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番外二

|

  这两天发烧,接近39度,脑子都快烧坏了,上吐下泻的,也许是前几天日日加班,昨天实在没力气碰电脑,断更对不起了。今天本以为可以好,但是白日又开始发烧,已经连续请两天假没去上班了,心里也急,病来如山倒,只希望能快点好。不管做什么都不容易,这两天一直昏昏沉沉的,在看的同学们,真的对不起了,等下又要再去一趟医院了,今天更的还是身边的灵异事,我所写的这些番外,都是以前的存稿,但全是真的,和我小说不一样,我不需要骗人,看小说的同学们见谅吧,身体好了就恢复更新了。

  参加完大伯的葬礼之后我就回了大学,继续过着麻木无聊的大学生活,对大伯的死,我好像变得很能释怀,也可能是年纪大了,也可能是看的太多,我没有像四叔走的时候那样的难过。

  记得大伯走的前三天,大伯总是在哭,一个60都岁的老人,每次看到我们都是泪眼婆娑,捂着自己的眼睛告诉我们,他要死了,他快要死了。大伯的一只眼睛在年轻的时候就是青光眼,一直没治,就瞎了,似乎是这样,记得小时候看到大伯就很害怕,因为他的左眼是一片浑浊的青黄色,总让我感到恐慌。

  那浑浊的眼睛里竟然也流出了眼泪,让我很心酸。也许对死亡每个人都是带着恐惧的吧,特别是知道自己即将死去时候那种绝望。后来回了学校过了两三个星期,我妈的电话打了过来。

  我妈告诉我,说我们家找到了个很有名的道士,在离我们家很远的一个县,那道士说我们家多灾多难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奶奶。我当时就奇怪了,赶忙问道。我奶奶已经死了10几年了,奶奶是我六岁的时候死的,但是奶奶给我的映像还是很深刻的,总在自己的门前洗衣服,我每次回家经过奶奶家都会甜甜的叫一声奶奶。

  我妈说那个道士和我们家的人去了我爷爷奶奶的坟,说我奶奶的坟有问题,阴气很重,让我奶奶不得安生,所以才祸害自己的儿子,化解之法就是要迁坟,顺便把我爷爷的坟也迁了,我爷爷的坟的风水坏了,聚气口断开了。

  我妈问我给奶奶迁坟的时候要不要回来,我本是想回家的,可是刚请了一个多星期的假回去参加大伯的葬礼,实在不好意思再请假,就和我妈说了不回去,有什么情况再告诉我。

  后来我妈一直没有再和我说什么,直到我放了寒假,回到家里,问起我妈,我妈才把这些事情告诉我。我妈说的很轻,好像还是很怕的样子。我妈告诉我,给我奶奶迁坟的时候,把我奶奶的棺材起开的时候,我奶奶竟然还好好的在那里面,没有腐烂,和走的时候一模一样。道士指着这坟说这块地是养尸地,阴气很重,本来风水很好,后来坏了就变成养尸地。

  道士还说,这地阴气很重,所以人在里面都不会烂,再过个几十年,我奶奶是要变僵尸的。要知道,我奶奶已经走了有14年了,竟然还没有腐烂,我给我妈说的一下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整个人慎得慌。

  我妈接着说,我爷爷还是好的,已经烂没了,只剩骨头了。然后他们就把我奶奶和爷爷的合到了一个坟里面,再选了一个风水好的墓。事情似乎就这么结束了,我们家恢复了平静,我就祈祷,希望一切的诅咒,厄运在这里止步。

  我有些无法接受这件事情的原因就是我的奶奶克死了自己的四个儿子,难道她没有感情的么?

  我再和大家讲讲我的灵异经历,也不能说是灵异,我相信一切的东西都是存在的,包括鬼。我见过我爷爷,记得那天,似乎是鬼节,好像又不是,已经过去4.5年时间了,记不清了。但是那天是拜祭先祖的时候,客厅里摆着一张四方八仙桌,上面供着热腾腾的饭菜。四方摆着老酒,四双碗筷。当时年纪也小,15.6岁,也不管这些事情,都是我爸妈忙活的,我只管自己在二楼玩。

  记得那天傍晚,玩的实在有些累,就从楼上下了来,想找点吃的,走到一楼楼梯口,突然看到那张八仙桌旁站着一个人,高高瘦瘦,带着那种很旧的帽子,就是老年人常带的那种,是黑色。

  穿着一身黑色笔挺的中山装,定定的站在那桌子旁,脸离的有些远,加上帽子遮着,脸根本看不清楚。我刚想叫那人,那人就突然不见了。我以为是我自己眼花,可是我是真的看到了,我到现在还能浮想起那个高瘦的身影,那笔挺的中山装。

  我当时一下子就起了鸡皮疙瘩,整个人渗的慌。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这人就知道他是爷爷。我没有见过我爷爷,或者说根本没有映象,爷爷是三岁的时候走的,走的时候83岁,妈妈告诉我,我爷爷身体一向硬朗,可那天爷爷在家里晒太阳,不小心连人带凳子摔了下去。(我们家在海边,靠海,填海造路之后地和海落差有6.7米,我爷爷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么摔了下去,那下面是滩涂。

  爷爷还爬了上来,没有一点事情,爸妈以为真的没事,也没有在意,可是三天之后我爷爷就死在了家里。我妈妈在给爷爷洗身子的时候,发现我爷爷全身都是乌青,一大块一大块的,看着可怖。这些都是妈告诉我的,有点扯远了,我记事慢,3.4岁以前的事情完全没有映像,所以我想不起来爷爷,但我就是感觉这是我爷爷,没缘由的。

  我直接从楼梯上跑下来,跑到八仙桌那还很害怕,我闭上眼睛就跑到了院子,我妈正在院子烧纸钱,纸钱一叠叠的放进盆里,纸灰被风一吹就飘散开来。我不敢直接问我妈,怕被骂。我就问我妈我爷爷平时喜欢穿什么衣服,我妈很诧异,问我干嘛突然问起这个。

  我打了哈哈就混过去了,结果我妈说的,差点没给我吓死,腿都软了。我妈说我爷爷最喜欢穿的就是那种类似于正装的中山装,喜欢带个帽子,我妈说我爷爷特别喜欢这么穿,到哪都这么穿,还说我爷爷有1米8,穿起来很好看。

  我整个人就是差点没脚软,我妈看我这样,就问我到底怎么了。我就支支吾吾的告诉了我妈,结果我妈说,今天本来就是祭拜先人,请先人回来吃饭的日子,那是爷爷,是亲人。不会伤害你的。

  我这才安心下来,但是那种心悸的感觉还是很强烈,虽说刚刚看到的是爷爷,但是还是害怕。

  (灵异事更到这里,下面贴上一些遇到一些灵异事该如何应对的方法,方法只是建议,不确定是否有效。)

  鬼压床:很多人都会遇到这种情况,明明意识清醒,却无法动,甚至眼睛还可以看到脏东西走来走去。该怎么预防应对呢.一就是睡觉前将脱掉的鞋一直头朝前一直头朝后,二是如自己家供有祖先、佛、道排位、像写自己八字于一张红纸上,埋于香炉炉灰中,三是睡觉之前将自家的剪刀狠狠摔在地上。方法应人而异,可以自行选择。

  鬼打墙:这在我小说里出现过很多,就是怎么走也走不出这个地方,遇到了切莫不可慌张,我来讲几点应对方法。一是原地等待等待天亮(适用于野外,楼梯不可用)原地坐下闭眼不想不听不说,不过这样似乎非常的浪费时间,但是是有效的。二就是.把鞋子往天上一抛,顺着掉下来的鞋头的方向走,三是然后破口大骂声音要大(男人可用)。个人建议是第三点,人怕鬼,鬼其实也怕人,鬼最讨厌听到脏话。

  鬼上身:就是鬼附身,这是很可怕的,一定要专业的道士才能解。不过碰到也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应对。一就是如受害者家供有祖先、佛、道排位、像写受害者八字于一张红纸上纸内包入受害者头发3根,和受害者手脚指甲埋于香炉炉灰中。二是大蒜捣碎混水灌受害者喝下。三是暂时处理办法,咬破自己中指,点在受害者头部(可暂时控制大约4小时)。

  还有一些你遇到不清楚的状况不可慌张(人一慌张会自乱阵脚),不要大声惊叫(会发出声响),不可歇斯底里(六神无主自取灭亡),不可乱跑(会自投罗网的)。不可闭眼(眼为人之神),不可屏气。无阳气自灭,所以要调整呼吸,和心态,呼吸平和,这样能达到心平气和,心不慌乱,能从容寻求解脱鬼难的方法。不可呼救。遇鬼呼救只能连累无辜,除非附近有寺院。如果没有寺院,可大声的虔诚的礼拜天地,大声的喊过往神明,龙天善神,弟子 XXX 今日不幸鬼难,求龙天善神护佑,弟子得脱今日之难,他日当替天行道,念佛念法,行菩萨道,发慈悲心救渡有缘鬼道众生。不可丢弃同伴。人多力量大,凡是落荒而逃的人一般都难逃鬼掌。

  还有提一点,不要去玩那种笔仙,碟仙这种很危险的请鬼游戏,我曾经有个同学的同学,玩笔仙,请了鬼却请不走他,到最后被鬼缠身,一直高烧不退,医院也没有办法。结果找了道士做了法,喝了符水才退了烧,说他是小鬼缠身,再烧几日就会丢了魂,再去了命了。

  千万不要因为自己的好奇心去玩样的游戏,碰到好鬼,只是和你单纯的聊聊,那也无事,就怕碰到恶鬼,请他不走,到最后缠着你。是非常危险的。

  请你们尊重各种各样的禁忌,虽然麻烦,但是祖宗长辈定下的东西,总有他的道理,有他存在的必要,不要不以为然,我们村子有一个人,我已经忘了他做了什么,总之他犯了冲,故意去做一些事,结果傻了,到现在没有结婚,整个人疯疯傻傻的,我回老家都会避开他。

  有些事情,不是你不相信他就不存在,以前我也是这样,从不相信,直到我五叔,三叔,四叔,大伯走了之后,我对这些东西深信不疑。

  灵异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做任何事情带着头脑去做,带着一颗敬畏之心,那么什么东西都不会找上你,我总相信的是人在做,天在看,一切都有他的命数。

  再鞠躬道歉,要断更这么多天。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