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异教之人

|

  夜晚,明亮的空中点缀着星辰!整片大地都浸在幽幽的夜色中,偶尔的几声鸟鸣使得整片山谷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静”,村子中只剩几家的灯火亮着!大多数的村民都已睡去,逐月的园中,她不知为何!一脸的哀叹!农天在其旁也是一脸严肃和往日大相径庭。

  神战的的发生地的一座山上,一位身穿黑色劲袍的人正在注视着下面的村庄,身后跟着四五人都为相同的服饰!他一脸兴奋的看着村庄,眼中充满了贪婪!

  “统领!这件事情还要不要往上汇报?”身后的一人道。

  “我说你啊!平日里挺机灵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候脑子就不怎么好用了呢?”站在前面的男子发出阴柔的声音道。

  “可是统领!”那人又道。

  “告诉他们我们还能捞到油水吗?这样一个山野岭的村子,对我们是造不成威胁的!呵呵!”那人又道。

  “是!那我们几时动手!”

  “这个还用我教你吗?”那人突然回头道。月光正好照出那张脸,那是怎么样的一张脸!整张脸没有一丝血色,皮肤紧抱着骨头活脱脱的像一具行尸!

  “是!”那人吓得倒退两步,惊慌的道。

  村中还是那么的静,但这样的静却是更像暴风雨来的前夕!不知将会怎样的劫难,将降临这个与世无争的小山村!逐月注视这眼前的这个人,眼中充满了柔情!他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坚强的小男人的背后却是如此,或许这就是每个女子的母性!他很像给他一些安慰,但是他没有!因为他不需要!

  .....

  夜深了,那队潜入村中!他们分散开去跳入每个人的家中,“什么人!”叫这声的正是农天见得那位大汉,一翻身从床上跃起,一拳打在进入他屋中的那人身上!那人被击出房外吐出一口鲜血,这个大汉竟是一位武者!他也顺势跳出屋子,一把将那人打晕!他迅速炮打家中的一口古钟前,当!一声悠长的钟音!整个村子顿时变得热闹起来!家家的灯都亮起来。

  农天与逐月听到钟音,两人迅速冲出家门!此时整个村子灯火通明尤如白昼。

  “这个废物!连一个乡村野夫都对付不了!搞砸了老子的计划!混蛋!”那为统领见证个村子顿时亮起来,阴气森森的脸上浮现一抹怒色道。

  “怎么回事!”农天两人不多时来到大汉的门前,逐月焦急的问道。

  “没事!应该是个毛贼!”大汉的说道。

  农天没有理他们,蹲下身来看着这个身穿劲袍的男子!当他看到他服饰上的符号时,顿时眉头一皱。

  “你们村子得罪过什么人吗?”农天严肃道。

  “这个我想想!”大汉道。

  “我么村子与世无争!不会的最什么人啊!”逐月想了想道。大汉也点了点头。

  “可能是那魔神的事,把他们引导者来的!他们可能是大教派来寻找什么东西的!”逐月又道。

  “.....”农天没有说话,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蓬蓬!村子的西侧传来打斗的声音,农天凭借激素向西面跑去,大汉也紧跟其后!到了哪里,一位中年男子正在和一个黑袍男子战斗!农天反手一划,激发出一道剑气射向黑袍男子,横炮难见剑气袭来!眼中露出一丝惊讶,身体半转躲过那道剑气。

  “灵气境!”沙哑的声音说出,转身便向逃走!之间农天身化一道虚影,瞬间出现在那男子的身旁,右手布满金色的真气化掌压下!男子察觉时农天已经来到他的身旁,仓促间在腰间拔出一把短剑抵上光掌,噗!男子被打到地上短剑脱手而去!他手臂上的衣服被刚才的真气绞烂了,露出的胳臂也鲜血直流!看样子来那个条手臂是断了,可见刚才无上的一掌,蕴含着什么样的力量。

  农天不紧不慢的捡起地上短剑,看了看短剑就然完好无损!看来并不是普通的凡铁打造,走到那名男紫的身前!短剑在面前挥了挥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没有说话。

  “还挺硬气!说来着里有什么目的!阴阳教!”农天最后三个字,更是太高音量。

  “知道我阴阳教的人还不赶快放了我!奉上上好茶!或许可以饶了你们的性命!”那人用沙哑的声音道。

  “看来你一点觉悟都没有啊!”说完,一下就把短剑插在他手上的手臂上!身旁的两人顿时觉得眼前的恶人有些陌生,这个是平日里嬉皮笑脸的少年吗?手段怎么如此狠辣?

  “啊!你干这样对我!”那男子面容扭曲的道。

  “说不说?”农天依旧平静的三个字。

  “我们统领不会放过你的!”男子怒吼道。

  “那就先让你来垫背!”农天快捷的爆出短剑,叱!一声一颗头颅已经滚到了地上,他的依旧停留在那怒吼的表情,或许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逐月见到那喷涌的血液,顿时一阵作呕,大汉倒好些强忍住了!眼前的这个少年太狠了!

  远处,他们的统领听到怒吼!三人迅速,来到这个方位,村子里的人们也想这个地方靠涌而来,村子虽说是个村子但不过几十口人!如此的动静整个村子想安静都不行。

  三人来到这里,见地上的人头和尸体。那统领顿时满脑子的怒火!

  “废物!两几个乡村野夫都对付不了!哼!”那阴柔的声音中带着怒气,听了非常恶心“你们这些乡村野夫!赶快交出魔神消失前留下的仙宝!要不统统都得死!”

  大汉!一听这就不是什么能善了的事,本来不想动手的他,听了这话也是一阵恼怒!

  “你这个说话娘里娘气的家伙!你说了就算啊!当我们是孬种啊?”大汉骂道。

  “找死!”那人突然山体流转出暗黑色的真气,身形一变一把长剑拔出斩向大汉,想要把他置于死地。

  大汉来不及惊讶,本能告诉他眼前的这个人踏实抵不过的,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可长剑依旧刺来。当长剑快要找他大汉的头颅时,一柄短剑横空出现挡住了长剑的剑尖!

  “你当我不存在吗?”农天平静的说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