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堂试

|

  隐清风无奈地白了刘问天一眼:“你这丫的,还真够现实的。”

  刘问天无奈地摆了摆手:“没办法呀大哥,在修真界,不现实一点的话,估计你很难存活下去呀。”

  隐清风被刘问天的话,着实惊讶地看了其一眼,看似极为年少的刘问天,居然能够这么认清修真界,隐清风心里也不得不对刘问天赞叹一番。

  随即隐清风就解释道:“猎灵大赛,是我们最盛的一场赛事,只要年龄不超过三十岁,都可以去参加,无数的青年俊杰在这一天,都会赶往魔都前去参加,我们将会选出最优秀的弟子,代表天魔盟出战,而黑魔盟也会选出最优秀的弟子,代表黑魔盟出战。”

  “我说拜托了大哥,你能不能说点整事呀,说点我问你的关键好不好?”刘问天无奈地翻了翻白眼。

  隐清风则抱歉地嘿嘿一笑:“嘿嘿,接下来就正入主题了,猎灵大赛没有第一第二什么的,只有让自身实力或者修为变强的天大好处,因为在猎灵大赛中,获胜者,将会进入一片空间中,进行真正的猎灵大赛,那里有很多的狱魂,据说出现或狱灵和狱将的强者。”

  刘问天这时也算是听明白了,那片空间中的灵魂之力同等级中,肯定比修真者弱,毕竟他们只剩下狱魂而已,但是他们这些修真者,将这些狱魂炼化之后,实力肯定会大涨,而且要比在外界修练提升很多倍。

  见到刘问天点头,隐清风接着说道:“这样的好事,谁也会抢着去做,因此要在我们宗门内选出最优秀的十名弟子,然后前往魔都,进行最后的选拨。”

  “那大哥,咱们魔隐宗有没有进入真正的猎灵大赛呢?”刘问天细细地问道。

  隐清风却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还真没有呢,毕竟魔隐城只是三级城池,连外面的猎灵大赛的前五十都出现不了我们魔隐宗的身影,真正的猎灵大赛,我连见都没有见过。”

  听到隐清风的话,刘问天面露出了沉思之色,毕竟这还真的不是一件小事情,即使外围的猎灵大赛,那也肯定是高手如林,一些宗派内的老怪物,估计在那个时候,也会出来透透气了吧,他担心自己是圣修的身份,会被那些老怪物看出来。

  就在这时,老周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刘问天的脑海中:“放心吧小子,尽管去参加提升修为就好了,有我在,凭那些老家伙还想看出你的真实身份,连梦都不会让他们做。”

  听到老周的这句话,刘问天总算是安心了下来,老周也同样是想要刘问天想尽一切办法地提高修为,当然这是在毫无后遗症的情况下。

  “既然这样的话,那去参加一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奥。”刘问天脸上轻松地说道。

  “问天,我觉得你说的怎么这么容易呢?好像你能够直接进真正的猎灵大赛一般。”隐清风脸上多了些许震惊。

  刘问天顿时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说道:“嘿嘿,哪有这么容易呀,我只是有些激动而已,毕竟先过了咱们宗内的堂试,才有资格呀。”

  说到堂试,隐清风瞬间耷拉着耳朵,有些无力地说道:“唉,真是愁死了,你也知道,咱们飞鸟堂在这五堂中算是垫底的,往年连一个参加的人都没有。”

  “不过,现在我达到了狱魂期六级,我相信,只要我努力一下,前十名弟子有我的问题不大,也算是为咱们飞鸟堂破破吧。”说道这里,隐清风脸上闪出了些许的战意。

  刘问天也走向前去,用力拍了拍隐清风的肩膀,一脸坚定地说道:“放心吧大哥,这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争取爆五堂的菊花。”

  如果换做别人,隐清风或许还真的当成吹牛了,可刘问天却不同了,被刘问天这么一说,在隐清风的心中也突然升起了一股信心,坚定地向着刘问天嗯了一声,狠狠地点了点头:“小师弟,我知道你没有表面那么简单,所以希望这次比赛你好好表现。”

  “放心吧大哥,说爆他们的菊花,咱们就爆他们的菊花,这点小事,交给我就可以了。”刘问天嘿嘿地笑着说道。

  对于如今自己的实力,刘问天可以说很有信心,毕竟在他这个年龄段中,拥有狱师期的实力,几乎罕见呀,所以刘问天很有信心,在这五堂中,能够赶上自己的修为的人,估计没有,即使霸虎堂的大师兄,刘问天虽然没有与其见过面,但觉得要真打起来,自己未免不是他的对手。

  “恩恩,那咱们准备一下吧,明天就要参加堂试了,不过在参加堂试前,我们飞鸟堂还要选出五名弟子呢?放心吧,你绝对会是其中的一员,你可是我们飞鸟堂的主力呀。”隐清风笑着说道,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这位兄弟,实力肯定不凡,但心里却没有一丝地不悦,有的只是高兴和期待。

  刘问天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紧接着就由隐清风带领着刘问天前往了他们飞鸟堂的练武场,此刻飞鸟堂的练武场,已经聚满了弟子,由于五堂中,只有飞鸟堂的门槛比较低,所以一些修真者都选择了飞鸟堂,虽然单一的实力较弱,但胜在人数超多,但猎灵大赛人数没用。

  “哈哈,大家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估计还有很多弟子不认识咱们这位新成员吧,他叫刘问天,是当初我历练时候遇到的一位好兄弟,如今是咱们飞鸟堂的一员了,我将他选上了参加堂试的一员。”隐清风笑着说道。

  当隐清风话音刚落,下面就在吱吱呀呀地吵了起来。

  “这是谁呀,从来冒出来的小子。”

  “是呀,我也不知道呀,之前大师兄可从来没有破例过。”

  “对,想要成为堂试的一员,是用实力打出来的。”

  对于下面的一些议论,刘问天脸色依旧平静,隐清风也没什么大的表情,依旧宛如磐石地站在那里,只不过台下的张小丽,脸色却有些疑惑,她也不明白眼前看似稚嫩的年轻人,是如何获得大师兄的看重的,而且貌似实力也不强。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