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到来

|

  “对,他们就是在欺负人!”王茜站起来一拍桌子,狠声说道,可是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坐下来继续柔声道:“他们打着来交流文化的幌子,其实就是看华夏国的人出丑,那些外国人吃的壮实,个子高,并且肌肉都是大块大块的,普通老师哪里会是对手?”

  “那就任由他们欺负?”于飞看着王茜这反应变差之大,不由的感叹,女人,果然是善变的啊。

  王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外国人和国人的文化之见,必然有不同的理解,国人觉得华夏武术最厉害,外国的完全不是对手,而外国人觉得华夏武术就是花拳绣腿,派不上什么用场,西方更是崇尚力量,他们觉得锻炼自身,让自己更有力量会更有前途!”

  于飞点了点头说道,“而外国人觉得华夏国国术不怎么回事,就必然会用自己的想法去证明,然后证明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华夏国国术如果觉得自己也是正确的,就比如要和外国人一样,付出自己的行动!”

  “简单的来说,还是拳头决定大小啊!”

  王茜微微叹息。

  她现在头疼的还是这些。

  “那些外国人即便是与国武系的老师打上一场,那也的确是交流,谁能赢谁才是道理!”王茜叹息道

  于飞点了点头,“那我们就打残他们打怕他们,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华夏武术不是那花拳绣腿。”

  谁更厉害一些,谁就是道理,外国人觉得华夏国武术是花拳绣腿,他们就去推翻,而华夏国武术没能力,被人推翻了,那也怪不得别人,怎么去怪?本来就够丢人了,还能把脸全部都丢进去不可?可是只要有自己在,就不会让华夏武术被外国人打翻。华夏武术,有自己保护。

  “那些外国人要来复旦大学,是什么时候?”于飞问道。

  “明天!”王茜说道:“想想都觉得丢人啊,我们武术系教授学生武术,却还打不过他一个外国人?唉,我想发扬华夏国国术,却奈何华夏国国术无人啊。”

  于飞可以从王茜的声音里听出长长的无奈。

  “不会的,只要有我在,他们就不会得逞。”于飞坚定的说道。

  “明天那些外国人来复旦大学,一切都靠你了,不要丢我们华夏国的脸啊,不过我相信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王茜看了一眼于飞,坚信的说道。

  “会的。不过明天要来学校的都是些什么人?”于飞问道。

  王茜说道:“那些人和你一样也是老师,来自于某国大学的老师,在学校里他们主要教学校搏击和防身之术,毕竟每一个国家的年轻人都充满了血性,崇尚暴力但也畏惧暴力!”,“这关乎着文化的交流,并且,我丢不起这人,复旦大学丢不起这人,华夏国更丢不起这人!”

  “嗯,我知道了。”于飞点了点头。

  他倒是有点郁闷,那些外国人还能有多厉害?不过是一个个草包,锻炼身体,一个个长得腰大圆粗的,最多也就是力气大点而已。

  “那么王姐,我先走了。”于飞说道。

  “嗯。”王茜点了点头又低下头继续批文了。

  得到王茜的答复,于飞推开办公室门走了出去。

  回到万科花园的家里,于飞回到房间,坐到床上玩起了梦三国,不知道为什么,他就特喜欢这游戏,有激 情。

  而此时,在魔界帝宫中,坤龙正悠哉悠哉的坐在龙椅上,身旁两侧抱着两名美丽女子。

  正他他和两位美女亲亲抱抱的时候,一个黑色身影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感受到身后的人,坤龙对两名美女说道,“你们先退下吧。”

  两位美女虽然不乐意,但是也不敢忤逆坤龙的话,乖乖的退下了。

  等两名女子退下后,坤龙才对身后的人问道,“空,你知道打扰我的下场是什么嘛,不给我一个答复,你知道后果的。”

  身后那人打了个哆嗦,不过还是说道,“魔帝,影死了。”

  “什么,影死了?”坤龙皱眉问道。

  “是的。”

  坤龙低头沉思片刻,缓缓说道,“没想到天魔子成长的挺快的,能把影杀了,影虽然实力不咋的,不过在人界也能纵横一方了。”

  “空,这次我派你去击杀了这天魔子,没问题吧?”

  “谨遵魔帝圣命。”

  “退下吧,不要让我失望。”坤龙摆了摆手说道。

  “是。”那黑衣人应了一声,便消失于无形。

  第二天中午吃过饭后,复旦大学就来了几个背着包,四个个黑人三个白人的老外,这些老外看上去给人的印象就只有三个字,‘肌肉男’,肌肉发达的跟身上堆满了小山似的,满是力量的象征。

  他们的到来引起了不少学生的关注。

  这些老外在碰到一些女学生的时候,还会很自恋的秀一秀自己的肌肉,惹得不少女学生发出了阵阵尖叫。

  “马克先生,请跟我来!”一个中年女子引领着七个外国人走上了楼。

  “我们很想要看看华夏国武术系,复旦大学的景色是很美,不过我们之前已经来过几次,便不再欣赏了吧。”马克用着生涩扭捏的汉语说道,听上去很是怪异。

  “好的!”那个中年女子暗暗擦了擦汗,这些人竟然上去就要去武术系?不让他们去他们肯定强行要去。无奈之下,她只能把这些外国人带上另外一栋楼。

  于飞此时在教室里教着课,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第一堂结束之后,很快就到了第二趟课,今天由于外国人要来,学校特地给于飞安排了三堂武术课,这可乐坏了那些学生们。

  这第二堂课刚上了没多久,于飞正在讲着课,刚要讲下去,却看到教室门口站着几个外国人和一个中年女教师。

  “于老师,这是几位便是来我们复旦大学考察听课的外国老师,他们想要和国武系交流一些国术文化,并且想要在你的课堂上学习一些武术。请你在教室里安排一些位置。”中年女教师客客气气的说道,不客气不行啊,人家可是校长请来的,要是得罪了他,校长给咱小鞋穿咋整。

  于飞听了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便请几位坐在教室的后面靠门的地方吧。”

  那个地方没有桌子,只有凳子。

  “这难道就是你们华夏国的待客之道吗?为什么会让我们坐在那么靠后的地方,是害怕我们听不到吗?”马克气愤的说道,他身后的几个外国佬也是满脸的愤怒,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华夏人竟然如此不尊敬他们,让他们坐到后面,并且还是个没有桌子的角落。

  “于老师,你总是要给几位老师腾出一些位置啊,让他们这样干坐在后面也不像个样子啊。”中年女老师焦急的说道。

  于飞听了很是无奈的说道:“你看看现在教室里面还有没有什么空位置吗?”

  “没什么位置让学生腾位置啊。”中年女老师翻了翻白眼,觉得于飞蠢极了,以前有外国友人来访的时候,那些老师总是主动找位置让他们落座,现在倒好,这于飞还不干。

  “他们难道高人一等吗?”于飞问道。

  “什么?”中年女老师显然没想到于飞会这么说,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问道。

  “我说他们难道高人一等吗?我的学生是人,他们同样也是人,我的学生在教室里听课,他们也是一样的,为什么我的学生坐的位置要让给他们?”叶玄问道。

  “这......”那中年女教师被于飞说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马克被于飞的话给惊到了,对于于飞对学生和他们的一视同仁,使得他由一开始对于飞的不满慢慢的变成了欣赏,摆了摆手,哈哈大笑道:“木问题的,木问题的,我们坐在后面就可以了!”

  显然,马克说话还是很管用的,几个外国人听了他的话就乖乖的坐到了后面,没有一句废话。

  那中年女老师也紧跟着走了过去坐下。

  于飞看到几个外国人都坐好了,又开始讲起了课。

  于飞这一堂课,讲的多数都是身体应用的道理,马克几个外国人在座位后面听的点了点头,于飞所讲的,有一部分他们都懂,而且觉得叶玄说的很在理,但是有一部分他们听的迷迷糊糊的,不太能理解。

  “老师!”这个时候马克举起了手,看得出他十分热情,并且也懂的西方礼貌。

  叶玄点了点头,让他起来。

  “老师,为什么你会觉得有力量的拳头未必是好事情呢?我觉得拳头的所有精华都在于力量,有了力量,拳头才能有爆发力,才能够去伤人,至于老师说,拳头汇聚的力量要看情势所定,我不太认同!”马克直白的说除了自己的理解。

  在西方国家,力量的强大才是真理。

  他们崇尚力量有些盲目,觉得只要有力量一拳头把人打趴在地上就可以了,却不懂的力量的运用与灵敏,如果敌人看中了他们的弱点,他们就会输的一塌糊涂。

  所以西方人习惯把肌肉练的像是小山一样,因为他们觉得那样他们的弱点就会渐渐变少。

  “拳头汇聚全部的力量表面上看是好事,但你汇聚的力量越多,打出去的时候,再想要收回来就越难。”于飞说道。

  “拳头打出去了,那为什么要收回来呢?”马克听了,不太理解,便问道。

  于飞笑了,笑的很开心。

  他看到很多学生也都眼巴巴的看着他,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

  无论是外国人,还是这些学生似乎听的都很入门。

  于飞右手拿笔,左拳抬起,然后说道:“你把拳头打出去,就像这样,汇聚所有力量打出去,而在你面前的是一把刀,你们把我右手上的笔想象成刀,你把拳头打出去,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的是一把刀,一把匕首,你觉得有没有必要在收回来?”

  马克愣了,几个外国人也都愣了。

  他们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因为别人用刀的话,他们也用刀,但是自己没刀了怎么办?难不成还真要拿拳头硬拼?

  “所以,我才会说拳头汇聚力量,要看情势而定,你的拳头可以确定打在敌人身上没什么危险,你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力量全部打出去,但是如果摆在你眼前的是一个刺猬,你力量汇聚的越大,伤的只会越惨!”

  “啪啪啪!”

  马克第一个鼓起了掌,那些外国人看到马克鼓掌,也都跟着鼓起了掌来。

  紧接着,班里的学生都鼓起了掌。

  “老师,你讲的真好。”马克说道:“这是我来复旦大学第一次学到的知识。”

  “谢谢!”

  (未完待续。如果你喜欢本作,请点击一下收藏,投一下火票或者金笔。你的支持,就是对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