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朱厌秘术

|

  “风流倜傥的邪尊!邪哥!邪大帝!该起床了?”农田不耐烦的叫到。

  “.....”

  “喂!吃饭了,邪哥!”

  “吵什么吵!不知道本尊正在做春秋大梦吗?...你刚才说什么?”写作无奈的答道。

  “没什么?”

  “你说了!”

  “我没有!”

  “这个应该有!”

  “这个真没有!”

  “靠!以为老子听错了,尼玛说吃饭以为老子没听见啊!”邪尊怒火冲天道。

  “这个!我是说今天是武会开始,我问得去看看!”农天手指相互戳着说道。

  “难道本尊幻听了!不可能,以本尊这一身惊天地泣鬼神的修为怎么会幻听!”邪尊自言道。

  “又来了!”农天满脑门的黑线。

  一遍精彩到彻天动地的演说演讲完毕,农天听得都有些困意!最后不忘拍两下手“好!好!”不过脸上“哎”不说是牛头马面,那也差不多了!

  “对了!刚才对本尊说什么来着!”

  “今天武会开始!我想参加,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农天回道。

  “嗯!这件事!”邪尊做出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

  过了不久,邪尊停住了道:“最好不要去!”

  “为什么?”

  “这里有高人!如果你一定要参加的话,最好改变一下容貌!”

  “这不是等于没说吗?我又不会什么易容武学!”

  “你不会不代表本尊不会啊!”

  “你会!你才没那么好心呢!”农天先是兴奋,不过又露出了个鄙视的表情!

  “咳咳!本尊有那么坑吗?本尊是实在人!”

  “我去!你这脸皮可比三尺长剑了,还实在!你跟这词完全不靠边啊!"农天心中暗道。

  “喂喂喂!想什么呢?”

  “没什么?”

  “哦!本尊有一上古秘术,名为朱厌变!有没有兴趣?”邪尊一本正经的说道。

  “写啊 !”

  “不过........”

  “早知道会来这套!”

  “咳咳!本尊开玩笑的,不过....”

  “这样不好玩!”农天无比的鄙视道。

  .......

  “算了!这次本尊就发发慈悲吧!反正暂时离不开你!”

  “.....不会吧!还不走了!这回亏大了!”

  “咳咳!朱厌变源自一种叫朱厌的上古异兽,传说它生有三头六臂懂得变化之道!这个绝学就是模仿其而来,顾名思义可以改变自身的容貌变化!是一种罕见变化武学,咳咳!你小子能不能认真听啊!”

  农天对这些开场白一点都不感冒!“你的身体改变!也是这种绝学?”

  “算是吧!不过也不是!只是他的一部分奥义!你小子想捷我底啊?”

  “说重点!”

  “咳咳!这...”

  “说重点!"

  “你妹的!给本尊闭嘴!”邪尊用鸟嘴赏他了一个爆料。

  农天抱着头,一脸委屈!

  “坐下!”

  “哦!”

  农天坐好,邪尊身上顿时七彩光泽闪耀!将房间封住,自从上次的赶牛老者,邪尊变得异常谨慎生怕自己现被这家伙逮去!不多时他在虚空演化朱厌变化之道,起初农天只认为是故弄玄虚,可是见到它铭刻在虚空的符文阵阵撒光,一道三头六臂的人形怪兽的虚影出现在虚空,那道虚影面目狰狞带着洪荒的气息!甚是神秘!这是一种道一种至极的奥义!这体现了邪尊对这种秘术的深刻感悟!农天看的眼中都露出惊讶,眼中此刻只剩下这个虚影!

  虚影不断演化变化之道,农天忍不住为之惊叹!一刻钟过去,那道虚影依旧变化,农天此时眼中只剩下兴奋,他默默体悟着这种难得的秘术!心中的惊叹都无法言语,他身体随虚影动起,以真气演化去理解这门奇异的武学!农天在演化途中身体竟然在发生着变化,身体的不同部位都在发生微妙的变化,他的脸一会凶恶一会良善一会奸诈,似是众生之相!

  邪尊对农天的状态,又有股吐血的冲动!“唉!”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这才觉得自己一他那资质在他的年代诞生那是多么的一种幸运,要是遇上这种变态他还有没活路了!邪尊也不敢暂停拍惊扰农天悟道,继续催动演化朱厌秘术!

  一个时辰过去,农天依旧没有停下!这要是对于常人来说,别说是初学者!就是高手在场也不一定能像农天这么长时间的体悟朱厌秘术,此术在太古时代随不如攻击秘术,但在秘术中也是属于最晦涩难懂之列,就是邪尊在上一世修炼它时也是受到高人指点!要不就是他也得感悟个几个月,这小子竟然一个时辰就能这样,他能不变态吗?

  大约几个时辰过后,农天在地上坐起双目中绽放两道精光!他摇身一变,脸部肌肉涌动正在发生急剧的变化,不多时一张新的面孔出现在邪尊面前!这张脸没有以前的英俊,变得极为普通,但是这普通的相貌中却隐藏着一股气韵!

  “邪尊!看我这样如何?”农天对着邪尊问道。

  “一般一般!比起当年的我,还是差呢么一点!”邪尊不懈屑的说道。

  “切!"农天一脸的鄙视!

  “对了出门不能叫本尊邪尊了,有事的话要用神识联系!我发现你的神识还算可以,精神波动应该没问题!”邪尊又道。

  “哦!”农天答道“你这样也太显眼了!在变个!”

  “你以为我是变戏法啊!想怎么变就怎么变!形体是不能变了,不过颜色可以变变!”邪尊吐道。

  “.....那..也..行啊!”农天满脑门黑线道。

  “好了!”邪尊神光闪烁,全身七彩的羽毛变为黑色!

  “你这样也太难看了!跟个乌鸦似的!”农天想笑却忍住道。

  “哪那么多废话!”邪尊一个爆料。

  “好..好...”

  邪尊一飞飞到农天肩头,与农天一起走出房间!

  “吆!客官,你这是要去武会啊!”一个身着青色布衣,肩搭一条抹布的小伙子道。此人正是客栈的小二!

  “嗯!”

  “客官您可知道这武会的规矩啊?”

  “武会还有规矩?”农天提起兴趣道。

  “哎呦!瞧你说的,这武会啊....!”小二突然噎语。

  “快说啊!怎么不说了?”农天问道。

  “这.....”小二笑眯眯的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