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敲竹杠

|

  就在经理犹豫的时候,唐风将她推开,接着冲上去暴揍中年男人。追求女孩你可以施展技巧,但不能这么毫无节操的威胁。唐风最看不过眼的就是这种人渣了。

  砰!砰!砰!

  唐风出拳的速度很快,每一拳都准确的打在中年男人的脑袋上,让中年男人除了求饶已经没有其他的反应了。刚才那股威风凛凛、趾高气扬的样子早已经不见了。

  或许是因为唐风打的太狠了,有些服务员实在看不过眼偷偷的报了警,中年男人再人渣也是她们的老板,这时候不偷偷的帮一把,等事情结束了,弄不好得把她们全都给开了。用中年老板的话讲,就是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

  其实就是用拳头唐风都能把中年老板给打死,不过他下手的力量掌控的很好,既能让对方感觉到疼又不是至于造成很严重的伤。这就是打人的最高境界。

  “唐风,行了,别再打了。”见唐风打了一会并没有停手的意思,江芯赶紧来到他身边,拉着他的胳膊劝说道。她的气已经出了,自然没必要把事情闹大。

  “你感觉爽了吗?”唐风回过头问道。

  “嗯。”江芯用力的点头道:“解气了。”

  “肥猪,你也就是碰到江芯这么善良的女孩,不然我绝对让你躺医院一个月起不来床。”唐风冲中年老板那快变成猪头的脸上吐了口口水,然后又将他的脑袋往地面上狠狠的撞了一下。

  砰的一声!

  中年老板只感觉眼前一片星星,有些晕,随即便不省人事了。至于那些服务员口中的尖叫声他是听不到了。

  大家都以为唐风将中年老板给杀了,不过唐风自己很清楚,他根本就没杀人。后脑撞击地面,哪怕是力量稍微小一些也可能导致昏迷。所以唐风一点都不害怕!

  唐风不害怕,可江芯却非常的害怕,她首先考虑的不是自己,而是唐风的安全。就算她是从农村来的女孩,她也很清楚在华夏,杀人是犯法的,故意杀人肯定是死刑。

  “唐风,你赶紧走。”江芯推着唐风的身体往外走,至于中年老板的死,她决定自己一力承担。况且她也是受害人,即便法官判罪也不至于判她死刑。善良的姑娘就这样,在出了事情的第一时间考虑的并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别人的。

  江芯越是如此,唐风就越喜欢。虽说还不是那种以感情为目的的喜欢,更多的是味道相同的亲近。但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谁也不知道。

  “放心吧,他没死,只是暂时昏过去了。”唐风扶住有些失措的江芯,语气肯定的说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一泼水,他立刻就醒。”

  “真的?”江芯疑惑道。虽说她有心弄盆水泼下去,可那种事情她还真做不出来。

  江芯做不出来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出来,之前阻拦唐风的经理就直接从后面接了一盆水,哗的一下全浇到了中年老板的脑袋上。

  哇!被冷水一淋,中年老板顿时清醒过来,噗噗连吐几口水。这一盆水下去也将他浇了个透心凉,整个人都冷的哆哆嗦嗦起来。

  不过冷水也是有好处的,可以减轻他身上的痛苦,而且还可以消肿。最起码中年老板现在没有被唐风打的时候那么痛苦了。

  “咱们走吧,看着猪一样的家伙我的倒胃。”唐风撇了撇嘴,满不在意的冲江芯说道。他是那种要么往死了低调、要么就往死了高调的人。既然已经出手,而且还把人打的很惨,他就不会在露出示弱的一面。

  “嗯。”江芯点头道。这时候,她没有其他的办法,听唐风的话还是比较保险的,最起码这个人始终都是在帮她。她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报答唐风了。

  警察来的很快,没等唐风和江芯走出女仆咖啡屋,鸣着笛的警车就已经到了门口。三名警察从车上下来,直接进入咖啡屋。

  当带头的警察看到唐风那张永远忘不掉的脸后,他的表情立刻变得无比沮丧。他甚至都怀疑老天爷在故意玩他。他就是昨天要对唐风动用私刑的那名瘦警察。

  “唐少,这么巧,你来喝咖啡啊!”瘦警察一脸苦笑的对唐风说道。语气中透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感觉。要知道他昨天差一点就被停职了,后来又花钱托人才解决了事情。当然,他很清楚,是宁家不追求这件事,否则他就是花多少钱都解决不了。

  “还真是够巧的。”唐风笑道:“我是来喝咖啡的,不过也做了一件见义勇为的事情。有人要强迫我的朋友,所以我不得不把那个人给打趴下。”

  “谁啊!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作出如此恶劣的事情来,真是太不把我们人民警察放在眼里了。”听了唐风的话,瘦警察立刻高调的喊道。今天这事如果是唐风的错,他也必须要给压下来,如果不是唐风的错那就更好了,处理好这事,他还可能跟唐风搭上关系。

  这年头没什么是真正的敌人、对手,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所有人都是朋友、兄弟。而且像唐风这样的人,那就是大象腿,一旦抱住了,绝对利大于弊。所以别看瘦警察昨天对唐风的态度十分不友好,可以说是极其恶劣,但并不影响他再来巴结唐风。

  从唐风的身边走过,瘦警察又穿过将中年老板围在中间的女仆们,他终于见到了这个唐风口中的人渣。从感观的角度来讲,这人长的肥头大耳,有点土财主的味道,还真不像是什么好人。

  “警察同志,我可是被冤枉的。我连手指头都没碰到一下,而且还挨了一巴掌,怎么能说是强迫呢!”中年老板在经理的搀扶下从地面上站起来,不过他的脑袋还湿着,之前那盛气凌人的形象早已经被践踏没了,剩下的只有狼狈不堪。

  “这么说,你是真的有强迫人家的想法了?”能在警察队伍里混的人,哪个是傻子,一个比一个精明。瘦警察一下子就听出了中年老板话中的破绽,直接问道。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中年老板着急的摆手道。他已经挨顿打了,要是再被警察弄走,事情传到他老婆的耳朵里,他的天恐怕就压塌了,从此就会过上暗无天日的生活。所以他绝对不能承认。

  “你是被他骚扰的女孩?”瘦警察来到江芯面前,用着严肃的语气问道。在有这么多人围观的情况下,有时候还是要装模作样的。

  “嗯。”江芯表情羞涩的点了点头。

  “好,你们都跟我走一趟吧。”瘦警察点了点头道。他也知道人多嘴杂的道理,这件事弄警察局去,那就他说的算了,到时候想怎么处理中年老板都行。

  “我不去警察局,有什么事就在这说。”中年老板也不傻,知道那个打他的人跟这个瘦警察有关系,到了警局肯定没他好果子吃,所以他绝对不会同意去警局。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打都挨了,剩下的该忍也就忍了吧。

  此时此刻,中年老板的心里就一个想法,绝对不能再把事情闹大了。不然事情就真的不好办了。所以他决定吃哑巴亏了,挨的这顿打就当是狠狠的摔了一下。

  “他们说你强迫,你说你没强迫,在这里说不清楚,自然要带回警局去调查了。”瘦警察看着中年老板一眼,悠哉的说道:“如果你不跟我回去,那我就再给你加上一条罪名,妨碍公务!”

  “别啊!这位警察同志,咱们有话好好说嘛。”中年老板推开搀扶他的经理,来到瘦警察身边小声道:“你看这事咱们能不能私了我可以出钱。”

  “现在想起来私了,刚才怎么那么硬气呢!还是绝对没有。”瘦警察冷笑道:“你当我们警察好骗,还是以为群众的眼睛不亮。现在说这些,晚了。如果一开始你就抱着一个认罪的态度好好谈,我还可以给你说两句好话。”

  “警察同志,虽然我现在这么说确实有点晚,但人的悟性不同。我也是刚刚领悟到。”中年老板再往瘦警察身边近了近,语气充满谄媚的说道:“你就看在我现在认罪态度好的面子上,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肯定不会让你白做这个好人的。”

  “呦呵,你这不也是挺会来事的嘛,刚才怎么了?让人大迷糊了,现在才缓过来?”瘦警察见中年老板还挺上道,便笑着问道。

  “可不是,刚才我被打的晕头转向,现在才找到北。”中年老板顺着话题往下说道。

  “那行,我可以帮你传个话,至于成不成,那还得看那两位的意思。”瘦警察说道:“不过我得给你提个醒,那个年轻人可是咱们安阳宁家的客人,如果他真要追求起来,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啊!”中年老板震惊的长大嘴巴。他说什么也没想到那个揍他的人竟然是宁家的客人,自己还真是欠揍。他都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跟什么人装不好,偏偏跟宁家的客人装,这要是让宁家人知道,他肯定会死的很惨。

  “那就拜托你多给美言几句了。”中年老板拜托道:“如果对方能不计较的话,我一定给您包个大红包。”

  听了中年老板的话,瘦警察还是很欣慰的,他把唐风的身份透漏出来就是为了让中年老板更加的恐惧,如此一来,他就能得到更多的好处。

  瘦警察来到唐风的身边,小声问道:“唐少,对方想私了,你看你什么意思?如果不想私了的话,我立刻就给他带走。”

  “江芯,那个人渣想私了,你看怎么办?”唐风将江芯拉到身边,问道。这事他虽然可以替江芯做主,但就跟抓小偷一样,他还是需要听一听当事人的意见,这么做不会让人觉得烦感。

  “这次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江芯想了想说道。她还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没什么主见是很正常的。

  “要我看,气也出了。咱们就和他私了,敲一次竹杠,让他好好的长点记性。”唐风坏笑道。作为一名青少年,成熟稳重并不是他的代言词。

  “行。”江芯无条件赞成道。

  “你告诉他,私了可以,不过最少要这个数字。”唐风冲瘦警察伸出两根手指道。虽然他和中年老板的距离仅有不到三米,但他还是愿意瘦警察从中起到连线的作用。

  “明白,明白。”瘦警察看了看唐风的手指,很清楚的点头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