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0章 你小子找屎

|

  也不知道飞了多远,沈小刀在岐山山坳当中落下。

  久久注视着手中的碧玺,尝试着注入妖元,碧玺顿时通体透亮,“瑞龙”二字格外分明。可是,除此之外,碧玺再无变化,其中秘密自然也不得而知。

  把弄了碧玺良久,得不到任何答案,沈小刀不得不就此作罢。也不停留,径直冲着岐山深处掠去,方向则是幽城。

  然而此时此刻,整个牛头镇却翻了天,丢失了碧玺,等于丢掉了保命符,上官云天如何能善罢甘休。直到现在,上官云天依然未将算命老头儿与盗宝之人联系在一起,他已出动牛头镇所有北海门护法、弟子,四处追查。对方最后飞行的方向未必就是逃跑的方向,所以任何区域均不能放过。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刘琦、常风、孟惊魂(孟擎天在北海门的化名)所负责的区域,正好是岐山。

  此时的孟擎天矛盾之极,他赌局已败,若是按照赌约,他则要输掉十年自由,此去岐山不就是送货上门么。因为,沈小刀刚一离开,刘琦便将事后的安排告诉了他,要他在十日之内去幽城回合。

  “哎……我孟擎天男子汉大丈夫,岂会自食其言?区区十年,老子认了!”想到此处,孟擎天跟随刘琦等人的身形,遁入了密林。

  沈小刀不急不缓的赶路,凭借与葛冲之间的灵魂感应,他追上了玉儿,三人汇合,继续冲着幽城而去……

  幽城,与当初的无忧城差不多,比镇要大上一些,实际上就如同华国的县级市,属于偏远小城。这样的城市对沈小刀而言,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他只打算路过幽城之后,去往更大的城市。幽城以北,乃是顺天城,往东则是黎城,而西面应当是属于江南州的地界。

  “上官云天放出谣言,说我在顺天城,虽然允儿曾经去过顺天城,但时间已经间隔了好几个月,应当早就离开了,还是去黎城吧。”

  沈小刀一路上都在思考后续的计划,他打算找一个城市落脚,顺便收购药材,开始研习丹道,一旦丹道能小有成就,提升实力更会突飞猛进。另外,很多炼丹大师人缘甚广,能交际到不少的武者,对于一心想要组建自己势力的沈小刀而言,这一条更是他决心研习丹道的原由。

  不知不觉,沈小刀三人已经进入幽城,闲来无事,他正带着玉儿在市集上溜达,至于葛冲,则安排去接引段千愁一众,并未跟随。

  忽然,一阵喧嚣引起了沈小刀的注意,几个骑着烈马的劲装汉子正在人群中策马狂奔,一路下来,路人纷纷闪躲,有些躲闪不急的,被烈马一撞,当即抛飞,一时间,惊呼四起,惨呼不断。

  眨眼间,这些横冲直撞的家伙,距离沈小刀越来越近,见到站在道路中年的少男少女,他们似乎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为首者甚至还咧嘴一笑,面色中流露出一丝藐视和嘲讽之意。

  “好大的威风!给本公子滚下来!”

  区区几匹烈马如何能经受住来自沈小刀天兽的威压,相隔十余丈距离,这些劲装汉子的坐骑便扬起前蹄,惊恐的嘶吼,一个不慎,马背上的数人竟然控制不住,尽都不由自主的跌落下来,模样好不狼狈。

  “甘你娘的,小子,你他妈找死!”

  落马之后,数名劲装大汉起身冲着沈小刀怒目而视,他们认为,定是眼前这白衣少年暗施了什么手段,才会导致马匹受惊,而为首之人更是破口大骂,双眼都几欲喷出火来。

  “啧啧,找屎?很好,本公子就让你们去找些屎来!”

  听到对方的怒骂,沈小刀面色淡然,摸了摸鼻子后,坏笑道。

  “你……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为首的大汉看着沈小刀有恃无恐的样儿,也有几分惊疑,万一对方大有来头,岂不是撞到了铁板?但转念一想,以他们背后的势力,又何惧之有?

  “不好意思,本公子对几位的身份并不感兴趣,只想看看你们找屎的时候,该是何等的威风。去吧,每人去找十斤屎然后大口大口的吃下去,本公子今天就网开一面,既往不咎。否则……”

  说道最后,沈小刀左脚冲地面轻轻一跺。

  “轰!”

  顷刻间,地面纷纷龟裂,数丈范围内就像布满了蜘蛛网,变得残缺不全。这一刻,众人无不震惊,要知道,幽城地面乃是青冈石铺筑,通脉境之下的武者,根本难以损坏分毫,就算是一般的通脉境,也不可能造成这样的效果。

  然而,这白衣少年只是轻描淡写的一跺,厚达尺许的青冈石就像是豆腐一般,不堪一击。这是什么概念?难道是顶级通脉境,又或者是……抱元境?

  “你们是找死呢?还是找屎呢?”收回气势,沈小刀释放出一股冰冷的杀意笼罩住几人的同时,问道。

  “啊!前……前辈饶命,我等乃是七级门派……”

  “噪舌!”不等对方说完,沈小刀踢起一块碎石,径直命中发话者的大腿。

  只听“咔嚓”一声,那大汉便倒地惨嚎,众人见状,虽然惊骇,但内心深处,无不拍手称快。平日里,这些人仗着背后的势力,欺男霸女,幽城之人,谁不愤恨?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几名劲装大汉只得哭丧着脸,奔向附近的茅房,开启了人生当中第一顿美妙的大餐。一时间,整条街道上,臭气熏天,围观者无不作呕。

  玉儿这小妮子,却躲在沈小刀背后偷笑,太好玩了哇,以后啊,谁敢得罪本小姐,也让他们尝尝找屎的味道。

  沈小刀当然能探听到玉儿此时的想法,不由暗自苦笑,看来他已经将原本纯洁的小丫头,逐步改造成了女流氓。

  “呕……”

  几名大汉逃出生天,来到幽城西面的山坳里,大口大口的呕吐,那模样恨不得将自己的胃给掏出来。

  “那天杀的混账,此仇不报,老子誓不为人!”

  这几人本是幽剑门的弟子,为首的大汉有着初级通脉境的修为,在门中还是个护法。在他们的眼里,幽城就像是幽剑门的后花园,他们想咋滴就咋滴。谁知今天却遇到了一块铁板,落得吃了一肚子屎这样一个悲催的结局,这口气实在是难以下咽。

  当然,对方年龄虽然不大,但是实力的确可怕,至少他们今生算是报仇无望了。但是,他们的身后还有幽剑门,而为首大汉的师尊,乃是幽剑门大长老,拥有高级抱元境的修为,想必对付一个毛头小子,应当是不在话下。

  “师尊啊,您老人家要为咱们做主啊!他公然在大街上羞辱我们,分明就是在打幽剑门的脸啊!”

  一回到幽剑门内,几人就跑到大长老跟前哭诉,还把过程略作修改,将责任一股脑的全部推倒了对方的身上。

  “一个十七八岁的顶级通脉境?也有可能是抱元境?你没开玩笑吧?”

  幽剑门大长老名曰:豹九坤,其九坤隐喻九条命,也就是命硬的意思。听到几位弟子的哭诉之后,豹九坤却打死也不能相信。世间哪里有十几岁的抱元境?在他看来,估计是对方驻颜有术或者有意易容,其年龄绝对超过了四十才对。

  “是真的,弟子哪里敢胡言乱语,师尊,你看咱们何时动身?”

  “好了,好了,去洗干净了在来见为师,到时候,为师自有安排。”豹九坤捂着鼻子,将几人赶出了大殿之后,暗自思量道:“也不知对方乃是什么身份,不过就凭他刻意隐瞒真容这一点,又不太像背景雄厚之人。哼,不管你是谁,幽城必须是我幽剑门说了算!”

  分析到最后,豹九坤则已经认定对方是刻意易容,为什么要易容?一般而言,走投无路,仇家满天下者,才有可能易容。如果是此种情况,幽剑门又何惧之有?此人竟敢在幽城当中奚落本门弟子,其罪当诸。

  幽城,悠幽客栈。

  “孟擎天,你可输的心服?”客栈三楼雅间内,沈小刀居于上首,席间人也不多,除了孟擎天之外,玉儿、葛冲、段千愁均在此列。此时,沈小刀亲自为孟擎天斟满一杯酒后,含笑问道。

  “若说不服,是假的,我孟擎天从来不会说假话。就凭沈公子最后那飞天绝技,孟某就不能不服。”孟擎天起身抱拳,道。

  “呵呵,雕虫小技而已,若是孟兄想学,本公子绝不会藏私。”孟擎天是沈小刀第一个未曾使用种魂术降服之人,所以直呼其名显得容易生分,索性直接与兄弟相称。

  “孟兄?”孟擎天微微一愣,坐在席间的其他人也微微一愣。

  “公子度量,海水不可斗量,叫人没齿难忘。至此之后,属下定然尽心辅佐,绝无二心。”孟擎天虽然急忙躬身见礼,但也不卑不亢,不过,其言辞之间足见诚恳。

  “哈哈哈,好!得孟兄相助,本公子如虎添翼,何愁大事不成!来,你我兄弟,共饮此杯。”沈小刀豪迈一笑,并举杯相邀。

  一杯烈酒下肚,沈小刀目视葛冲等人,正色道:“葛冲、段千愁,从今以后,若是本公子不在,孟兄就是你二人的主子,胆敢以下犯上者,斩立决!”

  “谨遵主上谕令!”葛冲二人闻言之后,额头冒汗,急忙称是。

  “很好,本公子赏罚分明,你二人好好表现,亦不会亏待了你们。有朝一日,当你们担得起兄弟二字的含义之时,本公子甚至会恢复你们的自由。”沈小刀端起酒杯,也冲着二人示意干杯,葛冲与段千愁神色惶恐,感激涕零。

  “小刀哥,那玉儿呢?玉儿不需要自由,来,干杯!”

  “小丫头不准喝酒!”

  “玉儿偏要喝,小刀哥啊,喝了酒是不是会乱性啊?”

  “额……”

  两人的对话,令在座诸位均是满头黑线。

  “幽剑门大长老,豹九坤不请自来。还请楼上的阁下出来一叙。”

  正当沈小刀想要夺下玉儿手中酒杯那一刻,楼外忽然传来中气十足的喊话声,雅间内,几人具是一愣。

  “幽剑门?倒是来得真快。”沈小刀自然知道对方不请自来的缘由,看来白天对付的那几个小罗罗,搬来了靠山。

  “你们谁知道幽剑门实力如何?”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葛冲等人均是四处打拼的佣金猎手,他们应当能给出一些答案。

  “回主人话,幽剑门乃是幽城一带最强的势力,勉强算得上七级门派,门中弟子两千余,抱元境高手也并不多,估计在五人左右。”不出所料,葛冲立即解惑道。

  “呵呵,走,随本公子去会会那豹九坤。”

  五个抱元境而已,何足惧哉,简直就是送上门来的壮丁。沈小刀诡异一笑,率先从三楼飞身而下,落到地面之后,目光只是冲着眼前的数十道人影淡淡一扫。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