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被困雷境

|

  “怎么可能!”莫随风双眼圆睁,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雷兽怎么能如此逆天,自己的法术竟然不能给他带来一丁点的伤害。

  只有开天斧法才能起到一点效果,但是,开天斧法不是法术,不可能连续使用。

  他体内的仙元根本不足以支持他不停的施展开天斧法。

  虽然,造化之意在不停的运转,不停的恢复着仙元,但是,施展开天斧法所要耗费的仙元,要比恢复的大的多,很快,莫随风体内仙元就已经捉襟见肘了。

  雷兽也没有急着攻击,不是他不想迅速将莫随风抹杀,但是,莫随风跟个打不死的蟑螂一样,身上不时的冒出绿光,只是瞬间,伤势就能迅速恢复。

  任凭自己的雷霆打在他的身上,只要不把他秒杀,只需要片刻,他就能再次活蹦乱跳的站起来。

  雷兽活了不知多少年了,从混沌世界就已经存在,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难杀的生灵呢。

  莫随风心里却是苦涩,自己根本就不能再坚持多久了。

  虽然,仙元有着造化之意恢复,速度奇快,但是,施展开天斧法用的仙元更多,入不敷出啊。

  可是,自己的仙元不知道耗费了多少,这雷兽竟然连点轻伤都没有,实在让莫随风大受打击。

  他很想说,大哥,你就稍微受点伤吧,这样,我死也就认了。

  可是,你看你毫发无损的样子,我就这样被你杀了,那多丢人啊。

  雷兽也是很纳闷,这个洪荒生灵才不过天仙境界,可是,竟然能够跟自己缠斗这么久,让雷兽都快没有信心了。

  他来到洪荒大陆一共只见过两个有灵智的洪荒生灵,一个就是那个恐怖的家伙,一招将自己打成重伤,十万年都无法恢复,并且还限制了自己十万年无法出峡谷。

  另一个,就是眼前这个只有天仙实力的小家伙了。

  如果说,那个恐怖的洪荒生灵能够完虐自己,雷兽也就认了,毕竟,人家的修为比自己高出太多了。

  可是,眼前这个只有天仙境的小家伙竟然也敢在自己面前蹦蹦跳跳的,实在让雷兽难以接受。

  “吼!”雷兽闷哼一声,顿时,一张由万丈雷霆组成的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一下将莫随风给网在了里面。

  将你关在我的雷境里面,我看你死不死!

  雷兽愤怒的想到。这张大网,就是雷兽所领悟的雷之境域。

  莫随风只是一个恍惚之下,就发现自己被雷霆给包围住了,无边无尽的雷霆如同狂风骤雨般向自己打来,只是一瞬间而已,莫随风的身上就已经遍体鳞伤了,连一块好肉都找不到。

  这还是在他修炼到金身小成之后,如果没有修炼混沌金身,莫随风相信,只要一道雷霆,就完全能够将自己给抹杀了。

  虽然,金身强悍,能够承受雷兽的雷霆,但是,每一道雷霆击打过来之后,莫随风体内仙元就会少一分。

  这无边无尽的雷霆根本不停,莫随风体内的仙元瞬间骤降,很快就要见底了。

  此时,莫随风也已经发现,自己肯定是被雷兽关在了他的境域里。

  就算自己想要出手,也根本没有对手让他打。因为,雷兽并没有出现在境域内。

  眼看着仙元即将就要枯竭了,莫随风急忙盘膝坐下,雷打不动,全力运转着造化之意,不停的恢复着仙元,跟雷霆境域象对抗着。

  “哼哼,卑微的洪荒生灵,我把你困在境域里面,我就不信杀不死你。”雷兽看着眼前的一团雷霆光球,恶狠狠的说道。

  随后,张开巨大的嘴巴,就将雷霆光球给吞到了嘴里。

  这是他发出的境域,想要吞下,实在是易如反掌。

  将莫随风吞到体内后,雷兽摇头晃脑的回到了他清修的地方。

  他丝毫不担心莫随风会不死,因为,他的境域,完全是由雷霆组成的,而且都是威力无穷的混沌雷霆。

  莫随风只是一个卑微的洪荒生灵而已,最多就是皮厚一点,难杀一点。根本不足以让雷兽放在心里。

  他还要抓紧时间去修炼,他感觉到了,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够打破自身的桎梏,重新修炼到罗天上仙境。

  只要修炼到罗天上仙境,那个恐怖生灵所留下的后手,就会消除。到了那个时候,洪荒大陆还不任自己纵横。

  ~~~~~~~~~~

  在古兽森林内,一个少年身影,正在急速逃窜,从他的身下,传来一股骚臭味。

  这个少年,正是将莫随风陷入死境的元善御。

  自从知道了雷兽竟然是混沌生灵后,元善御就浑身打颤,大小便都是去控制了。

  幸好,长久以来刻在心里的逃跑想法并没有丢失。

  他要赶紧回到允城,躲起来。

  他心里不仅惊讶于雷兽是混沌生灵,更让他心颤的是莫随风的实力。

  雷兽可是混沌生灵,而且更是大罗金仙巅峰的大高手。

  这样的实力,所发出的雷霆巨网,竟然都能让莫随风给破开,那莫随风的实力该恐怖到什么地步。

  而且,更让他心悸的是,天仙巅峰古兽在莫随风的面前,如同鸡仔一般,挥手间就灭杀了一大片。

  他心里大是后悔,他现在才知道,自己陷害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恐怖人物。

  他心里都在害怕雷兽会不会杀不死莫随风,如果让莫随风逃了出来,以莫随风的实力,肯定会让自己生不如死。

  “回家,赶紧回家,以后都不出来了!”元善御一边暗暗发誓,一边急速蹿飞。

  再说另一边。

  莫随风盘膝而坐,不停的承受着混沌雷霆的轰击。

  每一次轰击,身上的肌肉就会忍不住的收缩一下。莫随风双眼紧闭,脸上无悲无喜,好像那雷霆并不是劈的自己。

  在莫随风的身上,一层浓郁的绿色光华环绕着,不停的修复着莫随风身上被雷霆轰击所造成的伤害。

  莫随风没有时间去疼痛,他现在心神全部沉浸在仙元海内,一边调转造化之意不停的恢复仙元,一边又忙于运转木之道来修复身上的伤。

  一心二用之下,莫随风丝毫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唯一让他有所感觉的,就是自己对木之道的领悟又深了一层。

  而且,一直处于被雷霆轰击的状态下,莫随风发现,自己好像对雷霆都有些免疫了。

  刚刚被困的时候,每一次雷霆轰击到自身的时候,莫随风就要耗费大量的木之道去修复,往往,只要周身全部被轰击了一遍,体内仙元就要消耗殆尽。

  如果不是造化之意恢复仙元的速度无与伦比,莫随风就算肉身修炼了《混沌金身》,恐怕也难以承受无数雷霆的轰击。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随风感觉自己的心神能够偷闲一下了。

  一直分心二用,对莫随风的心神有着很强的锻炼,现在,莫随风都可以留出一部分心神来观察自身的状态了。

  看着自己身体上一会儿被雷霆劈的体无完肤,一会儿又被木之道修复的完整无暇,莫随风眉头微蹙。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莫随风很想施展开天斧法将境域破开,可是,他根本没有机会。

  那雷霆根本无穷无尽,根本不给莫随风喘息的机会。

  只要莫随风身上的绿光停歇一下,马上就会被雷霆轰击的伤痕累累。

  所以,莫随风只好不停的使用木之道来恢复。

  莫随风此时被困在雷境之中,丝毫不知道外面已经过去多久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为他着急。

  在允城,燧人宫殿内。

  此时的宫殿内,聚集了数千位来自允城大大小小部族的族长,都汇聚一堂,个个都愁眉苦脸的。

  而燧人正坐在宫殿内的唯一一把座椅上,也是眉头紧蹙,低头不语。

  在燧人身边,一为长相靓丽的少女,站在燧人旁边,看着沉寂的宫殿,隐隐有些压抑。

  “父王,那莫随风真的这么重要吗,你为什么那么看重他。”这位少女正是燧人的女儿,允秋韵。

  允秋韵问话的语气有些不快,虽然已经过去二十年了,但是她还是忘不了当初莫随风对她的戏弄。

  那次离开之后,允秋韵就去找了燧人,得知燧人请莫随风来根本不是让自己出嫁后,允秋韵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心里不禁暗骂莫随风骗自己,可是,想要再去找莫随风算账的时候,才发现,莫随风已经不见了。

  任她找遍了整个允城,都没有发现莫随风的一丝踪影。

  “是啊大王,秋韵小姐说的对,就算没有莫随风,难道我们的征兵之战就不举行了吗?自从大王发布消息之后,已经过了二十年了,全人族的所有地仙以上修为的修道者全部都聚集到了允城,可是,一晃眼都二十年过去了,难道还要让他们继续等待下去?”

  原来,在当初莫随风失踪之后,燧人就发动了全人族的势力去寻找,一边寻找莫随风,一边召集人族的地仙以上的修道者。

  现在,人族所有的地仙以上修为的都到齐了,可是,还是没有莫随风的踪影。

  幸好,那些被燧人召集来的修道者不知道自己二十年的等待竟然是为了等一个人,如果他们知道了,恐怕早就把那个让他们等了二十年的家伙给碎尸万段了。

  “大王,都已经过去二十年了,而且,莫家也没有莫随风的消息,恐怕这莫随风早已经遭遇了不测,就算没有身死,恐怕也离开了人族。而现在聚集在允城的超过二十万的修道者,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有人劝说道。

  在这人说完之后,劝说的声音此起彼伏,不过,数千人只有一个没有开口,那就是将莫随风带到允城的咸丘善之。

  虽然,他也早已经等够了,但是,他心里,还是期待莫随风能够回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大王当初对他说的那件事,他就认为,整个人族,除了莫随风之外,再无其他人能担当此重任。

  咸丘善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莫随风那么信任。

  一听这么多人的劝说,燧人的眉头更是紧蹙,心里暗暗大骂莫随风,你这家伙,当初信誓旦旦的答应我,要取得金仙比武的第一名,现在竟然连人都找不到了。

  本来心里就烦,在听到那么多人叽叽喳喳的吵声,燧人更是心燥,“吵什么吵,都给我安静点!”燧人不耐烦的说道。

  在燧人说完之后,宫殿内顿时鸦雀无声,谁也不敢去触燧人的眉头。

  又沉默了一会,燧人说道,“既然莫随风都已经失踪二十年了,那就不用在等了。通知所有修道者,明天比武。”说完之后,燧人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大殿内。

  一听燧人发话了,所有的族长都暗自高兴了起来。终于不用在等了,二十年了,他们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转眼之间,一夜已过,整个允城的气氛变的紧张了起来。

  在燧人宫殿周围的数千里内,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修道者,都是从人族各个部族内涌来的修道者,都是为了参加征兵之战前来的。

  而此时的莫随风,根本不知道这些,他现在还在为怎么从境域中出去而发愁呢。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