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震惊!一窝子全是鬼!

|

  “呵呵,好的。谢谢夏雨同学!”想了想,御风又添上一句,“你之前的同桌叫徐静?她生病了吗?”

  此刻,数学老师已经开始上课,但也不影响他们纸上交流。接过夏雨的笔记本,上面写道:“是的,是徐静。不过不是她生病了,是她奶奶。听说挺严重的,她爸妈忙着挣医药费,所以只能留她在家里照顾老人。”

  御风不禁暗暗腹诽那徐静双亲,留一个中学生在家照顾重病老人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不过想想,或许有他们迫不得已的原因吧。随即,又将早准备好的一句写了上去:“你去他们家找过徐静吧?最近一次距离现在多久了。”

  “没有啊,没去过徐静家呢。不过确实挺想去看看她的,要不周末咱一起去?”

  看完夏雨清秀的字迹,御风心不由咯噔一跳。不可能啊!没去过徐静家,那她身上那种味道。。。

  御风不无担忧地回道:“好啊,有时间一起去哈。呃。。。那你最近有没有去过医院之类的探望病人?或者接触过患重病的人呢?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夏雨回道:“你不会是想告诉我,我身上有问题吧?!”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御风明白夏雨可能误会了,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指不定会越描越黑。但是,假如夏雨没有接触过重病的人,那么,只怕事情就更玄了。于是小心回道:“我是在想办法帮助徐静同学复学撒,没别的意思,随便问问。”

  “吓我一跳。。。呵呵,我是内宿生,基本没外出的,也没去探过病人哦。怎么,这跟帮助徐静复学有关系?”

  “呵呵,有啊,还是重点呢,不过现在还不能说哈,等我找到那探过病人的同学才能告诉你。那,你同宿舍的同学呢?有探过病人的么?”御风灵机一动,指不定还真是被她同寝室的同学沾染过来的呢。

  “哦,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下课后我去问问她们先”夏雨回道。

  这时,数学课也上了大半,老师提问道:“这道题哪位同学上来解解看?”

  “老师,咱班今天来了位新同学,让他表现一下吧!”廖羽不失时机抢道,班上不少同学也跟着附和着。正想给夏雨回信的御风眉心一黑,他可是一个连小学都没正式上过的孩纸啊。。。

  “呵呵,众望所归啊!御风同学,你来试试?”数学老师笑呵呵问道,倒也没强迫的意思。不过,以御风的脾性,人家都上门叫阵了,咱也不能缩壳不是?能上就上,不能上硬上,上不了也得上!

  悠然都上讲台,拿起粉笔刷刷得写了起来。虽然没什么基础,但这大半节课他可没白上。依葫芦画瓢,生搬硬套虽有点勉强,就连御风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但至少他完成了。。。

  “哪怕是死,也算是壮烈牺牲了吧!”御风暗暗苦笑。只是,没想到自己刚回到座位上,便见数学老师盯着那道题看了一会,然后率先鼓掌,然后,紧接着满满一教室的掌声。

  御风小朋友有点莫名其妙了“对了,还是对了?这也行,蒙的都对,还能有这么奢华的掌声?!这幸福来得太快太突然。。。”

  “原本,我是想把这道题留给各位同学做课后作业的,没想到御风同学底蕴丰厚,居然轻松地解开了。那么,就请御风同学讲讲这道题的解题思路吧?”掌声稍稍停顿之后,在数学老师的提问下,又是一片响亮的掌声响起。

  御风有点飘飘然,这焦点人物的赶脚就是爽,更令他心情大好的莫过于他身后那一脸铁青的寥羽了。

  御风缓缓起身,弱弱答道:“我随便解的。。。”

  “随便解的?!”数学老师有点喷饭地重复了句 ,才微微平静道:“这随便也是个解题思路撒,但这到底是个怎么随便法,给同学们分享下嘛!”

  “呃。。。其实,很简单,不用太多介入自己的想法,按照老师刚刚的例题解法,依葫芦画瓢,这,不就出来了?”御风整理了下思路补充道。

  “嗯,确实如此!哈哈,看来是我把题目看得太难了。这道题原本是可以通过三种方法来解答的,数列,坐标,代数方程式都可以解。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御风同学的解题思路比较简单明了,以后遇到这种类型题,可以优先选择这种解题法。”

  数学老师毫不吝啬地给御风赞一个,在他看来重点班的学生的思维都是比较活跃超前的。随着知识面的不断扩张,简单的题目都容易被复杂化。而御风此时的表现很是意外,似乎完全不受影响。这样的思维结构确实值得培养。

  殊不知,这御风小朋友被赞的有点莫名其妙,要是知道数学老师此时的想法,指不定会反问一句:“老师,您这是在赞我头脑简单吗?!”

  下面几节课,御风倒也听得认真。对于一个没正式上过学的孩子来说,上课也会是一种别样乐趣。当然,与夏雨私底下的纸上交流还在继续着。大都是无营养的话题,但也初步定下了前往探望徐静的时间,当周周末。当然,问到手机号码的时候,御风同学还是很坦白地交代道,“木有。。。”

  时间过得很快,周六早晨六点许,御风徘徊在校门口几近抓狂。六点啊,约定的时间是六点,可现在——六点二十,看样子还得继续等。。。

  苦逼的御风同学为了不让美女久等,他可是没到五点半就到了。咱夏雨同学倒好,简直就是千呼万唤不出来啊,啊!

  只是御风同学没有想到这会夏雨的状况罢了,其实她也早早收拾好了,只是心怀踹踹,不想出来得早。在她想来,这也很简单:女人嘛,就该娇气点,向来都是男人等女人的,哪有女人等男人的是吧?

  就因为这小踹踹,两个人,一个在校门口吹了一小时秋风,一个在宿舍煎熬了一个钟。。。然后,在御风黑着脸苦苦等待中,七点整才坐上了前往徐静家的班车。

  学校在小镇上,学生大都来自周围的村庄,稍远点的都选择内宿学校,徐静也不例外。“放羊村”一个距离“神二中学”一个小时二十分钟车程的小村庄。车上的御风一直黑着脸,显然还在生闷气呢。

  夏雨也是一路安静,不时看看一脸沉郁的御风,愣是没敢先开口说话。这一刻,夏雨看到御风突然脸色剧变,也不由暗暗捏了把汗,“御风要发飙了?这可是在车上啊。。。”

  然而,夏雨担心的一幕没有发生。很简单,御风脸色剧变跟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因为,周围空气突然变得压抑,透过秋风,更显刺骨的寒气。似阴气而非阴气,难道是魔气?!

  御风心中暗忖,不由得有点担心起来。这次他本着帮徐静奶奶看病得心思过来,倒是没多往其他方面想,是以除了银针,并没有多带其他工具。如今这大白天的察觉这滔天魔气,叫他怎能不惊?而且,他隐隐有种预感,这魔气应该就是徐静家那村子散发出来的。

  “呃。。。夏雨同学,我突然有点不舒服,要不我们先回去吧,明天再过来好吧?”御风弱弱说道。

  “不是吧?这都到了啊。你看,前面村口就是了,”夏雨有点难以置信,这都什么跟什么?回了御风一句后,又转向班车司机说道:“师傅,前面路口有下,谢谢!”

  “咳咳,早上秋风吹得有点久,貌似开始闹肚子了。。。”御风干笑道,这会两个人都下车了。

  班车再次启动,开走。一个一眼看去十分标致的女孩正在路对面用力地挥着手,兴奋地喊着夏雨地名字。

  “憋着!人家都出来接了。总不能现在扭头就走吧?”夏雨边招呼御风一起过到马路对面跟徐静汇合,边小声说道。

  御风也知道这会想走是不可能的了,索性也跟了上去。“既来之则安之,怕个P啊!真爷们,刀架到脖子上都不皱下眉头,这点算啥?!”

  “徐静,来,给你介绍下,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御风。刚到班上上课,就坐你的位置呢,听说了你的状况后特地过来探望下老人家!”夏雨亲昵地拉住徐静的手介绍道。毋庸置疑,眼下这位,应该是徐静没错了,名字都叫出来了呢!

  “你好,我是御风!”御风淡笑道,颇有绅士风度地主动伸手跟徐静握了握。只是,这一握之后,二人手掌之间都爆发出一小股吸扯力,大有不愿分开地意思。

  御风诧异地暗皱俊眉,甚是疑惑。而徐静则淡定得多,“ 你好,我叫徐静。谢谢御风同学关心,快到家里做做吧,就前面,不远。”徐静轻笑一声将小手一抽,便抽离了御风的手,似乎并没有受到那股吸扯力地影响。

  本想仔细端详下徐静,看有没异样。但,此时徐静已经拉着夏雨走在前面,边走边聊了起来。观其背影,似乎周身散发着淡淡的黑气,若非御风眼里,只怕发现不了。而这股黑气明显还是要比弥漫在空气中的魔气要浓郁得多,但基本同源,也正是御风在夏雨身上闻到的那股淡淡的怪味。。。

  御风暗叫不妙,可是,现在就在人家的地盘上,太过唐突,怕只会打草惊蛇。是以,御风只得安静地跟在二女生身后,慢慢朝徐静家推近。

  到了徐静家之后,御风小盆友才深深觉得,刚刚见到徐静的那份震惊实在不算什么。此刻,他更是差点把持不住晕了过去。因为,他分明看得清楚,这徐静一家七口人正或浓或淡散发着一样的气息。难道说,这一家子都是“鬼”了?!御风想想都觉得窒息。。。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