有些轻视,不由微怒“你这野民,为何这般看我,难道你以为你身材高大就力量也大吗?”

  这青年不过是地仙巅峰境界,自然看不穿莫随风的修为。在加上,莫随风无论是从年纪上看,还是从外形上看,都不像是修道人。

  故此,他以为,莫随风只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

  “一个连道都没有悟出的野民,竟然敢轻视我,看来,今天我要好好教训一下你了。好让你知道一下,这个世上,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青年说完,就想动手教训莫随风。

  不过,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元善御!你又在欺负人!”

  这个声音有些清脆,如同黄莺夜鸣一般,很是好听。

  莫随风不由的向门口望去,只见一位长发少女,正走进来。

  少女年若十八,唇红皓白,一身粉红色的紧身衣,将她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莫随风的眼睛呆了,无论是前世今生,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生呢。

  在前世,虽然那些女星个个都很耀眼夺目,但是跟眼前这位少女一比,全部都黯然失色。

  在这位少女身后,还跟着两个少年,年纪都不大,也就跟少女年纪相仿吧。

  那位想要教训莫随风的青年一听少女的声音,立刻像个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一回头,满脸的苦涩,说道“秋韵姐,你怎么来了。”

  “哼,我来看看我的麟马兽,刚好就被我看到你在欺负人,怎么,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少女小巧的鼻子一皱,看着青年说道。

  元善御一听这话,立刻吓了一跳,连忙说道“没有没有,我怎么敢将你的话当耳边风,我没有欺负人,这位兄弟不知道什么是麟马兽,我正在跟他解释呢,不信你问他。”

  说完之后,元善御看着莫随风,不停的打着眼色。眼神中,有些祈求。

  莫随风不禁好笑,这位漂亮的少女看来脾气不怎么好,不然的话,元善御也不会吓成这个样。

  见到元善御祈求般的看着自己,莫随风说道“姑娘,这位兄台并没有欺负我,我初来乍到,不认识麟马兽,正向他请教呢。”

  “真的?”少女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莫随风,一脸的不信。

  “真的。”莫随风肯定的说道。

  见莫随风的脸色并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少女也就信了。

  说道“小子,以后在这座城里如果被欺负了,就报我允秋韵的名字,我罩着你。”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