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农天

|

  “啊.....我的头好疼!”山林中一个少年抱着头说道。

  “你醒了!”在他不远处一个身穿斗笠的人问道。

  突如其来的声音少年一惊,他随手抓起一根木棍瞬间站起指着身穿斗笠的人。

  “你是谁?”少年惊恐的问道。

  身披斗笠的人没有说话,继续只顾着眼前簧火上烤的一只像鸡的动物。少年手中的棍子紧了紧,一步步的向后挪动倚在一棵树上。“啊....”头有事一阵剧痛,无数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上上的衣服已经破烂,身上的唯一一块饰品是一块漆黑如墨的玉。“我是谁?”少年自问道,少年胸口一阵起伏。大脑中不停的回响着“我是谁?....我是谁?我是...”,“不要!不要靠近我。”少年不知怎么拿着木棍朝着空中乱舞,一股暗红色的气流在她的身上涌出,在狂乱中少年劈出一道光飞向身披斗笠的男子。

  男子依然不紧不慢的拿着一把小刷子在那只烤的动物上的抹啊抹,那道光眨眼间就已经飞到男子的身后。那字依旧想没有感觉到一样身体微微一动,身上涌起似少年上的气流在他的背后。那道光碰到男子身上的光景象一点火星没进大海一样,没有一点变化的消失了。

  “咯..咯..先天的神体果然不一般啊!竟然在没有修炼的情况下激发出自身的潜能.”男子沙哑的道。他说完,右手甩出一道金光打在少年的眉心处,刚醒来的少年又一下子昏倒了。在昏倒的过程中,男子无声无息的移动到少年身后将他接住又回到簧火

  堆前继续烤着那只动物,时间不长一股迷人的肉香在周围四溢。

  夜幕笼罩天空天上无数颗星辰闪烁着莹莹之光,斗笠男子摘下头上的斗笠露出一副苍白的容貌,他五官端正眉宇间有一股正气鼻子下面和下巴上有一点小胡子,“咳..咳..”他抬头看着漫天的银星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

  “往事如烟,万事剧变。曾经的人,曾经的事都不见了!为什么还要剩下我这样的一个废人。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们都走了为什么要留下我!就是为了这个孩子吗?为什么要让一个孩子承担如此多的事!”说道这里他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咳!”一口鲜血喷在身前的簧火里,鲜血在火里发出“嗞 嗞”的声音。男子闭上双眼平复自己的心绪。“咳..咳..”

  少年醒了,现在的他没有了早先的惶恐。他做了一个老长老长的梦,梦见他和眼前的这个男子的点点滴滴。他撑着无力的身体站起,“二叔!你的....”少年叫道,男子只是抬了抬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唉..”男子沉默下来,但脸上确实充满了无奈和关怀。

  “天儿!”

  “天儿在!”少年连忙来到男子的面前,扶着男子起来。

  “以后就只剩下你了!我从血池带你出来已经受不可治愈的伤势!你要好好活着,你体内的血脉已经被血池压制.....以后要尽量不要动用那份力量!他并不完全属于你。。。”

  “嗯!”

  “这世间有太多的东西需要你去寻找,我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咳..咳!”有一口血液吐出男子的脸变得更加苍白。

  少年一下子跪在地上,“二叔,你不能死!你一定有办法,对吧?以二叔的修为一定会有救的。”说着少年划破自己的血管,血液在在她的手臂上流出,“二叔你喝吧!我的血可以救你的!”泪水不自觉的涌出眼眶。

  男子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一股气流运转,伤口迅速的愈合。“没用的!我的伤 你的血救不了!你要记住据对不可在修者面前暴露你的血液!要努力修炼,成为强者你想知道的就有实力去寻找了!”

  “坐好!我传你我所修炼之法!”

  少年听到男子的话立即坐好,男子左手提起一指手指爆发金色的的光芒抵在少年的眉心。经脉运行之法已在少年的脑中出现,少年逐渐的陷于那种玄妙的境界。

  “以后自己的路要靠你自己了,我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这个世界对你充满了威胁,想要活下去只有成为强者!弱者指挥孤独的死去!我没有更多的东西给你...我的东西只会束缚你,因为你不是别人,你是农天。”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