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七彩神鸟

|

  农天被“封”镇后,身体的黑气逐渐内敛到身体里面!双翼逐渐暗淡直至消失,血色头发也渐渐恢复原状!瘫在地上的小家伙也松了一口气,如果刚才认农天胡来如果大阵被激活那他和它小命都要交代到这里!这就是那座巨阵的可怕之处。

  “你怎么了?怎么蔫了!”农天回过神来道。

  “你妹!本尊差点被你害死!”小家伙没好气的说道。

  “我!...怎么了?”

  “......”

  “对了!本尊有名字,叫本尊邪尊!”小家伙有补充道。

  “哈哈!你还邪尊!快叫你萌尊算了!”农天嬉笑道。

  “混蛋!本尊怎么可能叫萌尊!你还想不想出去!哼!”邪尊指着疲惫的身体说道,不过还是童音,让然觉得他这个样子更加了可爱。

  “邪哥!我错了!咱不能拿这事开玩笑啊!”农天听了立马改口道。

  “这都什么破名字!刚才那头野猪没有吃尽兴!再给我烤一头花鹿!”邪尊志高气扬的说道。

  “......又被坑了!我农天何时被这样坑过!” 农天心中无奈的叹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他只能按照写怎的意思办,这家伙虽然极品但是也是个“惹不起!”的主。

  .....

  一头烤鹿进肚以后,邪尊那萎蔫的精神顿时好了许多!他盯着一旁的农天,还是一脸的不屑,这家伙差点就将他这个曾经“叱咤风云”“风流倜傥”的邪尊交代到这里,你说他能不气吗?

  “邪哥!你看咱出去这事!”农天虔诚的说道。

  “闭嘴!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不许说谎?要不出去没门!”

  “你....哈哈,邪哥你就问!我如实回答!”表面上嬉皮笑脸的说,但背地里确实:“我XXXX!”

  “你出生在什么地方?”

  “这个我着实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的童年一片血红!”

  “你父亲叫什么?”

  “不知道!”

  “你还有没有亲人!”

  “没有!”

  “你......你知道什么?”

  “我....是被我的二叔从一个叫“血池”地方救出来的,其余的我自己都想知道!!”

  “你......”邪尊被气的七窍生烟。

  “好吧!我基本已确定了!”邪尊无奈的回道。

  “确定什么?”

  “你可知道你体内隐藏着一股力量?"

  农天仔细的想了想,他想到二叔在离开他时对她说过的话:“你不要肆意动用你体内的那股力量!他并不属于你!”想到这里他平静的回道:“我二叔,曾经跟我提起过!说我体内的力量并不属于我!”

  “嗯!”

  “你知道?”

  “行了!不要问了,该知道的早晚都会知道!过早的知道,会限制你的武道!”

  “哦!”

  “你在一边等着,我进行一下闭关!改变一下自身!”

  “要多久?”

  “大约十天左右!只是改变一下形体!记住不要走远!”

  “嗯!”

  嗖!的一下窜进树洞!邪尊进入洞中身上便的闪动起七彩光辉!开始发生变化,毛茸茸身体在虚空中结出无数的细丝,细丝在虚空游动最后逐渐汇聚到他的身体表面,不多时将邪尊包裹成一个光质的丝茧!丝茧表面有符文流动,散发着神圣的气息!

  洞外农天也能体会到洞内的变化,心中不觉一惊!农天对刚才对他讲述的大阵有些相信了!邪尊印象在她的心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他一想干猜的事情就一阵头痛,没有什么印象“那股力量!真的存在吗!”

  ......

  几天过去,洞内没有一点变化!这是几天对邪尊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农天这直接就是煎熬,他每天都会偷偷的看看这个光质的丝茧!但是每次都没有什么变化,这让他有几次想将丝茧剥开,看看到底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一想到邪尊这是在闭关,就得安静!身为一个武道的武者自然知道闭关是不容许任何外在的因素打扰的!稍有不慎,那后果会不堪设想!

  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农天正在修习“荒印”“残影”可是突然洞内有了变化,光质的丝茧有了一丝裂纹!一丝七彩仙光刚从内部溢出,整个树洞都有印着一丝仙光变得仙气氤氲,灵气也附加到液体的地步!光茧在缓慢的发生变化,一声清鸣从茧内传出,整颗大树顿时光彩无比!不多时光茧布满裂纹!

  啪!光茧碎掉,一只巴掌大小七彩神鸟在洞中飞出,羽翼划过在空中留下一道彩虹!那神鸟上仙气环绕犹如九天之上的凤凰,神韵无比!给人一种飘渺之感,神鸟一出周围的空间那种神秘的纹络又开始流转,一股大道威压开始扩散!被农天的身体被这种大道威压的整个肉体都仿佛要碎裂!神鸟注视到虚空的变化,开始收敛气息镇压己身光彩慢慢的敛入身体中!神光收敛,大道威压也缓缓淡去!那种整个身体都要碎裂的感觉消失了!

  农天注视着空中的神鸟道:“你是?”

  “你小子!才几天不见就不认识本尊了!”神鸟道。

  “什么几天,都一个约了好吧!”农天满脑门的黑线道。

  “咳咳!是么?不好意思,出现误差了!”听到农天的话,神鸟干咳道。

  “......”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