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每天都来的求食者

|

  一个整装兽皮的的少年在林中穿梭,他提着一张大弓搭着一只由树枝制成的羽箭,正在瞄准一头花鹿,他紧盯着花鹿摒住呼吸!嗖!羽箭带着一道金光射出,命中花鹿的头颅,一剑毙命!好准的箭法,可以用准狠来形容!这个身披兽皮的少年正是农天,从刚才带金光的一箭便可以看出,他受的伤已经恢复!

  他提起达到的猎物,腿部金光闪烁!这头看似有数百斤的花鹿在他手中就是一件轻便的物件,不多时便回到营地,他在树上打了一个简易的住所!这样可以防止晚上的猛兽袭击,这回的猎物足够让他使用好几天,算起来他来的这个茂密的原始森林已经一个月的时间!他每天除了打猎以外,也寻找处着片森林的出路,但是这片森林就好像一个大迷宫那一寻觅出路。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也没有白白浪费。

  这一个月来,他将附近的地形我出没的凶兽了解了个清楚,并且修习了“九天荒印”“残影”两种武学,在刚才的回归途中他的步伐已经是十分娴熟!重复着每天的生活必需,将烤架支起在那头花鹿上切下一根鹿腿洗净后进行烘烤,不多时金黄的油滴在鹿腿上流转,看上去甚是美味!

  “出来吧!每天都来蹭饭,却一点回报都没有,你也好意思!”农天关注着烤架上的鹿腿,却说道。

  “嘟嘟!”小家伙听到农天的话,在树干后面跳出来!来到他的身前眼巴巴的看着他考加上流着黄油的烤肉,浓郁的肉香散发在周围。数月农天跟着小家伙混的熟的不能在熟了,这家伙每天到了饭点都回来农天的营地混吃混喝,但农天还真是那他没办法!只能白养活这个小东西。

  “行了!别看了,一会就可以吃了!”农天见他的模样鄙视的说道。

  不过小家伙额似乎能听得懂他的话,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烤肉熟透,他用石刀给小家伙切下一块考的最好的鹿肉给他递来,小家伙就毫不客气的笑纳了!吃的自己毛绒绒的小脸上油光可见,农天也是苦干,不过没有那几天那么“如狼似虎”罢了。正在两人吃的尽兴,农天顿时警戒提起身旁的大弓,如月的野外生活是他的灵觉变得灵敏有风吹草动基本斗他不过他的感知,不多时一头浑身墨色如同豹子一样的生灵出现在他的营地,可能是由于烤肉引来的!农天见黑豹出现提起手中的大弓搭上一根羽箭,瞄准来势凶凶的黑豹!

  可是一旁的小家伙依旧吃的尽兴,根本没有理会来袭的凶兽!说也奇怪,这只足有半丈高的凶兽见到这个小家伙时那凶狠的表情顿时就蔫了!见到它它仿佛在害怕,浑身竟不自觉的颤动,他看了看眼前的农天一下子越近丛林中消失了!农天的脸上一脸惊叹的看着眼前的小东西。

  “这小东西还真是特别啊!”他心中暗道,不过也没有什么坏的心思。他坐下来,又在鹿腿上切下一块好肉递给小家伙。小家伙对他笑了笑。

  “别这么看我,我这是奖励你的!让我不免了一场恶战!”农天瞪了瞪眼道。不过迎来的又是一个白眼,这让农天直接没脾气!

  夜晚的深林一派宁静,不是会有鸟儿叫甚是有“空山鸟语”的意味,今天小家伙没有离开,他在农天的身旁和他一起观看天上的星星!星星多而繁,但每一颗仿佛都有自己的路线不停的绕着那个沦陷旋转,农天静静的看着他突然联想到了世间的人!时间的人又何尝不是呢,每个人走开始的那一声哭啼但最后的暗淡,也仿佛就是天上的一颗星星!规定的路一生的时间都在走一个圆圈。重复不断,不知从何时开始,也不知道回到什么时候结束!等待人们的只有轮回!

  “要是一个人永生在这世间看透着永无休止的轮回,剩给他的回事什么呢?”农天对着星空无意识的问道。

  身旁的小家伙,似乎听懂了他的话!跳到他的胸上,嘟嘟的叫个不停像是他在述农天的的无心之问。农天被小家伙弄的发痒,他妻子的手轻抚了着他!小家伙一阵陶醉不在怪叫。

  “也不知道,小刚和逐月怎么样了?他们还好吗?”一股孤独之感席卷上他的心头。

  小家伙被农天抚着,不多时竟打起了细微的呼噜声,他的心里,已经装下人!这个人他不知道是否还能见到,心中的孤独与凄凉比他剃一次体会到是变得更加浓重。

  “这就是世间的孤独!你看来真的体会到了!”墨色的玉佩发出微弱的意志波动。他自从那次对完话以后,就一直在沉寂没有主动与农天对话,没想到这个时候有主动的与农天对话。

  “你!是在说我吗?”农天平静的回道。

  “我们这里还有谁呢?”

  “嗯!”

  “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

  “这一次并不是我救了你,我当时正在沉睡!”

  “那除了你还会有谁有这样的能力!”

  “呵呵!救人者有可能是一草一木,也可能是万物生灵!”

  “你是在说他吗?”农天他手指着胸前的小家伙。

  “这是你们的缘!正是有因必有果,这可能是你们很久以前结下的因吧!”

  “很久以前,那会有多久?”

  “很久很久..了吧!”

  两人又一次陷入沉默,夜色有些暗淡!农天在沉思刚才的话,眼前的小家伙竟是非凡的生灵,就像魔神说的他们似乎就是因果的结果!他们的相遇便是一种缘,这个缘是什么时候结下的,他自己都没有办法回答。

  一夜无话,农天余下家伙都睡的很沉!从黑豹离开这里以后,这片区域一片安静,任何凶禽猛兽都自觉地躲开这片区域,怕惊动那个存在!在魔兽的世界中存在着严格地等级,等级是他们不可逾越的界限,更何况那个存在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辉煌过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