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传承

|

  悠悠无声,农天盘坐在那巨大手中体悟着那蓝色文络带给他的感受!此时的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阵阵的酥,那蓝色的文络不断的冲刷着身体内

  的经脉,每一次冲刷经脉的都在拓宽变得比以前更有韧度,这样对以后的修炼不知道会有多少好处。

  ......

  不知过了多久,农天猛然睁开一双黑目,那双黑目中泛着金光。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哈哈!久违的力量!这就是灵气境吗?”他

  自言道。他抬头看见一个巨人正在看着他,那巨人身穿一身黑灰色的盔甲,血红的长发披散在胸前,背后背着一对暗红的羽翼。整个人给人一种天

  上地下为我独尊的气概,像一尊魔神。

  “你是谁?”农天在他的手上站起问道。

  ....

  农天打量着这个巨大魔神,对这个人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此时见到的并不是一个陌生人,而是一位熟知朋友或兄弟!

  “你是谁?”农天又问。

  “我是谁?我都想知道我是谁?”那魔神开口了,但表情是那么的迷茫,他的话是那么的沧桑充满了对过去的疑问。

  “你,不是活着的人吗?”农天对这位魔神充满了兴趣。

  “活着!我活着怎么又会在你的意识里呢!我这算活着吗?”魔神哭笑道。

  “意识!”农天心头一震,他一阵沉思。

  他竟然自己的意识中,他经历的那无边的“荒”原来只是自己的意识营造出来的!,回想起他昏迷前的事情。神秘老者,将一道灵光打入玉佩时

  的情景,那种景象现在想起来都是是十分的震撼。不过他很快就静了下来。

  “你是我意识构造出来的,那我突破灵气境也只是幻想吗?”农天问道。

  “不!这确实是真的,你闯过荒阵也是真的!”

  “荒阵?”

  “只是对你的一个小小考验!”

  “为什么要考验我?”

  “哈哈,你身上有我族血脉!连这点考验都无法通过的话,怎么承担起那伟大的使命!”

  “种族!使命!你搞错了吧!我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而已!”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两声。

  “哈哈哈!以后你会明白的!” 说完眼前的空间都消失了!

  农天漂浮在空中,周围又变的漆黑一片!不一会!眼前出现在两、团晶莹的光团。他伸手去触碰其中的一团,手指刚刚触到!一个小人从光团中走

  出,在黑色的虚空中走着一套玄妙的步法,开始是一步一步的缓慢行走,然后越来越快逐渐看不清他的身影,最后在小人身后竟延伸出数道残影!

  甚是玄妙!农天心中一阵喜悦,身法武学!并且还不是那等低级的,从刚才和魔神的交谈中,自己突破灵气境必定不是虚言!也正缺这样极品武学

  !

  “那另一个光团!也应是一种武学吧!”想到这里,心里又是乐滋滋的。

  没有多做停留,伸手去触碰另外一个光团!接触到这个光团。光团并没有像第一个光团那般!心里顿时有些失落,原来不是武学!正在农天失

  落的同时,一个个娇小的字符从光团中跳出来,逐渐在虚空中汇成一张经文!

  “啊!修炼功法!”见到这个农天双手都有些颤抖了,修炼功法是每个家族和宗门的不传之密!每一部功法,别说高级的就是低级的在家族中一样

  当宝贝供着!一部好的功法,是打开两者之路的钥匙。这叫农天怎么不激动!

  农天认真的阅读着每一个字,生怕自己漏掉一个字!

  耀眼的阳光穿过浓密的密林打在农天身上,此时的农天还没有醒来!神秘老者依旧在不远处树上!此时的他正抱着酒壶睡得甚是香甜,嘴角还流

  着哈喇子!不知有在做着哪里的美食梦呢!这要是让农天看见,要不是他那晚表现一定会认为自己被这糟老头子坑了!这也叫高手,要是穿出去恐

  怕连小孩都不会信得!

  “啊!好舒服!”农天睁开双眼伸了个懒腰。随后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身体内部经脉中有了丝丝金色的气流,这是进去灵气境的标志啊!

  “哈哈!果然没错!咦!怎么这么臭啊!”他自言道:“啊!不好!是我的身上!怎么还黏黏的呢!”

  说话间,老者已经被农天惊醒!“咳咳!是你体内的杂质尽数排出,这对你以后的修行是很有帮助的!”

  “哦!前辈您还在啊!我以为你走了呢!”农天玩笑道。

  “咳咳!老头子我像是那种人吗?”老者正经的说道。

  “哈哈!”农天挠了挠。

  “行了!这附近正好有条小河!赶紧去洗洗吧!这样,影响老头子我的酒兴!”说着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酒。

  “是!是!哈哈!”农天应承着,连忙起身朝那条小河跑去。

  “咳咳!老头子我有得做些事情了!”说着一闪便消失在林中。

  “刷刷刷!”几下将一身的衣服脱掉,扑通!跳进小河中,清凉的河水冲刷着农天身体让他顿时感到一阵清爽!

  “哈哈!好爽啊!”

  “咦!鱼,要不试试自己实力!”农天脑筋一转,萌生了这个想法。

  灵气境,可以炼化天地间的灵气为己用!催动灵气化为武者的剑气,催动剑气所造成的伤害远非普通拳脚能比。是武者真正他去修炼殿堂的起点

  ,也就是说只有踏入灵气境才算一个真正的武者。

  农天仔细的感应着经脉中那丝丝的气流,右手在水中张开,掌心渐渐凝聚出一个小小的金色光团。“去!”农天一声轻呼,右手在水中一滑一道

  金光射出,那道金光打在水底的一块礁石上。嘭!哗啦!一个大浪花在水中激起,浪花中卷着数条不小的鱼打在岸上!等到浪水面平静河水变得清

  澈,放眼看那水底的礁石已经裂成数半!

  “哈哈!不错,剑气果然厉害!这才只是初步进入,就有如此威力!”

  “行了!别玩了,赶紧上来穿好衣服!回凌家去!”不知何时老者已经拿着一件衣服出现在岸边。

  “哦!”答应着,游到岸边接过衣服!

  老者将衣服给他,提起自己的酒壶又灌了一口酒!悠哉悠哉!走到树旁坐下。农天上岸,将衣服穿好!走到老者面前!

  “不知前辈!尊姓?可否告知!”

  “老头子我啊!名字!我想想!”老者喝着酒道。

  农天脑门一阵黑线“靠!连名字都能忘了?没这么坑吧!”又道:“前辈!还真是幽默啊!”

  “老头子我!很幽默吗?名字我真的得想想!”看着一脸正经的说道。

  “哈哈!”农天一阵尴尬。

  “哦!对了!想起来唠!叫....”

  “前辈!叫什么?”

  “你问这个干嘛?”老者一句反问。

  “噗!吐血了!坑爹也不带这么坑的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