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第三死大成

|

  神虎地域。

  山庄大厅内。

  “大哥,眼下这里只有你一人可以击杀那小子,你可要为弟做主。凌雨急声道。

  凌傲又是无奈又是愤怒,“弟的事情我已知晓,不得不说,这是他自己找死,居然无缘无故的去暗杀别人,面对这种事,任何一个有实力的圣斗劫修士都会愤怒,不过他既然杀了弟,我也不能什么事都不做,否则神虎地域的人会怎么看我们凌家。,

  弟的死和孙子脱不了关系,在凌傲的严厉逼问下,凌傲的孙子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当然,其中隐瞒了云飞扬和凌风的关系,说纯粹是看凌风可疑,爷爷主动去探查,凌傲人虽然老了,智力并没有退化,其中真假一眼就可以看穿,禁闭自己孙子后,派人去调查前因后果,得知凌风是云飞扬送到盘蛇岛的,自己孙子和弟因为这个原因,打算暗中灭了他,岂料云飞扬的实力出乎他们的意料,反而让弟送了命。

  凌雨犹自不平,道:“大哥,你准备怎么做?,

  王惶道:“这件事错在四弟,断他一臂好了。”

  “什么,只断他一臂,弟不是白死了。“凌雨大呼小叫起来,似乎不敢相信哥哥的决定。

  凌傲厉喝道:“若不是你一味袒护他们,弟怎会死,说起来,你要负最大的责任,罚你禁闭一年,不得主持家族大事。,

  凌雨呆了,哥哥很少对他发火,就算发火也不会这么明显,此时在对方的气势压迫下,血脉力量都无法掌控,那是来自灵魂上的威压,无视双方的实力,原本涌到喉咙的话语顿时咽了下去。

  凌傲不再看她,吩咐人去追查云飞扬的踪迹,只要他还在神虎地域附近,一定能找到,找不到则说明对方离开了,他也没办法。

  想了一下,王恒又道:“追查到此人,不可轻举妄动,立刻来通知我。,

  “是”

  负责此事的众多长老领命离开。

  一处隐蔽地域不过十里方圆,上面寸草不生,光秃秃一片。

  令人称奇的是,在这片区域,有一处小山谷,山谷上,一道瀑布飞流而下,注入下方的潭水中,轰轰作响。

  云飞扬一动不动的站在谷内平地上,望着对面的岩壁。

  这块岩壁和普通的岩壁不同,因为上面有一道让人触目惊心的切口,长三丈三,狭长锋锐,充斥着强大的破坏之意,这股意念仿佛能洞穿人心,斩杀灵魂,欲要破壁而出。

  这股破坏之意已经存在很久了,从前天晚上一直到现在,依旧未消散,而且因为蕴含这股破坏之意的原因,那一块的岩壁显得格外坚硬,平常云飞扬轻轻一指就能在上面戳个洞,现在只能留下浅浅的指痕。

  而这道破坏之意,正是云风箫配合七罪梦魇曲发出来的强大声波之力。

  当时在云飞扬按照七罪梦魇曲的曲子在云风箫上吹奏出来时,一偻强大的破坏之意立刻融入到云风箫中,手持云风箫,云飞扬的战意喷薄,吹奏出来的声音留在在岩壁上,在上面留下一道长存的破坏至意。

  日过中天,云飞扬忽然惊醒。

  “好强悍的破坏之意,居然让我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彻底忘记了时间。云飞扬喃喃出声。

  在云飞扬自言自语之际,云风箫上的破坏之意随风而散。

  “这一缕破坏之意大概能支持两天,完全比不上这七罪梦魇曲,不过相比之下,还是一缕一缕的破坏之意比较好,七罪梦魇曲的力量太过霸道,如果全部发出来的话恐怕震者狱强者的生机都能瞬间斩灭,我使用出来了也没什么好结果,若是力量足够,倒是可以使用。

  虽说无法自拔,但一旦有危险,云飞扬还是能强行清醒过来,刚才他正是感应到这股意境即将消散,才自动清醒的,至于时间,对他来说的确过得很快,毕竟这是超越无妄大陆的存在功法,多多少少让他有些沉迷。

  感应了一下自己的力量程度,云飞扬微微一笑,增强了,一股意境让他领悟,似乎还绰绰有余,距离第三死大成已经不远,不知道再来一次能否让他突破到第三死大成,达到第三死大成,哪怕是接近也行,有了接进第三死大成的,他的战斗力将突飞猛进,达到自己都不好把握的程度,要知道领悟意境越往后越难,而越往后,每进展一点,增加的战斗力也不可同日而语,当初在天修城拍卖场,那位震者狱强者有意无意中释放出来的力量,虽然说是没有皇天道门的长老强大,但那股令人发寒的锋芒之意却能笼罩全场,随时都能斩杀一名圣斗劫层次修士的生机和灵魂。

  取出七罪梦魇曲,翻开,按照第二个音律吹奏出来。

  “翁,翁”

  一股力量再次喷涌,这股力量留在岩壁上。

  噗嗤!

  新的力量出现,可怕的意境弥漫,长存不散。

  收起云风箫,云飞扬目视那股力量,一股意境涌出,与云飞扬的精神力彼此接触交锋,感悟其中的玄妙。

  夕阳西下,朝阳升起。

  时间在快速流动。

  无人岛数百里之外。

  两道人影飞掠而来……,

  “家族高手曾在这座岛屿外感受到强烈的力量,应该是这里没错。凌傲对身旁的凌雨道。

  凌雨狠声道:“这次看他往哪里逃。,

  凌傲警告道:“你在一旁看着就行,不许自作主张,一切由我来做决定。,本来他不准备让凌雨来,但在对方的恳求上,勉强答应了,前提是当今旁观者,不许指手画脚。

  “我知道。“凌雨很想看到云飞扬被断去一臂的悲惨模样,对大部分人而言,断去一臂是很痛苦的事情,不只是身体上的痛苦,更多的是对未来失去信心的痛苦,身体上的残缺,对以后成长有很大的影响。

  凌傲叹了一口气,断人一臂到底是太过分了,看情况吧!对方如果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教训一下就可以,未必真的断他一臂,否则还不如杀了,一了百了,他可以想象,断了他一臂会遭到怎样的报复。

  两人速度极快,不一会就临近无人岛。

  嗡!

  突兀的

  一股恐怖的力量冲天而起,弥漫四方,空气若有若无的震荡,似乎在震动

  “第三死大成了”

  山谷中徘徊着云飞扬欣喜的声音。

  九死残生突破到第三层大成,云飞扬隐隐约约察觉,原本虚无的精神力正在具象化,从无形无质化为有形无质,当然,以他的灵魂力强度,也只是生出些许感应,根本无细微的观察。

  略微遗憾的是,九死残生吹奏出来的效果逐渐削弱,如果说第一个音律让他的力量在第三死中成巅峰打基础的话,那么第二个音律也仅仅帮他勉强突破到第三死大成,此刻哪怕云飞扬能够吹奏出来七罪梦魇曲第三个音律,都不可能再次突破了,最多在第三死大成上走的更远一点而已乙

  不过第三死大成足矣,云飞扬到底是低估了第三死大成的可怕,第三死大成所带来的效果不仅仅是增幅剑攻击力这么简单,它让云飞扬的心思更加通透,以前一些晦涩阻塞的地方,在修为达到第三死大成的那一刻,豁然开朗,如近战,手中所使用的招式,能够达至圆满,神虎拳也完美的表现出来,威力更上一层楼。

  总的来说,第三死大成直接增加了三成的攻击力,间接增加了两成的攻击力,加起来是五成,这是一个可怕的增幅。

  “破!”

  寒冰剑出鞘,云飞扬一剑,一剑化为漫天光芒斩出。

  卡擦!

  山谷被一分为二,然口笔直平整,尽展锋芒,与以往不同的是,云飞扬分明感受到一股力量在缺口处停留了数次呼吸时间,要知道往常战斗,他的力量一瞬间都无停留。

  “好,参悟七罪梦魇曲让我领悟了一丝不朽之意,虽然只是一丝,却是其他人无比拟的。”单纯的从云风箫上领悟,基本上不可能领悟不朽之意,但云飞扬有超越无妄大陆的旷世功法,这东西历经千年,上面依旧附有一丝超越无妄大陆上强大精神。

  “恩!有人!”

  顺着缺口,云飞扬看到十数里外有两道身影。

  “快走!此人力量堪称恐怖,震者狱境界以下难寻对手。”

  凌傲大骇,他是凌家家主,身负强大的神虎血脉力量,可从来没有自诩过同阶无敌,这些都是别人叫出来的,他很清楚,在大陆上就有一些极为低调的圣斗劫修士能击败甚至击杀他,更不要说整个无妄大陆或者无妄大陆周边广阔无际的区域了。

  天下太大太大,所谓的同阶无敌只能在某一个范围内产生,谁要敢自称,普天之下,同阶修士无敌,那就是得了失心疯。

  凌雨张大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直到凌傲的大喝声传来,方才醒悟,心慌意乱的掉转身形,紧跟在凌傲身后。

  嗖!

  两人身为圣斗劫巅峰层次修士,身上又拥有血脉力量,速度快的不可思议,眨眼就掠出去接近一里路。

  “跑的倒是快!”

  叶尘冷笑一声,没有追赶的意思。

  现在他杀凌雨只需要一剑,杀王恒估计也要不了多大功夫,但也绝对不会太艰难,只是杀了他们二人,凌家势必垮掉,对于即将继承凌家血脉力量的凌风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情。

  对于有威胁的,云飞扬不会心慈手软,而凌家不过是小家族,族中连一名震者狱强者都没有,对自己的威胁小之又小。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凌家识好歹,否则难免要大开杀戒了。

  “已经过去四天,不知道福伯有没有七彩紫阳花的消息。”力量的提升不代表本身战斗力可以放下,有了七彩紫阳花的资本下,云飞扬在拼命的情况下,战斗力还可以继续上升,达到可怕的地步。

  轻功施展,云飞扬闪掠而出,朝着神虎地域遁去。

  凌家大厅。

  “什么?他追到神虎地域了。”王恒面色大变,旋即苦笑。

  凌雨没有了之前扯高气扬的姿态,咬咬牙道:“他若是来凌家报复,我和他拼了,反正这是我惹出来的。”

  凌傲颓然坐下,“你拿什么和他拼?我常和你们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以为有了血脉力量就能傲视同阶修士,现在知道后果了吧!之前我让人去寻找分家血脉浓度高的子弟来继承血脉力量,就是为了让凌家更强大,恢复往日荣光,你们偏偏和我对着干,认为分家子弟没有资格,你要知道一个真理,无妄大陆,强者为尊,所谓的正统家族在强者眼中,不过是一群蝼蚁,弹指间就可以毁灭。”

  凌雨默默不语。

  这时,一名执事走了进来。

  “家主,他没有上来,而是呆在原先的酒楼里。”

  “呆在酒楼里?”凌傲一愣,面带喜色,事情或许有转机,连忙喝道:“通知所有凌家人,谁都不准打扰他,谁敢打扰,格杀勿论。”

  “是!”

  酒楼二楼。

  店小二和掌柜战战兢兢,呆在一旁一动不敢动,尤其是曾送酒菜给云飞扬的店小二,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他双膝一软,跪在地上,结结巴巴道:“少侠,还请饶命,小的也是逼不得已……”

  云飞扬一挥手,店小二身不由己的站起身,道:“不关你们的事,去给我准备些酒菜。”

  “好的!好的!”

  店小二和掌柜如释重负,连忙跑下楼去准备妥当。

  喝了一口茶,云飞扬暗道:前几天我不在福伯找不到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去凌家问一下。

  云飞扬正要动身,突然从窗外看到了福伯,笑道:“福伯,这里。”

  “云少侠!”福伯也不从正门进来,直接飞身上楼,落在云飞扬对面。

  他从储物灵戒中取出三朵七彩紫阳花,每一朵都有两百年以上的火候,其中一朵达到了四百年,几乎半边都被染成紫色。

  福伯歉意道:“不知道三朵还够不够,我和少爷初来主家,只能弄到三朵血阳花口……他在凌家消息闭塞,并不知道云飞扬和凌家的妹妹大战过一场,还杀了凌家老爷。

  云飞扬皱了皱眉,说实话,这三朵七彩紫阳花火候加起来看似有八百年,但不代表可以和一朵八百年火候的七彩紫阳花相提并论,正常情况下,十朵四百年火候的七彩紫阳花也未必比得上一朵八百年的七彩紫阳花,更不要说千年七彩紫阳花了,不过他也知道周伯能力有限,能给他带来三朵七彩紫阳花已经尽了全力。

  “看来,还是得去凌家一趟,至少先收点利息,弄几朵千年七彩紫阳花。”云飞扬心中念头闪过。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