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梦遇魔君

|

  农天听从老者的话盘腿而坐,老者双手在空中挥动青色的真气顿时在那瘦小的身体里爆发出来,整个人都被青色所包裹,他双手不断的向四周拍出奇异的字符竟停留在虚空逐渐形成一层淡青了的光膜。农天心中一阵震撼,这样的武者在他的心中已经可以称之为绝世高手了。但他的心中却有一股坚定的信念,那就是变强!它要超越世间的一切强者!

  “将你的玉佩拿出来!”老者淡淡的说道。

  “是!前辈!”农天取出玉佩,放在身前。

  老者没有说话,双手又在空中划刻法印,将一道青光击入墨色的玉佩!玉佩受到青光的刺激,但是变得活跃起来,表面有金红色的光芒在流转!它缓缓的飞到空中,在玉佩上上的复杂花纹开始闪烁从玉佩上剥离下来绕着农天旋转,农天的全身像是受到符文的刺激,全身竟泛起红色的气流。玉佩与农天身上的真气交相辉映,“嗷~~”一声清亮的龙吟从玉佩上响起,玉佩绽放出璀璨的红光,所有的符文都如同活了一般汇集到一块。一个暗红的身影出现在玉佩之上,他背负一对双翼双翼一金一红,在农天数丈内的由身影散发的股莫名的力量在毁灭着一切,青色的光膜也爆发强大的威势来对抗那可怕的力量。若不是神秘老者封住了这片区域,不知道会给镇子带来多大的灾难。

  身影没有在玉佩上停留,他展开那一对双翼化作一道暗红色光芒飞进农天的身体了。在此时农天早已被那狂暴的能量震得昏了过去,可是那树上的老者依旧不紧不慢的提着自己的酒壶美滋滋的喝着,仿佛这里发生的事情与他无关。

  ...

  他在这片无止境荒芜中行走。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不停的走不停的喊希望这里有人会回应他,但回应他的只有沙子和泥土。“我这是在哪里?谁能回答我?”他冲着天空发问,却没有人来回答他。不知道走了多久“一天...两天...一个月!”他不停的走着,这里对他有的只有寂寞、孤独,这里的一切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荒”无边无际的“荒”。

  “我要离开这里!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要变强!”他冲着空气嘶吼,可是依然没有人对他作出回应。时间逐渐磨去他的棱角“一年...两年...”不,他早已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在荒原上只剩下一个老者,他头发散乱双手上都结满了厚厚的老茧,一只手拄着一根畸形的拐杖浑身的衣服破烂了,漏在外面的皮肤都已经开裂。

  他拄着那根畸形的拐杖颤抖着先前走,他没有死这是他庆幸的地方,但是不死又有何用!他用手拨开那脏乱的头发,露出的不再是那张秀气英俊的脸庞,而是一个皮肤皱缩两眼浑浊的老脸。他盯着自己的结满老茧的双手,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拄着拐杖往前走。

  ...

  “噗!”他无力的摔倒在沙子上,他努力的翻身!希望用手支撑起这个朽败不堪的身体,但他失望了!他没有了一丝力气!他真的太老了!

  “哈哈!终于到尽头了吗?我还没有见到父亲母亲!我还没有成为一个强者!这切真的结束了吗?”他用最后一丝力气,抬起一只手指着那个没有走到尽头的方向!他眼中充满了不甘和失望!他闭上上了那浑浊的双眼!沙子渐渐的掩埋了他的身体,他的手到最后都没有放下!

  ...

  “我真的死了吗?”他漂浮在一片永无边际的黑暗中,问自己!问周围的黑暗!

  “是你死了?还是你的心死了?”突如其来的声音在空旷的黑暗中回荡。

  “哈哈!你是来接我的死神吗?”农天对着黑暗问道。

  “是!亦不是!”那声音回答。

  “那你为什么你能和一个死人对话!”农天依旧平静的说道。时间的研磨早已让他失去了热血!他的棱角都被磨的光滑,不管见到什么都在他的心中起不了什么波澜!

  “看来!你的确认为自己死了!一个死了的人又有什么价值!”回答完后在也没有了声音。

  “哈哈!我说过我死了吗?我只是想问,我为什么能和死神沟通!”农天依旧平静的回答。

  “静!这里真是静的可怕!”农天又道。

  “哈哈哈!果然没有令我失望,不愧为流着我族血脉的人!”空间转换,一切都在飞速的倒退。农天渐渐从哪沙子中出现飞快的变得年轻,又恢复了那俊秀的身体。天空突然打起阵阵天雷,风像暴走了一样刮着。两道巨大的光柱从天空贯穿而下,像两道魔光向四处挥洒,所过之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一只大手从云中探出,大手上布满了数不清的古老纹络!一股超越洪荒的气息在这片天地间弥漫,他在气息中感到沧桑、古朴。它慢慢的停在农天身前!“上来吧!”农天虽经历了时间的磨练,但是见到超乎他想象的力量着实颠覆了他对武者的观念。他停了停还是上了那只大手,刚一上去遍布在打手上的淡蓝色纹络像活了一般,从大手上剥离烙印在农天的身上,一股从未有过的力量顺着全身的经脉游走!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