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大战来临

|

  天元门大长老被人斩杀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时间四周大大小小的帮派,甚至连那些普通人都开始议论纷纷。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华晨羽却像没事人一样,依旧在自家院子里喝茶,练功,似乎对那些传言充耳不闻一样。

  流云掌一十八式,华晨羽虽熟练于心,可无奈修为不够,一时间也不能全部施展出来,到目前为止,他所会的不过仅仅十招而已。

  十招全部打完,华晨羽只得是再来一遍,这一遍一遍下来,虽然不能增加功力,但也让华晨羽又加深了一番对流云掌的理解。

  收功吐气一系列动作完成后,华晨羽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钱老三,此时的钱老三像是陷入了某种境界,一动也不动的。

  半晌,钱老三恢复正常,然而华晨羽却明显的感觉到他一身的气势隐隐有突破的趋势,想来刚刚应该是有所感悟,恐怕是其距离突破到武师中期也不会太远。

  “嗯,不错。这里有两颗丹药,虽然效果有限,但对你突破应该能起到不小的帮助,你拿去用吧!”

  “多谢公子的赏赐,刚刚属下冒昧了,还请公子宽恕。”

  “无妨无妨!你突破对于我沙河帮来说也是好事一件,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怪你。对了,让你办的事,你办得怎么样?”

  “已经按照公子的吩咐找到不少人来宣传此事,想必这时候天元门甚至附近的帮派都已经知道您击杀天元门大长老的壮举。只是,属下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说吧!”

  “那天元门毕竟是个不小的帮派,其中还有武宗强者,您如此做不是相当于挑衅吗?如此一来,天元门门主定会过来约战您的。”

  钱老三小心翼翼的说出这句话,再他看来自己公子这一次做的还是有些鲁莽,要是对方大举杀过来,沙河帮又该如何呢?

  “你是担心我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是担心他们大举冲杀过来?依我看这天元门门主绝不会带人来灭我沙河帮,倒是很有可能约战我本人。如此,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公子……要知道您毕竟只是武师啊!就算您能斩杀天元门大长老,也不一定能斩杀天元门门主,属下是担心您啊!”

  华晨羽着实没有想到这钱老三还有这份心,只是他就不明白了,这天元门门主不也是武宗吗?又如何说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

  “此话怎将?同是武宗初期,难道这天元门门主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公子有所不知,这天元门门主有传言说他十年之前就是武宗修为,这么多年过去,虽然未曾突破,然而这功力却更加厉害,平日里,一般的武宗根本就不是他对手,此人的可怕可想而知。公子还请三思啊!”

  “你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只是你认为就算这个消息不传播出去,那天元门门主就会放过我吗?门派的大长老被人杀死,恐怕是谁都不会坐视不管吧!”

  “既然公子早就知道,当初为何还要杀死那天元门大长老呢?只要击败他,留他性命,想必天元门顾及您的厉害,以后也绝不敢压榨我们沙河帮的。”

  “行了,你先下去吧!此事我自有分寸。”

  “是,公子,那属下先行告退。”

  原本在华晨羽看来自己只要将这个消息传播出去,想必那天元门门主肯定就会坐不住,主动宣战自己,一较高下。

  然而现在到目前为止,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再听到刚刚钱老三的那一番话,华晨羽马上就明白了,这天元门门主不是一般人。

  只是华晨羽难道就是普通人吗?看了看还戴在手上的手套,华晨羽依旧是信心十足,武宗初期巅峰吗?想必你一定很强吧!

  天元门总坛,此时的天元门门主就坐在主位上,只是这表情很不好看,心情更是不好。

  几个小时之前他收到了手下人的禀报,从而得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那就是他的大长老被人杀死了。

  然而动手的人竟然是他们天元门的附属小帮派,沙河帮的人,最主要的是那人只是一个小小的武师,年仅15岁。

  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他根本就无法相信,对于自己门派的大长老他还是知道的,三年前突破武师,成为武宗。

  实力虽然一般,但绝对不是一个武师就能打败的,更别说被击杀,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只是,随着时间的越来越长,他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悲剧的事实,那就是自己的大长老真的死掉了,面对众多的门人弟子的疑问,他除了为自己的老伙计报仇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

  三天后,华晨羽的住所,一张简简单单的帖子被送到他的面前,没有任何的考虑,华晨羽就直接将这副帖子打开。

  帖子很简单,上面只有一个大大的“战”字,只是在背面,华晨羽还看到了几个小字,仔细看来却是“城西决斗场”。

  这帖子也是江湖人的一种方式,分成拜帖,战帖等等,此时天元门门主所下的就是战帖。

  所谓战帖一出,生死两知,天元门门主的意思就是要在城西决斗场和华晨羽一决生死,这不是简单的争斗,而是生死决斗。

  战帖之下,不论输赢,只论生死,胜者自然为王,败者只能入土去死。

  大岭城城西决斗场是一个很奇妙的地方,这里从来不缺乏人气,永远都是爆满,在这里不论你的身份是什么,只要来到这里,那么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人。

  而杀人往往有两种结果,那就是杀死人或者被人杀,强者活命,弱者就只能去死。

  因此这里也同样是一个龙蛇混杂的地方,三教九流,各大帮派,达官贵人,几乎什么人都有。

  今日,华晨羽就要在万众瞩目之下和天元门门主一决生死,这个消息已经被传遍,因此,今天的这里依旧是人气爆满,不减平日。

  一来到这里,华晨羽就感觉到浑身的兴奋一下子被点燃,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的,只想找人来练练。

  虽然华晨羽几乎没什么名气,但是一些人还是注意到了他,一些人甚至已经摆好了赌桌,开始下注,想以此来小賭一把,顺便观看这场精彩的“自残”行为。

  在很多人看来,华晨羽简直是找死,要知道天元门门主的实力可不是吹的,而是打出来的。

  即使是迟迟没有突破到武宗中期,但是在武宗初期,却是没有什么人敢去招惹他,因为他曾经接连击败好几个同等级的武宗,凭这一点就能说明很多问题。

  至于有传闻说华晨羽仅仅用武师后期的实力就击杀武宗,在他们看来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就算是真的,也绝对不是用什么正当的手段。

  可是,还是有一部分人相信华晨羽这个年轻人能够再次的创造奇迹,击败甚至是击杀天元门门主。

  很快,这里的活动就吸引了很多人,两人之间的赔率竟然达到了惊人的1比6,当然华晨羽绝对不是这个1,而是那个6。

  换句话说,如果华晨羽战胜对手,他的赔率就可以达到6倍,如果是天元门门主胜利,那么就只有两倍的价钱。

  这赌局的老板也是一个人精,他明明知道天元门门主的胜算几乎都可以肯定是百分之百,却只有一倍的价钱,然而华晨羽却足足达到了6倍,就算是华晨羽爆了冷门,也最多只有6倍的赔率,况且他也不相信会有多少人去选择一个只有武师级别的小子,这买卖他几乎是赚定了,就等着到时候数钱。

  华晨羽同样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对于庄家的赔率设定,他无可厚非,但是他同样有参加进去的权力。

  “钱老三,一会儿你拿10万两去跟他们賭,就賭我赢。”华晨羽叫来钱老三,特意压低了声音道。

  “公子,如果输了,咱们可是要赔60万啊!你确定要这么做?”对于华晨羽的决定,钱老三当然不能违背,只是10万两白银的赌注实在太高,高的离谱。

  “如果我输了,你觉得我还能活着吗?既然命都没了,那还要如此多的钱财做什么,还不如便宜了别人。你说呢?”

  钱老三一阵无语,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想来还真是这回事,命都没了,要钱还有什么用呢?还不如便宜别人。

  “快去吧!要不然一会儿庄家反悔,我们就赚不到好处了。”

  10万两白银被当做赌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位爷是不是疯了,然而庄家已经发出话来,自然不可能悔改。

  现在庄家的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起来,那可是10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啊!要是这次输了,恐怕以后连衣服都买不起了。

  现在他只希望天元门门主能够百分之百的保证胜利,要不然这次他就真要倾家荡产了。

  就在所有人激动到顶点,想迫切的开始观看这一场战斗的时候,两位正主之一的天元门门主,正式登场。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另一位正主,沙河帮大长老华晨羽同样是一步步迈入决斗场之内。

  一场生死之战就要开始,谁输谁赢,却还未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