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隐修为,杀朱丙

|

  片刻,剑灵说道:“这个也好办,太初剑决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的修为。你只要把自己的修为控制在气镜一层就行了。”

  “怎么控制啊?我又不会……”李剑尘说道。

  “这个好办,等下我传你控制的方法。”剑灵说道。

  李剑尘听后点了点头说道:“行啊,可是会不会被修为高的人看出来?”

  剑灵骄傲的说道:“不会,他们根本就看不出来。如果他们看出来我这个太初圣界的控制修为的口决都成地摊了。”

  李剑尘听后平息心神说道:“你传吧,我好了。”

  李剑尘话音刚落便感觉到一串口决进入脑中。

  没过多久李剑尘睁开眼睛说道:“剑灵,你给这口决行不行啊?这么快我就学会了。”

  “什么你学会了?”剑灵惊讶的说道。

  “是啊,也不难嘛。我已经完全学会了。不过你这个口决怎么啊?保险不保险?”李剑尘问道。

  剑灵听到李剑尘说完全学会了惊讶的半天没说出话来。

  好长一会儿剑灵才说道:“你现在把自己的修为控制在气境一层我保你没有人发现,你都把那几句口决完全练会了谁还能发现?就算老头下界了也发现不了,你放心吧。”

  李剑尘将信将疑的说道:“真的?”

  “真的,你要是不信可以不出去。”剑灵无奈的说道。

  李剑尘把自己的修为控制在气境一层走出了房间。

  来到事务堂门前李剑尘看着众人没有什么惊诧的神色心里吐出了一口气,在心里对剑灵说道:“剑灵,等下会不会被长老看出来?”

  “不会。”剑灵说道。

  李剑尘呼出一口气走进事务堂内来到外门弟子任务墙前,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的任务。

  有去追杀一个杀人狂徒的,有去保护一个商队,还有是去凶兽森林猎杀凶兽的。

  李剑尘看了看任务的要求以及奖励后接了一个追杀一名外号叫做刀疤的气境三层的任务,另一个是击杀中级凶兽狸鼠的任务。

  从墙上取下两个任务的木牌朝事务长老那里去登记任务。

  李剑尘的表现也被一些弟子看到,某名弟子说道:“看,那不就是上次接任务的那名新进的外门弟子吗?他这次竟然接了两个任务!”

  “是啊,他一个新进的外门弟子竟然接了一个追杀刀疤的任务,还有一个猎杀中级凶兽狸鼠的任务。”

  “什么!!!那名新进的外门弟子接了一个猎杀中级凶兽狸鼠的任务!!!”

  “对啊,我看他是活够了吧。还有那个追杀刀疤的任务,刀疤可是气镜三层的剑者,我看那名新进的外门弟子也就气镜一层的修为他不会是傻了吧。”

  “我看他是活够了,上次他能杀掉中级凶兽铁臂猿是运气吧。”

  “就是,中级凶兽狸鼠就是一般的气境四层的剑者都不敢接,更别说他这个气境一层的新进的外门弟子了。”

  “你们是不知道刀疤有多么厉害,我那次出去做任务遇见刀疤在给一个气境三层的剑者在战斗,你是不知道那战斗激烈的,最后那名气镜三层的剑者还是死了。而且那名剑者死的可惨了,被刀疤用剑劈成了两半,吓得我现在都不敢出去做任务了。”

  剩下的弟子听到后没有一个人敢嘲笑他,因为刀疤实在是太残忍了。

  而那天被朱丙派来的那名弟子看到李剑尘接到任务后,就赶紧回去禀告朱丙。

  “师兄,我看到那天那名新进的外门弟子接任务了。”那名弟子拱着身子说道。

  坐在椅子上的朱丙喝了一口茶说道:“真的?”

  那名弟子点了点头说道:“嗯嗯,千真万确。我亲眼见到他拿着任务木牌走进事务长老那里的。”

  朱丙听后一口喝尽杯中的茶说道:“好,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走。对了,你看清他接的什么任务了吗?”

  “看清了,师兄。他接了一个追杀刀疤的任务,还有一个是猎杀中级凶兽狸鼠的任务。我看他这次是必死无疑了,根本就用不上我们出手。”那名弟子说道。

  朱丙听后眼里杀机毫不掩饰的露了出来,说道:“不,他只有死在我手上。”说完抓起身边的精钢剑朝外边走去。

  那名弟子看到后赶紧追了上去,说道:“朱丙师兄,我也去。”

  朱丙看了看那名弟子说道:“行,你也来走。”

  事务长老那里,李剑尘把两个任务的木牌放在了柜台上说道:“长老,我要接这两个任务。”

  事务长老头也不抬的拿过两个木牌一看,迟疑了片刻抬起头看到李剑尘后说道:“怎么是你?!!!”

  李剑尘听后嘿嘿一笑说道:“嘿嘿,怎么了长老?难道不可以吗?”

  事务长老看了看李剑尘又看了看这两块木牌说道:“你知道刀疤是什么修为吗?”

  李剑尘点了点头说道:“知道啊,刀疤是气境三层的剑者。接任务的时候我看了啊。”

  “既然你看了为什么还要接?你现在只有气境一层的修为,你碰上刀疤无疑是必死无疑,你拿什么杀掉他?”事务长老看着李剑尘说道。

  李剑尘听后嘿嘿一笑说道:“嘿嘿,当然是用我手中的剑了。”

  事务长老被李剑尘的话打败了,叹了口气说道:“虽然说刀疤这个任务没有时间限制,也就是说只要你接了这个任务想在宗门在呆多长时间就呆多长时间。但是一旦你出现了危险宗门可是帮不上的,你可知道?”

  李剑尘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不过我还是要接这个任务。”

  事务长老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就说说你下一个任务。你知道中级狸鼠是什么吗?”

  李剑尘点了点头说道:“知道啊,中级狸鼠比初级狸鼠的皮毛颜色浓了点呗。”

  事务长老惊讶的说道:“你怎么知道?”

  李剑尘在心里早就想好了说法,说道:“我听宗门里其它师兄说的。”

  事务长老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中级凶兽狸鼠确实是比初级凶兽狸鼠的皮毛颜色浓了点。可是实力却比初级凶兽狸鼠的实力高出了数倍,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李剑尘点了点头说道:“知道,初级凶兽狸鼠普通的气境二层的剑者都需要小心对付,否则会命丧黄泉。”

  “没错,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要接着个任务?你接之前那个任务就很让我震惊了。我承认你很有天赋这么快就把修为修炼到气境一层所以我更不愿意让你去冒这个险。”事务长老说道。

  李剑尘听后笑了笑说道:“长老,你不用这样。既然上次我能够回来这次就一定能够回来。谢谢了!”说着朝长老行了一个剑礼拿起柜台上的两块木牌走了出去。

  就在李剑尘快要走出事务长老的屋时,事务长老叫到:“小子,这有一本凶兽录你带着,还有一个月后外门弟子大比你可以回来看看。”李剑尘扭头接下掷来的凶兽录,看了事务长老一眼说道:“到时候我一定回去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事务长老看着李剑尘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看到了一个天才从的崛起,但是天才的路上他能够走多远我就不知道了。希望他能一路走到底……”说完坐回了原位。

  而李剑尘走出事务长老那里后便有无数弟子的目光盯着他,李剑尘没有丝毫动容。

  此刻,李剑尘心想:这个长老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对我好的人,以后找机会要报答他。

  李剑尘离开青云剑派没多久朱丙和他身边的那名弟子也走了出去,朱丙问身边的那名弟子说道:“你说那个新进的外门弟子会去哪?”

  那名弟子想了想说道:“师兄,这个我也不知道。”

  朱丙看了看身边的弟子眼里闪过一丝满意的神色,说道:“他肯定会去凶兽森林,因为如果他根本就不知道刀疤在那里更不可能去找他。”

  那名听到后眼里露出崇拜的神色说道:“师兄真厉害。”

  朱丙得意的说道:“那是,你师兄我将来可是要成为传奇人物的人。走,我们现在去凶兽森林去把那个新进的外门弟子杀了然后去千娇楼玩玩,嘿嘿!”说着朱丙脸上露出一脸奇怪的神色。

  此刻,李剑尘灵魂力向自己四周一扫发现了朱丙和那名弟子,嘴角冷冷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既然你跟来了也省事了!!!”

  这时,体内的剑灵说道:“李剑尘,那回那名弟子跟来了还带了弟子,估计是他的跟班。”

  李剑尘笑了笑说道:“剑灵,我发现了,嘿嘿。”

  “我知道你发现了,只是在给你提醒下。”剑灵说道。

  凶兽森林内,李剑尘站一只凶狼的尸体旁边自言自语的说道:“还不出来,挺能藏的啊。哼哼,咱们就比比谁更有耐心。”

  说完剑光一闪凶狼的牙齿落在了李剑尘的手中,李剑尘拿出一个袋子把凶狼牙齿装了进入,掂量了掂量说道:“嗯,估计有百十颗了。”说完朝前走去。

  躲在暗处的那名弟子对朱丙说道:“师兄,这已经是第一百一十一只凶狼了。我们出不出手?”

  朱丙沉默了片刻说道:“等他杀下一只凶兽时候,你先出手,我后出手。我就不信他能够挡住两个人和一只凶兽的攻击。”

  被仇恨冲昏头脑的朱丙根本就没有思考一个气境一层剑者能否斩杀一百多只凶狼。

  这时,李剑尘看着不远处的一只铁臂猿说道:“终于遇见的不是凶狼了,杀了这么多凶狼杀的我头都大了。”

  就在李剑尘准备攻击铁臂猿的时候,剑灵说道:“快躲起来,那个弟子来了。”

  李剑尘听到剑灵的话后想都没想,翻身跳进了旁边的树丛中。

  没多久,朱丙和那名弟子走了过来。

  那名弟子朝四周看了看说道:“师兄,我们会不会把他跟丢了?没有发现啊?”

  朱丙朝四周看了看一剑得意的说道:“肯定是他还怕你师兄我逃跑了,哼哼!!!”

  那名弟子听到后连忙说道:“嗯嗯,一定是,一定是。”

  躲在书从中的李剑尘听到后不由得露出鄙视的神色,一个纵身跳出了树丛出现在朱丙和那名弟子面前,说道:“你们师兄是个笨蛋,就这样的人也被修剑?真是对剑的侮辱!”

  朱丙听到后两眼红红的看着李剑尘说道:“好小子,一个刚刚进门的外门弟子别特么不知道天高地厚今天我就让你记着!”

  说着拔出腰间的精钢剑朝李剑尘刺来,李剑尘一个侧身躲过朱丙刺来的剑后说道:“既然你这么着急这死,我便送你一程。”

  说着剑光一闪,朱丙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口子。

  朱丙瞪大眼睛看着李剑尘手中的剑,又看了看李剑尘说道:“这叫什么剑法?”

  李剑尘笑了笑说道:“不是剑法,是对剑的理解。”

  “理解!!!”朱丙手中的剑“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整个人“扑腾”一声倒在了地上眼睛瞪得老大。

  那名弟子看到自己的师兄被李剑尘杀死后,连忙把手中的剑扔掉跪着爬到李剑尘身边说道:“这位师弟,啊不,是师兄。这位师兄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这保证不说,真的,我保证不说。”

  李剑尘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那名弟子说道:“你真的不会说?”

  “嗯嗯,不会说的,不会说的。”那名弟子连连点头说道。

  李剑尘摇了摇头,剑光一闪,那名弟子眼里露着疑问倒在了地上。

  李剑尘看着地上的那名弟子说道:“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说着从那名弟子身上摸出两锭金子和一本手抄的剑法。

  走到朱丙跟前,李剑尘叹了口气说道:“你要是不找我麻烦多好啊?或许你还可以多过一段时间。”说着从朱丙怀内摸出一本剑法,看了看四周离开了。

  不一会儿,一名弟子走了过来,如果李剑尘在旁边的话肯定可以知道这个就是对自己露出杀意的另一个人,弟子甲。

  当弟子甲发现朱丙和那名弟子的尸体后惊讶的说道:“朱丙!!!”

  当看到朱丙脖子出的伤口时弟子甲小心点看了看四周说道:“高手,这里不安全。”说完纵身跳进旁边的树丛中快速离开了。

  而李剑尘此刻手里提着一个刚杀死的凶牙兔说道:“总算把那两个混蛋解决了,感觉轻松了好多。这次我弄了点调料烤只兔子犒劳犒劳自己,嘿嘿。”

  剑灵听到后鄙视的说道:“不就是杀剑两个对手吗?看把你得意的。”

  李剑尘听后苦丧这脸说道:“剑灵啊,你是灵体当然不饿了。我这一天都快没吃饭了你说能不饿吗?虽然我现在是比那些不修炼的凡人厉害了一点但是我还是个人,还没走修炼到不吃不喝的那种层次,你知道什么……切!”

  剑灵哼了一声说道:“李剑尘,你说你天赋为什么那么好呢?”

  李剑尘拎着凶牙兔来到一个湖边剥皮去除内脏后把凶牙兔洗干净后,把凶牙兔串好升过烤了起来。

  这才停下手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了,可能是天生吧。”

  剑灵听后鄙视的说道:“李剑尘,你不要这么厚脸皮好不。你现在不是在原先那个身体内,你现在是在另一个人身体内,这个人之前还是个废材呢。”

  听到剑灵这么一说李剑尘才想起来自己不是在原先那个身体内,嘿嘿一笑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在蜀山时听老头说他把我抱回来后不久我自己就可以拿动精钢剑,而且如果换成别的什么刀之类的东西的话我就拿不动,而且对剑还有一种特殊的亲和力。那时,老头问我你长大想学什么?我依稀的记得我当时用手指了指桌子上的剑。”

  剑灵听后沉默了片刻说道:“好吧。这个的确是个天赋,不过你现在还有没有这个感觉了?”

  李剑尘一边转动架子上的烤兔,一边说道:“有啊,这中感觉就没有断过,而且自从修炼了圣魂决后就更加强烈了。而且我发现,只要这种感觉一大,我的修炼速度也会快,剑灵,这是怎么回事?”

  剑灵听后沉默了半天说道:“这个我不知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李剑尘听后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不过你说得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个很对。”

  李剑尘把注意力看在自己放在架子已经烤得金黄金黄的兔子,不由得大咽口水。

  忍着诱惑,李剑尘从怀中摸出一个布袋,从中取出几棵药材后把布袋塞会了怀里。

  看着手中的几棵药材李剑尘闻了闻说道:“嘿嘿,谁知道这么普通的药材还有这么个用处。”说着把手中的几棵药材往空中一抛,手中的精钢剑“唰唰”几道剑光划过,李剑尘把手中的瓷瓶一伸,随手一个吸字决打到瓶上,空中的药材粉末被吸进了瓷瓶内。

  (未完待续)。。。。。。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