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武道

|

  深夜的夜城,城依旧是一派繁闹的气氛不过,农天所在的客栈位于夜城的一角,也还算安静!可农天这一夜却难以入眠,太多的问题萦绕在他的心头但是 他又无法回答,他在床上坐起默默运转功法以此来平静内心的杂乱!

  “武者,为逆天修行之道。以天地灵气淬炼己身至极而得武道奥义!天地万物皆以灵气运转,六道也是如此!万物负阴而抱阳,天地大道,殊途同归。这便是武道!”

  静静地沉思,农天体内的真气产生了一缕波澜。这是邪尊在封印他之后没有出现的情况,他仔细的体会着这缕没有出现过的波澜,杂乱的心境顿时有了一份难得的平静。不觉间,七大经脉中的三条中真气在自行运转,半边的身体泛起莹莹之光。被邪尊封印的心脉出现了松动,灵气境圆满的浑厚真气在冲击着那道封印,封印的密印却没有反抗,在心脉的冲击下有了一丝异样!

  桌子上的邪尊对这股真气异常敏感,嗖!一下翻起,起来后看到农天此时的状态心中一阵轩然大 波!

  “这小子,正在化解我的封印之力!这……怎么可能,虽说我无法发挥 封 印的真正力量,但是以他目前的修为来看,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不对!这……这……这是在悟道,他此刻心中定是一片空灵,这小子要逆天了吗?”邪尊吃惊的一阵乱语,心中的惊涛骇浪无法掩饰!小小年纪竟能在如此境界就能悟道,这代表什么!

  农天依旧平静,原本只有半边身体泛光,可现在整个体表都仿佛有星辰在闪烁,封印的力量在逐渐减弱,但是那股力量并没有消失,似乎是在尝试与农天体内的金色真气融合!此时的他对一些以前难以明了的修炼问题都如潮水一般褪去,空灵的心境感觉周围的周天都有莫名的奥义。“空”“静”二字逐渐的浮现在他的心中,那种随意可以调动周天灵气的畅快之感,仿若大有若无,仿似大道!

  邪尊对此,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这……这……这”他已经无话可说了,就是他的前世在这个年龄时,也没有这样的造诣,眼前的这个相识不过数月的少年竟能给他这样的震撼!他仿若看到一颗璀璨的武道之星正在缓缓升起,他走过的地方注定会伴随着轰动,他的生命要走上一条不朽之路!不朽,前世的邪尊虽然只是初窥门径但也已经轰动六道,令无数强者闻风丧胆,但依旧险些身殒道消,她又何不恨!见到了眼前的少年,他在心中暗暗的做了一些决定!

  莹莹之光覆盖其身,他的身体像是一片未知的宇宙,充满神秘,封印的力量也逐渐混合在他的金色真气之中,使得真气中也有了点点荧光!那真气每一次运转,身体就会变得更加深邃,那神秘的宇宙竟然有了一些朦胧!莫名的气韵不断地扩散,散布在房中的个个角落。

  邪尊突然感觉到有莫名的气息在波动,在嘴中吐出道道文络打在房间的门子和墙壁上,将整个房间封锁。如果让这个房间中的气息溢出引来强者的窥探对于农天以后的发展会极为不利,所以他便封印这方天地,这次动用封印的力量并没有像上次那样疲惫不堪,可能是上次的闭关让他恢复了一些前世的修为!

  “咦!不对啊!刚才还感觉到这里有些莫名的波动!怎么到了这里就消失了呢?是不是,上了年纪不中用了!哎呀!人老毛病多啊!”在客栈的房顶一个身穿布衣的老者自言自语道。仔细一看这人正是带农天进城的那位赶牛老者。他转身迈出几步离开这片地方。

  “我去!这老家伙终于走了!果然不是俗人!”邪尊浑身冷汗道。

  刚走了没几步的老者突然停在虚空,可见老者一身的修为是何等的恐怖,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哎!现在的年轻人,不知又是谁在说老头子的坏话!哎!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说完几步消失在夜空之中!

  农天这边,封印之力也基本上与金色真气融合完毕,莹莹之光逐渐内敛,这是要结束的征兆!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许多,具体是哪里发生改变却又说不出来。他缓缓睁开双眼,那漆黑的眸子中有了点点荧光显得格外深邃。

  醒来,他看见身前瞪着一对铃铛大鸟眼的邪尊,吓了一大哆嗦!

  “你傻了啊!干嘛要这么看着我!是不是贪图我的美色!”农天坏笑道。

  “放屁!本尊想当年单手一挥就不知道有多少少女倒在我的伟岸身姿之下,就你长得这熊样!本尊能看上你?更何况本尊可没有这样的特殊爱好!”邪尊一通大骂,喷了农天一脸口水!

  农天抹了抹脸上的口水心中实在是郁闷至极,这鸟的口水怎么会这么多呢?真不愧是神鸟之名,果然真是不一般啊!

  邪尊一下飞到床上,真气倒腾把农天震下床去道:“过了半夜了!你睡桌子,我睡床!”

  农天摔在地上,本来心中偷乐。不过一下子就傻眼了,满脸的样子那是又不能看了!看来他这后半夜只能睡桌子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