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晋升决赛(一)

|

  比武大会,这个时候各大学院学生之间已经进行到了最后的战斗。基本上,都是功力极其高强的内门弟子。每一个都是皇天道门外门堂的天之骄子,每一个都曾今是绝世天才,拥有巨大奇遇的人物。每一个都万众瞩目。 现在,战斗场地中,人员越来越少,所以每一场战斗都备受关注。

  云飞扬的凌厉剑术,也展现出来了锋芒,许多原来不知道他的大人物,也都把目光看向了他,对于这个突然崛起的外门堂弟子产生浓厚的兴趣。如果说,云飞扬以前是默默无闻的人,现在一下就变成了光芒耀眼的明星。

  皇天道门之中,许多正直的长老都对他暗暗点头,毕竟这次皇天道门之中出来了这样一位天才,是福气,让人刮目相看。

  当当当…….

  再次一轮,又开始了。现在,场地上就剩下了十个人。这十个人,是千千万万皇天道门,所有高手之中,选拔出来的真正强者,其中有一个,就是 这是一个奇迹,所有的人都对云飞扬开始刮目相看,看看这一匹黑马能够走多久。

  “上官鸿,请赐教!”平台上。上官鸿眼神冰冷,腰杆挺直,如一柄宝剑。对面三十步,云飞扬神情淡然,举止从容。

  “寻常人我只需要一剑便能解决,你实力不错,应该能逼出我的第三剑。”上官鸿看着云飞扬,冰冷道。

  云飞扬道:“是吗!我劝你全力以赴为好。” 在他他和柳琴絮交手的时候,其实还保留了许许多多的手段,没有利用本身庞大真气取胜,就凭借剑术的精妙,实际上他一路走来,都是以精妙的剑术来取胜的,而且在这里他只能使用他擅长的剑术而已,如果用修真功法那会被认为是域外种族遭到灭杀,而且自身只能全部依仗的就是一柄长剑。但是实际上,他真正的实力,在丹田深处,是九死残生的庞大力量。

  虽然九死残生能够真正施展出来,但是这些功法却是不能够施展出来,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只用一把长剑而已,但是那庞大的力量却可以随意变化,变化为长剑上面的力量,扰乱人的视线。

  “难道你以为凭你的实力可以让我全力以赴。”上官鸿的眼神更冷 了。两人相距三十步而站,一个眼神冰冷,一个神情泰然,所有人的呼吸都静止下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台面。

  嗡!一把长剑泛起幽幽的光芒,在云飞扬手上一把长剑顿时显现出来,他淡淡道:“不全力以赴,你将没有任何赢的机会。”绝大部分人目瞪口呆。

  “什么,两个都是用剑的,而且看来两人的剑术都不差。”

  “看起来,这次的比赛很有看头,就看他们两个人是否能够真正的把对方击败。”

  “这次对决,想想应该不会太差。”云飞扬拿着长剑,对于观看的人来说又有了一种看头,毕竟他们都清楚,失去剑,使用剑的人的战斗力将大打折扣,只有剑在手,才能把自身的实力发挥到淋漓尽致。

  皇天道门的长老席上,几位长老点点头笑道:“有意思!”长剑拿在手,云飞扬的气势变了,眼神犀利如剑光,洞穿人心,一股股锋芒之气从其身上散发开来。上官鸿略带讶异,他确实未曾料到云飞扬居然在他面前居然还用剑,不能怪他自负,实在是对方应该知道他的剑法,通常情况下和他同等级的人一般不会用剑。

  当然了除了一些剑修之外,在剑修之中如果稍有成就的剑修都会有一些剑的品质,如锋芒,锐气,犀利,冰冷等等,但是之前云飞扬的气质,和这些没有任何关系,看起来很普通。他当然不知道,云飞扬的剑法是讲究“无”的境界,讲究云淡风轻,而不是张扬跋扈。

  太极剑法不但可以隐藏一个气息的修为,还可以掩饰气质,让人看不出虚实,别说是上官鸿,就算是圣斗劫修为的剑修也不一定能看出来。

  “既然你也是用剑,那最好,打败一位晋升决赛的人无疑更有趣,希望你能坚持的长一些。”上官鸿修长的右手放在剑柄上,真气一灌注到剑身中,随时可以发动致命一击。

  咻! 上官鸿动了,整个人仿佛出鞘的利剑,极速朝着云飞扬掠去。眨眼间,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五步。

  “噌!”直到此时,上官鸿方才拔出剑,剑一出鞘,扭曲的那道剑光似缓实快,似上而下,仿佛梦魇一般,让人分不出对方要攻击哪一点。这种剑法顿时让下方的一些人面色发白,在这一剑之下,那种有力使不出,不知所措的痛苦感觉记忆犹新,烙印在脑海深处。锵!在众人紧张激动的目光下, 云飞扬也出剑了,出剑的角度平淡无奇,仿佛就是普通的一剑,又如神来一笔。

  不仅如此,云飞扬的剑光很细,是那种凝练到极致的细,更加锐利。叮一声!上官鸿的第一剑无功而返,被格挡开来,他不以为意,正想要出第二剑,死死压制住对方。只是令他意外的是,云飞扬率先发起反攻。

  “飞燕入林!”太极剑法仅是一种剑意剑法,但是在云飞扬手上威力奇大,一抹惊艳的剑光从虚空中穿来, 直取上官鸿的胸膛。上官鸿往后退一步,黑色长剑横削而出,欲抢回主动权。云飞扬眼神犀利,手腕一转,剑光在极小的范围内爆发,层层叠叠,铺张开来,向着上官鸿扩散而去。

  “什么?”迎面而来的剑光给云飞扬的感觉像一座座大山,山峦叠嶂,冲击他的心神。这一刻,上官鸿收敛小视之意,身体拔地而起,一剑往下击去。

  卡擦!卡擦!卡擦!……两人的剑光触碰到一起,把平台切割的支离破碎,边缘处的 坚硬石柱都给削断了。这一连串的动作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很多人都没有看到双方是如何交手的,实在快的可怕。

  “好惊心动魄的对决,每一剑都是那么的危险,根本来不及反应。”

  “这个云飞扬果然厉害,轻易就挡住了上官鸿的第一剑,还抢先发动了反攻。”另一边,李云在下方目不转睛。

  李云道:“可能那个上官鸿危险了。”

  赵雨蝶自信一笑,“千万别小 看上官鸿,在皇天道门这一断时间以来,他的剑法进步在内门之中可以用神速来说,一日千里,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混元剑法他已经领悟到第二层的层次,那一剑足以击败三个云飞扬,现在才出了三剑而已。”

  “不过我感觉云飞扬同样没有出全力。”身形往后一飘,上官鸿轻飘飘的落在地面,郑重的看着远处的云飞扬,“我承认,你已经够资格让我全力以赴,不过,想要胜我,依旧不可能,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实力。”上官鸿往前一步踏步,周身迸发出锐利的气流,排山倒海般朝着云飞扬扑去,与此同时,剑光变得恐怖万分,把无形无质 的气流渲染成浓重的剑气,掩盖住了剑光的存在。

  “覆灭!”这一次,上官鸿没有留手,他知道自己的第四剑,第五剑甚至第六剑都不可能奈何叶尘,唯有第七剑才有十足的把握击败对方,让对方没有任何反抗的败下场去。黑色的气流伴随着剑光席卷而来,云飞扬临危不惧,眼睛微微闭起,再次睁开时,眼神仿佛两道剑气,撕裂虚空。

  “破!”当云飞扬一剑挥出,附近所有用剑的内门弟子心惊胆战,无缘无故的,他们腰间的宝剑抖动起来,欲要出鞘飞出,融入到 云飞扬的剑势中,怎么压制都无法稳住。

  融合的剑气足有三四米长,宛如切豆腐一样剖开了气流和恐怖的剑光,随即,小了三分之二的剑气尤 有余力,在地面裂开狰狞的剑痕,从上官鸿旁边一闪而逝。下一刻。前方的岩壁酥了一片,往下掉落石粉。上官鸿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在刚才,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存在,若不是对方手下留情,故意偏离了攻击轨迹,这一道剑气绝对能把他切成两半,然后化为血雾,尸骨无存。

  噗!突然,上官鸿吐出一口鲜血,原来剑气虽然未曾伤到他,其上蕴含的力量却让他气血沸腾,一口逆血忍不住喷了出来,心里也变得好了很多了! 看着上官鸿没有了还手之力,云飞扬转身走了下去。

  就在云飞扬下来的这一段时间无数人都震惊了,被他这一剑所惊艳,这一剑,匪夷所思的一剑,就算是一些圣斗劫层次的强者,都在心中激荡,“我到底能不能够接得下这一剑来?”

  就在许多内门弟子中高手震惊的同时,在最高看台上,许多高手也都彻底被云飞扬这一剑震惊了。

  “这一剑,好强的气势。不是苍临铉境界能够施展得出来的。”

  “就这一剑,足可以证明,他可以抗衡圣斗劫的强者,这次云飞扬肯定会在门派之中出名了。”

  “这一剑,好厉害,剑意,剑气,剑势,剑招,剑神……….都到达了一种鬼神莫测的境界,就如同是一种审判的力量一般,让人无法抵抗,这一种力量已经超越了我,堂堂正正,但是无懈可击,无法可破,是一股大势。”场下,李云徐徐吐出一口气息!

  “一招,简简单单的一招,那个内门里面的上官鸿就被击败了,上官鸿可是绝世天才啊。”

  “当年,上官鸿对抗内门弟子的时候,何等威猛,现在居然就这样败了,到底是对手太强大,还是他弱小了?”

  “上官鸿并没有弱小,是对手太强。”

  ………在一片场地上,皇天道门的一些弟子,也死死的看着云飞扬刚才那一剑。李云眼神闪烁了一下,看着旁边的赵雨蝶:“厉害,这一剑,真是厉害,剑意与人本身,人与剑,一剑主宰天下,一剑破灭任何存在。就此一手,就可以挤压群雄,作为内门之中强大的对手之一。”

  “是吗?”赵雨蝶深深的看着杨奇,她也震惊万分,万万没有料到,云飞扬居然强大到了这种程度,她原本也以为,云飞扬就是帝兵御一二重的实力,但是现在,居然是直追四五重以上!连九次夺命都认为他是真正的对手。

  “这个云飞扬,到底是得到了什么奇遇?在进入皇天道门前,他还是个苍临铉境界的啊,进展得实在是太快了。”赵雨蝶是深深知道云飞扬刚进入皇天道门前的,原来的云飞扬是什么人,她再熟悉不过,但是自从欺骗了他之后,云飞扬就开始突飞猛进,让任何绝世天才都望尘莫及。 其中到底是得到了什么奇遇?赵雨蝶十分想知道。

  “没想到云飞扬居然能强大如斯,恐怕是我的话,对上云飞扬一剑我都接不下,这云飞扬到底是什么境界的实力,居然这么强大。”

  “如此轻松的就打败了上官鸿,这个云飞扬的潜力无穷,日后他可成这个皇天道门的顶梁柱之一。”

  “不过云飞扬这人的实力恐怕还不应该如此,云飞扬应该还有底牌没有出手。” 李云也是心有感慨,今日一战,云飞扬这个人算是声名鹊起,不出几天,就能传遍整个外门堂。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