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功法

|

  农天一路急走回到自己的房间中,他一进屋就将门随手关上。弄得跟在他身后的烈小刚吃了一个闭门羹!

  “哎!我说农哥别生气嘛!咱兄弟有话好好聊,别生小弟的气啊!”烈小刚在门外一阵嚷嚷。

  “小刚!你先回去吧!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

  “哎呀!农哥我认为你生我气嘞!不生气那就好,那小弟修炼去了!”烈小刚一听,心里顿时高兴了,最后一个字还带了点戏腔道。

  “快滚吧!”农天在房内笑骂道。

  烈小刚一走,农天顿时松了口气!这家伙那就是一只乌鸦啊!整天“呱呱”的叫个不停,不过这人也是个够意思讲义气的人!要不农天也不会那他当兄弟看!农天坐在床上定了定神,在怀中掏出扬风给他留下的那本枯黄色武学!农天打开书的第一页,只有一个“指”字。这个字刚劲有力,一笔一划间有种对道的理解!那种莫名的指意,传达着创作这个武学之人对炼指之道追求。

  “嗡!”脑袋在一阵失神清醒“厉害!仅仅一个字而已!竟能传递指意!这样的前辈高人一定是绝世高手!”农天一阵赞叹,心中充满了他对这位创立此道之人的敬佩!继续翻读,农天完全沉浸在那指意的奥妙之中,这个武学完全不亚于魔神传给他的那套“残影”。通过对指法的了解,并没有介绍这部指法的名称!农天却感觉,这部指法并非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普通,这一定非凡品。可是另农天失望的是,这部指法有明确的著明最低也要灵气境大成时才可以修炼!正所谓想要得到好的东西,那得有资本啊!

  农天不舍的这部武学收起,便盘膝而坐在床上。两个光团传给他的武学和功法烙印在他的精神中,只要想要随时都可以观看!他闭上双目,那两个光团便已经浮现在他的精神世界中,经历那个莫名奇妙的“荒阵”以后,他的精神在自行形成了一个类似空间的区域,只要农天专心的控制自己的精神,就能进入这片区域。不过这也有他的好处,农天的精神中有一个和本体一摸一样的自己,在这里他可以尽情的修炼功法以及武学,他外面的身体同样可以受益。

  农天没有直接去碰“残影”,而是不断的翻看功法!他按照书中所说的经脉运行之法调动丹田中的真气开始冲击第一条经脉,丝丝地真气被农天调动起开始缓慢的穿过那细小的经脉,丝丝的刺痛感从经脉处传来!“啊!果然没有那么简单!”集中精神,让真气继续沿着那细小的经脉运转!大约半个时辰,农天已经一身大汗,“啊,好舒服!”丹田中的一缕真气自动的运转起来,总算将第一条经脉冲开了!“没想到第一条经脉就费了这么大劲,以后的经脉会更加难冲击!”想到这里不觉间有些失望不过没有多久,眼底的光芒尽是坚定!“因为我要变强!我要成为强者!”

  想到这里起身用冷水洗掉脸上的的大汗,定了定精神!又回到床上坐下准备冲击第二条经脉,整整一个下午农天都在自己的房间中冲击经脉!知道晚饭时间,春楠端着饭菜来敲了敲门!农天才停下来,一下午的时间农天足足冲击了三条经脉!淡淡的真气已经开始绕着冲开的三条经脉自动运转起来!

  “农天!该吃饭了!”春楠在房外叫道。

  “啊!来了!”农天应道。连忙起身来到门前,打开房门见春楠提着饭菜!“哈哈!不好意思!”

  “哎呀!你怎么满头大汗啊!”

  “哈哈!可能是练功练的吧!”农天憨笑道。

  “呵呵!真是个武痴!”春楠一只手捂着朱红的小嘴娇嗔道。

  “快进来吧!”

  “嗯 !”

  进来春楠和以前一样,将带来的饭菜一样一样的摆在桌上!农天看着桌上的饭菜,顿时咽了口口水。这一天除了上午吃的几条鱼,到现在根本没吃东西,加上一下午的修炼,他早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春楠看着他那副望眼欲穿的样子,又是一阵娇笑!

  “快吃吧!看你那副模样!”

  “呵呵呵!”农天憨笑着来到桌前,就爱那个饭菜统统的端到自己的身边,那叫一个“如狼似虎”啊!春楠坐在一帮的座位上看着他这副吃相,心里忍不住笑啊!她用手支撑起俊秀的小脸,看着农天的样子一阵失神!上次,那半个身影深深地烙印在这个少女的心中!回去后无论尝试怎么忘记,却无法磨灭那个高大的身影!那个身影仿佛就像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一个一辈子依靠的人。

  “喂!春楠你想什么呢?”农天见到春楠盯着他看,抬起拿筷子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没什么!”春楠仿佛被什么发现了一般,俏脸上多了一抹火红。

  “你没事吧!脸怎么红了!”农天又问道。

  “没有!我哪有!”说着春楠起身离开了房间。

  “怎么了!怎么有些莫名其妙啊!”

  “真是个木头!”春楠离开房间后自语道,那声音小的只有自能听见。

  .....

  没有过多久,春楠又回来了!那俏脸上的火红已经褪去!“回来了!”农天很自然的说道。

  “我回来收拾东西!”春楠一进门,指着桌上的吃剩的饭菜!“哦!那你整理吧!我修炼了!你收拾完就回去吧!”

  “农天...”春楠收拾着东西,无意识的叫道。

  “嗯!”

  “啊!没什么!”春楠连忙将剩下的盘碗收紧提篮,跑出农天的房间。

  “今晚上春楠到底怎么了!怎么这么莫名其妙啊!”

  “羞羞羞!羞死了,我怎么叫他的名字了!”除了农天的院子,春楠摸着那滚烫的脸颊自语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