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得到

|

  拍卖师不再废话,伸手掀开丝绸。

  一把玉箫静静地躺在圆盘里,云风箫正如其名,其意境像一个云淡风轻的智者,全身隐隐有声音之美之意溢出,令人生出欢快。

  “云风箫底价三百万两黄金,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两,竞价开始。

  “三百二十万两!”

  “三百三十万两!”

  竞价的不全是领悟音之道的音修,有许多修为很高,但是没有领悟音之意境的音高手也出手了,他们都抱有同样的想,看看能否从云风箫上作出突破,领悟自己的音之道。

  云飞扬没有急着出手,现在还不到时侯。

  郭蓝月见云飞扬老神在在,呼吸平稳,不由对他高看了一眼,在无妄大陆,实力提升速度快,生存能力强,而且又极度冷静,这种天才可不多见,不,是绝对罕见。

  隔壁贵宾室,一名青年和一名中年坐在那里。

  青年身穿红色华服,脸上带着骄横傲气,中年一头黑发,脸型削瘦,很诡异的是,他的气息似乎若有若无,并且全身气息似乎绷得紧紧的,一眼望去,还以为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一般。

  “这一把云风箫说不定能让我领悟音之道,有了音之道,我的实力起码能涨幅一成以上,去拿什么天骄榜更有把握了。”青年眼中流露出火热,举手报价道:“四百万两黄金!”

  “四百万两,还有谁加价。”拍卖师环头四顾。

  “五百万两!”

  有人加价了。

  赵飞燕道:“怎么还不出手?”

  云飞扬道:“不急。”

  “七百万两!”辽阔的拍卖场内,声音在回荡,不知是不是错觉,所有人都感觉一股锋芒之意弥漫而出,洞穿人心。

  “好厉害的人!”云飞扬脸色微微一变,这股精神比他强大了不知几倍,就算不是噬皆冥境界,也不远了。

  赵飞燕提醒道:“此人就是那位震者狱境界的音之道高手。”

  “一下子加了两百万两,唐叔,此人就是那位震者狱境界音之道高手。”骄横青年询问旁边的中年。

  被叫做唐叔的中年道:“你放心加价,此人有自己的行事准则,不可能做出杀人夺宝的事情。”

  “那就好。”青年举起手,“九百万两!”

  “老王,不是我说你,该狠的时候还是要狠一点,让别人怕你,这样那些小辈就不敢和你竞价了。”靠近中央的贵宾室,两名年龄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坐在皮椅上,说话的是满脸凶恶中年,他旁边则是一个满脸正气的中年,一身正气,目不斜视。

  中年淡淡一笑,“你不懂我的道音之道!”

  “又是这句话。”中年无奈一笑。

  中年也不辩解,声音传了出去,“一千万两!”

  拍卖师脸上露出笑意,一把云风箫能拍卖到一千万两算是到底了,毕竟云风箫虽然不多,但音之道宝物也不是非常稀少,而且每年都能够有一些出现,只不过大部分都被大宗门瓜分了。

  何况,云风箫蕴含的音之道只有一缕,提升音之道的几率很小。

  骄横青年咬了咬牙,“一千二百万两!”

  “一千三百万两!”

  这边刚报价,那边再次传来声音。

  “唐叔,你身上还有多少下品玄石,回去还你。”骄横青年对云风箫势在必得,没有哪位音修不想领悟音之道,他也是如此。

  那人皱眉道:“这把云风箫未必会让你领悟剑意,但就此放弃估计你也不死心,这样吧!竞价超过二千万两黄金,立刻放弃。”下品玄石不是大白菜,要多少有多少,一般品宗门中,宗主都不会拥有太多下品玄石,整个宗门的消耗可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好!”

  青年点点头,报价道:“两千万两!”

  “三千万两!”

  拳头握紧,青年颓然坐下,原本存着一丝侥幸,现在看来,和震者狱强者拼财力无疑是极其愚蠢的行为。

  赵飞燕暗自砸舌,这一会儿夫,竞价就达到了三千万两黄金,哪怕是震者狱强者也没有如此多黄金,应该是准备用下品玄石兑换,至于中品玄石,不太可能,几乎没有谁傻得用中品玄石去兑换下品玄石,那简直是暴敛天物,遭天谴的行为,要知道黄金易得,中品玄石难得,通常情况下,就算你有再多的黄金,别人也未必愿意用中品玄石和你交换。

  “没有黄金的话,记得问我借。”赵飞燕微笑着看向云飞扬。

  云飞扬不去理他,举起手道:“六千万!”

  “什么,你疯了。”

  赵飞燕脸上的微笑凝滞。

  中年略常诧异,一下子加价三千万两黄金,有魄力,他再次报

  “七千万!

  拍卖场上鸦雀无声,静的连一根针掉下都能听见。

  云飞扬面色如常,“八千万。”

  “九千万!”

  “一亿!”

  轰!

  寂静的拍卖场彻底疯狂,一亿黄金,单以黄金而言,顶尖的宗门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来,倒不是它们没有这个财力,而是要看谁,要看什么事,像云风箫这样的小事,没有谁会把价格提升到一亿黄金,不值得。

  赵飞燕张大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本来认为云飞扬会向她借钱,但一亿黄金已经超过她能调动的极限,想借也借不起来,毕竟她只是一位执事,不是天门会高层。

  “你有这么多黄金?”赵飞燕问道。

  云飞扬道:“加上那些珠宝的话,应该差不多。”

  “难道你洗劫了一个宗门?”赵飞燕擦了擦汗。

  “我还没有这么丧心病狂。”

  另一边。

  中年笑道:“一亿黄金,亏他说得出口,罢了,我身上的下品玄石就这么多,刚刚还算进去三千块中玄灵石,剩下来的中玄灵石要用来修炼,不争了。”

  中年道:“怕什么,我这里还有下品玄石,大不了再加点中品玄石。”不待中年说话,中年直接报价,“一亿四千万两!”

  拍卖师擦了擦汗,那是兴奋的汗,一把箫拍卖到一亿四千万两,绝对是有史第一遭,颤声道:“一亿四千万两,还有谁加价,不加价的话

  “—,恩!”

  “一亿六千万两!”

  云飞扬在赵飞燕呆滞的眼神中,举起了手。

  “一亿八千万两!”中年再次报价!

  “两亿!”云飞扬不咸不淡的说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数字

  “靠,这小子有多少黄金?”中年想举手又放了下去,身为震者狱修士武者,他们身上的下品玄石不算很多,都用来兑换中品玄石了,再拼下去,估计连修炼老本都保不住。

  “两亿,还有谁……谁加价。”拍卖师现在知道什么叫财大气粗,简直不把黄金当一回事,他敢保证,就算是宗门的宗主在这里,也争不过对方,谁会花两亿黄金拍买一把箫啊!

  等了半天,没有人回应。

  “两亿一次,两亿两次,两亿三次,成交,恭喜七号贵宾室的朋友。”

  赵飞燕翻了翻白眼,“两亿两黄金拍买一把箫,太浪费了,黄金再不值钱也不是你这么用的。”

  “黄金不过是身外之物,这一把箫对我有大作用,以后很难遇到。”云飞扬有自己的打算,这一把箫蕴含音之道,遗留下来的一缕音之道,而他身上又有音之道的绝顶功法,他有预感,当七罪梦魇曲遇到魔帝留下来的云风箫时,一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这是一个契机,绝对不能放过,至于黄金,他还真不放在眼里,他在别人得到四千多万两黄金,加上自身拥有的一千多万两,就是近六千万两,加上那些珠宝的话,应该有五亿一千万两左右,就算是欠缺的几千万两也可以用下品玄幻石兑换的话,也不过十多万块下品灵石,他身上可是有两百万以上的下品灵石,除此之外,他还有着四本地级中阶秘籍,按照五百万两黄金一本地级低阶秘籍,地级中阶秘籍怎么也能卖出去几千万两,一本就差不多能抵消四千万两黄金差额。

  “算了,第二部分拍卖会有水行果,你把下品玄石全部兑换了黄金,水行果就悬了。”赵飞燕认为云飞扬是把全部家当投入了进去,包括下品玄石,否则常人怎么可能有两亿黄金,噬皆冥境界都没有这么多黄金,对于修士而言,玄石是最重要的东西,黄金有个几十万两足够花了。

  云风箫很快送了进来,云风箫没有把它放在七罪梦魇曲的那里范围中,现在还不到时候。

  “第二部分拍卖会开始,从现在开始,黄金无参与竞价,只有玄石才行,天修城拍卖会的规矩是,一块中品玄石可以兑换四十五块下品玄石,下品玄石不可以兑换中品玄石。”

  在后台休息了一会儿,拍卖师重新走了上来。

  听到这些话,云飞扬暗自笑了笑,一块中品玄石正常情况下可以兑换五十块下品玄石,只高不低,平常时候,很少有人把中品玄石兑换成下品玄石,就像很少有人把下品玄石兑换成黄金一样,这其中有些矛盾,但却是无妄大陆的常识。

  假如若是身上没有足够的黄金和珠宝,云飞扬也不愿意拿下品灵石去无换,毕竟黄金只会出现在小型拍卖会上,天修城这样的大拍卖会,第一部分可以用黄金拍买物品,绝对是少见。

  拍卖师不再废话,伸手掀开丝绸。

  一把玉箫静静地躺在圆盘里,云风箫正如其名,其意境像一个云淡风轻的智者,全身隐隐有声音之美之意溢出,令人生出欢快。

  “云风箫底价三百万两黄金,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两,竞价开始。

  “三百二十万两!”

  “三百三十万两!”

  竞价的不全是领悟音之道的音修,有许多修为很高,但是没有领悟音之意境的音高手也出手了,他们都抱有同样的想,看看能否从云风箫上作出突破,领悟自己的音之道。

  云飞扬没有急着出手,现在还不到时侯。

  郭蓝月见云飞扬老神在在,呼吸平稳,不由对他高看了一眼,在无妄大陆,实力提升速度快,生存能力强,而且又极度冷静,这种天才可不多见,不,是绝对罕见。

  隔壁贵宾室,一名青年和一名中年坐在那里。

  青年身穿红色华服,脸上带着骄横傲气,中年一头黑发,脸型削瘦,很诡异的是,他的气息似乎若有若无,并且全身气息似乎绷得紧紧的,一眼望去,还以为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一般。

  “这一把云风箫说不定能让我领悟音之道,有了音之道,我的实力起码能涨幅一成以上,去拿什么天骄榜更有把握了。”青年眼中流露出火热,举手报价道:“四百万两黄金!”

  “四百万两,还有谁加价。”拍卖师环头四顾。

  “五百万两!”

  有人加价了。

  赵飞燕道:“怎么还不出手?”

  云飞扬道:“不急。”

  “七百万两!”辽阔的拍卖场内,声音在回荡,不知是不是错觉,所有人都感觉一股锋芒之意弥漫而出,洞穿人心。

  “好厉害的人!”云飞扬脸色微微一变,这股精神比他强大了不知几倍,就算不是噬皆冥境界,也不远了。

  赵飞燕提醒道:“此人就是那位震者狱境界的音之道高手。”

  “一下子加了两百万两,唐叔,此人就是那位震者狱境界音之道高手。”骄横青年询问旁边的中年。

  被叫做唐叔的中年道:“你放心加价,此人有自己的行事准则,不可能做出杀人夺宝的事情。”

  “那就好。”青年举起手,“九百万两!”

  “老王,不是我说你,该狠的时候还是要狠一点,让别人怕你,这样那些小辈就不敢和你竞价了。”靠近中央的贵宾室,两名年龄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坐在皮椅上,说话的是满脸凶恶中年,他旁边则是一个满脸正气的中年,一身正气,目不斜视。

  中年淡淡一笑,“你不懂我的道音之道!”

  “又是这句话。”中年无奈一笑。

  中年也不辩解,声音传了出去,“一千万两!”

  拍卖师脸上露出笑意,一把云风箫能拍卖到一千万两算是到底了,毕竟云风箫虽然不多,但音之道宝物也不是非常稀少,而且每年都能够有一些出现,只不过大部分都被大宗门瓜分了。

  何况,云风箫蕴含的音之道只有一缕,提升音之道的几率很小。

  骄横青年咬了咬牙,“一千二百万两!”

  “一千三百万两!”

  这边刚报价,那边再次传来声音。

  “唐叔,你身上还有多少下品玄石,回去还你。”骄横青年对云风箫势在必得,没有哪位音修不想领悟音之道,他也是如此。

  那人皱眉道:“这把云风箫未必会让你领悟剑意,但就此放弃估计你也不死心,这样吧!竞价超过二千万两黄金,立刻放弃。”下品玄石不是大白菜,要多少有多少,一般品宗门中,宗主都不会拥有太多下品玄石,整个宗门的消耗可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好!”

  青年点点头,报价道:“两千万两!”

  “三千万两!”

  拳头握紧,青年颓然坐下,原本存着一丝侥幸,现在看来,和震者狱强者拼财力无疑是极其愚蠢的行为。

  赵飞燕暗自砸舌,这一会儿夫,竞价就达到了三千万两黄金,哪怕是震者狱强者也没有如此多黄金,应该是准备用下品玄石兑换,至于中品玄石,不太可能,几乎没有谁傻得用中品玄石去兑换下品玄石,那简直是暴敛天物,遭天谴的行为,要知道黄金易得,中品玄石难得,通常情况下,就算你有再多的黄金,别人也未必愿意用中品玄石和你交换。

  “没有黄金的话,记得问我借。”赵飞燕微笑着看向云飞扬。

  云飞扬不去理他,举起手道:“六千万!”

  “什么,你疯了。”

  赵飞燕脸上的微笑凝滞。

  中年略常诧异,一下子加价三千万两黄金,有魄力,他再次报

  “七千万!

  拍卖场上鸦雀无声,静的连一根针掉下都能听见。

  云飞扬面色如常,“八千万。”

  “九千万!”

  “一亿!”

  轰!

  寂静的拍卖场彻底疯狂,一亿黄金,单以黄金而言,顶尖的宗门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来,倒不是它们没有这个财力,而是要看谁,要看什么事,像云风箫这样的小事,没有谁会把价格提升到一亿黄金,不值得。

  赵飞燕张大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本来认为云飞扬会向她借钱,但一亿黄金已经超过她能调动的极限,想借也借不起来,毕竟她只是一位执事,不是天门会高层。

  “你有这么多黄金?”赵飞燕问道。

  云飞扬道:“加上那些珠宝的话,应该差不多。”

  “难道你洗劫了一个宗门?”赵飞燕擦了擦汗。

  “我还没有这么丧心病狂。”

  另一边。

  中年笑道:“一亿黄金,亏他说得出口,罢了,我身上的下品玄石就这么多,刚刚还算进去三千块中玄灵石,剩下来的中玄灵石要用来修炼,不争了。”

  中年道:“怕什么,我这里还有下品玄石,大不了再加点中品玄石。”不待中年说话,中年直接报价,“一亿四千万两!”

  拍卖师擦了擦汗,那是兴奋的汗,一把箫拍卖到一亿四千万两,绝对是有史第一遭,颤声道:“一亿四千万两,还有谁加价,不加价的话

  “—,恩!”

  “一亿六千万两!”

  云飞扬在赵飞燕呆滞的眼神中,举起了手。

  “一亿八千万两!”中年再次报价!

  “两亿!”云飞扬不咸不淡的说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数字

  “靠,这小子有多少黄金?”中年想举手又放了下去,身为震者狱修士武者,他们身上的下品玄石不算很多,都用来兑换中品玄石了,再拼下去,估计连修炼老本都保不住。

  “两亿,还有谁……谁加价。”拍卖师现在知道什么叫财大气粗,简直不把黄金当一回事,他敢保证,就算是宗门的宗主在这里,也争不过对方,谁会花两亿黄金拍买一把箫啊!

  等了半天,没有人回应。

  “两亿一次,两亿两次,两亿三次,成交,恭喜七号贵宾室的朋友。”

  赵飞燕翻了翻白眼,“两亿两黄金拍买一把箫,太浪费了,黄金再不值钱也不是你这么用的。”

  “黄金不过是身外之物,这一把箫对我有大作用,以后很难遇到。”云飞扬有自己的打算,这一把箫蕴含音之道,遗留下来的一缕音之道,而他身上又有音之道的绝顶功法,他有预感,当七罪梦魇曲遇到魔帝留下来的云风箫时,一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这是一个契机,绝对不能放过,至于黄金,他还真不放在眼里,他在别人得到四千多万两黄金,加上自身拥有的一千多万两,就是近六千万两,加上那些珠宝的话,应该有五亿一千万两左右,就算是欠缺的几千万两也可以用下品玄幻石兑换的话,也不过十多万块下品灵石,他身上可是有两百万以上的下品灵石,除此之外,他还有着四本地级中阶秘籍,按照五百万两黄金一本地级低阶秘籍,地级中阶秘籍怎么也能卖出去几千万两,一本就差不多能抵消四千万两黄金差额。

  “算了,第二部分拍卖会有水行果,你把下品玄石全部兑换了黄金,水行果就悬了。”赵飞燕认为云飞扬是把全部家当投入了进去,包括下品玄石,否则常人怎么可能有两亿黄金,噬皆冥境界都没有这么多黄金,对于修士而言,玄石是最重要的东西,黄金有个几十万两足够花了。

  云风箫很快送了进来,云风箫没有把它放在七罪梦魇曲的那里范围中,现在还不到时候。

  “第二部分拍卖会开始,从现在开始,黄金无参与竞价,只有玄石才行,天修城拍卖会的规矩是,一块中品玄石可以兑换四十五块下品玄石,下品玄石不可以兑换中品玄石。”

  在后台休息了一会儿,拍卖师重新走了上来。

  听到这些话,云飞扬暗自笑了笑,一块中品玄石正常情况下可以兑换五十块下品玄石,只高不低,平常时候,很少有人把中品玄石兑换成下品玄石,就像很少有人把下品玄石兑换成黄金一样,这其中有些矛盾,但却是无妄大陆的常识。

  假如若是身上没有足够的黄金和珠宝,云飞扬也不愿意拿下品灵石去无换,毕竟黄金只会出现在小型拍卖会上,天修城这样的大拍卖会,第一部分可以用黄金拍买物品,绝对是少见。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