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修炼

|

  “这...不会是错觉吧?”

  云飞扬吃惊无比,能够感应到灵药的具体方位,这种事情意味着什么,云飞扬自然知晓。

  这感应力若是真的,那代表着他在这山林之内,得到灵药的几率将如鱼得水。

  “唰”

  想到此处,云飞扬也不犹豫,而是前往感知的方向,想要去一探究竟。

  越是靠近,云飞扬越是欣喜,因为他脑海中天地灵草的波动越来越强,这多半说明此刻的感应并非是错觉。

  而当云飞扬穿越一片草丛之后,在其前方真的出现了一株红色的植物,正是一株龙子草。

  龙子草比一般的灵草草要高大几分,红色的枝干散发着莹莹红光,如同燃烧着火焰一般,在黑夜之下显得格外漂亮。

  “呵呵,让我寻找了我一天,我看你这回还能否逃脱。”

  见到龙子草,云飞扬并未停留,而是在第一时间冲了上去,他将真力气凝与脚底,速度瞬间提升一倍,几乎眨眼之间,便掠到了龙子草近前。

  “嗡”只不过,云飞扬还未出手,那龙子草竟身躯一晃便消失不见。

  “想跑,跑的掉么?”

  见龙子草想要隐形逃遁,云飞扬的嘴角则是掀起一抹冷笑,脚步向前一踏,对着空地徒手一抓,只听一阵风声,一株龙子草已是被云飞扬握在手中。

  龙子被云飞扬抓到,顿时显现原形,开始疯狂挣脱,力道比地灵草大了数倍,但在云飞扬手中仍是徒劳,最终只能乖乖的被剥夺灵性,化作一株半寸长的红色药草,倒卧在云飞扬掌心。

  “看来,这绝对不是错觉了。”

  云飞扬顺手将龙子草丢入储物戒指,内心狂喜无比,虽不知这奇特的感应力,是从何而来,但这无疑成为了云飞扬,最强有力的依仗。

  “莫非...”

  不过转念一想,云飞扬也不难想到这股力量的来源,毕竟这是在他踏入过死亡符文阵之后,才产生的,尤其是那些诡异符文,攻击的目标就是身体。

  如果说,是那诡异符文的攻击,使得云飞扬的意识变得强大的话,这也完全说的过去。

  “啧啧,又送上门了。”

  可就在这时,突然眼前再次一亮,又有一株龙子草,进入了他的感应范围之内。

  在这强大的感应力下,几乎没有龙子草能够逃过云飞扬的手掌,任何逃脱手段,都是徒劳。

  云飞扬一夜未眠,待得天亮之时,已是抓到数十株龙子草,这样的收获绝对会让人疯狂。

  若是被人发现,就算打劫于云飞扬,也是大有可能,毕竟发生在山林内,狩猎之间相互打劫的事,也不在少数。

  不过云飞扬的感应力,可不止限于龙子草,就算当人类步入一定的范围后,也会被云飞扬察觉,所以几乎没人可以发现云飞扬的行踪。

  又过了一日,当夜色再次降临之时,云飞扬的包裹已快被填满,这次云飞扬没有再继续捕捉,而是寻得一处隐秘之所,开始炼化龙子草。

  云飞扬的炼化速度绝对一流,只是两个时辰,几十株的龙子草,全部被他炼化。

  并且他的丹田也是越来越充实,这让云飞扬大感欣喜,虽说龙子草不及那些高级草,但若每日都有这种数量来炼化,不出十日定可突破。

  从这日起,云飞扬整日游走于脉山的中围,大肆猎捕天灵草,直到深夜才收手,并在当日将猎捕的所有龙子草都进行炼化,歇息两个时辰之后,便继续疯狂的猎杀。

  如此循环,在云飞扬踏入山的第九日,丹田之内一阵翻江倒海,真力的质量再次变化,云飞扬的真力层次再次上升一个等级!。

  “这股力量,就算面对震者狱一重的高手,应该手底下逃跑了。”

  感受着提升数倍的力量,云飞扬暗自咋舌,有着神九死残生功法的他,实力的确远强于他人。

  尤其是他所掌握的绝大杀招,若是不顾性命施展而出,恐怕连的震者狱一重强者,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种夸层次的战斗,已经超乎常理,虽说有些天赋极高的天才,也可以做到,但毕竟那是天才,若是这种事真的发生在身边人身上,相信所有人都会为之震惊。

  山中无日月。十数天的时间眨眼即过。

  这日,云飞扬再次睁开双眼,锐利的精光一闪而逝,宛如一道锋利的剑光剑气,锋芒逼人。

  “我猜得不错,只有战斗才能快的进步。”接近半个月的战斗之中,云飞扬的修为彻底巩固,距离九死残生第三死仅一步之遥,除此之外,一直没什么动静的九死残生真力终于蠢蠢玉动,有突破到第三死的趋势,可谓走进步飞快。

  “打铁趁热,索性在这里突破到第三死再走。”眼中闪过坚决之色,云飞扬站起身从半封闭的山洞走出,透了一会气后,又重回到山洞,并把洞口彻底封死,从外面看,只会认为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堆乱石和诸多杂草,谁也不会注意到乱石后方有洞,山洞里有人在闭关修炼。

  拿出三颗丹药吞下,因为不是修炼真力,云飞扬也就不需要动用下品灵石,炼化其中的灵石元气了。真力循着九死残生功独有的经脉路线,缓慢而有力的运转,每循环一圈,云飞扬都感觉炼化了一丝真力杂质,距离第三死近一分。

  第三十六个大周天循环

  第七十二个大周天循环。

  第三百六十个大周天。

  直到经脉隐隐作痛,云飞扬方才停止运转真力,盘坐在那里闭目养神,不动分毫。人体有自我修复功能,武者的修复功能要远超普通人,经脉随着修为的提升,坚韧程度会逐 渐增加,据说到了震者狱层次,可以连续运转一个月的真力,不会损伤经脉!

  而到了噬皆冥,运转真力的时间十倍增加,足以运行一年,至于生鼎震天层次什么情况,常人无法理解,云飞扬也不明鼎震天的修炼是否一般无二。待经脉快复的差不多,云飞扬继续运转九死残生的真力。一枚枚丹药的消耗,日子也一天天的过去。

  外面的杂草渐渐招萎,一层冰霜覆盖在上面,原来这片区域的冬天到了,万物萧瑟。一名樵夫在山路上走着,肩上枉着一头大山羊。

  荒火羊是贤级二级妖兽,叫做荒火羊,苍临铉三四层天修者都不是他对手,这个樵夫能够猎杀荒火羊“修为只怕在练气境第五重以上。

  “苍临铉一重以下为普通人,我也算村里的一号高手了。”暗自得意一番,找了一处乱石堆坐了下来。

  “恩!这里的天地元气古怪,怎么好像往洞要钻。”作为苍临铉境界的天修者,樵夫对天地元气不陌生,心中想到一个可能性,乱石堆里面有玄虚,说不定生长了一株灵草。自动吸收天地元气的灵草价值极高,卖个数千两数万两黄金 不在话下,若是能增长修为的就惊人了。

  一时间,这个樵夫心痒难耐,他也想成为帝兵御境界的高手,去外面闯荡,但是他的年纪太大,十年之内都没有这个可能性,若是有增长修为的灵革,一切都不是问题。

  想到做到,樵夫放下荒火羊,开始搬石头。搬到一半时,接夫倒退数步“石头缝里,居然有刺目的光茫透了出来,一丝丝,一道道,这道光弥漫,那股刺人的气机使得樵夫遍体生寒,汗毛倒竖,比他曾远远望到的贤级四重妖兽还要恐怖数倍。

  嗡!空气震荡,有淡淡的涟椅扩散开来,地面的冰霜随之龟裂,变成一粒粒冰涛,冰涛破碎,化为白雾,白雾被吹散,朝着四方席卷,而后,只剩下一半的乱石开始晃动,发出哗啦啦的声音。看到这一幕,无形的压抑笼罩向樵夫的心头。

  “这...不会是错觉吧?”

  云飞扬吃惊无比,能够感应到灵药的具体方位,这种事情意味着什么,云飞扬自然知晓。

  这感应力若是真的,那代表着他在这山林之内,得到灵药的几率将如鱼得水。

  “唰”

  想到此处,云飞扬也不犹豫,而是前往感知的方向,想要去一探究竟。

  越是靠近,云飞扬越是欣喜,因为他脑海中天地灵草的波动越来越强,这多半说明此刻的感应并非是错觉。

  而当云飞扬穿越一片草丛之后,在其前方真的出现了一株红色的植物,正是一株龙子草。

  龙子草比一般的灵草草要高大几分,红色的枝干散发着莹莹红光,如同燃烧着火焰一般,在黑夜之下显得格外漂亮。

  “呵呵,让我寻找了我一天,我看你这回还能否逃脱。”

  见到龙子草,云飞扬并未停留,而是在第一时间冲了上去,他将真力气凝与脚底,速度瞬间提升一倍,几乎眨眼之间,便掠到了龙子草近前。

  “嗡”只不过,云飞扬还未出手,那龙子草竟身躯一晃便消失不见。

  “想跑,跑的掉么?”

  见龙子草想要隐形逃遁,云飞扬的嘴角则是掀起一抹冷笑,脚步向前一踏,对着空地徒手一抓,只听一阵风声,一株龙子草已是被云飞扬握在手中。

  龙子被云飞扬抓到,顿时显现原形,开始疯狂挣脱,力道比地灵草大了数倍,但在云飞扬手中仍是徒劳,最终只能乖乖的被剥夺灵性,化作一株半寸长的红色药草,倒卧在云飞扬掌心。

  “看来,这绝对不是错觉了。”

  云飞扬顺手将龙子草丢入储物戒指,内心狂喜无比,虽不知这奇特的感应力,是从何而来,但这无疑成为了云飞扬,最强有力的依仗。

  “莫非...”

  不过转念一想,云飞扬也不难想到这股力量的来源,毕竟这是在他踏入过死亡符文阵之后,才产生的,尤其是那些诡异符文,攻击的目标就是身体。

  如果说,是那诡异符文的攻击,使得云飞扬的意识变得强大的话,这也完全说的过去。

  “啧啧,又送上门了。”

  可就在这时,突然眼前再次一亮,又有一株龙子草,进入了他的感应范围之内。

  在这强大的感应力下,几乎没有龙子草能够逃过云飞扬的手掌,任何逃脱手段,都是徒劳。

  云飞扬一夜未眠,待得天亮之时,已是抓到数十株龙子草,这样的收获绝对会让人疯狂。

  若是被人发现,就算打劫于云飞扬,也是大有可能,毕竟发生在山林内,狩猎之间相互打劫的事,也不在少数。

  不过云飞扬的感应力,可不止限于龙子草,就算当人类步入一定的范围后,也会被云飞扬察觉,所以几乎没人可以发现云飞扬的行踪。

  又过了一日,当夜色再次降临之时,云飞扬的包裹已快被填满,这次云飞扬没有再继续捕捉,而是寻得一处隐秘之所,开始炼化龙子草。

  云飞扬的炼化速度绝对一流,只是两个时辰,几十株的龙子草,全部被他炼化。

  并且他的丹田也是越来越充实,这让云飞扬大感欣喜,虽说龙子草不及那些高级草,但若每日都有这种数量来炼化,不出十日定可突破。

  从这日起,云飞扬整日游走于脉山的中围,大肆猎捕天灵草,直到深夜才收手,并在当日将猎捕的所有龙子草都进行炼化,歇息两个时辰之后,便继续疯狂的猎杀。

  如此循环,在云飞扬踏入山的第九日,丹田之内一阵翻江倒海,真力的质量再次变化,云飞扬的真力层次再次上升一个等级!。

  “这股力量,就算面对震者狱一重的高手,应该手底下逃跑了。”

  感受着提升数倍的力量,云飞扬暗自咋舌,有着神九死残生功法的他,实力的确远强于他人。

  尤其是他所掌握的绝大杀招,若是不顾性命施展而出,恐怕连的震者狱一重强者,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种夸层次的战斗,已经超乎常理,虽说有些天赋极高的天才,也可以做到,但毕竟那是天才,若是这种事真的发生在身边人身上,相信所有人都会为之震惊。

  山中无日月。十数天的时间眨眼即过。

  这日,云飞扬再次睁开双眼,锐利的精光一闪而逝,宛如一道锋利的剑光剑气,锋芒逼人。

  “我猜得不错,只有战斗才能快的进步。”接近半个月的战斗之中,云飞扬的修为彻底巩固,距离九死残生第三死仅一步之遥,除此之外,一直没什么动静的九死残生真力终于蠢蠢玉动,有突破到第三死的趋势,可谓走进步飞快。

  “打铁趁热,索性在这里突破到第三死再走。”眼中闪过坚决之色,云飞扬站起身从半封闭的山洞走出,透了一会气后,又重回到山洞,并把洞口彻底封死,从外面看,只会认为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堆乱石和诸多杂草,谁也不会注意到乱石后方有洞,山洞里有人在闭关修炼。

  拿出三颗丹药吞下,因为不是修炼真力,云飞扬也就不需要动用下品灵石,炼化其中的灵石元气了。真力循着九死残生功独有的经脉路线,缓慢而有力的运转,每循环一圈,云飞扬都感觉炼化了一丝真力杂质,距离第三死近一分。

  第三十六个大周天循环

  第七十二个大周天循环。

  第三百六十个大周天。

  直到经脉隐隐作痛,云飞扬方才停止运转真力,盘坐在那里闭目养神,不动分毫。人体有自我修复功能,武者的修复功能要远超普通人,经脉随着修为的提升,坚韧程度会逐 渐增加,据说到了震者狱层次,可以连续运转一个月的真力,不会损伤经脉!

  而到了噬皆冥,运转真力的时间十倍增加,足以运行一年,至于生鼎震天层次什么情况,常人无法理解,云飞扬也不明鼎震天的修炼是否一般无二。待经脉快复的差不多,云飞扬继续运转九死残生的真力。一枚枚丹药的消耗,日子也一天天的过去。

  外面的杂草渐渐招萎,一层冰霜覆盖在上面,原来这片区域的冬天到了,万物萧瑟。一名樵夫在山路上走着,肩上枉着一头大山羊。

  荒火羊是贤级二级妖兽,叫做荒火羊,苍临铉三四层天修者都不是他对手,这个樵夫能够猎杀荒火羊“修为只怕在练气境第五重以上。

  “苍临铉一重以下为普通人,我也算村里的一号高手了。”暗自得意一番,找了一处乱石堆坐了下来。

  “恩!这里的天地元气古怪,怎么好像往洞要钻。”作为苍临铉境界的天修者,樵夫对天地元气不陌生,心中想到一个可能性,乱石堆里面有玄虚,说不定生长了一株灵草。自动吸收天地元气的灵草价值极高,卖个数千两数万两黄金 不在话下,若是能增长修为的就惊人了。

  一时间,这个樵夫心痒难耐,他也想成为帝兵御境界的高手,去外面闯荡,但是他的年纪太大,十年之内都没有这个可能性,若是有增长修为的灵革,一切都不是问题。

  想到做到,樵夫放下荒火羊,开始搬石头。搬到一半时,接夫倒退数步“石头缝里,居然有刺目的光茫透了出来,一丝丝,一道道,这道光弥漫,那股刺人的气机使得樵夫遍体生寒,汗毛倒竖,比他曾远远望到的贤级四重妖兽还要恐怖数倍。

  嗡!空气震荡,有淡淡的涟椅扩散开来,地面的冰霜随之龟裂,变成一粒粒冰涛,冰涛破碎,化为白雾,白雾被吹散,朝着四方席卷,而后,只剩下一半的乱石开始晃动,发出哗啦啦的声音。看到这一幕,无形的压抑笼罩向樵夫的心头。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