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结怨

|

  如玉阁是七星宗的隶属势力,这里可以贩售妖兽、灵丹、以及其他的一些奇异材料,只要是对修士有所用处,能够得到回报的物品,都可以在此处‘销赃’。

  而如玉阁也是七星宗之内唯一的一个‘商店’,因此,此处生意极好,每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毕竟七星城是七星宗的地盘,七星宗乃是燕地三大宗派之一,在燕地的修士还是要看七星宗的面子。

  而在今日之时,如玉阁将会准时举行一个月一次的拍卖会。

  无论是谁,只要交上一块中品灵石,都可以进去参加观看。但这也是要分位置的,若是灵石交的够多,那么就能选取到更靠前更好的位置。

  因此,陈扬在交了五块极品灵石之后,选到了考前五排的两个位置,他是与夏明一同前来的。

  夏明虽然从小生活在七星城中,但他只听说过如玉阁的拍卖会,却是从没进去过。因此,在进入到其中的时候,夏明还有些忐忑。

  而像一些修士,他们没有那么大的财力购买拍卖物品,只为图个好看,也会画上一块中品灵石进去观看,正所谓看看也是无妨,还可以增加自己的阅历。

  由于陈扬交上的是五块极品灵石,因此在如玉阁中可以算得上是贵客了,立时就有一个小厮来为他引路。

  “两位贵客,这边请。”小厮点头哈腰,为两人引路。

  陈扬与夏明跟着此人,直接上了三楼,到了三楼,这里就是极为宽广的地方了。

  此地是一个大厅,宽敞无比,也不只是某位大人物用了什么法阵,将此地改善的宽广之极,至少能够容纳下千人,端的是让人眼前一亮。

  陈扬和夏明在小厮的带领下,向着他俩的位置走去。

  “扬哥,这地方还真大,以前就常听人说此地的奇异,没想到今日我夏明能够进来,可真让人感慨。”夏明深深的吸一口气,道。

  的确,若是没有陈扬的出现,夏明还依旧是以前那个点头哈腰的‘导游’,哪里能有机会进到这里来。他一番感慨,陈扬只是笑笑,没有多说,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

  夏明嗯了一声,点点头,懂得陈扬对他拍肩膀的意思。

  “让开!你们二人拦住我家公子的去路了。”

  就在此时,一个冷酷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颇有些高傲的意味。

  陈扬与夏明旋即转身,就见在他们的面前,站着三四个年轻人,正一脸不屑的看着两人。

  这四个年轻人都是身穿青色衣袍,显得有些华贵,他们微微昂着头,双手负在身后,眼中有着不屑的目光,却是将他们对陈扬和夏明不屑的神情给出卖了。

  他们对陈扬和夏明都看不上眼。

  因为,四人都从陈扬和夏明身上感应到淡淡的灵力波动,不过才是凝元境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自己可都是凝元境,这两个拦住去路的家伙,真是狗眼看不出端倪,见到了他们居然不让路,这成何体统!

  四人都是高傲之极,这都是有原因的,归根结底来源于他们的公子。

  他们公子的身份他们极为清楚,别说是在这七星城,就算是在燕地,他们的公子也可以是横着走,更何况这两人看起来还不像是有门有派的修士,更是不入他们的法眼。

  区区两个凝元境的修士,算得了什么?

  因此,他们四人对陈扬和夏明的不屑,还是有一定原因的。

  夏明微微一怒,顿时就要开口,陈扬抬手,示意他别说话。

  然后,陈扬看着四人,目光扫过他们身上,没有丝毫生气的模样,反而是淡然一笑,极为无所谓地道:“四位,我们好像没拦住你们公子的去路吧,此地这么宽,你们要走就走,我们二人又怎会拦住你们的去路。”

  “可是,我们公子从来不喜欢绕道。”一个青年声音有些冷淡道。

  他这话说的极是理所当然一样,好像天生就本该如此。

  只是,陈扬本想好好跟他们解决此事的,但听到青年的这话,陈扬却是有些不舒服了。

  陈扬眉头一挑,看着这个青年,目光骤然冷了下来。

  本来还是极为高傲的青年,也不知怎的,居然不敢与陈扬这冰冷的目光对视,稍稍的移开了目光。

  陈扬早已杀人,而且仔细想来,他杀过的人也不算少了,先是在飞剑门杀了赵飞寒、后又斩杀诸多狼牙帮的匪盗,然后一路走来,他杀的人也真不算少了。

  因此,经过历练,陈扬虽然平时都是面色平静,经常以笑示人,可在他的骨子里,却是有些冰冷。因此,他的目光也有了杀气,这是他自己没有察觉的,但并不是没有。

  所以,此时青年居然也不知是什么缘故,不敢与陈扬那带有杀气的目光对视,转而有些稍稍的移开,想要避免陈扬那冰冷的目光。

  “你家公子不喜欢绕路,难道当我就喜欢绕路了?”陈扬看着这个青年,淡然开口,他脸上那微然的笑容已然不再,转而有些冰寒。

  “当然,你岂能比得上我家公子高贵!给我家公子让路,是你的荣幸。若是我家公子发怒,你命不保。”另一个青年像是恶仆一般,冷笑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了?”陈扬冷然道。

  “当然是在威胁你。”这个青年依旧冷笑道。

  陈扬笑了,他的笑容里充满了讽刺与讥嘲。“我陈扬虽然时常被人威胁,但现在依旧活的好好的。你若要威胁我,恐怕你的命先于我不保!”

  “你!”青年顿时怒极,刚想要反斥,但陈扬斜视他一眼,目光森冷,让他骤然吓得话头一滞,就吐出那么一个字就说不出话来了。

  “你若以手指着我,我保证你的手会断下。”陈扬看了一眼他想要抬起的手。

  青年终于感觉到惧意,虽然心中恨极,可还是只能把手缩回来。

  陈扬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旋即转身就准备离开。

  他没必要和这样的人一般见识,对方虽然招惹他,但他也不想招惹下什么麻烦。因此,在训斥了对方一番之后,见对方没有再蹬鼻子上脸,陈扬自然不会无趣的再去找别人的麻烦。

  只是,就在他刚刚转身之际,一个陌生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

  “扇了我手下的耳光,就想离开,还没问过我这个当主子的呢,你就敢这么轻易的离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