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血养灵参

|

  经过几天逐月对农天的“精心调养”,再加上血参的疗效!农天身体的外伤基本已经痊愈!外伤虽然痊愈,但体内不知为何依旧是空空如也,白天除了帮逐月干一些磨药之类的活,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修炼上面!可是几天来的努力依旧没有好的起色!

  这天,农天和往常一样在干完逐月交代的活以后,便坐下来运转功法进行修炼!可是也如平常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逐月!你干什么去!”几天的时间也基本和这位姑娘打熟了,农天懒洋洋的问道。

  “要你管!你这个大坏蛋!哼!”几天的了解,知道农天并不是一个坏人娇哼道。

  “不告诉我算了!我还懒的管!”农天伸了伸懒腰道。

  逐月也没有理他,带着一些小工具林开了家中,农天一副懒洋洋的德行着实惹人讨厌!逐月出了家门,就往山谷深处走去!当他走进山谷深处,一股幽香扑面而来,这股幽香浸人心脾,吸入以后让人觉得一身畅快!前面是一处散发着淡蓝色光点的土地,土地上有几株不同光芒的药草!那股幽香因该是在他们的花株上散发的,逐月来到土地前面,右手一划,那缕幽蓝色的火焰出现在他的指上,那土地的周围浮现出一些不同的阵文,阵文见到逐月指尖的火焰缓缓的散开,让开一处通路!

  逐月对于这些都是无比的娴熟,看来他经常来这个地方!他走进药田走到一个小土坡用带来的小工具进行翻土浇水,这就是那株只剩下根须的血参(血参:虽然其名为参,实际是一种血色的三叶植物!是一种难得天材地宝,服用后能够治愈重伤的身体,还可以为武者巩基!对修炼大有裨益!他最大的好处是可以留下种子进行繁殖!这是其他的灵药无法比拟的!)这就株只剩下根须的血参,是否能回归本来的样子,实际连她都没有把握,只是想用这充满灵气的药田尝试一下!昨晚这一切,他走时不忘回头看看,眼中有一丝期盼,也有一丝失望!

  .....

  “回来了!”农天剑逐月进门,一脸坏笑的问道。

  “回来又怎么样!”逐月随便答了一句。

  “怎么了!心情不好!”

  “对!非常不好,都是你这个无赖害的!哼!”

  “天地良心啊!你交代的事我可是一件都没剩的干完了!”

  “你...哼!还好意思说!再去挑400担水!”

  “噗!没必要这么坑吧!大姐!”

  “哼!要不是你,我的血参一定会不止一株!你这混蛋,都是你害得!”

  “哎呀这事啊!我又没说我没有办法!”

  “哼!就你,鬼才信呢!”说完就气冲冲的进了房间。

  “这人,为什么就不明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的道理呢!唉!”农天无奈的叹道,那副模样真是一脸的抑郁+无奈!

  时间如流水般流逝,农天将逐月交代给他的400担水挑完,已经是黄昏时间!可是他依旧生龙活虎,没有丝毫累的迹象,这就是灵气淬体打来的好处!别说400担,就是1000担他也依旧没什么!回到自己的房间,桌上已经有了饭菜但是逐月人却不在,农天也没有理会,简单的填饱肚子!回到房间,进行修炼!可是体内依旧风平浪尽,农天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将被子一拉盖住头睡了过去!

  鸡鸣起晨阳,农天早早的起床重复将逐月交代的事!他把这当作一种修炼,这天清晨逐月也是早起来带着一套工具准备出门!

  “喂!我说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农天随口一说。

  逐月没有理会,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我说大姐!能不能相信我一次!”农天跑到逐月身前将他挡住道。门口刚好大叔进经过,见你到两人一个拦一个笑眯眯道:“年轻人!早啊!”

  农天也连忙转身对他还礼:“早!”

  “你早什么啊!”逐月见到农天的举动拧了他一下道。

  “啊!你拧我干嘛!”

  “呵呵!”大叔见他们如此笑了一声就走了!

  “以后不许!这样!”逐月严肃的道。

  “我怎么!我也没怎么着吗?”农天道。

  “ 走了!输了也没用!”

  “喂!我真的有办法!”农天又拦上去道。

  “你.....”逐月有些无语不过看到他认真的样子:“跟我来!不过不许乱碰!”

  “收到!”农天来你忙道。

  两人一左一右,着实有些像恋人!引得村中的人都笑嘻嘻的!不过这对于农天并不算什么,可是逐月的脸却青一阵紫一阵的!没有多久,他们来到药田,逐月做了和昨天一样的动作,可是农天有些吃惊,不过很快便恢复平静,魔君对于他的历练没有白受!

  进入药田,经过那几株药草!来到那堆小土坡处!逐月蹲下用小铲子给他翻土然后浇水丝毫没有在乎农天在干什么!农天见到她认真的样子,心里一阵高兴:“如果你要是每天这样对我!我或许会喜欢上你的!”

  “啪!”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喂!大姐干嘛打我!”

  “盯着美女看,就不怕刺眼吗?”

  “这...”被这么一问,农天上来的火气顿时灭了!

  “你不是能救活它吗?我倒要看看你要耍什么花招”逐月冰冷的道。

  “听着话!”农天头皮一阵发麻“这女的想干什么!”心中暗道。

  农天夺过逐月手中的银色小刀,在手指上一划!顿时新红的血液在伤口处流出!

  “你想干什么!”逐月见他划破手掌,一脸紧张的道。

  “干嘛这么紧张!担心我吗?”

  “去死!”

  农天没有再理他将伤口处的血液滴到那对小土堆上,小土堆不一会便被染的带了红色!滴在上面的血液顿时发出莹莹的红光再钻入土中,不过一会一株嫩绿色的芽在土堆中钻出!当嫩芽钻出,农天体内一股莫名的力量开始涌动,体内的真气在疯狂的剧增!整个人不一会被金色的光所包裹!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