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莫家惨案

|

  “元善御,你这个卑鄙的小人,就等着我疯狂的报复吧。”

  从雷兽的峡谷内飞出,莫随风就向着允城的方向飞去,心里恨不得将元善御给碎尸万段。

  自己那么信任他,没想到他竟然利用自己的信任来陷害自己。

  而且,最让莫随风想不通的是,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他了,他为什么如此陷害自己。

  九彩云速度很快,只是转瞬间就出了古兽森林。巨大允城的轮廓,已经出现在了莫随风的视线里。

  就在莫随风想要直接冲入允城找元善御报仇的时候,忽然,他心神一颤,感觉到了自己的一丝仙元消散。

  莫随风心惊了一下,他知道,刚才那丝仙元是自己临来的时候留在莫家的。

  现在仙元消散,肯定是有人将自己留下的那块玉牌被捏塑了。

  难道,莫家又出事了?

  想到这里,莫随风不敢停留,连忙掉头向着莫家飞去。而且,莫随风将九彩云的速度发挥到了极限,瞬间化为了一道九彩之光,划破天际,向着莫家的方向飞去。

  允城。

  偌大的允城如今已经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粗略一看,不下百万。

  原本空旷的允城,现在显得有些拥挤。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在十年前,有外族来人族挑衅,数个部族都被灭掉了。

  燧人得知后,勃然大怒,以雷霆手段,灭杀了来犯人族的先天生灵。

  虽然,燧人强势,瞬时间就灭杀了上万的异族生灵,但是,却也因此惹得来犯异族族中的大能者前来。

  如今,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是,整个人族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全部都聚集在允城内,不停的跟来犯异族对抗者。

  两个种族对抗了十年,虽然,并没有大规模的战争,但是,小打小闹却是天天都会出现。

  “父亲,你说哥哥去哪了呢,我们都来允城那么久了,怎么还没见过哥哥。”在允城内的一角,有两位天仙正在交谈。

  这两人,赫然就是莫随风的家人,莫无涯和莫随雨。

  “我也不知道,昨天我去问了一下统领,但是,他都没听说过随风。都已经过去百年了,随风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听到小儿莫随雨的问话,莫无涯也是一筹莫展,满脸的担忧。

  在百年前,燧人忽然发布一条告示,要举办什么征兵之战。

  整个人族,只要修为达到地仙境的修道人,全部都得参加。

  而且还将金仙、天仙、地仙,分别举行比斗。将比斗出来的优胜者提名为各个队长,分别管理一队的修道者。

  经过了一年的拼杀角逐,死伤了不知多少修道者,征兵之战才算是结束。

  莫无涯他们一家人,都已经进阶天仙境,而莫无涯本人,更是天仙巅峰境界。如今他的道之境界也已经达到了道之真谛的大成,隐隐触摸到了道之境域的屏障。

  所以,在那一场比斗中,仗着天仙巅峰的修为,在加上家传后天灵宝龙鳞木助阵,莫无涯过五关斩六将,如今也成了一位小队长,手下有一千位天仙和一万位地仙。

  虽然,现在莫无涯成为了小队长,并且统领一千位天仙和一万位地仙。但是,他却知道,自己在允城,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单单是天仙境界,整个允城如今就足足拥有二十二万,所以,小队长一职,也是有二百二十位之多。

  每十支小队,归于一大队,设立大队长之职。十一支大队,为一统,设立统领职位。

  小队长是天仙巅峰的修为才可以胜任,而大队长,个个都是金仙境。至于统领,修为更是高深,全部都是金仙巅峰的大能者。

  来到允城之后,莫无涯才知道自己这一千多年来是多么的孤陋寡闻,还以为人族只有燧人这一位金仙。

  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是坐井观天了,没想到人族不仅有金仙,而且数量还不少,足足有二十多位。

  如今,整个人族所有的修道者全部都登记在册,莫无涯偶尔看了一次,才发现,人族竟然有那么多人。

  单单是地仙境以上修为的修道者就有两百多万,还有那不计其数的人仙和没有统计过的凡人。

  据莫无涯自己估计,整个人族如今少说也得有个一千万人。

  “唉,现在哥哥找不到,铁族又来侵犯,我真担心哥哥遇到危险。”莫随雨担心的说道。

  就在莫无涯和莫随雨说话的时候,忽然,在允城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号角声。

  “铁族又来了,随雨,今天是我们小队值班,我们快去看看。”莫无涯说道。虽然他知道这号角传递的信息是铁族之人来犯,但是他却丝毫不着急。

  因为,这十年来,基本上每天都会出现这种状况。

  铁族之人全都在允城的万里之外扎营了,足足有三百万大军,更是有一位罗天上仙境界的超级高手助阵。

  不过幸好,燧人也是罗天上仙境界,并不惧怕铁族大军。但是,为了照顾两族的修道者,燧人和铁族的罗天上仙境好似约好了一般,并不出手,只让金仙境的人交战。

  所以,现在是大战没有,小战不断。

  听了莫无涯的话,莫随雨点点头,连忙组织人手,向着允城外飞了出去。

  而这一切,在空中疾行的莫随风都不知道。他现在心里只希望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

  “父亲、母亲、弟弟、小红、紫英,你们千万不能有事!你们等着我,我很快就到家了!”莫随风心里担忧。

  不由得,九彩云的速度更快一筹,在他的身后,一道紫色雷霆时隐时现,又为他增加了一丝速度。

  转眼,四天已过。莫随风已经隐约看到莫家的轮廓了。

  只见此时的莫家,浓烟滚滚,火光闪烁。

  见此,莫随风心里大惊,只是瞬间,就来到了莫家的上方。

  看着下面满目疮痍的莫家,莫随风心里在滴血,双眼瞬间血红,“吼!”仰天一声怒吼“是谁!给我出来!”

  不怪莫随风如此失态,此时的莫家一片焦黑,横尸遍野,血迹斑斑,好像进了屠宰场一般。不过此时,地上躺着的不是牲畜,而是一个个莫家的族人。

  看着那些已经没有了气息的族人,莫随风双眼欲裂,瞬间,落了下来。

  “父亲!母亲!”莫随风大吼,但是周围一片安静,除了房屋燃烧发出的“嗤嗤”声外,整个莫家,在没有一点声息。

  “啊!”莫随风心痛!望着头上的天空,大声怒吼,好像要把心中的痛楚给一口气吼出来一般。

  “咕咕”忽然,莫随风耳朵一动,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莫随风连忙收住吼声,倾耳聆听。没过大会,一个同样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咕咕咕咕”。

  莫随风踮着脚步,轻轻的走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走过去之后,莫随风如同一只幽灵一般,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在他的面前,是一块石门。此时的石门已经断裂,跟墙壁成三角形支在那里,而“咕咕”声,正是从石门后面发出来的。

  “嘭”莫随风挥手,一下就将石门给扫飞了出去,石门飞出去之后,莫随风一愣,看着眼前的人,忍不住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啊!你们这些恶魔!我跟你们拼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大喊道。

  声音里有些许颤抖,但是更多的是愤怒,是仇恨!

  石门后面,躲着的是一个年仅四五岁的小男孩,此时小男孩流着鼻涕,脸上的泪痕还没有拭去,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手里紧紧的握着一般断开了的木剑。

  乌黑的瞳孔紧紧的盯着莫随风,眼里全是仇恨和愤怒。

  “小孩,你是谁?”莫随风看着眼前正仇视的看着自己的小孩,眼里露出一丝痛心。

  “你这个混蛋!恶魔!我跟你拼了!”小孩一见莫随风,立刻大声喊道,眼里的仇恨如同火焰一般,似乎要将莫随风融化一般。

  大喊完之后,小孩就挥舞着手里已经断裂了的木剑,一剑一剑的向莫随风刺去。

  莫随风没有躲,也没有挡,任由小孩在那里一下一下的刺向自己。

  虽然,小孩的木剑刺在自己的身上,连痕迹都不会留下,但是莫随风却感觉好痛!心好痛!

  这个小孩莫随风虽然不认识,但是,莫随风却能感觉的出来,这个小孩是莫家的族人。

  一个年仅四五岁的小孩,竟然拥有着这么浓郁的仇恨,莫随风的心就像是被刀刮了一般。

  “我打死你!我打死你!”小孩一边大叫着,一边对着莫随风拳打脚踢。

  但是,小孩年纪毕竟太小,没过一会,就已经没力气了,瘫倒在地上,仇视着莫随风。

  “小孩,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莫随风蹲下身去,尽量收敛自己内心的痛楚,露出一副平静的神色问道。

  小孩不说话,只是仇恨的看着莫随风。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莫随风早已经被杀死了。

  “唰”小孩见莫随风蹲了下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猛的一挥木剑,就向莫随风的眼睛刺去。

  莫随风清晰的看到了木剑的痕迹,但是,他却没有躲,也没有动,只是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任木剑刺向自己。

  木剑准确无误的刺中了莫随风的眼皮,但是却不能寸进丝毫,“咔嚓”一声,木剑再次断裂,只剩下了一个剑柄。

  看着仍然一点事都没有的莫随风,小孩眼里满是失望,看着莫随风的眼神,如同一条毒蛇一般。

  “恶魔,你杀了我吧。”小孩知道自己不能伤莫随风丝毫,眼里露出了绝望,但是他却没有丝毫恐惧,表情异常平静。

  “小孩,你叫什么名字,你的父母是谁,莫家为什么会成这样。”莫随风问道。

  “哼,恶魔,不要假惺惺的了,我是不会说的。”小孩子似乎认定了莫随风就是前几天那群恶魔中的其中一人,倔强的说道。

  “我叫莫随风,你有没有听你父母说过。”莫随风见自己怎么问,小孩都不说,只好将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

  “恶魔,骗子,你怎么可以叫莫随风啊!只有我们莫家的长老才有资格叫这个名字。”小孩显然不信莫随风的话,一副你骗人的样子说道。

  莫随风被小孩弄得哭笑不得,怎么你就是不相信呢。

  “我真的是莫随风,我父亲是莫无涯,母亲是祁秋碧,弟弟是莫随雨,弟妹是莫紫英,还有个灵宠是小红。”莫随风无奈的说道。

  “你真的是莫随风?”

  “我真的是莫随风。”

  “哈哈,你是莫随风,那我还是莫无涯呢!乖儿子,快叫声父亲来听听!”小孩大笑着说道。

  “靠!这是谁家的倒霉孩子!”竟然被一小孩给耍了,莫随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随后,莫随风平复了一下情绪,问道“小孩,不管你信不信,我的确是莫随风。莫家除了你还有别的人活着吗,我父母亲和弟弟都去哪了?”

  “乖儿子,你父亲不就是我吗,你还找什么。”这小孩异常狡猾,看着莫随风,眼神中有些戏谑。

  莫随风无奈,自己无论前世今生,几百年了,都没有像今天一样憋屈过。可是,看着这小孩那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莫随风就算憋屈,也无处发泄。

  看来,在这小孩嘴里是问不出什么了。既然问不出来,那就自己去找吧。我就不信了,整个莫家,还就没有其他活口了。

  别让我知道是谁下的手,不然,我让他全族皆灭!!!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